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本色】38:记住,找朗润!

    --------

    值得吗?

    “苦心积虑地得到郎家人的信任,到了紧要关头又倒戈相向,竹篮打水一场空,你,又值得吗?”

    尹泽慢慢地转身,似笑非笑地看着门口站着的人,他只是用眼睛淡淡地一扫,不紧不慢地收回目光,将窗帘拉开了一角,从室外透进来的光线使得办公室里视野变得亮了一些。

    苏少白看了他一眼,松开了抄在胸口的双手,眼睛在睡着的甄暖阳脸上望了一眼,“我做这些都是为了甄氏!”

    两个男人对视,尹泽笑了笑,不发表自己的意见,苏少白则伸手把门关上,慢条斯理地走了进来,“尹泽,她现在有些事情最好不要想起,你知道敏姨最怕的是什么!”

    尹泽抬起脸,伸出手竖起了食指,苏少白则急忙转开了自己的眼睛,不去看尹泽的眼睛,作为一位精神科催眠高手,能在短暂的几秒钟就能成功地将人催眠,他可不要着了他的道。

    尹泽只是把食指竖在了自己的唇边示意苏少白不要说话,看着苏少白那避如蛇蝎的模样眼睛里闪过一丝不以为然的笑意,‘嘘’了一声。

    苏少白轻哼了一声,快步走到门口,手拉住门把开门之前身体微侧,“你要真为她好,最好让她一辈子都不要记起来!”

    苏少白离开,办公室里也安静了下来,窗外还在下着毛毛细雨,越来越厚,依靠在窗边的尹泽白衣飒爽,手指划开了挡在面前的窗帘,目光似透过了那绵绵细雨游弋到了其他的地方,他低下头,看着平躺在椅子上安静沉睡的女子,伸出自己那雪白修长的手指在她的面上摊开了又收紧,收紧了又撑开,目光穿过手指缝去看她的容颜,手心低得都能触及到她那长长的眼睫毛,闭着眼睛感受着自己掌心被她眼睫毛轻轻颤动扫过的触感,他保持着这个姿势,目光凝着她的眉宇,低声喃喃。

    “有时候,还真想让你记起来!可是,我不能!”

    --------华丽丽分割线--------------

    甄暖阳是被一阵手机铃声给吵醒的,她从座椅上坐起来,听着耳边又翻书的声音,急忙去掏自己的手机,旁边坐着的人把书一合,看着她翻开手机那心急火燎的样子,恩了一声,“能不能麻烦你别把我的办公室当成你睡着的地方?”

    甄暖阳看着手机屏幕上闪动着的是朗润的手机号码,急忙站起来从旁边挂钩上取包时跟身边翻书的尹泽说了一句气话,“下一次我就不来了!”

    尹泽还保持着坐着翻书的姿势,看着她取包快步走到门口,手里的手机还在响着,她不在他的办公室接电话是怕打电话的人听出了端倪,他把书往桌子上一放,叫住了要从门口闪开的甄暖阳,“sunny,需要我送你出去吗?顺便跟他解释一下?”

    甄暖阳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也完全是没明白尹泽话语中的‘解释’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她懊恼着来这里坐一坐聊着聊着就睡着了,她都不记得跟尹泽聊了什么话题了,迷迷糊糊地就睡了,想起刚才尹泽说的话,她还真把他这里当休息的地方了,想着就懊恼!

    “不用不用,我先走了!”

    甄暖阳头也没回,高跟鞋踩着地板一阵清脆的响动,脚步声越来越远,站在办公室里的尹泽久久没动,之后才平静地走到了窗边,伸手拉开了窗帘,目光停在了大门口那辆黑色的林肯越野车上,他抬手看了看时间表,恩,sunny在这里睡了一个半小时,那辆车的主人就在那里等了一个半小时。

    他还真坐得住!

    --------华丽丽分割线----------------

    甄暖阳在跑下楼梯深呼吸了三次之后才接了那个电话,电话一通,她还冒雨蹲在草地上,不停地呼气,却又害怕被电话那边的人听出来,所以呼气时嘴巴喔成了一个小皮球,嘴唇成了一个圆形的‘o’,慢慢地将肺部的气息呼出来,也没有注意到此时自己正蹲在大门口,小脸微红着o着嘴巴。

    “你蹲在那里数蚂蚁?”电话通了的第一句话就差点让蹲在地上的甄暖阳一屁股坐地上,急忙抬头朝四周看,果然见到了大铁门外面听着的那辆熟悉的越野车。

    甄暖阳终于明白了尹泽刚才说的那句话,要不要他来解释一下?

    甄暖阳一直没跟朗润说自己会来尹泽这里,此时见他的车就停在大门外,从驾驶座旁边的车窗口探出的那只手臂修长白净,手指微微弯曲地自然下垂,隐约能见到驾驶座上坐着的男人。

    甄暖阳从地上站起来,冲着那边挥了挥手,没有得到郎二少的回应便把手机收起来,快步朝他那边跑,边跑边想着自己应该怎么跟他解释自己在这个地方,还有,她没跟他说自己来了这里,他是怎么到这里的?他什么时候来的?自己又在尹泽办公室里睡了多久?

    一连串的问号挤进了甄暖阳的脑子里。

    在她小跑着跑到他车边的时候,她冲着车里的人打了个欢快的‘嗨--’,毫无意外地只被朗润淡淡地看了一眼。

    是跟他说,自己来这里是做义工?

    还是跟他实话实说?

    甄暖阳坐上车之后心里还在想着这个问题,只可惜上车之后,朗润什么话都没问,只是在发动车之后,抬脸朝车外看了一眼,方向是精神病院的那栋办公楼。

    朗润专心致志地开车,身边坐着的甄暖阳却像是屁股底下有东西,坐着浑身的不舒服,不是往这边动一动就是往那边挪一挪。

    “阿润!”甄暖阳觉得车里的气氛让她觉得浑身不适,因为他的寡言,以及她的心里不安,这种情绪相撞在一起,使得两人的相处越发的怪异。

    开车的朗润‘恩’了一声,声音不大,但也算是回应,让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甄暖阳突然松了口气,他能回应她是不是就表示着他并没有生闷气?

    甄暖阳继续目不转睛地关注着身边开车的男人,想着他真的过来接她,心里难免感动,便轻声说着,“阿润,尹泽他不仅是我相识已久的好友,也是我的心理医生!”

    开车的朗润神色微微一凝,听着身边的人柔和的话语,在小心翼翼地关注他的表情,却也在将自己的心里话诚挚地告诉他,他静静地聆听着,听着她说小时候得了一场怪病,有些心理阴影,认识了尹泽之后省了一大笔的心理治疗费用。

    她认真地说着,毫不保留,而他也安静地听着,等她说完之后,一句总结语便是,“阿润,我跟他只是朋友!”

    开车的朗润目光微凝,注视着前面道路的眼睛微微一动,眼底闪过的情绪一闪而过,他轻声回应。

    “我知道!”

    甄暖阳听着他的回答,心里一软,他这么说就表示他没有误会。

    “只是暖阳--”

    他只沉默了半响,便叫住了身边语气轻松,身心也气爽的甄暖阳。

    “以后你要是心里有压力或是不开心的事情,你要记得,找我!”

    朗润说完,目光深深地凝望着身边的人,他的后半句话并没有说出口,只是用眼神看着甄暖阳。

    记得,找朗润,找你的阿润!

    不要再找尹泽!

    --------华丽丽分割线--------------

    “验尸结果出来了,还有润朗的那一类药物检验结果也出来了,药没有问题,问题是在这两个死者身上!”

    “这两个死者死前的两个月精神都有好转,突变也是在死前的一周,据死者的家属回忆,这两人在死前的一周都神情恍惚,像是受到过什么精神刺激,本来精神病患者的治疗期就长,平时观察也有记录,除了那一周时间,病人的神态凝滞反应剧烈之外,其他情况都在正常的范围之内!”

    “那就是他们在死前受过一些精神刺激!”朗润肯定地说道。

    “想让精神病人发病就要有针对性地精神刺激,我们通过医护人员的口供,并没有发现那一周里有能刺激到病人神经的语言出现,除非他们见过其他人,但是精神病科室的病人都有专人陪护,病人不可能在正常的情况下见到其他人!”

    “两个死者都是跳楼,精神科犯罪心理医生也曾指出,并不是言语刺激,有时候一个动作也能刺激到病人做出相应的反应,延伸出去,一个图案,一种颜色,甚至是一件物品也可以!”

    “已经排除了药物作用致使病人精神紊乱,但是死因却扑朔迷离了!”司岚有些头疼地看着朗润。

    而一边坐着的一只没有说话的尚卿文脸色微沉,“我在想,死者有没有在极不愿意的情况下自己跳楼轻生?”

    他话音刚落,张晨初扯了一下嘴角,表示不可思议,而坐着的朗润却皱了一下眉头。

    “有!”朗润说完,脸色微变。

    “被催眠的时候!”

    --------这是第一更,啊,么么哒,第二更在后面,上午十二点之前,如果亲们觉得等文煎熬,没有看过【限时婚爱】的朋友们可以去看看那一部文,已经全部放出来了,可以完整阅读了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