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奇门千王

【017】江湖旧事

    眼见众人都坐下之后,曾虎重新回到众人中间的空地,四处拱拱手说道:“今日邀请诸位前来,实际上也是有一事相商。”

    众人听后瞬间都抬起头来,毕竟任谁都知道雪龙涎酒肯定不是那么容易喝的,普通的龙涎酒就不易多得,而雪龙涎酒则是在冬天酿造的龙涎酒的头锅,并不是说每一锅龙涎酒的头锅都能够成为雪龙涎酒,一般是五比一的概率。

    取得了酒液之后,再添加类似人参、鹿茸、首乌、虎骨、鹿鞭等等多种名贵中药材,除了这些之外,另外还有两味药,而这两味药的添加,若是成功,方才能制成雪龙涎酒,用的是妇人初乳以及三岁孩童的童子尿。无论是采集时间,包含用量,甚至采的本体都很有讲究,这样算下来,一年下来,能够制成三五坛雪龙涎酒就不错了。而今天,曾虎一用就是将近一年的量。

    “众人都知道,在江湖上有一枚虔字令,这枚虔字令制成与大唐初年,是李世民所遗。”沈游听到曾虎的开篇嘴角微微翘起,果不出他所料,曾虎只是稍微预热一下就直接进入了正题。

    众人都没有说话,对着曾虎侧耳做了一个倾听的架势,而曾虎接着说道:“众所周知,这枚虔字令的背后蕴藏着一个秘密,这么多年以来,有说是武林秘籍,有说是珠宝珊瑚,有说是金银饰品,无一不足。但是到底是什么,千百年来,却没有一个人给出准确的答复。”

    众人都没有说话,毕竟曾虎所说的,正是在座之人所关心的,而人往往到了自己关注的东西之时,总会听的格外仔细。

    见众人都没有说话,曾虎环视一下四周接着说道:“实际上这个东西也是有主之物,诸位可都知道吗?”

    “不是说是千门中的物品吗?”坐在沈游一侧的邹青梅仰头说道,扬起的侧脸露出的线条,让闻声转过头的沈游一阵意动。

    曾虎听后哼了一声说道:“千门之物?那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

    “哦?是吗?那这么说来,敢问一下曾先生,在您心中,这虔字令到底是谁家的物品的呢?”沈游听后一阵发笑,仰头对着曾虎问道。

    曾虎的脸色瞬间的变得神圣肃穆,握拳放在自己的胸膛之前说道:“这枚虔字令是我们密宗之物!”

    “哦?是吗?密宗传个这个做什么啊!你要是说什么禅杖钵盂或者木鱼青灯之类的东西,可能我也会相信,你说一个密宗传下来个虔字令算是什么东西?要是这样说,我可不可以说这虔字令是我们家祖传之物呢!当年我们先祖跟随太宗皇帝驰骋沙场,纵横半生,最终太宗皇帝感念我先祖忠诚,特意将虔字令赐予我的先祖。”邹青梅语速柔缓,声音婉转,但是却字字诛心。

    毕竟邹青梅也知道,此刻接到传讯来到中京城,面对上曾虎,断没有握手言和的可能,与其被动挨打,倒不如一上来就占据一个主动。

    出乎沈游意料的,曾虎却没有任何生气的架势,只是微微一笑,对着众人说道:“诸位还有没有认领的?”稍微一停顿,接着又说道:“实际上今天之所以把大家弄到这里,就是为了让大家见证,万事抬不过一个礼字,无论谁认领这个东西,首先要拿出来可以让大家信服的东西,若是不能够让大家信服,那也没有必要跳出来丢人现眼!”

    “好啊!拿出你的证据来我先看看。”邹青梅步步紧逼,丝毫不退。

    曾虎却没有理会她的咄咄逼人,而是接着说道:“诸位也都知道,当年太宗皇帝有十三棍僧平疆场……”

    “得,这个我们都知道,但是十三棍僧傻子都知道是少林寺的,怎么,你们密宗什么时候并入少林寺了啊?”邹青梅打断道。

    曾虎的眼神之中煞光一闪,但还是克制住道:“当着这么多英雄豪杰的面,我们来讲一段历史的公案,若是有些人怕真相大白天下,自然而然会胡搅蛮缠,若有人想证明虔字令的主人,那么一会自然有专门的时间来证明。”

    曾虎如此一说,基本上将邹青梅想再插话的路子堵死了,毕竟对于邹青梅来说,若是再开口,怕是一会沈游要张嘴,有理也就成了没理了。

    而一旁的沈游思维在运转,当时我记得上一代千门火将尚英雄曾经说过,当年虔字令一碎八片,其中僧门道门儒门丐门匪门都有一片,而当时的千门中人则手中留着最多,千百年发展下来,按照沈游得到玉片的顺序,路天行手中一枚,从陆放手中得到一枚,接下来就是曾虎手里的两枚,而听曾虎说起少林棍僧,他也依稀觉得,曾虎手中那两枚肯定有一枚是得到僧门,毕竟当时的僧门有佛门与密宗一说,到底传到那一支谁都说不清楚。另一枚按照百千万的猜想肯定是得自儒门,毕竟做为泉城,离着儒门的大本营孔家相聚不远,在儒门没落的时代,而完全有可能将儒门的玉片拿到手中。

    出去上面这四片,有两片得自申城青帮龙九天,而龙九天当年则是从四九城纳兰家截获的,虽然无从考究到底这两枚玉片流传自何方,而从纳兰家得到一枚,按照纳兰老爷子纳兰半山所说,这一枚纳兰家是在当年八国联军入侵,义和团大闹京城时候得到的,那么十有**应该是匪门之物。而从宁雨唐手中得到最后一枚,按照沈游的想法,肯定是千门中前辈遗传下来的。

    理顺了之后,沈游已经知道,曾虎消失的这一段时间内,肯定寻找到了一定的证据,证明的确当时密宗先人曾经得到过玉片,进而延伸,证明整个虔字令都与密宗有关系。

    就在他低头沉思的时候,只听见曾虎接着说道:“少林棍僧虽然忽悠太宗皇帝,但是真正在太宗皇帝登基之后,随他入宫讲习佛理的却不是少林中人,毕竟在战乱之中,少林寺也有所损坏,而真正给太宗皇帝讲经的是我们密宗先祖摩迦叶禅师,摩迦叶禅师是受到了当时的御弟玄奘大师的邀请,最终得意觐见太宗皇帝,得以为其传授佛理。”

    说道这的时候他稍微一停顿接着说道:“当然,口说无凭,有我们密宗陈年宗卷为证,稍后若是有江湖朋友有所异议的话,可以找我查看一下。”

    “查看不查看意义不大,我就是纳闷,你罗哩罗嗦说了这么多,时间都被牵扯到千百年前,到底是为了什么?”虽然拿到了解药,但是心中依旧憋了一肚子火,好容易逮到了机会,纳兰长风直接开口对着曾虎询问道。

    曾虎微微笑笑说道:“这说白了就是一个简单的证明,证明虔字令是我们密宗之物。”

    “证明之后呢?”纳兰长风略微有些不屑的问道。

    曾虎的双手微微合起来,整个人的身子略微前倾说道:“证明之后,就是为了讨还回来,我也知道虔字令已经现世,所以也希望各位武林同道做个见证。”

    “哼!”坐在沈游旁边的邹青梅率先发出一阵不屑的哼声,而沈游也知道,此刻矛头已经向他而来,当即迎着众人望向他的目光站了起来对着曾虎不紧不慢的说道:“可着曾老板,你这绕了一圈子,最终的矛头居然是我啊?”

    “不敢不敢,我只不过就事论事,不涉及针对某一个人一说。”曾虎的身子前倾的更厉害,流露出一种难以掩饰的恭敬之色,若非与他打过交道,沈游几乎都被他表现出来的悲天悯人客客气气的架势所欺骗。

    沈游有些挪揶的说道:“曾老板,你先祖说这虔字令是你们密宗之物,但是解开虔字令的钥匙却是湖州紫毫笔以及松花砚,那你先祖有没有说这些也是你们密宗之物呢?”

    “一个巴掌拍不响,一根筷子也夹不起菜。自然而然,与之相关的东西,肯定也是我们密宗之物。”

    若是刚刚说了那一套或许众人信了三分,但是沈游刚刚与曾虎这一问一答,直接让众人明白,可着这个曾虎直接就是明抢的架势,但是偏偏却做出了一副客客气气的架势。

    “好啊!既然如此,我也不瞒你说,东西的确在我手里,不光是虔字令,还有湖州紫毫笔以及松花砚,一样不少。”

    “还望沈老板成全。”曾虎依旧是客客气气的架势。

    “哦,我还没有说话,我是想说,东西的的确确都在我手里,一样不少,但是,我不给你!”沈游说道一半的时候瞬间一顿,随即接着收起嬉笑的模样,正色说道。

    空气在这一瞬间顺时宁静下来,坐着周围的人除去邹青梅瞬间做出了一副和沈游站在一起的架势,其他人或多或少的都抱着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毕竟事不关己之时,自然高高挂起。

    “若是沈老板执迷不悟,怕是我们密宗中人可能会采取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了。”曾虎似乎自言自语的说道。

    “我就知道,酒有好酒,宴无好宴,不过,那又如何呢?”沈游依旧是一副人畜无害笑眯眯的表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