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权雄

第三二三章 刀枪不入 百毒不侵

    “我肚子饿得咕咕叫,怎么这菜一上来就是一扫而光啊。.我好想吃东西啊!程乡长,您说的那些压轴菜怎么还没上来呢?”张黎悄悄的和程杰民耳语道。

    其实不只是她坐不住,陈铁川和程杰民此时也是饥肠辘辘。

    “可能是有重要人物没有到!”程杰民朝李所长旁边空着的位置看了一眼,笑着说道。

    陈铁川看张黎撅着嘴,轻声道:“要不你先等一下,我出去给你买点吃的?。

    张黎摇了摇头道:“算了,马上就开始上压轴菜了,我还是忍着吃点农村特色吧!”

    就在这时,就见一个人快步走进来和那李所长说了几句话,李所长就朝着那人道:“既然于书记说了,那咱们就边吃边等,大菜开始上吧!”

    他这句话说了没几分钟,几个膀大腰圆的小伙子就端着一盘盘的菜送了上来。尽管在农村,但是这些做饭的师傅可是方圆十几里赫赫有名的,手艺确实不错。大家又是一番风卷残云的感觉。

    “真好吃!我可从来不敢问津肥肉片的,没想到,人家居然能把梅菜扣肉做到这等地步,肥而不腻,入口即化,还有一股特别地道的肉香味,真好啊!”张黎一边将一块红烧肉夹在嘴里,一边意犹未尽的说道。

    程杰民吃惯了农家菜,笑道:“好吃就多吃点。”

    就这三人边吃边聊时候,那个前些时候跟他们坐在一起的大板牙,笑吟吟的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若不是借着今天小靳结婚,咱们怎么都坐不到一起,我姓刘,是小靳学校的教导主任,哈哈,你们都是小靳的同学,也算是一方才俊了,来,我敬大家一杯。”说话之间,那大板牙举起了酒杯。

    这个大板牙有点口臭,一说话,只觉一股恶臭差点把人给熏倒了。程杰民有些纳闷,这家伙为人师表,难道没有刷牙的习惯吗?到了晚上,他这又黄又大的板牙,如何跟自家婆娘亲热呀。心里这么一想,程杰民差点失笑。

    尽管对这大板牙不感兴趣,但是程杰民还是端起酒杯和他干了一杯。那大板牙说话倒不讨厌,只是一笑就堂而皇之的露出来的两颗大板牙,实在是有点影响大家吃饭的兴趣。

    就在他敬完酒,程杰民准备将他送走的时候,那大板牙突然道:“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看三位不如推出一个代表,过去给李所长他们倒个酒吧。”

    虽然他说推举一个代表,但是那目光却是直直的瞄在张黎的身上,显然,他要程杰民他们推举的是张黎。

    对于这位刘老师的期望,程杰民注定是要让他失望的,稍微沉吟了一下,就笑着道:“既然刘主任你这么说,那我就过去倒上一杯酒。”

    大板牙大为失望,却不好拒绝,只是暗骂这年轻人真是没眼色,没看出来大家在乎的是漂亮女人嘛。你一个毛头小伙子,谁感兴趣啊。当即阴阳怪气的说道:“年轻人,这倒酒啊,可得掂量好自己的斤两啊!”

    程杰民笑了笑,对于大板牙这种人,他实在不想搭理他。若不是为了给小胖面子,程杰民恐怕早就离开了。

    他笑了笑道:“我觉得自己酒量还可以。”

    程杰民拿着酒瓶走过去的时候,郑校长正给那李所长倒酒,两个人的脸上,此时喝的都有点红红的。

    当程杰民来到这边的时候,李所长正准备喝酒,可是当他看到程杰民走过来,故意将手中的酒杯放下,和郑校长打起了酒官司:“老郑啊,这杯酒啊,我想了想,还是不应该让我先喝,要先喝,也是你喝!”

    能够成为中心学校的校长,郑校长在悟姓上,比之一般人自然不会差。他当下也拿着酒杯,和李所长打酒官司,直接将程杰民晾在那里了。

    程杰民看两个人纠缠不休,笑了笑,转身就朝着另外一桌走去。他这个动作,让李所长的眼神挑了挑,随即朝着程杰民道:“年轻人,你来干啥呢?”

    “刚才咱们这桌有人给我们倒酒,我回敬两杯。您这边既然忙着,我去其他地方转转。”程杰民朝着那李所长笑了笑,平淡的说道。

    在乡里,李所长虽然连副科级都不是,但是掌握着财务的权力,可以说是走路带风的人。别说程杰民这种年轻人,就算是工作了不少年的人,对他也是一脸媚态,小心巴结着。

    现在程杰民这种态度,让他很是不快,当下就道:“你这个年轻人,社会经验还需要锻炼哪,倒酒这件事,那可不是你想倒就能倒的,这倒酒,你还得分场合,掂分量。”

    李所长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上没有丝毫的笑意,那就是在告诉程杰民,你没有这个资格倒酒,就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啦。

    程杰民的神色一变,尽管他已经养成了不错的修养,不愿意跟李所长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但是这并不表示他愿意听李所长这种羞辱的话。就在他准备回敬几句的时候,就见外面一阵乱糟糟的脚步声,原来是小胖带着媳妇过来敬酒。

    在小胖和他媳妇旁边,是一个中年人,应该是小胖的长辈,他一过来就朝着李所长哈哈大笑道:“李所长,新郎和新娘来给您倒酒,您作为长辈,今天一定要多喝点啊!”

    “哈哈,好曰子喝多少都没有问题。”李所长说到这里,朝着程杰民看了一眼道:“小伙子,我说的话,你找个地方琢磨琢磨,这做人得记住一句话,那就是必须有自知之明。”

    小胖一进门,就已经看到程杰民和李所长站着,此时听到李所长说话不善,生怕程杰民忍不住来了什么反应。毕竟这李所长是妻子娘家的贵亲,妻子能在乡中学里找一个不错的差事,都是沾人家的光啦。

    他一把拉住程杰民,目光中露出了一丝哀求意味的道:“杰民,你先回去,等一下咱们好好喝点。”

    面对小胖近乎请求的话,程杰民还能够说什么。他虽然不是一个愿意忍气的人,但是却也不是一个为了自己心里痛快,就砸了别人场子的人。

    更何况结婚对于很多人而言,那是一辈子一次的事情。

    “好,咱们好好喝点。”程杰民握了一下小胖的手,拿着酒瓶就回到了自己的桌子。

    此时房屋内的气氛,好似一下子倒了顶峰,新娘子和新郎的倒酒,让房屋的气氛一下子升到了顶点。不过程杰民他们三人,却没有注意那边的热闹。

    张黎笑吟吟的给程杰民添了点水道:“程乡长,这是我对你英雄救美的奖励。”

    程杰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笑着道:“非常感谢。”

    “如果程乡长能帮我将那段工程拿到手,那我一定会更加的感激您哟!”张黎一边帮着程杰民倒水,一边笑吟吟的说道。

    张黎这话,让程杰民的神色一变,他从张黎的脸上,好似看出了什么。不过最终,程杰民还是淡淡的说道:“虽然我很想做您口中被感激的好人,但是您的事情,我实在是帮不了忙!”

    “程乡长,我既然来到了仓流县,对于仓流县的情况,我也有自己的了解渠道。昨天见面的时候,我还以为您只是一个普通的乡长,可是现在我才明白,您的能力比我想象的都要大。”张黎说到这里,弹了一下手指道:“虽然我这辈子,极少服人,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您的商业才华,真的让我很佩服。”

    “以您在仓流县的影响,尤其是那条路的影响,只要您说一句话,我觉得我那件事情,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张黎的话柔柔的,但是里面却带着一丝的压迫感。程杰民越加的感到这个女人不简单,他沉吟了一下,笑了笑道:“恐怕要让张总要失望了,我在昨天见到铁川的时候就已经说了,公是公私是私,我绝对不会参与他的事情。”

    “你们靠着自己的实力争取到这个项目,我自然是为铁川高兴;如果争取不到,我除了为你们感到惋惜之外,也不会有任何的动作。”

    张黎不再说话,而是用一双美目看着程杰民道:“程乡长,我们公司和那个何总比起来,不知道强多少,尽管利益最大化是商业的根本,但是我可以保证,我们修路的质量,绝对不会低于标准,可是那个何总,就不一样啦!”

    “这条路我们宽阳乡既然出资,对于道路的质量自然有要求。”程杰民沉吟了一下,坚定地道:“不论谁能够竞争到这条路的修建权力,都要保证这条路的质量。”

    张黎没有吭声,只是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轻轻的挑了挑。虽然张黎此时没有说什么,但是从张黎的这个动作中,程杰民却是读懂了她的意思。

    那就是她不信自己的话。

    这一刻,程杰民有一种冲动,那就是他一定要证明给这个女人看看,他程杰民要做的事情,就没有做不到的。

    就在这时候,外面又是一阵喧闹,这次比小胖和新娘子来的时候,显得更加的热闹。那正在喝酒的李所长看到从拐弯处走过来的人之后,一下子整个人兴奋了起来。他轻盈的就好像一只猫一般,欢天喜地的迎了过去:“于书记,您可算来啦,快里边请!”(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