第038章 冷嘲热讽是找死

    “嘎嘎嘎嘎,墨离啊墨离,你真是我的福星,有了这条黑蛇尸体,我这护法尸身终于成就了炼气五重!”

    很奇怪,这蛇头的僵尸直直的从棺材之中站起,竟然直接开口尖啸起来。反而那棺木之中的白衣少年静静的沉睡,似乎不会再醒。

    “哈哈哈哈,尸鼎魔功,墨离啊墨离,既然知道我会尸鼎魔功,你还敢如此大意的将那黑蛇让给我?尸鼎魔功,每一个大境界之中都可以炼制一具本命法尸,尸鼎魔功,每一具法尸都能等同于本体,现在,我已经直接的迈进了炼气五重……”

    蛇头僵尸不断的奸笑,声音干涩无比,在这昏黑的夜色之中显得无比恐怖。

    “呜呜,呜呜呜呜呜!”

    突然,那僵尸一闪的从棺材之中跳出,竟然原地掀起了一股浓重的黑风,黑风之中五色幻化,隐隐的形成了一张巨大的华盖,华美无比,似真似幻!

    炼气五重叫做五行境,正是将炼气初始的元气分化五行,等到五行圆满,则成就五行罡气,周身法力圆满,生生不息,法力通达,可谓万法不侵。

    修炼到五行境界,是一个分水岭,五行一成,修炼也就真正的脱离了凡尘,自此仙道可期,世称陆地真人。

    “嘶嘶嘶——”

    突然,那蛇头人猛然的就地一滚,竟然直接的化成了一病怏怏的白衣少年,奇怪的,这少年的手臂上密布黑色的鳞甲,额头还有一抹小小的蛇形。

    “咔嚓——”

    突然,这少年随手的取出了一枚小小的血红石头一口吞下。

    “喋喋,血魔心,之前我说的不错,那墓地之中是拥有一颗破碎的血魔心,但是,那损失掉的一部分却早已经入了我的手中,只要我将这一部分炼化,非但能够炼成炼气六重,达到万法归一境,更可以有把握的拿到那一多半血魔心——”

    吞下了血色石头,年无病顿时的全身血气翻滚,那周身的一丝丝蛇的特征竟然快速化尽,而其自身的气息和尸气,也快速的消失,眨眼之间就变成了正常的人。

    嘴角狰狞,年无病眼睛之中历芒闪烁,全身的病态竟然开始完全消失,而同时,在他的心口之处也开始闪烁出来了道道血光。

    血魔心经!如果墨离在这里,一定会大呼出声,这年无病竟然也是修炼血魔心经!

    而且,还同样拥有一颗血心魔种!

    “喋喋,墨离啊墨离,只要我将你吞噬,将你的血心魔种吸收,何愁血魔心经不能够修成……嘎嘎嘎……”

    声音渐渐的散开,年无病已经化成了一抹血光消失无踪。

    “嗯?”

    远在几十里之外的墨离陡然的打了一个冷颤,看着面前华丽无比的兽皮帐篷,满脸的古怪。

    “墨离师兄请稍等,我等进去通秉一声,季无江师兄就在里面!”

    见墨离停在帐篷之外,跟在他身后的三人顿时的凑上来。

    通过这三人,墨离已经知道了他们身后的那位季无江师兄乃是合门的外门大师兄,一身修为已经炼到了炼气三重感应境,更是同时的修成了文火和武火,身具阴阳两种真火,很是了的。

    要知道,炼气九境,每一重都是一重神通,每一重都很难进境,炼气三重感应境界,生出来文武火一般人只能够有一种,一般都是男女各自修炼武火文火,季无江能够一体兼修两种真火,可见资质惊人,绝非常人。

    “嘎嘎,这季无江可能还真是那传说之中季家的血脉,阴阳圣体,如果不修练阴阳双修的法门还真是屈才,而这一体双性,虽然强大如斯,但是对于肉身的要求也着实过高,怪不得他需要去寻找血龙果来淬炼肉身!”

    墨离站在帐篷之外,阴神已经微微的探出了神识观察那帐子之内的几人,一行十三人,其他人倒是没有什么,那季无江却很是特别,就算是第一眼,也绝对能够看得出谁是季无江。

    顺着墨离的观察,棺材老头也啧啧自语,品评着什么。

    “哼!那墨离是个什么东西,那三个废物竟然还专门的去请!”

    “就是,小小武修六重内壮境界的废物竟然也敢出现在这试练之中,简直就是找死!”

    “什么狗屁的血魔神功,难道他能够和季无江师兄的阴阳圣体相比么,简直就是找死,一会儿他来了,我定然要将这个不知羞耻的小畜生废掉经脉,采补一空,别人怕他,我可不怕!”

    正待那三人走进去,营帐之中却不合时宜的响起了一阵的冷嘲热讽。

    “哼!采补?那岂不是便宜他了,等他来了,我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小小内壮境界的杂役弟子竟然让我等这样干等着,还敢与季师兄提什么合作!”

    “咯咯咯,我倒是好奇这个墨离是个什么人物,先前在门中可没有听说过墨家的什么人,难道颓废了百年的墨家再次出来了一个天才么,一会儿你们动手的时候可得千万轻点儿,我倒要看看这墨离是个什么模样,能不能和三百年前的黑羽帝君墨羽相比……啧啧,那可是一代妖帝,还是凭着半妖血脉成就的妖帝……”

    “哼!连炼气境界也没能够修成的废物有什么好看的,要我说,不如将他交给我的尸毒魔鹫吃掉,我这小秃鹫都快突破真气境界了!”

    里面的议论越来越肆无忌惮,墨离的眼睛也越来越深沉,那三人早已看到了墨离掌心游走起来的血红蚊虫,不敢动作分毫。

    “哼!”

    就在这时,那议论的最凶的两个人突然奸笑起来:“老沙你说,咱们一会儿怎么处置那小可怜鬼呢?我看……就说你那尸毒魔鹫生了病,让那小子看看,对了,先让那小子吃一坨鸟屎,那些郎中不是说望闻问切么,让那小子吃一坨鸟屎,然后告诉咱们那魔鹫生了什么病,要是……”

    “嘎嘎,要是那小子说不出来,咱们就让魔鹫吃掉他,如果能够看出来……他还得死,哈哈哈哈哈哈!”另外一个人接了话题。

    墨离脸色微沉的发黑,这很显然是在故意刁难自己,想要拿自己开刀了。

    在墨离身后,那三人早已面无人色,在墨离的腰间,一只黑色的葫芦之中不断的流出一缕缕的血红细丝,汇聚到了其手心的位置,似乎下一刻就会择人而嗜!

    “哈哈哈哈,我不知道这小鸟得了什么病,但是我知道二位得了一种病!”

    突然,墨离陡然的哈哈大笑,身上气息一放,顿时的将那营帐的门户轰开,一步踏入其中:“我看二位师兄印堂发黑,这是……死病!”

    不等那营帐之中的人看清楚墨离的身影,一蓬血红已经将二人的头颅包裹,只听两声短促的惨叫,那二人从脑袋开始就开始哗啦啦的变成一堆白骨……

    “吧嗒——”

    三息时间,那些人脸上的表情还没有散开,那原本谋划着的二人已经变成了两架白骨,吭也不吭一声便轰然倒地,死得不能再死!

    [2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