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本色】13:犯着犯着就习惯了!

    --------

    “不可能!”

    郎思怡错愕得抬脸看着身边的男人,震惊之后望着对方那深邃的目光心里便是一惊,避开他追索过来的目光,低声说着,“我爷爷不会同意的,你知道,润还没有孩子,而且,我不可能有孩子!”

    <g。

    <g下,身体软塌塌地爬不起来,睁大着眼睛看着缓步靠近的男人,身体缩了缩往后退,“你要干什么?”

    靠近的苏少白目光浅浅地扫了她一眼,一字一句的说着,“我说你有,你就有!”说完他转身朝门口走去,到了门口时,他脚步一顿,幽幽的开口。

    “郎思怡,你五年前为了他不惜打掉了我们的孩子,你别把我当傻子!”

    --------------华丽丽分割线----------------

    连续一周,甄暖阳的日子都过得无比平淡,印象之中自己这样的日子也没少过,林雪静回来之后自己偶尔会去星宇花园那边坐一坐,不过最近因为她出水痘闭门静养,身边有个彪悍的司岚守着,她又不好过去,索性每天两点一线,公司,公寓来回奔走。

    “四号实验箱里的小白鼠在注/射血清之后十五分钟死亡,死前浑身痉/挛抽/搐口吐白沫,现在开始解剖--”

    实验室里,甄暖阳麻利地将那只刚死去的小白鼠解剖开,边仔细观察边解说,并让身边的助理田甜做记录。

    “暖阳,老大该回来了吧?”

    在甄暖阳解下手套清洗双手消毒时,实验室的同事低声问道,甄暖阳脸上的口罩还没有取,朝对方眨了一下眼睛,他回没回来管我什么事儿?

    不得不说那天郎大神一句’吃药‘让甄暖阳郁闷了一周时间。

    让你吖滴继续高贵冷艳,懒得再理你!

    “暖阳姐!”田甜也靠了过来,低声说着,“好歹你也是老大钦点的未婚妻,通过这么一点儿的关系怎么也能给咱们一点儿工作便利吧,刚才老科就是想问问老大什么时候回来,你知道的,他一回来必定会抽/查咱们的工作,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性子,你好让咱们有个心理准备呗!”

    甄暖阳还在洗手,听着助理的嘀咕声忍不住地笑了笑,未婚妻?我还做梦呢!

    甄暖阳从实验室出来打了个呵欠,接到林雪静的电话时,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啊,那啥?某个不要脸的男人从楼梯上滚下来摔断了左腿!

    她在这边笑,那边林雪静是急的话都说不清楚了,试想一下现在离事情发生时间也差不多二十多个小时了,林雪静居然还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可见这女人一旦心软智商瞬间下降为负数。

    “摔断了好啊,最好摔得半身不遂!”最好是不能人道,甄暖阳心里这么恶毒地想,叫他平日里花边新闻不断,要你没了第三只腿看你怎么像螃蟹横着走路?

    甄暖阳边说电话边脱去刚工作服,嘴巴上是这么说,心里却还是在寻思着去医院一趟,不说去看司岚,她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看到她干儿子了,她还真担心林雪静那个女人有了男人忘了儿子,把承嘉给忽略了。

    “刚才朗润来过了!”林雪静好像是在很安静的地方打电话,所以这句话让脱/衣服的甄暖阳听得清清楚楚,换衣服的甄暖阳整理领子的手一顿,半响之后迅速得将衣服套好,“然后呢?”

    他回来了?

    一周五个国家,今天才第五天,光是路程上就安排不过来吧,他却回来了?

    甄暖阳从来没有怀疑过郎二少在工作的问题上有半点的含糊,他人生的座右铭就是不断挑战时间极限,把时间恨不得像压缩饼干一样,缩短缩短再缩短,浓缩浓缩再浓缩!

    亲眼目睹过他曾为了做一个实验在实验室里五天五夜没有合过眼,最后走出实验室时一上车闭眼就睡着,前一秒还在跟她争执着某个细节的处理注意事项,后一秒已经昏睡了过去的战绩,甄暖阳绝对相信,郎大神这五天应该是没有睡觉!

    甄暖阳记得最清楚的那一晚,连续工作了五天五夜,也吵了五天,当然甄暖阳中间是睡过觉的,那几天两人是疯了一样得做那个实验,连续五天。

    那晚上甄暖阳的车也没有按计划开回家,而是开到了半路上,困得实在不想再开车的甄暖阳把座椅一放,将车里的两只娃娃抱枕扯开,一g自己裹着。

    大冬天晚上气温本来就不高,即便是车一直没熄火,一直开着空调,睡在车里面的甄暖阳还是冷得睡不着,她翻过来翻过去,先是纠结着跟朗润争执的问题睡不着,她也是个对工作有着异常偏执的人,偏偏又遇上一个比自己还要苛刻还要严谨的朗润,两人在工作上面时常有摩擦,为了一个问题争执更是家常便饭。

    甄暖阳之所以睡不着是因为那个实验本来是她做的,因为出了点岔子一直没有找到什么原因,一周时间过去了都是失败,被朗润接了手,两人在实验过程中就各有要求和准则,如今被他攻克,虽然觉得自己身上的包袱可以甩掉了用不着没日没夜得想着该怎么做了,但是一想到他刚才那态度,甄暖阳就睡不着,翻来覆去得没睡着,本来是背过身去思考问题的她却被身旁伸过来的一只手怔得呼吸都停止了,他伸手过来,眼睛还闭着,手已经用力得捞住了她的腰,将她固定在了座椅上动惮不得,似乎是睡着了觉得有些冷,自己身上的薄被子不够暖和,所以他在迷糊中寻找着温暖的东西。

    他找到了温暖的东西,并且即便在睡眠中也依然行事果断。

    果断得将裹在甄暖阳身上的被子给抓了过去,抱在自己怀里!

    甄暖阳以为某人是假装睡着却借着睡觉想对自己上下其手,结果自己身上的被子被夺了,她爬起来愣了半天,看着身边睡着的男人是抓破了脑袋不知道该骂他什么,想骂想抢被子却因为看到他那满脸的倦容,睡着了也极为不安分地蹙眉,好像只有怀里抱着个东西他才渐渐安稳下来。

    他把从她身上抢过去的被子抱在怀里,用脸靠着,似乎是怕人抢所以抱得很紧,用环胸而抱的姿势,脸靠在被子上蹭了蹭,低低得说着什么。

    甄暖阳本来是在气头上,觉得郎二你吖滴行啊,我是女人你居然还抢我的被子结果一听见他喃喃的声音,一直自诩不会探听别人**的甄暖阳莫名其妙得把耳朵凑了过去,听见他低低地喊着,累,好累,好累好累!

    甄暖阳从来没有看到过那样子的朗润,在之前的之前他们把’铁人‘的称号冠上了他的名字,你看他在实验室拼了五天五夜也没喊过一声累,满眼的血丝连眼睛珠子上都有都不见他松懈过,却在此时睡着了,抱着怀里的温暖梦呓着喊累。

    这人,怎么累死的都不知道!

    甄暖阳在挂了林雪静的电话之后,思绪也从回忆中清醒过来,看了看时间心里打定了一个主意,现在马上去景腾取那只表,说好的一周时间,早上的时候就接到那边店里的电话,说表已经修好,随时可以去取。

    甄暖阳去了景腾,开车的途中先是给季恒打了电话,电话响了足有五遍才听见季恒那有气无力的声音,“本人已死,没事烧香,有事烧纸!”说着电话一挂倒头即睡,电话这边的甄暖阳就只听见了对面传来的呼噜声。

    这被折磨得一回到d市就倒头大睡的架势,可想而知,郎二少现在是个什么样的状态。

    以他的性子,有五成概率是直接睡在了车上。

    甄暖阳已经取了表回到了车里,那只表是拆掉了尚卿文的那只表才修好的,为此还欠了舒然一个大人情。

    她坐在车里试着拨了一下朗润的手机,电话是通的,不过没人接,甄暖阳拨的电话是他的私人电话,这个电话上面没几个人,就是那三个男人还有舒然的手机号码,加她一个,五个人。

    拨一下没人接,甄暖阳不得不放弃,放下了手机觉得自己今天又一次跳进了那个死循环。

    哦,用自己的热脸去贴某人的冷屁股!

    虽然助理田甜一直在强调,说她甄暖阳一直都在用热脸贴郎大神的冷屁股,只不过她自己没发现而已。

    哦,又犯/贱了!

    甄暖阳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决定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做人的原则是什么?自己开心最重要,犯/贱?犯着犯着就习惯了!

    她这么二百五的想着,发动了车准备回家,听见手机短信提示响起,她划开了看了一眼,仅一眼就瞪大了眼睛珠子。

    回来,我饿!

    甄暖阳几乎是把车速开到了市区最快,直奔回榕园,她一点也不怀疑某人现在已经鸠占鹊巢得进了她的门,占了她的chuang,在她气喘吁吁得出现在门口时,打开门看到了门口摆放着的那双皮鞋。

    甄暖阳突然勾了勾唇角。

    --------今天更新完毕了,么么哒,这故事其实还有很长,就看你们有没有耐心看下去了呵呵呵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