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奇门千王

【018】牛刀小试

    在座的人基本上都能理解,毕竟涉及的事情过于私密,若是一个不小心,怕是就有被灭口之虞。

    而王小傻听后还是略微有些谨慎的询问道:“老哥哥,不知道你喝的是哪的水啊?”

    百千万正色摆摆手说道:“跑江湖混到让江湖兄弟救济的份上,已经是辱没祖宗的颜面,在家不敢言兄,出门不敢说父,不过我也知道事关重大,若我不给兄弟们一个交待,怕是诸位也不安心,我从泉城,拜的的祖师爷是鼓上蚤时迁!”

    王小傻几个人点点头,知道百千万说的是盗门中的人,互相看了一眼,看到百千万略微有些期待的眼神,正色说道:“老哥哥,跑江湖就主要看了一个信字,你给我们掏心掏肺,我们自然也不能两面三刀,您说的那个数我负责凑齐,您说地方,我给送过去!”

    很显然,百千万的表情配合他的语言获得了所有人的信任,而他也就等着这个时刻了,当即做出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样对着王小傻拱手道:“多谢兄弟们江湖救急,这样吧,在行的正大光明,自然也不怕见光,这一会半会要是凑的话诸位虽然也没问题,倒也显得我不会做人,咱就明天中午,还是这个地,如何?”

    王小傻几个人点点头,百千万随即起身微笑告辞。众人见坐着的几个人没有说话,自然而然的就给百千万让开了一条路。

    看着百千万走出茶馆之后,坐着的几个人一起把头聚集到了一起,角龙哥率先开口说道:“靠谱吗?”

    茶博士轻轻点点头道:“按照我刚刚在一旁的观察,这个事估计是**不离十,只不过他到底有没有隐瞒这个谁也说不好。”

    那个壮汉听后瓮声瓮气的说道:“这隐瞒也很正常,毕竟来到这里,一下子就全部把底交给咱们,那肯定是江湖菜鸟,只要是能够保证他说话的真实性,这就够了!”

    王小傻听后用手指头轻轻的敲击了桌子几下说道:“我同意曹老蔫的说法,这个事情我看**成靠谱,最多就是保留几下,不如我们各自忙各自的,然后趁着他刚刚走出去不远,咱几个合伙,每个人找一个机灵的,先查一查他在哪里落脚。”

    显然,王小傻在这几个人当中还比较有话语权,几个人听后都毫不犹豫的点点头,瞬即每个人都转身,快速的安排起来。

    沈游出门之后走不远就看见一家中药店,随着知道唐轻侯看上去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不过凭感觉沈游明白在这个事情他绝对没有说谎,当即按照他的说法买了两份三两的甘草。

    至于童子尿和妇人乳汁,这个相对于药店供应的中药来说,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之物,索性他也没有再去寻找,毕竟刚刚唐轻侯也说了,这两样并不是君药,只不过是佐药,让甘草更好的发挥作用而已。

    回到旅店之后他先是看了一下陈秋实的瞳孔,随即摸了一下陈秋实的脉搏,听了一下他的心跳,听起来还比较有力,呼吸相对来说也比较均匀,当即放心的问旅店的老板娘要了一个瓦罐,借着旅店里的炉火将称好的甘草煮了浓浓的一碗。

    往陈秋实嘴里灌的时候相对来说比较费劲,到了最后,沈游索性直接将剩下的甘草汁水都浇到了他的脸上。

    随着甘草汁水灌下去之后,陈秋实脸上笼罩的黑气也逐渐的消退下去,不一会恢复了正常的红润之色,伴随着均匀的呼吸声,若是不知道的人看到,都以为陈秋实是睡着了而已。

    约莫过去了半小时之后,沈游看到陈秋实抖动了几下脑袋,随即眼睫毛动了一动,逐渐的醒了过来。

    一看到沈游之后,陈秋实就异常紧张的握住了他的手询问道:“那个孩子呢!走了吗?”

    沈游明白他的脑电波还停留在昏睡过去的那一刻,估计还想着扮成小孩模样的唐无敌偷袭他们的场景。当即双手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手指在他的手背上轻轻的拍了几下,宽慰一下他的心灵。

    而陈秋实也看到自己躺在房间之中,挠挠头不好意思的对着沈游说道:“沈哥,我拖大家的后腿了。”

    沈游摆摆手轻声说道:“罢了罢了,现在不是检讨谁对谁错的问题,重点是你苏姐姐现在还在人家手里!”

    “对啊!那个信上怎么说的!”

    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陈秋实,沈游不禁微微一笑,毕竟还是年轻啊,一反应过来瞬间就想到了苏清浅,当即笑着对他说道:“我和百老爷子商量,估计这是宁雨唐想隔岸观火,所以摆下了这一个驱虎吞狼的计策,索性我们也变被动为主动,现在就看谁能把对方卷进他的局中,最终获得一个主动权了……”

    “需要我做什么啊?”陈秋实有些激动的说道。

    “等,之所以把你先救醒,你还有大用处,现在我的伸手没有完全恢复,而老爷子出去四处点火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咱这个地方就要开始热闹了,而我和唐家的人约定的是三天之后见面,你所要做的就是在这三天之内将咱们消失在所有的人视线里,哪管是有老鼠洞,只要是你能够把我们塞进去,这个也没有关系。”

    在千门八将之中,陈秋实继承了公孙赢的衣钵,捧的是千门脱将的腰牌,千门脱将主要是在千门中人做活的时候设计逃跑路线或者想办法在被围堵的时候巧妙离开,不让同门落入鹰爪子的手里面,而陈秋实的奇门遁甲之术显然还在公孙赢之上。

    自小公孙赢就给他灌输过千门八将的事迹,来到四九城之前,公孙赢又给他嘱咐了半天,毕竟在公孙赢的眼中,他就是一个孩子,没有丝毫的江湖经验,所以陈秋实一直就想证明他并不是这几个人中的短板,此刻听到沈游给他安排了比较重要而且还是他最擅长的藏人之术,心中异常的开心,再三对着沈游保证完成任务。

    当下沈游又和他交流了一些细节,虽然沈游知道当年李家送给百千万的人皮面具足以乱真,但是百千万又不会什么锁骨术,身高身材并不会有多大的改变,若是和平常人打交道这一些都无所谓,但是面对跑江湖的人,自然而然要加倍的小心。

    相对于其他城市多多少少的依仗来说,整个四九城内就如同陷阱一般,似乎任谁都会忽然跑出来咬上一口。惟一一个打过交道的文慈,想起来估计却不是什么好的记忆。

    两个人基本上交流完毕之后,绕了一个大圈子的百千万也悠哉悠哉的回来了,依百千万的江湖阅历来说,走了没多久就看见身后跟着的尾巴,只不过他也感觉出来对方压的并不是很紧,所以也没有刻意的去摆脱,只不过绕来绕去的看上去和逛街一般,兜了一个大圈子之后最终回到了这里。

    “没什么意外吧?”让百千万比较舒服的是,沈游一上来并没有关心事情办的怎么样,率先询问起他的安全问题,纵然久经江湖,但是内心依旧一暖,露出满嘴的大黄牙笑着说道:“没问题啊,你不看看谁出马,想我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英姿飒爽美不胜收老奸巨猾古色古香,对付一群刚刚断奶甚至还不会走路的小鱼虾,那还不是到擒来啊!”

    沈游也没有理会百千万胡说八道,笑着点点头道:“好了,老爷子,你的事情暂时告一个段落了,接下来一切你都听从秋实的安排就行了……”

    “什么跟什么啊!你把这小果儿弄活了,那苏丫头怎么办啊!”

    “我和唐门的人约好,三天之后还是从‘一瓢饮’茶庄见面,届时我用玉片去换苏清浅平安。”

    说这句话的时候沈游无限思念在泉城之中的六指老盗王郎仁礼,老爷子做的活恰恰是千门提将的活,所有做局所需要以假乱真的凭证都能做出来,而这个时候若是有两枚以假乱真的玉片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真给吗?”百千万诧异的询问道。

    毕竟如果说陈秋实可能不知道玉片的重要性,但是对于他来说虔字令的重要性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异常诧异的询问道。

    “给!”沈游已然从遐想之中恢复过来,对着百千万的话语斩钉截铁的接口说道。

    百千万听后默然不语,在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的前提下,沈游毕竟做为门主,陈秋实也知道自己毕竟混江湖的时间短也没有说话。一种略微有些怪异的沉默弥漫开来。

    不过,很快,沈游略微有些狡黠的一笑,对着面前的一老一少说道:“给是给,但是能不能给成功这就是两说了!”

    百千万听后头一抬,用略微有些征询的目光望向沈游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

    沈游摇摇手意味深长的望着他说道:“这就要看老爷子你今天出去这一趟做的怎么样了!实际上也难为你了,这原本是咱谣将的事情,却让你去做!”

    “唉……”百千万摆摆手示意沈游不要多说,略微有些兴奋的说道:“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这个事情不会有什么疑问,即便是沉寂两天,但是到第三天肯定都会去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