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本色】46:黄泉路上,我陪你!

    ----------

    止痛针!

    海洛因!

    苏少白的枪口对准了郎思怡的心口,而郎思怡微白的脸色又白了几分,冷笑一声,“苏少白,你少来唬我,我怎么会分不清这两种东西?”

    枪口在郎思怡的心口又贴近了几分,直接抵在了她肌肤之上,伴随着他长长的一声‘哦’的声音响起,在郎思怡警惕的目光下突然将枪口转向了地上躺着的朗润,而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郎思怡就这么直接扑了过去。

    她本来就瘦弱,扑/过去是用上了所有的力气,她早已在之前就见识过了苏少白的阴险残忍,在察觉到苏少白那脸色微变时,便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枪口。

    --------

    “等等--”已经上了地下室第一层的甄敏茹突然停下了脚步,她好像听见了底楼有异动。

    甄敏茹停下来,竖起耳朵仔细地听着,底楼的异响声音不大,有闷哼声,她想着恐怕是自己的女儿不服气,被苏少白强行打晕过去才发出来的声音。

    一想到跟自己对着干的甄暖阳,甄敏茹就皱紧了眉头。

    但她很快就被一楼空荡荡的楼梯间怔得楞了一下,她明明叫了人守在这里的!

    尾随在她身后的四人也面面相觑,有一人忍不住地喊了一声,“庆三,你在不在?”

    他话音刚出就被甄敏茹抬腿狠狠撞向腹部,撞得那人连连后退几步后背靠上了墙才没有跌倒下去。

    蠢货!

    甄敏茹在心里咒骂一声!

    都忘记了现在应该时刻保持警惕了吗?

    甄敏茹在心里骂完,神经却比刚才更加警惕起来,而且刚才那人喊了一声也不见有人回应,有些奇怪了!

    “你们几个先上去看看!”甄敏茹让那四个人先上去查看情况,自己则站在楼梯间的位置,查看自己刚才安装的炸/弹,当她发现之前安装的炸弹不见了的时候,她顿时心里警铃大作,有人已经进来了!

    甄敏茹急忙退下去,连那四个被她叫上去的人都没有再提醒了,她疾步退后,心里的愤怒更甚,好,你们竟敢进来,那我直接杀了朗家这棵独苗!

    甄敏茹提着枪疾步往会走,在路过一个拐角处时发现有些不对,她记得自己刚才特意交代过苏少白,这个地方必须要安置炸/弹的,但是现在没有!

    再看看其他地方--

    也没有!

    甄敏茹第一念头是有人已经潜入这一层,但是心里又不确定,在她推开一间隐蔽的房门时,发现扔在里面的那只包里装着的全是炸/弹。

    这些,根本就没有安装--

    甄敏茹瞬间脸色铁青。

    好你个苏少白,你居然敢给自己留后路!

    --------华丽丽分割线--------

    郎思怡扑/过去了,用自己的身体去挡住了苏少白的枪口。

    也就在此时,地上原本昏迷着不能动惮的朗润突然朝苏少白的方向滚了过来,他的手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抓起旁边散落在地上的用于修补人体标本的铁夹子,滚过去的一瞬间抬手就用手里的铁夹子狠狠地朝苏少白的腿上刺了过去。

    朗润的腿断了根本无法站起来,但是此时他却用上了全身的力量翻滚着身体,抓住时机给了苏少白狠狠的一击。

    而此时,在苏少白惨叫的同时,枪声也响了,用自己身体扑/上去堵枪口的郎思怡顿时身体一震,胸口有那么一瞬间被突然掏空,紧抓着苏少白手臂的双手一紧,她的眼睛都快凸出来了,睁大着,死死地看着面前的人,眼睛里的光突然散漫开,但却又瞬间清醒,双手更加用力地拽进了苏少白手里的那把枪。

    你无法想象一个弱小的女子在这一刻突然爆/发出来的力量,左腿受了伤的苏少白简直是被她推着撞向了身后的操作台,操作台上那些器皿被撞散开,噼里啪啦得滚了一地,郎思怡长发凌乱,此时早已像是入魔状态,不顾一切地推着苏少白往那个方向冲。

    “不要--思怡!”朗润的声音几乎要穿破了喉咙,他怎么会看不明白她的意图?她是要跟苏少白同归于尽,不要--

    又是接连的两声枪响震得朗润耳朵都嗡嗡直响,他赤目圆瞪,不--

    苏少白的身体撞在了边缘上,他目露惊恐地看着扑/向自己的郎思怡,她就像地狱锁魂的女鬼,苍白的脸上露出痛快的笑,张嘴笑的时候,嘴巴里涌出的血大口大口地喷向了他的脸,腥热的,血腥的--

    “苏少白,你毁了我一生,我若生死,又岂可让你独活?”

    郎思怡一口咬着自己的舌尖,让疼痛来得更激烈些吧,催使她使出浑身的力量杀了这个男人。

    苏少白被推向了福尔马林池,身体失去平衡的他直接从池子边缘翻了下去,池高六米,他被推下去时扑在他身上的郎思怡也跟着翻倒,但却被一股力量突然拽住了她的双腿,将她整个人悬吊在了池水边缘。

    “坚持住,不要放弃!”抓住她双脚的人是甄暖阳,她被苏少白打晕却被接连的几声枪声震醒,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她冲过来的时候,郎思怡已经将苏少白推了下去,而她几乎是超过了身体的极限扑/上去才抓住了她的双脚。

    被推下池子的苏少白只挣扎了片刻,高浓度的甲醛已经渗透进他的耳鼻喉眼睛,那双睁大的眼睛被血水浸染,七孔流血,短短十几秒就丧失了生机,被悬挂在池子上面的郎思怡虚弱地睁大着眼睛看着被血水环绕的男人,突然笑了,她一张口,嘴里的血就狂涌而出,像下坠的血雨,洒进了池子里。

    “坚持住啊!”甄暖阳已经变了声音,在一点点将郎思怡拉上来的时候看着她从口中涌出的血溅在池子里滚起一圈圈的血色涟漪,顿时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抓紧郎思怡双/腿的手一抖,被扑/到池子边的朗润一把抓住,两人一起使力将郎思怡拉了起来。

    “你怎么样了?你说说话,说说话!”朗润的身体颤抖着跌倒在地上,被拉起来的郎思怡满脸的血,身体倒挂,她从口中流出来的血有不少都沾在了脸颊上,她虚弱地睁不开眼睛,却在听到朗润声音的时候挣扎着抖了抖眼皮,将目光投向了他。

    她的胸口还在流血,连中三枪,都是在心口的位置,血流如注,她却看着朗润轻轻地笑。

    “我刚才,好像听见你叫我的名字了,阿润,你,你能不能再叫一声,能不能--”郎思怡说话都断断续续,她的舌尖在刚才被咬破,甚至有些口齿不清,却用那双期待的目光紧紧地看着身边的人。

    朗润用自己的手摸着她的胸口,明知道怎么堵都是徒劳,但他还是想着,止血,止血,甄暖阳已经避开了脸,背过身去伸手擦自己的眼泪,她没想过郎思怡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她用自己的身体为朗润挡枪,用自己的命换他的命!

    朗润浑身都抖得厉害,低着头回应郎思怡的话,近似哭哑出声,“思怡,思怡--”

    她给他注/射的并不是海/洛/因,正如苏少白所说的,她注/射的是止痛针,她蹲在旁边跟他说的那些话听似在泄愤其实是在引导他要他学着被注/射了毒品的痛苦模样,她在给他争取时间,甚至在刚才她靠近时,将那把刺伤苏少白的铁夹子偷偷地塞在了他的手中。

    郎思怡突然笑了,笑得那么幸福,哪怕是现在她满脸是血,但是依然像是最春风得意的时刻,“好久,好久了,你已经,有五年多没有叫过我的,我的名字了,真好,真好--”

    郎思怡说着,眼睛里的光开始散漫开来,她一手抓着他的手臂,突然瑟瑟发抖,“阿润,我好冷,好冷,抱抱我,抱抱我,好不好?”

    朗润将郎思怡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怀里的人发着抖,而他的双臂也抱得越来越紧,听着怀里人低低的呢喃,“阿润,阿润--”

    那一年夏日,她来到他的身边,以一个姐姐的身份!

    他自闭的五年里,唯有她走进了他的心里!

    只是,她是他的姐姐啊,哪怕是在那个情窦初开的年纪心里暗有情愫但从没有过逾越的念头。

    他敬她,爱她,她在他的生命里代替了母亲的角色。

    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啊!

    朗润怀里抱着的身体渐渐地失去了心跳活力,她在他怀里安静地睡了过去,这个三十五岁的女子前三十年风光无限,后五年里承受着毒/品的侵袭折磨直到身败名裂,但到死却如此的轰轰烈烈,又如此的安然!

    甄暖阳默默地守在一边,看着朗润怀抱着已经失去了生命迹象的郎思怡,她受伤太严重已经来不及抢救了,那三枪,枪枪致命,直击心脏,她会支持到这么久,也是靠的是最后的意念强撑着。

    “阿润!”甄暖阳蹲了下来,池子边气味浓郁,刚才那三声枪响必然引起了上面的人注意,他们很快就会下来,现在要是不抓紧时间离开,他们的处境会非常危险!

    朗润抱着怀里的郎思怡,并没有要把她放在原地的打算,而是看着甄暖阳,“你先走!”

    甄暖阳愣了一下,也就在她想要劝阻的时候听见了一阵轻缓的高跟鞋脚步声,“暖阳,看到了吗?他怀里抱着的那一个才是他的真爱,你为了他忤逆我,值得吗?”

    “值不值得我自己心里清楚!”甄暖阳挡在了朗润的面前,满对着步步靠近的甄敏茹,听见楼上响起了紧促的脚步声,甄暖阳看向了母亲,“你收手吧,别再无谓地抵抗了!”

    “是吗?那要是我不愿意呢?”甄敏茹朝着甄暖阳举起了枪,并在靠近她时冷笑一声,“朗润,你需要两个女人给你挡枪你才能活下去,你打算今天踩着她们两人的尸体走出去吗?”

    坐在地上的朗润松开了怀里紧抱着的郎思怡,双手攀着池子边缘慢慢地爬了起来,他用一只腿支撑着他的身体,另一只断掉的腿挪动一下脸色就会白上几分,他站起来了伸手将甄暖阳拉在了自己的身后,力气本来不大但却把甄暖阳拉得一步踉跄直接跌了下去。

    朗润眉头一皱,用手指着自己的心口,对着甄敏茹开口,“来,对着这里开枪!”

    甄敏茹冷笑一声,好,有种!

    她的枪直指向朗润的心口,要扣响扳机的时刻,‘砰’的一声,跌下去的甄暖阳已经捡起了刚才从苏少白手里落下的手枪一枪打中了甄敏茹的手臂。

    甄暖阳刚才故意跌下去就是因为看到地上落着的枪,然而在开枪时她明明可以直接击中母亲的心脏却偏移着打中她的右手臂。

    “甄暖阳--”甄敏茹的声音是绝望的,那一声嘶吼伴随着的便是狙击手的伺机狙击,一颗子弹穿过了她的左胸,而甄暖阳已经从地上跳起来扑/过去抱住了母亲,在母亲倒下去时用自己的后背替她挡下了又一颗飞过来的子弹。

    朗润极快伸过去的手,手却没将甄暖阳拉回来,那子弹连续两发,穿过胸膛溅起的血飞溅如泪,他伸过去的手强行拉住甄暖阳的手腕,而甄暖阳本来是抱着母亲的,被他一把拉住手腕,她只能用另外一只手拉住了母亲的胳膊,一阵天旋地转,两具翻过池子边缘的身体,一个趴在池子边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紧抓着她的手不放,而甄暖阳已经悬空在池子的中央,她的一只手紧紧抓着母亲的胳膊不放,另一只手被朗润抓得紧紧的。

    甄暖阳胸腔传来的痛楚使得她全身都在战栗,她知道那颗子弹是从她胸口穿过去的,她觉得五脏六腑都在被撕扯着,她难受得一张嘴,一口血喷了出来。

    “暖阳,抓紧我的手,别松开!”朗润一只手承受着两个人的力量,他用自己一只腿勾住了铁架子,甄暖阳已经觉得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了,但是她却没有松开紧拉着母亲的手,她低头看着母亲。

    甄敏茹的心脏血涌不止,那一枪从心脏穿通而过。

    那一声‘甄暖阳’是如此地绝望。

    甄暖阳低头看着母亲,看着她歪了过去的脸,她抓着母亲的手抖动着,再抬脸时,一串热泪从上落下,*在她的脸颊上,模糊了她的双眼。

    她看到他哭了--

    那只紧抓着她的手青筋绽露,泪水一串串地滚出来。

    她知道他心疼了!

    心疼了----

    她的小手指移过去,在他的手腕上轻轻划了划,突然张了张嘴,无声地动了动唇。

    阿润,别哭!

    朗润却因为她此时的眼神露出了惊恐的神情,半个身子都探进了池子里。

    不,不--

    甄暖阳却含笑着看着他,垂眸时看着已经断了气的母亲,一滴眼泪坠进了池子里。

    妈妈,我不能杀你!

    因为是你给了我生命!

    但我也不能允许你杀了他!

    因为他是我此生最心疼最爱的男人!

    但是你又是这么的残忍!

    你伤了女儿最爱的人,你让女儿再无颜面见他。

    但是,你是我的母亲啊,你生我养我,让我尝遍人世间的酸甜苦辣,我知道你本性本不该如此,你把你的软弱重重包裹,你把身边的所有人都当成了敌人,在权势的顶端翻云覆雨,其实你内心孤独凄弱彷徨无依。

    你孤独,你害怕,你也只是个女人啊!

    所以--

    妈妈!

    别怕--

    黄泉路上--

    我陪你--

    只是,阿润啊--

    我该拿你怎么办!

    我内心的煎熬从回想起那天亲眼看到我母亲逼死你妈妈的那一刻,我的心就无时不刻不在痛啊!

    我心疼你,更心疼我们的相遇!

    因为我们是如此的相似,如此的缘浅福薄!

    只是,阿润啊--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

    因为我找不到任何一种方式可以减轻我母亲给你带来的罪孽伤害!

    别哭,别哭!!

    记住啊。。。不要哭!

    。。。要快乐!

    还要。。。。。。。。

    --忘了我!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更新完毕了。

    泪奔没有。。。。小伙伴们泪奔没有。。。。。

    么么哒,啊,新文就要开始了,没有收藏新文的小伙伴们,动起来啊。。。。。

    你们要不收藏新文,我让朗润这个小鲜/肉哭死给你们看!

    【豪门阔少,慢下来爱】开始求收藏拉啦啦啦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