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本色】39:求求你!

    --------

    被催眠的时候?

    朗润的一句话使得另外三人都面色异常。

    尚卿文表情严肃,曾经舒然因为被聂展云潜意识的催眠,那一个多月暗无天日的摧残,折腾得舒然精神几经崩溃,出现过很多次在毫无意识中自/残,不仅自残还伤害身边的人,尚卿文手腕上现在还有一条刀痕,是舒然在情绪失控时割伤的。

    那段水深火热煎熬的日子,每每想起都让尚卿文心里寒颤。

    所以对朗润所说的催眠自杀并不觉得是天荒夜谈,而司岚则清楚地知道林雪静在失去第一个孩子时精神崩溃到要跳楼自杀,当然冷静下来的林雪静是绝对不会丢下承嘉轻生,可见人的精神力一旦被外界有意或是无意地侵袭,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都可能会发生。

    “舒然当年在贵州酒店发生的那件事,通过监控你们也应该看到的,而舒然至始至终都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在被催眠的人脑海里是对发生过的事情毫无所知的,她会做什么都是通过催眠实施者下达的指令!”

    “舒然当年是跟聂展云在一起,被施展催眠还说得过去,但是这两个死者根本就没见过其他人!”张晨初嘀咕出声,说着还朝尚卿文看了一眼,看看好友脸上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

    话说虽然聂展云死了好几年了,但尚卿文心里头还是有这个疙瘩,如若不然也不会把人家聂展柏当防贼一样。

    没办法啊,谁叫聂家两兄弟长得那么像。

    上一次聂展柏在d市开画展募捐晚宴上,几年不见,即便是看上一眼也把张晨初给吓得够呛。

    啊,那是聂展柏吗?

    那完全是聂展云一个模子雕刻出来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恐怕是聂展云从坟墓里爬出来也分不清他们两兄弟到底谁是谁!

    你想,好不容易死了一个情敌,还留下了一个祸害,他要是尚卿文的话都会在背地里咬牙切齿暗恨自己当年应该斩草除根的。

    “不!”朗润眸子沉了沉,“一个有着超强催眠能力的催眠师也可以不面对面地实施催眠,他有可能会在很久很久之前在对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对方的脑子里设置一个启动点,一旦这个节点在某种机缘巧合下被启动,也是极有可能被控制住意念的!”

    张晨初张了张嘴巴,“催眠师果然不是盖的!”

    “你的意思就是说,死者或许是在很久很久之前就跟犯罪嫌疑人接触过,那这撒得太大了,而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实施这一步计划的人简直是可怕的!”司岚沉吟了一阵,继续分析,“对方有可能为了这个点煞费苦心耗费好几年的时间,又或者在患者还没有精神出问题之前就埋下了引子,你根本无从查起!”

    如果再引申,想得更加深入一些,或许连死者之所以会得精神病都有可能是被人背后操控着的。

    几人都不敢再继续猜测下去,就郎家这几天的事态发展来看,先是跳楼事件引发润朗旗下若干个研究小组课题研究中断,接着便是人才的大量流失,家族名誉的受损致使郎家制药生产出来的药物市场所占的份额不断下滑,郎氏股票一跌再跌。

    而中国人的观念是‘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尤其是救命的药出了问题,至少在未来三年以内,郎氏生物制药都不可能像以前那样被人们轻易所接受。

    如果真的是被人暗中操控,那么操控者或许在很早之前就盯上了郎氏,有多早?十年前,二十年之前?

    想想都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甄暖阳的车被人动了手脚!我们查到了是甄氏的人!”张晨初拧着眉头觉得这事处理起来十分棘手,当然,d市是他们几家的地盘,想要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伤人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这群自诩衣冠楚楚的贵族,动起手来也是自有风格的泼辣,小试牛刀连大粪都用上了。

    “我在想明天晚上的慈善晚宴上,我是用装红酒的高脚杯装了屎尿泼她脸上呢还是直接将她给塞进马桶里!”张晨初龇牙咧嘴地笑得诡异,觉得拿女人出气他最拿手了,比不上尚卿文和司岚那怜香惜玉的狠手段,但是如果比鬼点子他张晨初绝对的当仁不让!

    尚卿文抿了抿嘴角,想着甄氏里传闻继承者中最有竞争力的‘皇女’巫俏被摁在马桶里的情景,恩,想来老二也应该能解气了!

    敢冒出来当出头鸟,你这么不怕死,你继母知道吗?

    甄暖阳的车今天被人恶意地泼了油漆和脏东西,他们查出来是甄女士的第三个继女巫俏找人做的,这个女人在甄家比其他的人要受*,是甄氏内部竞争者中实力最强大的一个,甄氏阴盛阳衰,甄女士的那些继女们能力都比继子们强,想来一直在甄女士身边耳濡目染,个个都争做女强人。

    其实可能用不着他们出手,也会有人收拾了她。

    一直不曾在公众场合以甄氏后人身份出现的甄暖阳不可能被那些人知道,如今这些人不仅知道了,还开始找起了麻烦,他们那个有手段的继母不可能不知道!

    “老二!”司岚意味深长地看了沉思中的朗润一眼,“我不得不提醒你,那个尹泽跟甄暖阳认识了超过二十年,他做了甄暖阳差不多十五年的心理医生!”司岚说着深深地看着朗润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而朗润却深吸一口气,接过了他的话,“我知道,她对尹泽的信任,远远超过了对我信任!”

    人的潜意识并不是说改变就能改变的,就如他今天跟甄暖阳说的话一样,他希望她在心里有压力时能找他倾述,但是心里也更加明白,尹泽在她心里的地位,十几年的相处,不是他一句话就能轻易撼动的。

    “不,老二,我要表达的是另外的一层含义!”司岚目光深了深,用他那几年的政客敏锐的直觉分析道:“我是想说,如果幕后黑手是甄暖阳的母亲,而尹泽又跟甄女士有关系的话,那么有没有可能,甄暖阳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将你润朗内部的一些机密给透露了出去!”

    朗润的目光一滞,他有想过,自从查到那位尹泽的真实身份之后,他便将属于尹泽的生平资料都查了一遍,不是他不相信甄暖阳,只是尹泽是甄暖阳的心理医生,而他也清楚地知道心理医生虽然有保密协议,但是对于一个本身就带有目的性的人想要通过这种办法偷窥她的心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尹泽的舅舅就是伦敦享有盛誉的催眠师,他的家族庞大,且实力雄厚,没有确切的证据,动不得他!”

    尚卿文皱眉,“老二,尽量不要招惹尹家,他虽然来了却也只是一副置身事外的姿态,我们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不确定的揣测而招惹一个实力强大的对手!”

    朗润认可地点了点头,手指翻着膝盖上那一份经过详细调查获取的资料,大拇指在翻开的纸页上摩挲着。

    他想到了今天在回来的路上,她跟自己说她小时候得过一场重病,之后便一直需要心理医生的陪护,他所获取的资料里显示她确实是在四岁的时候脑子受到过重创,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孤僻失语,身体康复之后连话都不会说。

    但是至于她为什么会受伤,没有查到原因。

    “郎思怡现在情况不乐观。”张晨初提醒他。

    朗润的思绪被拉了回来,眉头深了深,吸/毒五年,还说自己有了孩子,郎家的声誉毁于一旦,以爷爷的脾气,恐怕连杀了她的心都有!

    “老二,苏少白不是什么好东西,郎思怡吸毒五年他不可能不知道,而这个消息的来源也是扑朔迷离,极有可能就是他曝/光的,你要小心他!”

    --------

    郎家,郎家大伯站在沙发旁低声跟郎正咣汇报郎思怡的情况,郎正咣面色冷沉,“自杀?哼--还有脸自杀!”

    旁边的郎青蓝听了心里一跳,老爷子把郎思怡关在郎家强制戒毒,这两天日夜都能听到那栋楼房里传来的尖叫挣扎声,郎家任何人都不准进去探视。

    在老爷子看来,郎思怡不仅吸/毒,还谎称自己有了孩子,想要得到郎家丰厚的嫁妆,为了自身利益不惜损害家族利益,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家主!”郎家大伯将一份资料双手奉上,“这是您需要的资料,甄氏的创始人甄敏茹的基本资料!”

    郎正咣接过过去,还没有翻开资料看,就隐约见到他眉头微蹙,他对这个姓氏他有说不出的反感忌讳,捏着资料的手莫名其妙地一抖,心里一阵乱糟糟的,好不容易静下心来翻开了第一页,目光就凝滞在了第一页上的那张照片上,震惊得眼睛都瞪大了。

    郎正咣脑海里思绪翻滚,封存在记忆深处的片段开始肆虐般侵入脑海--

    漂泊大雨的夜,雷电轰鸣,跪在郎家大门口被大雨淋得浑身湿透的孱弱女子。

    怀里哭声微弱的婴儿,被雨水稀释开了的血水。

    一个头重重磕在大门石阶之上!

    “求求你--”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么么,今天更新完毕了,恩小伙伴们不要存文啊,要订阅要订阅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