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本色】22:你死心吧

    ----------

    甄暖阳凭空消失的第四天,d市那一场暴/雨之后的下午,她的宝马越野车再次出现在了润朗集团生物研究室的停车场内。

    属于甄暖阳的宝马车刚掠过门卫保安处,便见到门岗的保安朝着她的车站直,敬礼,她眉梢一挑,今天的保安们都吃错药了?以往可没见有这么精神来着。

    她的车从润朗科园一路进来路过差不多十个门岗保安处,每一处的保安都在她的车驶入缓冲带时来站在岗位上对着她的车行上一个标准的礼。

    敢情今儿个有什么大人物亲临?

    甄暖阳的突然出现让研究室里的人又是惊又是喜,见到她出现的那一刻,几个人眼睛里都冒起了金星,几天前的两次会议都不见她出席,好在他们科室没有幸运得被抽到,不过他们认为之所以会幸运得没抽到,多半还是因为她没来的缘故。

    “暖阳老大,我把这几天的实验观察记录都备份了一份传到了你的邮箱了!”

    “我知道,看过了!”甄暖阳伸手接过了田甜递过来的咖啡,喝了一口觉得太苦,眉头一皱,“来块糖!”

    送咖啡的助理竖起了一根手指,已经加了一块糖了,还是按照你平日里要求的标准。

    甄暖阳砸了砸嘴巴,恐怕是这两天闷气上火,口舌都返苦,喝一口这咖啡感觉更加苦涩了。

    助理朝她竖起了大拇指,不由叹道,“老大你确实敬业,都说你公休度假去了,没想到度假了还惦记工作,我就没这个自觉,出了实验室什么都不想管的!”

    甄暖阳瞟了那位助理一眼,你这是故意埋汰还是由衷赞赏来着?还有,谁说我公休度假去了?

    田甜助理似乎是看懂了她的眼神,低声说着,“整个集团都在传,说你就要跟郎大神结婚了,这几天你们都在选婚纱忙着安排!是不是啊?”

    甄暖阳正俯首喝咖啡,想要借用咖啡的苦味瞬间提神驱赶掉自己长达四天散漫的思维,可是埋着的脸在听到这句话时半响没有抬起来。

    结婚?

    是郎思怡要结婚了吧!

    那晚上的家宴之上,郎思怡不是说了吗?

    怀孕了,为了保住难得的孩子,想要结婚了!

    甄暖阳强压住自己内心的不悦情绪,咕咚一声吞下了嘴里的咖啡,把手里的杯子一放,抬脸看了一眼正好奇得等待着她解答疑问的三个助理,眉梢一挑,“不想做事了?”

    三个助理哀怨地低叹一声,只好乖乖地做自己的事情,而甄暖阳坐在椅子上目光闪烁,不过仅仅是眼睫毛微颤了几下,便站起身来开始忙自己的事情了。

    甄暖阳虽然不清楚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那天晚上她翻脸离开,那一刻她就在心里发誓,他郎家以后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再跟她甄暖阳有任何的关系!

    管你结婚还是其他!

    ----------华丽丽分割线------------

    “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季恒抬起手看了看手表,季恒以为朗润是赶时间,或是跟谁有约,因为季恒发现离d市越近,郎二少的表情就越发的古怪,手机在手里翻了又翻,看似在把玩,但偶尔低头又像是在翻开什么消息,手指点屏幕的时候又有些犹豫,反正表情很奇怪!

    郎家的专车从f市返程归来,这两天郎二少都不在d市,去了f市处理一些公务。

    季恒已经摸到一些门道了,自从那天晚上的郎家家宴之后,郎家人的各种表现也有了很多的不确定,其他人不确定什么季恒不知道,但是季恒可以很确定,郎二少的情绪跟甄暖阳有密切关系。

    因为甄暖阳的电话这两天都处在关机失联状态。

    办公室里的人说这几天都不见她人影,打手机没人接,打家中座机一直占线,很明显是拔掉了电话线。

    “还有多久?”坐在后排的朗润一语打断了季恒的思绪,季恒看了看卫星导航提示,“还有大概一刻钟就到仪式地点了!”

    季恒说着将卫星地图上的终点放大一倍,精益周老先生的送别仪式,d市几乎所有的权贵人士都派了代表过去,本来二少本人不在d市完全可以派一个郎家人过去聊表心意,但以二少跟司家大少的关系,但凡那几个兄弟有事,他只要不是身在国外,是无论如何都会赶回来的。

    季恒说着让司机加快了车速,而坐在后排的朗润手指已经触及到了手机屏幕上,一点,拨了那一个这几天都一直关机的电话号码!

    ----------华丽丽分割线----------------

    “是,那个地方你最好还是不要去,我跟林雪静说了,我马上就赶到,这事情你放心,有我甄暖阳在,没人敢欺负她!”

    甄暖阳的车已经进入市区,她一边跟舒然说着电话,一边看手表,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了,所谓的追悼仪式也进入到中段了,她来之前赶去了一趟实验室,是昨天晚上的实验结果出来了,她处理好之后才赶过来,加上一路堵车,时间便晚了这么久。

    舒然是不可能出现在那种仪式场合的,尚卿文虽然会去,但是不会带上孕妇舒然,虽不是那么在意但总归会有些忌讳,但舒然说担心林雪静,所以一个大早的连续追着打了她好几次的电话,催着她赶紧过去。

    甄暖阳觉得孕妇舒然今天是心思惶惶的,问她她自己也说不上来就是说觉得气闷,甄暖阳只好用孕妇的情绪都是这么的怪异,好歹也是生过一个孩子了,有这种异常心理是很正常的现象。

    甄暖阳这么安慰着舒然,在挂掉电话之后怎么感觉自己的心理也跟舒然一样的,一样的觉得气闷,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感应到了什么。

    旁边的手机一震动,将她那突然变得紧张的思绪给拉了回来,一看屏幕,脸色微微变了变。

    他打来的!

    ----------华丽丽分割线------------

    周章的送别仪式已经开始了半个小时,此时郎家的专车才到,速度很快,车都还没有停稳后排的人就已经下了车,大步得朝大厅那个方向走,边走边跟身边的季恒说着,“让人把这栋大楼都封锁了,一只苍蝇也不许放出去!”

    季恒直点头,脸色也是沉冷紧张的,他们才刚要抵达,也就是十分钟之前,二少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事出紧急,很急的事情,要找一个孩子!

    季恒最初都不知道找谁,想着能让二少如此担心的人除了那三位少爷之外还能有谁?而孩子,除了尚家的那位小千金,那就只有传闻中的属于司大少的私/生子了。

    季恒很快安排人手,跟司家的人开始找,而那辆白色的宝马越野车也在此时冲撞般着骤然停车,差点就把站在大厅之外安排人的季恒给撞了。

    季恒几乎是跳也似得跑开三步远,看清来人之后‘哇’了一声,消失了四天的人终于冒出来了。

    季恒心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有人总算是找到了泻火的对象了,自己不用再独自面对那张冷冰冰的脸了!

    只不过还不待季恒心里崇拜完,下车的甄暖阳劈头盖脸就来了一句,“找到了没有?”

    季恒摇头,正要朝甄暖阳指指自己主子所站的位置,郎二少刚进去,才走到大厅门口,好似已经听到了身后人的说话声音,站在那里的他停步,转身看了过来。

    甄暖阳可谓是风尘仆仆,眼看着就要到了却接到这个电话,说承嘉突然不见了,电话里林雪静在哭,慌乱得六神无主,她终于明白自己和舒然为什么一大早就心慌慌的了,这是心里感应。

    一年半前承翼出事的那一晚她翻来覆去得睡不着,心里是说不出的焦虑难安,也就是那一晚,那个刚从娘胎里一出来就躺在她怀里的孩子永远地离开了她。

    承嘉突然不见,她的那种感觉突然又来了,此时听到还没有找到,不由得心里更慌,抬步就朝那栋楼快步走去,翻,就算把这栋楼给我翻过来也要找到那个孩子。

    她抬步走得匆忙步伐也不比平日里的稳重,有些悬浮着飘飘然,是因为心里的害怕和紧张,但是她又不善表现出来,就怕自己一露出那种状态首先更加害怕的会是她自己,她会没有勇气再找下去。

    甄暖阳紧闭着的双唇里是牙齿紧咬着的舌尖,用舌尖上的疼痛来刺激着让自己清醒,她快步走着,掠过了大厅门口,从他身边走过,她没有转脸去看站在门口长身玉立的男人,四天不见,那天晚上的情景却在见到他的这一刻如电影回放,牙齿一个不慎咬得她舌尖一阵钻心的疼,她想在这个时候尽量抛开那些过往只找孩子,可越是这么想着越是记得更清楚,身边的人就像一个强大的磁场,看上一眼就被磁场吸附,哪怕是内心疯狂挣扎着都不行。

    她要越过去,却被门口站着的人伸手虚虚一拦,手顺势拉着她的臂膀将她拉了过去。

    甄暖阳抬手要甩开他的手,被他轻轻一让,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收回手时低声说了一句,“跟着我!”

    跟着我!

    朗润低低出声,说这句话时垂眸看了她一眼,眼前的女子因为心里紧张使得脸色微微发白,她的唇瓣紧抿,唇线上有着那么一线的深红,他的目光锁定在了她的唇上,恐怕是只要她一开口,那唇瓣上咬出来的血就会溢出来。

    朗润看着明明就紧张害怕却还要强装坚强的女人,拉着她臂弯的手不由得紧了紧,眉宇间闪过了一丝低沉,原本是要松手,却顺势一捞将她捞在了自己的怀里。

    两天不见,怀里的人神色憔悴,让他刚才隔得那么远,远远的望了一眼都觉得心里不舒服。

    突然被他一手捞了过去的甄暖阳身体是一个紧绷,撞过去时正好撞在了他的胸口上,脸不由得就撞着了他的下颚,光洁的皮肤一撩上她的脸颊,那温热的呼吸瞬间有了那么一丝的变化,比刚才还要急促了几分,而她额前飘动的碎发触着他的下颚,丝丝痒,痒得他心里瞬间有了百万只虫蚁在啃噬。

    就是这种感觉,突然靠近除了心跳如雷,唯一想到的就是将她绑在自己的怀里。

    甄暖阳的身体紧绷,脑子是一团乱,以往这么的靠近不会有这样的心态,在回神,自己已经被朗润揽着走出了几步,她极快地从他身边跳开,步伐也加快了一些,尽量让自己离他远一点。

    后面跟过来的季恒看着前面两个原本并排而行的人,那么亲昵的姿态把他都吓了一跳,可也是那么的短暂,她果断跳开,将二少甩得远远的。

    大厅外面两人的*很快被里面找人的焦急气氛给抹掉了,甄暖阳赶到的时候这一层楼已经被司家和郎家的人都暂时封锁。

    “林小姐说刚才在男性洗手间里找到了小少爷用的助听器!”郎家的人在朗润身边低声说了一句,朗润听完汇报指了指女厕所这边,“这里搜了没有?”

    郎家的保镖低声说着,“就这里没搜了!”保镖的话语刚落,朗润已经迈开了步伐朝里面走,丝毫没有顾忌自己的身份,倒是让郎家的保镖们怔得愣了一下,觉察到面前有一阵香风刮过,一道袖长的身影紧跟在了郎二少的身后,他们也赶紧跟上。

    甄暖阳紧跟在了朗润身后,一进来便听见一声尖叫,把神经本来就紧绷着的甄暖阳都震得眉头直拧。

    很快便看见郎二少站在了一个小门口,那厕所的门不知道是坏的还是对方没有锁门,郎二少伸手一推门就开了,里面蹲在便池上的女人顿时一阵尖叫着站了起来,慌忙中连底/裤都只拉到了一半,想要遮住,结果另外一只手抓到了裙角,往上一拉,遮光没遮住,倒把雪白的大/腿给完整得展露了出来,并露出了里面那淡紫色的性/感小内/裤。

    这一叫引得跟进来的郎家保镖都忍不住得朝那边看,以至于人家上个厕所却被众多男人围观,那女人眼睛珠子都瞪圆了,脸唰的一下红了个彻底。

    堵在门口将人家看了光的郎二少脸色不变得淡淡开口,“把裤子穿好再说话!”他身边站着的甄暖阳眉毛一挑,朝身边的男人看了一眼,好一副坦然自若,就是你上厕所时突然被一群腐女围观并开始讨论某个部位的长短大小要是你还能这般淡定那我就真的佩服你佩服到五体投地。

    郎二少似有心灵感应,侧脸看了甄暖阳一眼,那眼神好像在说,我的长短大小难道你不知道?

    甄暖阳顿时心里火冒三丈,转眼不看他。

    郎二少的一番话刚落,那惊呆了的女人一低头见自己的大腿外露,顿时又是一声尖叫,慌里慌张得抓裤子撩裙子,而朗润已经转开了身体叫人挨个查到其他的厕所。

    甄暖阳已经被这俩声尖叫震得脑子发晕,深吸气时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瞥见其他的小间都被推开检查了说没有发现,她的目光紧盯在了最里面的那一间,胸口突然闷得慌,她看见朗润正朝那个小间走去。

    甄暖阳快步走过去一把拦下他,朗润的手已经握在了门把上,而她突然出手拦下他,两人目光对视一眼,她的手正握在了他的手上,意识到手感不对赶紧闪电般得收了回去,她示意他别出声,双手勾住门顶的部位,身体一跃一个引体向上便爬了上去。

    纤细而有力的腰腹力量朝上,一个拉伸,那饱/满而修长的流线型肢体便随着那衣物的上滑露了出来,曲腿弯曲腰腹时那腰成了极柔的弧度,好棒的身材,好有力的劲腰!

    站在外面的郎家保镖们都扬起了脸,目光里有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惊艳,然而就在下一秒,那站在前面的郎家二少突然转脸淡淡得朝他们脸上一扫,所有人都立即将低了下去,季恒站在门口也是站得最远的,正在惊叹原来长期一袭实验工作服加身的甄暖阳如此惊艳,感受到那道阴森森的目光看过来,他赶紧吐了吐舌头,脸一偏,我其实啥也没看到!

    然而就在下一秒,一声“践人”低喝而出,爬上去的甄暖阳身体巧如狸猫得翻了进去,随即又拳打脚踢和哭号的声音响起,门外的朗润脸色微变,在众人惊愕时示意要不要出手,他已经做了个手势,暂时等一等。

    甄暖阳所有的担心和紧张在翻过那道门看到里面的情景时彻底爆/发了出来,她看到了什么?那个女人坐在马桶盖上,怀里紧抱着承嘉,两只手一只手拽着丝巾的一段在用力的勒,她翻上去一低头就看到了那孩子被勒着小脸朝上,双手紧紧得抓着自己的颈脖,睁大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他的双脚被对方两只腿紧紧夹住完全没有了反抗能力,而那张扬起的小脸也是一片血红带青。

    仅仅隔着一扇门!

    甄暖阳要疯了!

    她暴/起,头朝地翻过去扬起手就对着那女人的太阳穴就是一拳,另一手将倒下去的承嘉一把抱紧,单间的空间狭小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甄暖阳的拳头发挥,手脚并用,高跟鞋就是最厉害的武器,一脚将那个已经被那一拳头砸晕了的女人给踹出了门去。

    被一脚踹出来的女人砰的一声砸落在了地板上,这么大的动静把在场的人都惊得脸色发怔,踹,抓头发煽耳光,一耳光删掉了对方的两颗牙齿,在场的男人们牙齿开始打颤,门口的季恒更是倒吸一口凉气,哎呀妈呀,好彪悍!好暴/力!

    镇定如常的朗润却抱走了奄奄一息的小承嘉,走到门口时朝身后看了一眼,眼睛微沉,目光里也闪过一丝无奈,对着愣在门口的季恒低声说着,“叫她别把人打死了,留着有用!”

    承嘉被朗润带走,甄暖阳在放倒了陆浅樱之后也很快地跟了过去,这边的事情交给了司岚,她和朗润把小承嘉一路护送到了医院,承嘉在抢救室,而他们两人就一直守在门外,朗润这一路都没有说话,甄暖阳发现他的脸色一直不太好,死寂一般的沉默,脸色却是越来越沉郁。

    等候室这边没几个人,郎家和司家的人都在不远处的走廊那边等候着,这边就她跟朗润两人坐在等着,而甄暖阳本来就是个坐不住的人,一坐下来心里是一阵慌乱,慌得她根本静不下心来。

    天知道她刚翻过那扇门就看到小承嘉那张快要失去生气的小脸庞是什么样的心情?崩溃了!

    她站起来试图用来回走动的方式缓解自己此时心里的紧张感,然而就在她要起身时就被旁边坐着的朗润伸手拉住,郎二少的眼睛深得吓人,还有些红,拽住她手的力道也很大,紧紧得抓着她的手指,一抬头,对视时甄暖阳才看清他的脸苍白吓人。

    他比她还要紧张!

    甄暖阳心里一跳,觉得这种神色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脸上,然而此时那苍白的脸色却证实了她心里的想法,因为他紧抓着她的那只手指节都泛了白。

    男人跟女人一旦跨越过了身体的那道障碍,很多事情都变得不一样,就如此时他伸手抓住了她的手,她明明可以一把甩开,但是在看到他那张苍白的脸色时,她却没有!

    他此时表现出来的紧张就如那天晚上她的鼻血沾了他一脸,他发疯似得埋首在她的衣服上面擦甚至还为此撕掉了她的衣服来擦脸,跟那天晚上的情绪是如出一辙!

    有一种人他只会在自己最信任的人面前才会展示出自己的另外一面,另外一面的软弱,另外一面的情绪。

    甄暖阳的手微微一僵,坐在旁边的男人此时哪里是在郎家家宴上一言能震慑出所有郎家人的男人,此时的他让甄暖阳突然联想到了正在急救室里的小承嘉,她挣开他的手,在他那眼色突然暗淡下去时伸手揽过了他的脸压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不远处的楼道间,有人站在一株盆栽植物后面,对着那靠在一起的男女摁下了快门,放下手机时轻笑一声,“暖阳,敏姨不可能让你嫁给他!更不可能让你跟郎家有一丝一毫的牵扯,你死心吧!”

    --------么么哒,这是今天的更新,明天后天都在老家,但是依然不会断更的,每天都会有六千字,大家放心,在此感谢打赏的亲们,尤其是月亮哈,嘎嘎,我看了好多的188啊,呵呵呵,评论区的评论我就暂时不回了,不过我都认真看过啦,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抽时间来留言,么么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