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本色】15:你怀孕了,我的!

    ----------

    摸着鼻子的甄暖阳咕咚一声吞了一口口水,大概是口水的声音太大,惹得还睡着的朗润脸色由白转青,不过若是此时甄暖阳不躲躲闪闪,注意去看他的耳垂,就会发现此时他的耳垂微微泛红,就像熟透了的红樱桃。

    <g帷又是一阵乱晃,在甄暖阳避开眼睛的同时,朗润已经把被子拉上重新盖上了,发现跪在身边的女人摸鼻子摸耳朵在脸上一阵乱摸,眼睛还在朝自己身上看,他沉郁的眼睛一闪。

    “还没看够?”

    甄暖阳很认真得,点了点头。

    朗润的脸一黑!

    甄暖阳随即忍不住得笑了,那笑容像是在回味,又像是在思想联翩,或是早已超出了意识范围想到其他地方去了。

    “咦,你那衣服哪儿买的?”

    两个本来应该尴尬万分的男女居然脸红心跳只在一瞬,完全是超出了正常人的反应常理,就像此时的甄暖阳,前一秒还在想着要不要直接上前扑倒,可是有那个贼心却没那个贼胆,想着万一强来不成被踢下了chuang,面子要紧!后一秒就研究对方的睡衣去了,并且对此表示了相当浓厚的兴趣。

    朗润黑着脸看了她一眼,那眼神里大概有着‘你的不正常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的情绪,目光一动,瞥见甄暖阳的那只手又要来拉开他身上裹着的被子,伸过手就拍了一下她的手背,拍掉之后脸上的情绪恢复了平日里的严肃冷静。

    甄暖阳一摸不成,心里大叹为嘛自己老是在紧要关头掉链子,刚才她就不该犹豫不该顾忌直接扑上去得了,如今想想,再一次错过了一次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她此时真想学奔月哀嚎的狼!

    朗润看着她那星星点点的眸子,闪了闪,眼睛珠子尽往他身上瞟,不由得想起了今天上午在医院里看到司岚那厮借机揩油的表现,当即就忍不住得直皱眉头,醍醐灌顶,貌似自己经常被这个女人莫名其妙的揩油,就像刚才,恩,她的手,她的眼睛!

    郎二少的思维可不像张晨初那样,哦,揩你油是因为你艳福不浅,不懂享受,在他的思想里,他可不是这么想的。

    朗润已经坐了起来,要是身边有甄暖阳这么一个老是往他身上看的女人,他还能睡得着那他就不是男人了,他伸手指了指散发着香气的那边,言简意赅,“吃的!”

    <g给他端了过来,果然来了个饭来张口,就是不知道待会还要不要她给他穿衣服,啊,如果真的是这样--

    甄暖阳眼睛里冒出了金星,好啊!!

    <g边的地毯上,一人一手端着一碗馄饨。

    <g上,在朗润抬脸看她的同时咕咚一声喝了一口汤,身体朝他那边挪了一步远。

    朗润眉头轻轻一蹙,却没有如甄暖阳料想的那样将手里的碗扔出来,而是转开目光将视线落在了手里的碗中,淡声道:“我读大学时认识了一位师兄,他是搞化学材料研究的,他谈了个女朋友!”

    恩?甄暖阳扒着碗里的馄饨,觉得今天的朗润貌似说话有点多,不过她不介意,抱着碗的她把座位再往他身边挪了一步。

    朗润目光虽然是看着碗里的馄饨,眼梢却朝身边看了一眼,看她越靠越近,他收回目光时,垂下眼帘,唇角不动声色得扬起。

    “他那个女朋友谈了两年,后来那女朋友劈/腿了,跟另外的那个男人认识不到两个月就要结婚!”

    甄暖阳继续低头吃馄饨,并且又往他身边靠近了几分,并且在郎二少说话的同时,一只脚试探着往被窝里伸。

    朗润刚说完就感觉被窝里有一只不安分的脚伸了进来,只不过太过冰凉,寒气使得他那只靠在旁边的腿部肌肉都紧了紧。

    甄暖阳发誓,因为室内的温度被他调到了十五度,天知道穿着短衣短裤的在这里面有多冷,偏偏某人还裹住了一*被子。

    “然后呢?”甄暖阳喝了一口汤暖暖喉咙,因为她脸色都凉得发白了。

    “然后师兄很大方慷慨得成全了他的前女友,得知他们是举行泳装婚礼,便送上了一份特殊的礼物,特别希望前女友结婚时能穿上他送的泳装!”朗润说着,感觉到探进来的那只小腿冰凉得惊人,他低头喝汤的时候嗅到了汤里有葱蒜的气息,眉头一挑。

    “他的女朋友心里觉得对不住他,对他的这个要求也答应了,便在结婚那天穿上了他送的泳装。”

    哦,皆大欢喜,甄暖阳觉得,不过下一秒就嘀咕一声,“傻x!”

    朗润吃了一个馄饨,觉得这馄饨包的卖相也太难看了一些,虽然他觉得甄暖阳可能包出来的还要难看,他用勺子挑了一个起来,听见甄暖阳嘀咕的声音唇角勾了勾,“我那师兄是学化学材料研究的,他送的那件泳衣材料特别,遇水即化!”

    啊?

    甄暖阳刚‘啊’了一声,面前的白影一晃,险些碰到了她手里端着的碗,身体一暖,锦被从天而降盖在了她的身上,甄暖阳正想大笑两声,要夸赞一下他那所谓的师兄,果然是腹黑无极限,成全?成全你个毛线,让你劈/腿,让你不要脸。

    行了,他成全了让你彻底没脸见人!

    甄暖阳的笑声都还没有夸张得露出来,就被落下来的被子传过来的暖意弄得浑身一怔,脚都敏感得触及到了身边丝滑材料的质地,她还捧着手里的碗。

    旁边的朗润已经吃完了,他说话的时候不会吃东西,说完了伸手一拉把裹在自己身上的被子分给了甄暖阳一半,然后在甄暖阳消化的时候开始吃,等他吃完了才发现身边的甄暖阳还抱着碗一动不动,他伸手把甄暖阳手里的那碗一夺,瞥见里面就剩下了几口汤,该吃的都吃完了,索性把碗往旁边的小柜子上一放,不等甄暖阳反应过来便倒了下去,闭上了眼睛。

    前一刻还在说着冷笑话的郎二少,就这么,睡着了?

    甄暖阳真想扒开他的脑子看看他脑子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构造,怎么这么的莫名其妙,这么的让人抓狂!

    朗润倒下去就睡着了,对,会被甄暖阳吵醒也是因为实在是饿着睡着不舒服,吃了点东西暖了一下胃终于可以舒坦着躺下来休息,至于两人同盖一chuang被或是身边睡着一个人会不会影响自己的睡眠,这些他倒没有想,因为他太累了。

    正如甄暖阳所想,他五天没有睡觉,身体已经被拉伸到了一个极限,他习惯了睡的房间持续低温,但是他又喜欢抱着温暖的东西睡觉,所以即便是大冬天他睡的房间也是这样的冷,只不过盖的被子要厚一些。

    他会选择在这个房间睡觉,也是出于身体的一种本能,他的不安全感无处不在,却独独会在她在的地方睡得安稳,哪怕是在空旷的实验室,或是在车里,又或是在离她有一墙之隔的客厅沙发上,他只是遵循自己身体的意愿,哪里舒服他就往哪儿躺,而甄暖阳的身边,就是让他最能感受到舒服的地方!

    甄暖阳看着身边的人躺下,她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更别说是爬起来洗漱之类的,万籁俱寂,她轻轻地躺了下去,其实说她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那是真的形容贴切的,她平日里表现得飞蛾扑火,可是一旦认真了,就像现在靠的这么近,完全可以靠得再近一些,她在柔光中睁大着眼睛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g,她的枕头,她的被子,她的--

    男人--

    甄暖阳的眼睛瞬间弯成了月牙儿,靠近了一些,脸已经靠在了他的胸口,见他没有反应才舒舒服服的闭上了眼睛,沉绵的气息轻轻得绞蹂在一起,被靠着的郎二少却睁开了眼,垂眸看着靠在自己怀里脸色平静安详唇角还弯弯着的甄暖阳,长腿往她那边移了移,用自己的体温给她暖脚。

    甄暖阳*好眠,这晚上应该是她这一周睡得最好的一晚,她做梦梦见自己睡在软绵绵的棉花里,揉啊揉,怎么揉都是那么的软,醒来时一睁眼就看到身边躺着的人,她没有叫也没有大抽吸,而是把裹在自己身上的被子慢慢地扯过去给他盖上,结果这么一个动作身边的人已经睁开了眼睛,她那盖被子的动作还只做到一半便听见身边的男人低低开口了。

    “甄暖阳,今天晚上郎家家宴的时候你当着郎家所有人的面,说你怀孕了!”

    “啊--”甄暖阳一个匍匐,直接栽倒在了朗润的身上,也顾不上啥矜持了,趴在他身上,眼睛瞪得大大的,难道我昨天晚上真把你怎么了?

    我把你xx了?

    “我没有!”甄暖阳要仰天长啸了。

    不带这样的,怀孕怎么怀的?

    甄暖阳觉得一睁眼就被雷劈得神经全清醒了。

    朗润却目光冷静不为甄暖阳的目光所动,继续进一步强化意识地近似洗脑得看着甄暖阳一字一句地说着,“你怀孕了!我的!”

    --------阿勒勒,今天的更新完毕了,啦啦啦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