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本色】06:男人果然是祸害!

    --------

    宝马车撞上了奔驰车的后尾,震动平静之后的甄暖阳在看清了那个下车扶着车后排女人下了车的男人,眼睛一眯,如果早知道这车里是这两人,她会更加果断得再撞得狠一些。

    车速不快,撞过去的力度只使得那奔驰车后尾的后尾灯玻璃被撞裂开,车尾部的漆擦掉了一块,至于宝马x5前面有没有什么损伤,甄暖阳可没有去计较,她摸着鼻子高贵冷艳地看着前面明明只是一个小碰撞却被惊得脸色苍白需要人双手搀扶着落地还要靠在别人身上寻求安慰的女人。

    恩,白色的裙子!

    甄暖阳眯眼,恩,我讨厌白莲花!

    为什么不是绿色?

    我最近比较喜欢喝绿茶!

    两辆车在门口相撞,保安很奇怪,这两辆车的车主可真不像其他人,别人撞了车第一个是下车查看车撞哪儿了赶紧索赔了先,虽然一看两辆车的车主都不是没钱的主儿,但是这反应也太奇怪了。

    前面的奔驰车车主下车扶着车里的女子下来,搂抱着一阵低语安慰,担心家人安全被惊吓住了,这么做是情有可原,可以理解的!

    但是后面那辆宝马车的车主就奇怪了,撞车了,看见了,但却坐着依然没动。

    保安以为是对方吓啥了,屁颠屁颠跑过去想提个醒儿,毕竟他也认识这辆车的主人,这一周其他人都骑自行车,就这一辆车风力独行,不记得不认识才怪。

    结果走过去准备敲窗的保安却被里面的人吓了一跳,对方哪里是吓傻了?人家在--

    化妆!!

    对,就是化妆!

    甄暖阳袖长的手指夹着粉扑在脸颊上扑了一层薄薄的粉,觉得好像扑多了一些,赶紧用手指抹淡了一些,她怕待会过安检的时候被红外线大刺刺得照着脸指出这是尚未清洁部位要求再次清洁。

    “拍--”甄暖阳手里的粉扑盒子一盖上,目光看向前面,前面佳人在怀的男人目光却正看着她这边,目光平静,在甄暖阳抬眸对上时,两人的目光都有短暂的停滞,轻轻拍着郎思怡肩背抚慰的那只手也有稍微的停顿,只是苏少白很快移开了目光,将目光停在了怀里的人身上,轻声说着,“没事了!”

    郎思怡之所以会这么害怕是因为小时候出过车祸,所以即便是刚才撞击的力度不大,但她还是被吓得脸色苍白,她手放在心口慢慢地平静下来,抬脸发现苏少白的目光并没有在他身上,顿时目光动了动,转脸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后面。

    宝马车,车牌尾号101!

    郎思怡那微微泛白的脸色突然变了变,是甄暖阳的车!

    刚才之所以倒车是因为她突然想吃冰激凌,苏少白说既然想吃现在就去买,结果就被她的车给撞了。

    撞就撞了,她居然还稳稳地坐在车里,连一句话都没有!

    她以为她是谁?

    郎思怡微白的脸色因为心里的不平衡变得有些泛红,她觉得自己每次一遇见甄暖阳就会心情变得糟糕无比,她从苏少白的怀里出来,深吸一口气,走到宝马车的驾驶座车门口,微微俯身时用只有她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说着,“甄暖阳,你给我出来!”

    出来?

    甄暖阳看着突然靠近并敲着车门让她出来的女人,手往方向盘上重重一拍,刺耳的喇叭声响了起来,郎思怡被这刺耳的声音惊得急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微微泛红的脸上,眼睛里闪过一丝怒意。

    而此时的苏少白站在一边,那一声汽车鸣笛声就是在提醒他赶紧挪车,他站着没动,静静得看着车里的女人,目光在微微的闪动着。

    “甄暖阳,你别太过分!”郎思怡低声说着,脸色有些不好看。

    甄暖阳把车窗完全滑下去,看着车外的人,低笑一声,转过头去看着站在那边的苏少白,大声说着,“苏大少,麻烦请你把你的未婚妻扶到一边去,我怕我待会一不小心太用力把她哪儿给撞了!麻烦,扶得站远一点儿!”

    甄暖阳说的话把郎思怡气得脸色铁青,而苏少白眼神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郎思怡拿着包往边上一站,等甄暖阳下了车,绕到车头去看了一眼,见自己的爱车车头撞掉了一块漆,车皮有一小块往里面凹了进去,她正准备说私了,就听见身后凉测测的声音,“甄暖阳,你难道没看清这辆车的车牌号码,这是郎家专属的车牌号,你不可能看不见,你故意撞过来是什么意思?”

    郎思怡三言两语就把明明是一件意外事件说成了预谋事件,把不小心撞车说成了故意撞车。

    甄暖阳绝对相信,两句之后,她这罪名会升华到故意杀人!

    她绝对相信郎思怡的嘴巴就有这样的本事,当然,这种本事一般人领略不到,除了她甄暖阳!

    甄暖阳很想回答,错了,我要真知道是你,我何止是撞,我直接开车压死你!

    甄暖阳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车,绕到一边,她实在是懒得跟郎思怡磨嘴皮子,这个女人回来一次必找她一次麻烦,这么多年次次如此。

    “私了!”她开口,打开钱包开始翻人民币,身侧不远处站着的苏少白听得清楚,淡淡地先喊了一声,“思怡!”,喊了一声之后便轻声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走吧!”说完他朝低头翻钱包的甄暖阳看了一眼,目光深深,“不需要你赔,我们自己修理就好!”

    “甄暖阳,你没听到我说的话,我问你话!”郎思怡不依不饶,听到苏少白开口随即目光一停,朝苏少白看了一眼,“怎么不需要她赔了,是她撞的就该她赔!”说完大步走了过来把甄暖阳拦住。

    低头翻人民币的甄暖阳手一顿。

    最讨厌别人这么趾高气扬的跟她说话,本来是手指夹出了七八张的人民币,一听对方这说话的语气态度,把钱包重重一合。

    “郎大小姐也不缺钱,既然你那么有钱,换一辆车就好!”

    甄暖阳说完把钱包一合,正准备上车把车开进去,她是从另外的一个方向走的,身后还有郎思怡的高跟鞋紧跟着的声音,也就在她要准备上车时,身后传来一阵汽车鸣笛声,她都还没有反应过来,那辆林肯越野车砰的一声直接撞了过来。

    这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震惊的不仅是甄暖阳和郎思怡,还有本来是要拉开车门把车挪开的苏少白,因为他才刚来开车门,那辆车就撞上来了,当然撞的是宝马车的屁/股,但是那冲力使得宝马车再次撞向了他的奔驰。

    甄暖阳张大了嘴巴,听着自己宝马车发出的警报声,绕到车尾看了一眼,抬脸看着驾驶座上坐着的季恒,季恒脸上讪讪,甄暖阳眼睛一瞪,你怎么开车的?

    在场的三人都心有余悸,甄暖阳本来就要上车,车身被林肯车一撞往前飚了差不多一米,她吓得眉头紧皱,再次绕到车前面,才发现前面苏少白那辆奔驰车的车尾部凹进去的部位更大了。

    甄暖阳的脸色不好看,相同的,苏少白的脸色也不好看,只不过相比于甄暖阳,苏少白那不好看的脸色只是淡淡一转就化作了一道温热的微笑,云淡风轻似的走了过来,看着从车里下来的人,“原来是二少爷的车,润,你没事吧?”

    苏少白说完将心有余悸的郎思怡扶到一边。

    郎思怡也被吓得脸色微微一白,看清从车里下来的朗润安然无恙才微微松了一口,转眸看向了季恒,语气里带着一丝苛责,“季恒,你知不知道这么开车多危险?你车里还坐着二少爷呢!”

    季恒摸了摸鼻子,看了一眼已经下了车的郎二少。

    又不是我要撞的!

    某人在看到这边出现了状况果断得说了一句‘撞上去’,要不是得了指令有人收拾后路他季恒可没这个胆子说撞就撞!

    中间隔了那么几秒钟的沉默,因为朗润的不回应,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苏少白昨天从美国回来,晚上本来是要等着朗润一起吃晚餐但是最终等了两个多小时都没见到人,却没想到会以这样的形式在这里碰面。

    郎思怡走过来低声说了一句,“润,你该让季恒以后开车小心一些,毕竟你是--”

    你是郎家唯一的男丁,你是郎家唯一的合法继承人,你是我--

    对于苏少白的问候还有郎思怡那关切的目光,下车的朗润眼梢都没动一下,他只是转脸淡淡得看了郎思怡一眼,郎思怡后面的那句话就没有再说出口,倒是在他收回目光看着站在不远处用目光将他打量起来的甄暖阳,这女人一副‘男人就是祸害我现在看你这个祸害哪儿都不顺眼’的表情,使得他眉头不由得一蹙。

    “我的人我自然知道该怎么*,用不着你来操心!”

    --------这是今天的更新,今天更新完毕了,么么哒,大家晚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