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本色】20:你舍得推开我吗?

    --------

    “你,是我的!”

    厚重的喘息声难以掩饰住男人居高临下的宣誓,意乱情迷之余却又如此慎重而庄严霸道的清晰出声。

    他喘息,声音压过了身下那一阵低低的哭吟。

    是哭吟,似雨夜里被绵绵雨滴敲打着芭蕉叶子,婉转着一滴滴再砸进水坑里。

    身下的人在颤抖,身体形同痉/挛般得抽/搐,肌肤在抖着,翘起来被悬空着的双/腿尤其是抖得厉害。

    本该甘柴猎火,莺艳笙歌,却在那一层障碍被毫无犹豫得冲破之后,喘息的声音瞬间凝滞,随着她那不断抖动的身体,那只手抓紧了贴在地板上的地毯。

    你,是我的!

    这么诡异的告白以及身体力行的横冲直撞让甄暖阳瞬间经历了此生以来最为诡异而惨烈的疼痛,疼,疼得她浑身都抖,疼得她像被人从中间活活给撕开,一时间那种痛直通脑顶,眩晕着只想晕死过去,她的双手抓紧了地毯,苍白的脸上是极力隐忍的难受,身体更是控制不住得抖动如秋日里被风刮下的落叶。

    然而也就在她疼得脸色苍白时她突然睁开眼,看着伏在自己身上宣誓的男人,郎二少此时是她前所未有所看到过的别样风情,身影的衬衣仅仅剩下了三四颗的钮扣,从领口到腰间中段的位置都露了出来,衬衣双肩下垂,露出来一半的圆/润肩膀,也不知道是刚才两人贴身而立时是他主动拉开的还是甄暖阳给撕开的,那张刀削般的脸庞上柔光下的眼眸深而亮,如此一双清澈却又满是风情的眼眸此时就紧紧得锁着身下的人。

    他红唇微颤,脸庞跟她的距离近在咫尺,连唇角颤抖时她都能感应得到,他俯身,似乎是从她的身体和表情感应到了她的不适,也就在他说完那一声‘你是我的’之后,他俯身又要靠近身下的人,却被一记耳光重重煽过。

    ‘啪’的一声,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是何其的响亮惊心。

    甄暖阳已经从疼痛中清醒,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他一耳光。

    “我甄暖阳从来都只是我自己的,你滚蛋!”

    甄暖阳怒,那一耳光几乎是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不仅是因为身体疼痛之后的突然爆/发,一直隐忍压抑的情绪也在此时宣泄而出。

    一耳光不偏不倚得直接煽在了朗润的左脸上,他的脸被打得重重一偏,几乎是在甄暖阳暴/起的一瞬间,他用自己的身体中重重一压将想要挣脱开他的女人再一次压在了身下。

    左脸上的灼热疼痛扯得他半边头部都疼了起来,他一俯身,张口就咬住了对方的肩膀,听见对方那痛吟的呼声,战栗的身体再次变得柔软,紧抓着对方的那只手又一次握紧,声音像是被大火煅烧过的嘶哑,伴随着浓烈的喘息似一道闷火蹿进了甄暖阳的耳朵里。

    “是吗,那你就试试能不能把我推开!”说完,他低头,一只手抚向胸/口,手中如捋一捧春雪,不比刚才那样的急切难耐焦躁,轻捧时手指如把玩平日里那些实验器材一样的熟练灵巧,该是一双怎样的手能将对方原本腾腾燃起的烈火给瞬间熄灭,能将傲岸挺立的钢铁瞬间软化成绕手柔水,

    甄暖阳已经呆住,不,她已经被突然软化下来的男人怔得不可思议,不可思议的同时身体也开始有了反应,她的呼吸越来越急,尽管在心里暗骂了自己几百遍,身体却摆不开他的诱/惑。

    他说她推不开他,甄暖阳确实首次领略到这个男人的身体极致诱/惑,唇舌似软化的云似软绵的糖,让人一黏上就撕不开,软化入口连带着她的身体也成了一滩的水。

    她在心里叫嚣着不可以,可是自己的身体却紧紧得攀附着他,他的呼吸从胸口一直蔓延到她的全身,烧到了她的耳边又灼灼得衔住了她的耳垂,仅此蜻蜓点水的触碰都是那么的让人心电战栗,甄暖阳好像听到了冬日里冰棱断开融化时的声音,就像此时自己的身体,在身体再一次紧绷被拉直,意外之物的入侵使得她柔软的身体紧绷僵硬,她听见他在耳边说。

    甄暖阳,你舍得推开我吗?

    ----------华丽丽分割线--------------------

    郎家别墅,离主院有一段距离,并列在郎家大道的右侧方的那栋别墅里,二楼的灯光*都亮着。

    郎家的别墅是d市最正统的对称型建筑,类似于故宫的方方正正,左右两边都是极为对称的并排别墅,里面分别住的是郎家的其他叔伯们,不过所有的别墅都比不上主院那一栋的大气磅礴。

    此时小别墅二楼的阳台上,站在那边的郎思怡还没有入眠,她的目光看着那主院的那栋别墅,尽管那里的灯光还亮着,但长达两个小时之后都不曾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她默默的垂下了眼帘。

    她本以为,他不会答应的!

    甚至心里还有那么一丝的期待,他不会答应,他不会答应她嫁给别人的。

    可是当着郎家所有人的面,他点了头。

    他答应了!

    心里一阵凄恻,那么,他也要跟甄暖阳结婚了吧!

    郎家人允许她生下所谓的孩子,但规矩面前,是绝对不会允许她先于他结婚,他既然答应了也就意味着他是选定了甄暖阳。

    郎思怡对着那个方向无声地笑了笑,听见房间门口有人小步走了过来,她侧身看了一眼,见到是佣人,佣人手里端着一碗补汤,小步地走了过来,“大小姐,这是老爷让给您送过来的,说您脸色不太好,需要好好调理一下身子!好精心安胎!”

    “我知道了!”郎思怡低声说着,在佣人离开之后端起了那只小碗,将里面的汤汁全部倒进了阳台上的那盆盆栽里。

    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你在着急?”

    郎思怡那只端碗的手还抬在半空,收回来之后转过了身,表情平静地看着身后的苏少白。

    “难道你不着急?”

    苏少白的目光好像是盯在了郎思怡手里的那只碗上,轻笑一声,“我自然不着急,因为有人不会愿意她嫁到郎家!”

    ------------华丽丽分割线--------------

    <g上死睡了一天*,这一天*谁的电话都不接,哪怕是实验室里的助理们急得团团转,急得一天之内来回前往四十七层的董事长办公室门口徘徊数次,但最终是没有人能有那个胆子敲门进去问甄老大身在何处!

    唯一见到最多次的就是季恒,被甄暖阳实验室里的三个助理团团围住,三个彪悍的姑娘在对上郎大神那座冰雕是无论如何也抡不起拳头的,那拳头恐怕是刚要晃出来就会被对方的一个眼神给抹杀成了干瘪了的黄花菜,但柿子都专挑软的来捏。

    季恒就是冰山身边最好捏的那一个柿子。

    “我不知道!”季恒第n次解释,已经没有的前几次的撕心裂肺,就耷拉着脑袋,一脸哀怨得看着三个从实验室钻出来的人,指了指办公室的门,有种自己去问!

    季恒一想到昨天晚上郎家那火/爆的情景,再联想起今天老大一脸的不愉快,心里就有了定论,未来三天里都祈祷着不要一不小心惹了主子生气,不然他很怕会被主子一脚从四十七层高楼给踹下去。

    田甜和刚进修回来的另外两个女助理对视一眼,电话打通了却没人接,以往甄暖阳不来的话都会提前一天说明情况,而且就甄暖阳对工作的热忱和严谨认真,连正常上下班的时间都少,更别说是熬夜加班加点了。

    她今天一天没来,十分的奇怪。

    而让所有人的吃惊的是,不仅是一天,接下来的三天,甄暖阳都没有出现,电话也从最初的拨通无人接听到最后的彻底关机杳无音讯。

    甄暖阳足足在家里死睡了三天。

    <g上的甄暖阳急忙闭眼,把自己的脸埋在了身下的被褥里,她本来以为她已经睡死过去了。

    窗帘晃动,外面的光影闪了进来,趴在被褥里的甄暖阳迟迟没有抬脸,而是继续埋头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又睡着了。

    她是越睡越感觉到了疲乏,从最初的骨头散架到静卧几天才慢慢得将身体一点一滴得拼凑回了一个鲜活的自己,只是即便是休息了几天,睡得昏天暗地的,此时清醒了的她还是觉得浑身都痛!

    甄暖阳爬起来,如果自己再睡下去恐怕得睡死掉,这不是她的性格,她爬起来双脚落地站起来时双脚直打颤,也幸亏她双手抓住了窗帘才使得自己没有直接栽倒下去,她咬着牙,靠在墙壁上,朝自己打颤的双/腿上狠狠抓了一把,疼得倒吸一口气之余咬牙切齿得低咒。

    “朗润,你个禽/兽!”

    --------华丽丽结束线,本章结束,还有一更,在后面,时间待定,写好就通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