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本色】40:我信她!

    --------

    雷电交加,大雨磅礴,劈头罩下,整个人的身体都被雨水浸透,双膝跪在石阶上,额头重重地磕下。

    有那么一瞬间,恍如窒息,怀里婴儿啼哭声渐渐地弱不可闻,天地之间的雨帘犹如一个巨大的笼子,禁锢着笼子里的人,那双名叫命运的手伸出了修长的指甲死死掐住了人的颈脖!

    “啊--”

    真丝褥被被掀开,落地窗口被夜风吹着晃动着的帘子撩起,薄如轻纱飘得很高。

    <g很远的门口,低着头轻声询问,“总裁,需要找尹医生吗?”

    <g上惊醒坐起来了的甄敏茹木讷地看着窗口被夜风撩得飞起来了的窗帘,似乎还没有完全从梦里清醒过来,她的手紧抓着自己的睡衣领口,真丝的布料被她的手紧拧成了一团。

    凉风从窗外吹进来,抚着她微微苍白的脸庞,沉浸在暗色灯光下的眼眸很快清醒过来,“不用!你也去歇着吧!”

    艾萨便委身退出了房间,走出房间时她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表,凌晨两点,总裁再次惊醒,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最近经常如此。

    <g上起身,没有穿鞋,踩着柔软的地毯走到了落地窗边,室外在下着小雨,夜风里也多了一丝湿气,她推开了落地窗,二楼的阳台之上摆放着几盆雅致的兰花,伴着夜风有阵阵的香气飘过来。

    夜很沉,很静,雨水飘在树叶上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她立在窗口,她的手伸过去拉住了栏杆,目光深邃地跳进了那黑暗的夜里。

    多少个日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无数个年头她跌倒了又爬起来,为了不过就是今日的强势回归。

    所有的执念支撑着她走到了今天。

    为了只是--

    她的手指甲抠进了那木制的栅栏,指甲深深挖了进去。

    把欠我的--

    通通讨回来!

    --------华丽丽分割线------------

    郎家主院的三楼灯火通宵明亮,郎青蓝端着佣人准备好的汤羹站在了书房外面,父亲之前翻开到那些资料脸色大变,一晚上的时间都待在书房内没有出来,如今夜都深了,他还没有休息!

    “爸--”郎青蓝缓步走了进去,看着坐在椅子上还睁开着眼睛没有睡意的老人,走过去将容易消化的汤羹放在了旁边的小桌子上。

    书房内墙壁上的挂钟发出滴答滴答微弱的声响,大而有着欧式花纹的彩窗之外,有树枝的晃动着投下了斑驳的影子。

    郎正咣的目光正看着那玻璃窗外,进来的郎青蓝并没有影响到他的沉思,直到郎青蓝坐在了他的身边,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一声‘爸’才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爸,您别担心,润会处理好的!”郎青蓝低声安慰,药物的检验结果已经出来了,郎氏的药物没有问题,现在正在调查两名死者的真正死因,相信很快就有结果的。

    郎正咣收回了目光,低头就看到女儿手里端着的那一碗汤羹,他伸手轻轻一推,“我没有胃口,放着吧!”

    郎青蓝只好把碗放了回去,看着老父满脸的忧色,心里也微微发紧,“爸,那个甄敏茹到底是谁?”

    让父亲这么脸色都变了人物,到底会是谁?

    郎正咣目光一滞,缓缓开口,“青蓝,你还记不记得三十四年前,你嫂子诞下阿润的那天晚上吗?”

    郎青蓝点头,脸上的笑容多了一些,“记得,当然记得,那是我们郎家最喜庆的一晚,郎家后继有人,全家人都很开心!”

    郎青蓝说完不太明白父亲怎么会在她提到甄敏茹的时候说起了嫂子生下阿润的事情。

    “只不过--”郎青蓝说着看了看父亲的脸色,声音压低了一些,“那天晚上,大哥并没有在美国医院等到阿润出来!他--”

    “他当晚乘专机返回d市,把妻儿抛在了美国!”郎正咣接过了女儿的话,女儿不敢说出来,他却心里很明白。

    郎青蓝止了音,她当年就在美国,那天晚上她抱着朗润出产房的时候郎家佣人告诉她,大少爷已经离开了。

    这件事过了这么多年再次提起时,郎青蓝都还记得那么清楚,清楚地记得嫂子在醒来时没有看到大哥,眼神里流露出来的落寞和感伤,以及嫂子说的那句,留不住的始终留不住!

    大哥为什么会丢下妻儿千里迢迢地往回赶?这事郎青蓝也能猜到大概。

    “所以青蓝,你说--”郎正咣抬起脸目光深深地转向了黑漆漆的窗外,“那个女人的孩子,我能留吗?”

    ----------华丽丽分割线--------------

    “不能--”甄暖阳嘴里衔着一小块的面包,对着电话里连连说了三个,“不行,不可以,不能--”

    “你已经怀孕五个月了,省点心吧!”甄暖阳把嘴里的面包吞了下去,猛灌了一口水,咽下去,伸手顺了顺自己的脖子。

    美洋洋想去海洋公园,无奈舒然这一胎肚子太大,才五个月已经像七个月大的肚子了,做胎检的时候医生建议她适当减少饮食,可舒然怀美洋洋的时候害喜吃得少,而怀这一胎她的胃口是特别的好,好到了现在半夜还要尚卿文起chuang给她弄夜宵,早上天还没亮又饿得要吃的。

    活脱脱的一个美人成了一头大河马,看得熟悉她的人都忍俊不禁不忍目视。

    张晨初现在每次看到舒然都有了挠墙的冲动,哀叹着女人还是不要怀孕的好,脸大如盘,腰粗似桶,腿壮如柱,偏偏尚卿文就欢喜得不得了,整天开口闭口一个‘我漂亮的老婆’,众人汗颜,哦,好一头漂亮的大河马!

    “我就是想出去走走锻炼一下来着!”舒然有些委屈,心里暗暗下决定,今天晚上绝对不能再吃夜宵,饭量必须减半!

    甄暖阳只好安慰她自己在花园里面走一走,她最近忙,林雪静也忙,林雪静要操持着精益,虽然精益的总部已经从英国那边迁了回来,但后续的一些事情她还要跟进的,最近更是成了空中飞人,没有一天是睡够了五个小时的。

    这让甄暖阳心里感慨,生活果然是一把杀猪刀,看把一个好好的温婉女人给折腾得成了女强人,加上现在跟司岚那只狐狸混作一堆,原本善良又温柔的女人也朝无良的歼/商火速发展了。

    你看尚卿文那个温柔的男人其实心里头却有着‘金屋藏娇’的执着,把一个总爱往外面跑的女人忽悠得严严实实规规矩矩的;

    而那个看似霸道的司大少却恰恰相反,林雪静在他的支持鼓励下是越发的成长迅速,在这之前甄暖阳还以为以司大少那样的人品应该是把林雪静娶回家就‘儿子,丈夫,家’三点一线,可事实并非如此,司岚很好地挖掘了林雪静的潜能,并在她的事业上全力支持,当年那个唯唯诺诺甚至被她们批判得有些窝囊的女人已经从骨子里面有了改变,不得不说姓司的还真是用了些心思的!

    甄暖阳用手夹起盘子里的一片面包往嘴里送,舒然的电话并没有打多久,才说了几句话,甄暖阳就听见那边响起了尚卿文的声音,说了一句‘你想去什么地方,我陪你!’,甄暖阳一听到这句话就忍不住咽下了一口口水,瞧这表面上温柔却霸气侧漏的男人,恨不得把舒然拴你裤腰带上吧?

    甄暖阳对着面前装面包的盘子挤了挤眼睛,跟舒然一句话之后赶紧把电话给挂了,最近润朗实验室暂时进不去了,研究室还留下的研究人员都临时放假,虽然起得个大早吃了早餐却没有想到要做的事情。

    她把盘子收好,盘子里面还剩下两只油黄色的奶油煎饼,端着盘子的她看着盘子里煎饼的颜色突然皱了皱眉,扔下盘子就往洗手间跑,趴在洗手台上哇哇哇地大吐特吐。

    甄暖阳吐得心肝脾肺都阵阵冒酸,吐完了哇哇咒骂,该死的,她突然想到了昨天自己的车被一大堆的脏东西给弄得臭气熏天,不就是跟那煎饼的颜色差不多么?

    甄暖阳呕了一声,不敢再想下去了,早上吃进去的东西都吐光了,胃里是一阵阵的难受,至于那辆车,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朗润已经跟她说过了,换一辆,他是知道就算清洗个几百遍甄暖阳也不可能再用那辆车,索性就将自己的车钥匙留给了她。

    甄暖阳洗干净了双手,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擦了擦脸,她最近脸色不太好,昨天在尹泽那儿,尹泽也问她是不死哪儿不舒服,怎么脸色看起来不太正常,想给她做个检查,被她拒绝了,她觉得自己不是哪儿不舒服,只不过是最近睡得不好而已。

    门铃声响起,甄暖阳愣了一下,她在这里住了大半个月也没有人来过,朗润今早上离开时让她在家等他回来,不要出门,有什么事跟他打电话,还跟她说二楼有个小型的实验室,她如果实在闲不住可以进去帮他做做实验记录之类的,那里面也有很多专业书籍,不会让她闲得慌。

    甄暖阳对着镜子收拾了一下自己,走到门口先是转开了门上的门眼,见到门外站着的人时,眼瞳微微一张。

    在门铃响起第二声时,她还是坦然地将门打开了,对着站在门口的人,不卑不亢地站直了身体。

    郎正咣出现在这里,身边陪同他的是郎青蓝,走廊那边还站着两个郎家保镖,态度肃然。

    “暖阳!”郎青蓝率先打破了僵局,微笑着开了口。

    甄暖阳微微一笑,算是回应,但是目光在郎老爷子的脸上一转,笑意便渐渐淡去,郎正咣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只是自身的素养使得他即便是心里不舒服但是表面上还是没有发作,站在门口手拄着拐杖,语气虽然生冷却不失涵养地说道:“甄小姐,我想跟你聊聊!”

    甄暖阳的第一反应本来是想着告诉他朗润不在,如果要找他的话需要跟他打个电话,但郎正咣开口便说明了自己的来意,甄暖阳颔首地让开了门,“请进吧!”

    这里是朗润的公寓,她本来就没有权利拒绝郎家人,她进门正要去厨房沏茶,便听见郎正咣说话了,“不用麻烦!”说完郎正咣的目光停留在了甄暖阳身上的睡衣上,眉头微微一蹙,指着旁边的沙发,“甄小姐,请坐!”

    甄暖阳是真的不习惯被人左一个‘甄小姐’右一个‘甄小姐’的称呼,这样的称呼疏离而客套,就像郎家其他人一样,个个有涵养,说话也彬彬有礼,但是却难以亲近,明显的能感觉到他们的疏离。

    她点头说好,人却快一步走进了卧室取了一件外套套在了自己的身上,以她刚才的观察,老爷子对她现在的形象很不满意,只是碍于面子没有发作而已。

    连吃一顿饭都需要精心打扮收拾得一丝不苟的郎家人,老爷子会有这样的表情,甄暖阳表示很能理解,只是她总不能为了能收拾得体面而让他们在门外等个大半个小时。

    甄暖阳坐了下去,坐在了老爷子指定的位置,他的对面!

    老爷子端坐,看着面前坐着的甄暖阳,甄暖阳也目不斜视地看着他,旁边的郎青蓝则细心地打量着周边的环境,对侄儿这套原本看起来冷冷冰冰的公寓突然多了一丝女性的柔和表示十分的满意,并在收回目光时朝甄暖阳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表示真心的赞许。

    郎家二少毕竟不是普通人,三十四年才有一个女人真正走进他的世界,被他的世界所接纳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那个看似冷冰冰的人儿其实也需要人的悉心呵护,摒弃那冷硬的外表,也有着任何大男人都会有的温情,从这公寓里一些装饰的改变都能看得出来,她家的阿润真的在改变。

    这个女孩子做到了。

    郎青蓝在内心深处也深感欣慰。

    “甄小姐,我想跟你谈的话题是关于你的母亲甄敏茹女士!”郎正咣开门见山,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目光落在了甄暖阳的脸上,毫无意外地看到甄暖阳眼睛里闪过的一丝异常。

    郎正咣没有停下,继续说着,“她是你的母亲,我已经查得很清楚,这一点你不需要再隐瞒!”

    甄暖阳安静地坐着,一动不动地仔细听着,只不过在听到这些话之后,她放在膝盖上的手还是忍不住地捏了一下衣角。

    “你是个聪明人,你不想让老二知道你的母亲就是挖走润朗一半精英的幕后指使者甄敏茹女士,所以你没有跟他说实话吧!”

    甄暖阳抬起了脸,目光微停,她确实没有跟朗润坦诚布公,而郎老爷子说的也正是她所顾虑的,虽然她已经隐约感觉到,朗润已经知道很多事情,只不过她不说他也不问。

    “甄小姐也不必自责,人人为了自身利益都会趋利避害,你选择不告诉他,而他也并不是如你所想的什么都不知道,你们都是聪明人!”郎正咣沉声说着,伸手将摆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封牛皮信封轻轻推放在了甄暖阳的面前,“我想请甄小姐看一样东西!”

    被推至甄暖阳面前的那个信封已经被打开,信封很大,甄暖阳暗吸一口气捡起来打开,见到了里面的几分文件,她狐疑地看着面前正襟危坐的郎老爷子,得到他眼神的默许便取了出来。

    “我丝毫不会质疑甄小姐的专业水准,也相信甄小姐能看得懂这几份药物检验对比报告,这里面的俩种药物是润朗旗下经过多年实验研究的劳动成果,两项研究成果都在两个月前通过媒体宣布即将上市,但是很遗憾,有人窃取了我们的研究成果!抢先了一步!”

    甄暖阳睁大了眼睛,翻看着手里的检验报告,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脱口而出,“这不可能!”

    郎老爷子心平气和地看着她,“对,我们也觉得不可思议,甄小姐,这是你亲自负责的两个实验项目!”

    甄暖阳已经仔细看过了两种药物的对比检验成分报告,越往下看越是心惊,当她的目光最终落在那报告开头的名称上时,她的手已经捏紧了纸页的一角。

    甄氏最新上市的xxx药物!

    这不可能!

    甄暖阳脸色瞬间煞白,对,这两种药的研制开发都是由她亲自负责的,从头到尾都是她在跟进,可以说这药的研制配方没有谁会比她更清楚,是她掌握着这药最核心的研制方法。

    “甄小姐!”郎正咣的神色暗沉了许多,他看着脸色突然一白的甄暖阳,缓缓地站起身来“我不知道你靠近我孙子到底有什么目的,或许你给他带来的灾难还只是一个开始,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因为你的靠近,我的孙子以及整个郎家都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衅,损我郎氏颜面者仇恨不共戴天,你觉得以你作为甄女士女儿的身份,我们郎家还能接受这样的你吗?”

    郎老爷子平静地说完,意味深长得看了甄暖阳一眼,在郎青蓝异样的神色下缓缓走到了门口。

    郎青蓝脸色忧郁地看着还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甄暖阳,想要低声说些什么被门口的老爷子拄在手里的拐杖重重地敲了一下地板,“青蓝!”

    郎青蓝不得不咬了咬唇跟在了老爷子的身后,在关上门的那一刻,郎青蓝的心也跟着沉了沉,看着朝电梯那边走去的老爷子身影,心口微跳。

    爸,这样真的好吗?阿润知道了会怪你的!

    --------

    甄暖阳要疯了!

    她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疯狂地翻出自己的实验记录报告,眼睛几乎要贴在了电脑屏幕上面,打了无数通电话得到的结果都是让她几近崩溃的。

    药物配方比例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研发者单位不同。

    甄氏制药,甄氏生物制药研究中心!

    甄暖阳眼睛一片血红,郎老爷子的话足够温婉,但是她却能明白那温婉的话语里的厉害关系,作为润朗研究室里的主要研究者研究成果被盗用,她就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别说是郎家人不能接受她作为竞争对手女儿的身份,就是机密泄露不管跟她有没有关系润朗生物研究室都留不得她!

    她已经看到络上有最新的消息,标题是郎氏研究机密泄/露,她从座椅上站起来极快地换衣服,在冲出公寓门的进入电梯时,佩戴着蓝牙耳机的她对着电话那边冷沉出声,“是你对不对?是你!”

    电话那边声音清越,有轻缓的音乐顺着电波传了过来,“暖阳,我是为了你好,我说过你会心甘情愿回来的,回来吧,妈妈需要你!”

    甄暖阳已经唇角抖动着说不出话,她伸手胡乱一把抓将耳朵上的蓝牙耳机扯下来扔在地上,高跟鞋狠狠地往上面一踩。

    润朗集团,最高层会议厅内,椭圆形的会议桌旁坐满了人,个个面露忧色,郎氏接二连三地出问题,件件棘手,今天又爆/出了机密泄/露,坐在这里的人都在心里呐喊着,果然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什么不顺的事情都出现了。

    “二少应该最清楚,负责这两项药物的主要负责人是甄暖阳,出了这样的事情,她也应该给郎氏一个交代!”

    研究所的精英们已经走了一大半,剩下的人也是人心惶惶,如今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恐怕也留不住什么人了,这个甄暖阳是唯一一个至今还没有提出辞呈的研究室高管,但是这唯一的一个也未必能留得住了。

    坐在主位上的朗润脸色冷然,看着亲自来到会议室主持会议的爷爷,神色微微一凝。

    老爷子静坐一旁,会议室里鸦雀无声,老爷子摸着手心里的拐杖,语气平静,“郎氏的制度摆在那儿!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意思是,郎氏作为损失方,有权申请将甄暖阳移送到相关部门接受必要的相关调查!

    朗润目光一紧,会议室的门被大力推开,门口站着的甄暖阳脸色微红,气息不稳的她突然出现在门口,面带讥诮地看着里面的人,“就算是要定罪是不是也应该听听我的解释?”

    会议室的人都愣了愣,郎老爷子神色如常,倒是那些人都将目光聚集到了他的身上,在场的人都心里明白,这个甄暖阳是二少五年前钦点的未婚妻,都五年了还没有进郎家的门,整个会议室都是这一老一少的战场,他们只不过是观战的,所以个个心里都小心翼翼生怕被当成了炮灰万劫不复。

    甄暖阳看着坐在那边脸色冷清的朗润,她注意到在她出现时他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停留了几秒钟,但是就是这几秒钟的目光停驻已经让她明白了他眼神里的含义。

    别冲动,有我在!

    他知道她受了委屈,没有人能体会到作为研究者几年的劳动成果别剽窃自己的多年努力却成了别人的垫脚石的那种心情。

    但是他懂!

    他本想将这件事自己压下来,所以他才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她,却不想她自己跑来了!

    甄暖阳从朗润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担忧,她咬了咬唇对着他微微一笑,但笑容很快散去,她昂首挺胸得走了进来,将手里抱着的一叠资料放在了会议桌上,附上的还是一个u盘,“这是有关那两种药物所有的研究实验记录,我愿意配合你们的调查,但是你们不能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就将我赶走,我不能顶着这个莫须有的罪名离开郎氏!”

    众人面面相觑不说话,郎正咣眯了眯眼睛,很好,她很有勇气!

    “既然甄小姐答应配合调查,那么就按照相关程序来吧!”郎正咣说完,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朗润,见朗润目光紧紧地锁着站着的甄暖阳,眉心拧了一下。

    甄暖阳自然是看到了朗润眼睛里闪过的不赞成,但是整个郎氏现在除了他肯相信她之外,其余人都用怀疑的目光看她,就像郎老爷子今天说的一样,她接近他是有目的的,那么现在就让她来证明,她的清/白!

    寂静的会议室里突然响起了主位上朗润的声音,“我不同意!”

    他推开了座椅,慢慢地站了起来,长身玉立地站直了身体,对上了爷爷的目光。

    甄暖阳怔了怔,心里在着急,为什么不同意?难道你要让所有人都看到你在徇私舞弊?看到作为最高领导者的有心偏袒,不能啊!

    “老二!”老爷子耐着性子沉沉地唤了他一声,声音里有了一丝压迫感。

    “我不同意!”朗润再次开口,当众反驳他爷爷的话,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他已经走到了甄暖阳的身边,伸手拉住了甄暖阳的手。

    “她是我的人!”

    朗润眉目清淡,脸色清凉,一句话说完在众人石化的表情下拉紧了甄暖阳的手朝门外走,丢下一句。

    “我的人绝对不会出卖郎氏,我信她!”

    ----------华丽丽结束线,今天更新完毕了,明天继续么么哒,【限时婚爱】全文已经可以看了,没看过的亲介绍你们去看一看,内容不错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