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本色】34:我怎么舍得赶你走?

    ----------

    我在这里,你赶都赶不走!

    甄暖阳说完迷迷糊糊得闭上了眼睛,她只是觉得困,有些累,这也怪她,为了表示自己的真心实意,明明可以躲在车里不出来或是撑开一把伞站在门外等着开门的,但她硬是什么都没用,站在门口淋了两个多小时!

    迷迷糊糊睡过去的时候甄暖阳才在心里嘀咕着,唉,想做一回好人都不行,果然老实孩子是最倒霉的!

    “暖阳!”耳畔响起了他的声音,她没动!

    朗润还在思考着接下来的处理方式,本来是被她说的那句话震得心口微疼,肩膀上耷拉着的头越来越重,他的手不由得在她脸颊上摸了一下,手心的灼烫气息让他的心都惊了一下,“暖阳,坐好,我们回家!”

    回家?

    多美好的词啊!

    甄暖阳即便是闭着眼睛,听到这句话都觉得心满意足,恩,有他的地方就是家了!

    这一晚甄暖阳发起了高烧,浑身烫得跟在火炉里煅烧一样,好在朗润懂药理,对她进行了物理降温,不吃药的尽量不会让她吃药。

    甄暖阳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做梦的时候梦见自己紧紧地抱着朗润,说着一些自己想说的话,她好喜欢这种感觉,有人能倾听她的话,他即便一句话都不答,她也觉得安心,觉得满足。

    <g下来,就听见她低声咕哝着,他靠近倾身便听见她的喃喃自语。

    “阿润,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g边,低头凝着闭着眼睛还在低声说这话的女子,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需要一个女人来保护自己,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和家庭理念就是作为男人的他肩膀上的职责是维护家族的昌盛和给予一个女人的温暖港湾,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遇上一个自己能心甘情愿筑造温暖港湾的女人,听到她这样带着点孩子气的梦呓,他突然觉得其实男人依靠一个女人,也是很幸福的。

    他低头,用自己的额头在她的脸颊上靠了靠,窗外细雨纷飞,蹭着她脸颊的男人低声说着,“我怎么舍得赶你走?”

    这是对她在车里说的那句话的回应,她说,我在这里,你赶都赶不走,他当时怔住,却没有回答,他没有反应的举动一定是让她失望了吧!

    他只是习惯了深思熟虑,习惯了不轻易许诺,因为承诺对他而言,那就是至死不渝的誓言!

    而他此时的回应,她又可曾听见了?

    窗外的小雨还在下着,书房内的电脑屏幕闪着诡异的蓝光,屏幕一闪,三个镜头同时出现,分别是三个书房,张晨初开始打了个呵欠,看样子是还没有来得及调整时差,身上的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而另外两个则都是穿着睡衣,清清爽爽地坐在椅子上,这大概就是有老婆和没有老婆的区别,前者没人收拾打理,后两个一看就是被照顾得很好,生活很有规律,以往也喜好熬夜的司岚最近的神色也不错。

    “老二,对方明显是冲着润朗来的,是借了舆/论力打力,连锁效应就如同塔罗牌,太快了!”

    “递交辞职申请的那一部分人我都查了,他们都跟另外一家生物制药企业有联系过,对方在很短时间里挖掉了润朗接近三分之一的人才,老二,你不觉得这些现象不太对劲吗?”

    “而且最不对劲的就是他们不是辞职之前联系的,而是辞职之后联系的!”

    也就是大家都掐定了这个时间!

    朗润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影像,“也就是说,对方即便是挖人也是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了!”

    “对!”尚卿文明确指出,“老二,润朗研究室里不少人是留学归来的研究者,他们之前也曾在其他研究机构里任职,这些人的履历相信每一个人你都看过,虽然有保密协议,但是也不能说明他们之前没有受雇佣于第三方!”

    司岚目光沉了沉,“也好,老二,你趁机洗牌清理一下你里面的人,恐怕你的润朗在很早以前就有人混了进来了!”

    “这么有心计地搞潜/伏战?而且潜伏期还这么长?”张晨初翘起了二郎腿,眯了眯眼睛,“润老二,你惹了谁了?”

    朗润没有回话,只是紧了紧眉头,他自然是明白蝴蝶效应,泷老人一走,润朗研究室更是留不住人,加上最近因为实验载体的问题,又要配合相关部门的调查,几个科研项目都不得不叫停,市场上的反应也更加直接,郎氏的股份一天之内都降下了好几个百分点,随着一些负/面消息的夸大其词,整个郎氏都陷进了一个怪圈子。

    近些年本来医患的关系就很紧张很敏感,郎氏旗下也有几个直属医院,如今这样的事情一发生,连锁效应也激发了民众对医疗企业的敏感情绪,人们一面又需要医生们的救死扶伤一面又对一些黑心的医疗企业有着很反感的厌恶情绪,而郎氏出事正踩在了这个点上面。

    矛盾,一触即发!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得罪了你的丈母娘?”张晨初用指甲刀开始剔指甲,“甄氏的总裁甄女士可是巾帼不让须眉,她看上的东西听说从没失手过,老二,你说,她是不是看上你郎家了,或者是因为看你这个未来女婿不顺眼直接把郎家给灭了?”

    张晨初的话让朗润听着心里很不舒服。

    其他两人都没有说话,目光则转向了朗润,好像是在等着他开口。

    “是,我见过她!”朗润沉眉,想起了那天晚上他追到榕园跟甄暖阳解释,而那天甄女士突然出现,对他说的那些话他一辈子都记得。

    “她不喜欢我!”

    “噗--”张晨初喷了一口口水,“她当然不会喜欢你!”

    拜托你长这么大,喜欢你的人有百分之九十九是因为你那副帅气的皮囊和郎家二少的地位,可真正又能受得了你那鬼脾气的就咱们几个,只不过咱哥几个都没有搞/基的倾向,所以除了咱们几个,鬼才喜欢你!

    张晨初白眼翻完了,神色颇为认真了几分继续说着,“外人都不知道她有个女儿叫甄暖阳,只知道她有四个继子,五个继女,除了半年前死了一个,进了牢房两个,还剩下了六个,而我们也是因为特殊关系才知道甄暖阳是她女儿,你想想,外人都不知道,为什么?甄氏内部争权夺利相互倾轧形同古代的宫斗大戏,唯独甄暖阳一人置身事外,她在保护她,而你的出现,是在她的计划之外,她看你不顺眼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张晨初说完瞄了朗润一眼,恩,她没提刀直接砍了你恐怕已经是你万幸了!

    当然,你郎老二怎么也不会是别人想砍就能砍的人!

    “咳咳--”有过被丈母娘挑剔历史的尚卿文低咳了两声,觉得张晨初这厮说得其实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只不过张晨初那人忽略了朗润刚才说那句‘她不喜欢我’时的表情,微微低头的模样其实是有些迷茫的。

    母亲这个词对他们几个人来说,除了家庭依然健全的张晨初之外,他们三个对这个词都没有好回忆,司岚就不用说了,四岁时离开了生母到了司家,到了自己生母离世的那天都没有再见过一面;而他的母亲为情自杀,活着的时候因为多病也没有好好关心过他;朗润,十岁那年母亲死在了一次绑架案中,他也为此受了重伤险些离开人世,母亲在他的脑海里唯一留下的也只有十岁之前那些点点滴滴了。

    虽说三十几岁的男人聊到这些来不免让人觉得矫情,但是走到今天,他们心里都有遗憾,对母爱的渴望并不是只有孩童时期才会有的,如若不然,司岚也不会对自己的养母一直尊敬着,而他也不会每次到了母亲坟墓前久久停留。

    他们,都是渴望母爱的孩子而已!

    尚卿文注意到朗润在说那句话时的表情,心里低低一叹,“老二,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没有跟我们说?”

    尚卿文本来就跟朗润平日里接触的时间多一些,朗润十岁那年大病之后整个人都孤僻了,他比朗润年长,陪他的时间也最多,那段时间医生诊断出大病初愈的朗润有了自闭倾向,尚卿文没事就去郎家,私下里关系也渐渐地好了起来。

    所以从朗润一些表情上,他能揣测到几分,就如刚才,他在说那句话的时候,他就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他有话没说完!

    电脑屏幕前的朗润缓缓抬起脸来,沉默了半响,又像是不确定,微微蹙眉时低声说道。

    “我好像,见过她!”

    --------华丽丽分割线,啊这是第一更,第二更在晚上啊,晚上九点钟左右哈,白天要陪孩子,么么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