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奇门千王

【021】火将神威

    用铃铛络人心神,这是一种深度的催眠之术,这个时候的陆放却又拿起一坛放在桌上上面的雪龙涎酒,张嘴仰头就如同水一般往自己的口中倒去。这个倒法若是让懂行的人看见肯定异常的痛惜。

    旁边的戴十三看的异常心惊,做为武林中人,活了这么多年他也知道酒能够温养气血,诸多武林中人除去善饮就是能吃,但是雪龙涎酒即便是他也不敢如此喝法,毕竟酒的度数在那,堪比原浆粮食酒的度数让雪龙涎酒约有60多度,若是遇上火苗接着就能够燃烧起来。

    这仰头痛饮,就如同万把小刀直着往喉咙里搠去,刺骨刮皮的痛疼不是笔墨能够形容。而顺着喉管进入腹中,自然而然便是温烈如火,如同熊熊烈火一般一点点的燃烧。

    黑袍老头的脚步逐渐放缓,手中晃动的铃铛也发出或者快或者慢不规则的节奏,虽然不知道如同刚刚一样让人心神出窍,但是却如同钝刀子割肉一般,虽然伤口不大,但是却的的确确的能够感觉到疼痛。

    痛饮雪龙涎酒的陆放就如同丝毫没有察觉一般,边仰头饮酒边跌跌撞撞的迎着黑袍老头而去。

    两个人虽然步伐节奏不一样,但却同样都是向着对方而去,等到了两个人的距离约有一米远的时候,两个人瞬间戛然而止,停住了步伐。

    黑袍老头的铃铛晃动之声已经逐渐减弱,但依稀能够听到铃铛之间发出的声音,而陆放则一手提着酒坛子,整个人下盘非常稳的钉在地上,而腰部以上上身则摇摇晃晃,几乎要跌到一般,原本大口吞下的酒则一点点的慢慢往下咽,双目略微有些呆滞的盯着黑袍老头。

    此刻,黑袍老头的脚步前移,划出了半个圆圈,还没有等他继续往下动,就在半圆即将画完但是下一个步法还没有迈出的时候,只见陆放瞬间滑行,摇摇晃晃的身子一下子以左脚为着力点,右腿微微屈起,整个人一下子向着黑袍老头滑了过去。

    电闪雷鸣之间,黑袍老头第二步刚刚迈出去,陆放的拳头也已经到了他的腹部,黑袍老头连忙伸出曲成黑色干枯如同鸟爪一般的手,一下子挡在了前面。

    与此同时,手腕一隔一翻,试图将陆放推了出去,而陆放的手在和他相遇的时候瞬间向着他的手腕抓过去,黑袍老头连忙后缩,但是他宽大的袖子却难以避开,被陆放一下子抓在了手中。

    陆放瞬间用力,而黑袍老头也往后退,只见宽大的袖子一下子被陆放撕扯而开,露出半个裸着的胳膊同时整个人的红色紧身衣也露出了一半。

    黑袍老头一下子停住了,而此刻戴十三则一下子闭上了眼睛,他知道,此刻这一个局,怕是难以善了了。

    果然,只见黑袍老头瞬即将自己的黑袍一下子撕扯下来,甩手扔飞了出去,只见黑袍离身之后,他只剩下了一件红色的紧身衣,这件衣服将他整个瘦骨嶙峋的身子都崩了出来,他的四肢大部分是赤#裸的,腰部是金色的束腰线。而黑袍老头在这一刻则瞬间安静了下来,就如同佛子一般,右手还做了一个拈花状,然后将整个金色的束腰线一下子解了下来。

    他衣服没有任何影响,而束腰线则被他从一头缓缓地缠到自己的手腕之上,然后慢慢的收束,整条手臂如同被渔住一般,露出了一块块的肌肉凸起。若是凌迟的话,定能够在瞬间找到下刀的位置。

    戴十三悠悠然的说道:“这一下,怕是除了控神之外,该有更厉害的手段出来了!且看这千门火将该如何面对。”

    “除了控神之外?难道是控血吗?”刚刚才听戴十三讲过的戴洛书开口问道。

    “看这个架势,应该是截血术吧!”戴十三缓缓说道。

    “什么叫做截血术?”

    “传说当年皇帝与蚩尤决战的时候,当时有很多受伤的士兵,于是就由随军医师也就是祝由术的先祖们将他们受伤的躯体绑起来,绑起来之后就相当于将原本流向这边的血液控制住,随即将整个人的战斗力提高不止一倍。说白了这一套是由最初的祝由术战前鼓舞士气演变而来,最终随着时代的演化,一点点的进步而已。”

    “有这么厉害吗?”戴洛书还略微有些惊疑。

    戴十三悠悠叹道:“你慢慢看吧!”

    这个时候,站在黑袍老头面前的陆放更是感觉巨大的压力向着自己压过来,原本看上去就死气沉沉的老头在这一刻似乎更没有了生气,就如同被抽干了气血的干尸一般。

    在这一个瞬间,陆放只感觉到他身上的战意一点点的增加,呈现递增的趋势,然后向着他压了过来,异常的难受。

    他当即静静的站住,尽管上身依旧摇摇晃晃,手中抓着的酒坛似乎能够让他的身躯瞬间坠倒一般。虽然他看上去似乎眼中无神,但是内心却是一片平静,就如同感到一泓湖水在这一片刻静静的升起,然后退去,周围的一切在这一个瞬间也似乎变成了空白,只留下脱去黑袍只剩下紧身红衣的老头。

    金色丝线已经基本上将手臂缠完的老头整条手臂已经变成了血红色,与身上的紧身红色衣服相得益彰。

    动了!

    终于动了!低着头的陆放很明显感到自己的脑海之中似乎有身影一闪而过,他连忙倒走八卦步,果不其然,只见老头挥舞着已经被金色丝线缠完的那条手臂瞬间扫过,就如同钝器挥舞一般。

    躲过黑袍老头一击的陆放将手中的酒坛高高举起,又往自己的口中倾泻,撒了一脸的同时也落入了他的口中,醉眼迷离,单手握拳,居然摇摇晃晃的向着老头走去。

    恰好黑袍老头也追了过来,陆放的拳头和老头的手臂抗在了一起,陆放顿觉整个拳头像被狼牙棒锤击了一下一样,饶是又一定的护体之气,但是还是感觉到疼痛无比。

    黑袍老头乘胜追击,陆放连忙将插在自己腰间的筷子拔了出来甩手扔了出去,一根向着黑袍老头的眼睛而去,一根向着他的喉咙而去。

    他很清楚他灌注在内的手劲,但是却不料黑袍老头丝毫不躲闪,直接用手臂挡住,只见灌注了陆放手劲足可以洞穿一块铁板的筷子居然被黑袍老头缠着金色丝线呈现红色的手臂挡住。

    更让人诧异的是,居然发出了一阵叮的金属碰撞之声,随即落在了地上。

    “金钟罩,铁布衫?”这个念头在陆放的脑中一闪而过,但是旋即又否决了这一个观点,显然,这肯定与被束缚起来呈现红色的手臂有一定关系。

    而这个时候,不光一直目不转睛盯着陆放的戴洛书,在座的所有人几乎都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的确,任谁都能够听到那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之声,各人面部表情不一的盯着黑袍老头那一条已经呈现通红之色的手臂。

    旁观者犹是如此,当局者个中滋味体会的更是深刻,陆放连忙后撤,将酒坛放在了地上之后,单脚站立,腰部扭动,手臂弯曲将手掌放在自己的头顶,就如同一只小猴子在那里金鸡独立一般。

    等黑袍老头冲过来的时候,陆放的脚底猛地一蹬,就如同安装了弹簧一般瞬间冲起,双臂挥舞,就如同挟愤而出的小猴子一般!

    “唉!怎么又用起猴拳了?这个时候明明该用醉拳的!”戴十三一声叹息,毕竟猴拳胜在灵动,属于侧重与攻击的拳法,而醉拳则讲究守中带功,讲究先防守为主。毕竟现在黑袍老头气焰正盛,此刻与他对攻,岂不是吃尽了亏?

    果然正中他的猜测,只见黑袍老头的手臂如同金刚臂膀一般,对着陆放横扫而去。

    这一下若是扫实了,便是血肉之躯撼动尖刀铁棒,端没有不吃亏一说。危急时刻,眼见陆放却忽然将自己的外套一脱,原本如同猿猴一般悍勇向前的身躯顿时脚底滑动,却如同醉汉一般,将原本向前冲的身躯硬生生的拉到一旁,手中脱下来的衣服也一下子绕在了黑袍老头通红的手臂上。

    以柔克刚,陆放手中的衣服如同绳索一般一下子锁住,然后一拖一拽一拉,便将黑袍老头的方向带动到一旁,随即原本踉踉跄跄的步伐用力一蹬,向着黑袍老头的后背窜了过去。

    黑袍老头的身躯一下子被拖拽到一旁,还没有等反应过来,陆放则早已经跑到了他的身后,双手握拳,对着他的后背已经连续击出,锤、砸、挠、揉、捏、捻连续而出,一直将黑袍老头连续击出去三步远。

    戴洛书看到后笑着对戴十三说道:“十三爷,也不过如此嘛!”

    戴十三没有说话,眉眼之间倒是一种别样的忧色,目光略微有些忧心忡忡的望着场内。

    被连续击出三步远的黑袍老头一下子张嘴一口鲜血喷出,身子则向前倾斜下去。

    “好!”邹青梅最是豪情,眼见曾虎排出来的人被陆放击退口喷鲜血,当即大声击掌叫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