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本色】04:我娶你!

    --------

    撕拉一声,是布料被猛力拉拽开发出来的脆生生的声音,裂帛的脆响钻进了甄暖阳的耳朵里,比耳朵更块感应到事情发生的是自己的胸口,一阵凉风袭来,她的胸口一阵清凉。

    前一秒人生高度升华,犹如男高音飚上了最顶端,却在最顶端的风华里骤然下降。

    满脸是血的甄暖阳已经惊得目瞪口呆,胸口露出来的*一起一伏,鹅黄色的蕾/丝花边在凉风中瑟瑟颤抖,恰似那在风中微颤的花朵儿,抖几下掉一片儿花瓣,一手撕开布料的那只手以其果断的姿态辣手摧花,一眨眼,甄暖阳那衣服前面一大块儿的布料已经没有了!

    甄暖阳已经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她‘啊’的一声,张开嘴大叫,还是一脚踹开这个狼扑过来就撕烂她衣服的假正经?胸口凉风飕飕,她第一反应是要抓他手里的布料遮一下,结果她一伸手,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比她还要快得起身,那双捂着自己脸的手一直都没移开,包括甄暖阳想要抢回来的那一块布。

    他居然拿那块布遮住脸走了!

    朗润是直接用那块布遮住脸朝洗手间大步走过去,期间是一声不吭,而甄暖阳伸出的那只要夺布的手僵在半空,费力爬起来时看着自己露出来的小肚子,好好的衣服几乎是齐肩给撕开,她一坐起来右肩还挂着一点儿布料摇摇欲坠,怎么看都觉得自己这模样像极了被狼扑被侵/犯,她以有生以来最为狼狈的姿态坐在地板上诅咒捂着脸冲进厕所的郎二少撞扁鼻子。

    砰--

    一声动静从洗手间那边传了出来,有人闷哼声响起,也不知道是倒霉得撞到了什么地方,水龙头哗啦啦的水声四溅,短暂的几分钟之后走出洗手间的男人几乎是眼睛都没朝那边看一眼,而是径直走到桌子边将桌案上摆放着的一盒纸巾拿起来往甄暖阳躺着的地方一扔,他扔的时候很讲究技巧,使那纸盒子轻轻飘飘得就落在甄暖阳的身边,他的脸始终都没抄甄暖阳这边看,扔了纸巾之后朝门口走,背过身去的高大身影在粉紫色的灯光下投在地上一抹颀长的影子。

    “站住!”甄暖阳坐在地板上,看着那已经走到门口的朗润,

    甄暖阳觉得今天应该看黄历,从今天中午喝了口凉水都差点呛住的表现来看,她今天就该倒霉,但是倒霉也不带这样的。

    敢情,你衣服也撕了,豆腐也蹭了,摸也摸了,看也看了,就这么走了?

    甄暖阳觉得他必须向自己道歉,哪怕是他用那块布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甄暖阳看着他的身影,此时他背对着自己站在门口,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在想什么,她在心里等了十秒钟,觉得要这厮道个歉恐怕比登天还难,但是今天她要是不让他道歉也太便宜他了,索性愤然开口,“姓郎的,你就没什么话要说?”

    道歉,必须道歉!

    一句话都不说就想走人,窗都没有!

    不然我把这照片发微博上去,我发动数万粉丝直接圈叉了你!

    门口站着的男人背脊有些发僵,耳根子一阵发烫,不知道是不是现在才回想起自己刚才的一系列举动还是其他的,总之此时站在门口的郎二少脸发烫得厉害,明明刚才才用清水洗干净了自己的脸,那种凉水冲洗的凉意现在又是一阵火辣辣的了,听到身后甄暖阳的声音眉头一皱,双肩微微一绷直,沉默了半响似乎在下什么决定,继而一转身,目光直直地看向了地板那边已经坐了起来却衣衫不整的女子,似乎是对她此时的这副形象极为不满意,皱眉时眼睛一眯,薄薄的红唇一动,带着决绝的语气,“甄暖阳,我娶你!”

    娶。。。。。娶。。。。。娶我----

    甄暖阳那张满是鼻血的脸两只眼睛珠子瞪大如夜明珠,身上悬挂的布料被窗口吹进来的凉风吹得瑟瑟发抖,而她自己本身的身体也开始摇摇欲坠。

    开什么玩笑???

    甄暖阳在朗润推开门闪身而出之时才震回了神,捡起落在旁边的高跟鞋就朝他身后扔了过去,“朗润,你个混蛋!”

    我是让你道个歉,你娶个毛线!!!

    -----华丽丽分割线--------

    洗手间里伴随着水声响起的还有呕吐声,趴在洗手台上冲洗掉手里血迹的甄暖阳微微扬起了自己的脸,刚才仰头的姿势太往后了,咽喉部的血液被吞咽入食道,那浓郁的血腥气息使得她一阵呕吐,再加上之前喝了那么多的酒,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喝酒的她胃里又是一阵难受,呕吐得也更加厉害了。

    她用温水把脸洗干净,瞥见洗手槽里的还有一点点的血迹掉下去稀释成淡红色,她抬起脸看着镜子里自己,脸色有些苍白,她轻轻得吸了一口气,伸手慢慢地将流出来的鼻血擦干净。

    客厅里的手机在疯狂得吵着,甄暖阳从洗手间里出来,踩到了地板上的血迹,地上又脏又乱,她的拖鞋刚才踩在了那血迹上,她急忙把拖鞋拖了,打着光脚绕过了还没有清洁的地板,走过去接通了电话。

    电话是舒然打过来的,听到甄暖阳‘喂’的声音,电话那头的舒然第一句话便是甄暖阳你鼻子是不是又不舒服了怎么说话嗡嗡的,甄暖阳一手拿着电话,自己则靠在了沙发上,脸微微朝上,吸气时说我现在浑身上下哪儿都不舒服,说完她目光一垂,看着自己身上被撕得乱七八糟的衣服,伸手把流出来的鼻血擦了擦,皱了皱眉。

    舒然打电话是告诉她承嘉得了水痘,还发烧,正在医院,甄暖阳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连鼻子都顾不上了,“怎么现在才告诉我?”说着她走进自己的卧室要去翻找衣服,电话那边的舒然便一阵安慰说现在已经没事了不用她再去医院。

    <g‘上,确定了承嘉现在在医院一切安好,她那紧张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下来。

    “暖阳,你,是不是喝酒了?”电话依然没挂断,甄暖阳觉得当了妈的舒然现在是越来越啰嗦了,她都说了要挂电话了,结果这么久都没声音了,电话里突然又冒出一句话来,把睁着眼睛看头顶天花板灯的甄暖阳怔得目光一缩,有完没完了?

    甄暖阳没有吱声,电话那边的舒然没有听到回应便轻声说了一句,“别再喝了!”

    说起来舒然之所以会打电话过来也是因为尚卿文从医院出来时说的那句话,让她打电话问问甄暖阳是不是已经醉死了?

    这话尚卿文是说得轻松,却把舒然给怔得眉头一紧,赶到医院过来的朗润身上确实有一股酒气,但是她没有把甄暖阳跟朗润联系在一起,被尚卿文一语点醒才忍不住得拨通了甄暖阳的电话询问她的情况。

    这女人明明已经戒酒很久了!

    ------------华丽丽分割线--------------

    黑色的林肯越野车停在了郎家庄院的大铁门外,暗金色的铁门缓缓打开,车缓慢地开了进去。

    夜色中的郎家庄园是幽静的,能听到不远处活性泉水汩汩流出来的声音,郎家庄园的选地建在了一座活性泉水水脉之上,一年四季都有泉水涌出来,纯天然地泉水汇聚成一个大大的湖,这水应富含特殊矿物质有一定的药用疗效,除了作为郎家人日常饮用之外还专门供应到一个房间,作为那个房间浴池的水源,当然这个房间就是郎家二少爷的专属房间。

    “唉,二少,你是不是该回房间了?”季恒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晚上十点,他还坐在湖边听泉水的咕咚声音,也不怕被老爷子看到?

    泉水水波粼粼,一圈圈的水纹之下是干净的水藻随着水纹翩然起舞,朗润坐在旁边的木椅上,目光看着水中的藻类植物,脑子里还想着半个小时之前他在医院里说出的那句话,那个让司岚都不敢面对却又咬着牙默默接受的结果。

    死了!

    他为什么会那么确定着自己说出的这句话就是真的,原因便是因为他在跟甄暖阳交谈时谈到另外一个孩子时,她眼神里面突然流露出来的荒凉和悲默,她的眼睛骗不了他!

    他已经查到那些消息,只不过是为了最后的证实才去找她,甚至是怀着其他的幻想,或许,五年前能将那母子三人从手术台上救下来的她能救下那个孩子呢?

    只是很遗憾,他们都没有等到那个最好的结果!

    朗润起身,高大的身体笔直得站在了湖岸边,迎着夜间吹来的凉风,,酒意已经清醒了许多,空气里的花香能驱散掉他身上的酒气,但惟独让他忍不住皱眉的便是那一丝丝的血腥气息,他低头看着衬衣上那早已凝固了血迹,眉梢一动,低垂着的眼眸紧紧得盯着那些血渍,脑海中有一道声音响起,是衣服被撕破发出来的声音,他的眉深深得一拧,哪怕闭着眼睛他的脑海里也突然蹿出这样的画面来--鹅黄色的蕾/丝花边,紧裹住那傲人的部位,他下颚冒出来的胡须蹭红的锁骨,深陷下去着那诱人的绯红。

    他明明是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但是却在闭眼之前透过手指缝看了一眼,仅此一眼!

    可是却,记得如此清楚!

    身边站着的季恒很奇怪此时的郎二少是什么表情,像是在深思又像是在追忆,眼睛里有一丝迷茫却又闪过一丝惊艳,紧接着又是不确定的自我否定,很奇怪的眼神,他移了个位置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却听见了身边的人突然轻声说话了。

    “结婚需要哪些流程?”

    季恒张大了嘴巴,差点一个倒栽葱栽进旁边的泉水里。

    结,结婚?

    你--------????

    ----------华丽丽结束线,唉,这是今天的最后一更,大家晚安了,评论区的评论我都看了,我现在才写完,眼睛也不好使,我明天白天再回复,感谢大家的继续支持,有你们不离不弃得追随我会更加努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