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本色】03:衣服,碎了!

    --------

    惹我?给点代价先!

    重重的身体一压下去,尖叫声起,甄暖阳本来就身体弯折成一个弧度背压在桌子上,突然被他这么大力一压。

    言情小说里说什么--

    坚硬与柔软的触碰激荡人心的战栗感,有没有?

    勾人的眼神迷蒙着浮起的一层水雾带着诱人的迷惑,有没有?

    水蛇般的腰肢跟笔挺的长/腿勾颈的柔胰精致男人女人香,有没有?

    眼神一对便是天雷勾地火的轰然从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神魂颠倒,有没有?

    甄暖阳在落地的那一刻指着老天对天发誓,我现在还相信这些我特么就是二货傻/逼!

    其实真相是这样的--

    女人的柔软被僵硬压得缩水几毫米疼痛感剧烈得她尖叫的声音变得沙哑,最后半口气没叫出来是因为被流出来的鼻血呛得两眼昏花,足足飚出了几升热血。

    这就是扑男神的代价!

    公寓门外已经守了快半个小时的季恒差点就睡着了,从他接到电话驾车来这里坐在车里足足玩了一个多小时的q/q游戏,又上楼在门口站了这么久,从刚才停车的角度来看,属于甄暖阳的公寓灯光是粉紫色的,这种颜色给人的视觉效应就是无比的温暖,当然,温暖中带着一抹属于诱人的迷幻,季恒觉得大概现在这事儿就这么成了!

    只不过老大这软香在怀的却让他开车过来,还站门口,这德行也太损人了些,好歹自己也陪着他当了这么多年的光棍,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

    听墙角这事儿怎么说也不是高雅人士所为,季恒摸了摸鼻子,耳朵却凑到了门缝口,听见一声尖叫,通过这保险门的隔音效果来测试最真实的声音声呗,真实的声音应该是传出来声音的十倍。

    这声音--

    保险门却在下一秒被打开,出来的人把季恒吓了一跳,差点撞了鼻子,看清眼前一抹黑的西装,领带有些歪,雪白的衬衣领口还有,血??

    季恒倒吸一口凉气,觉察到出来的人情绪有些烦躁,而且就刚才那么一靠近就季恒就敏锐得嗅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酒气,喝酒了?难怪他的耳朵这么红?咦,只是喝酒也不至于耳朵红成这样的啊?

    季恒还想朝里面看一眼,结果出来的人顺手将门一关,也就是这关门的一刻,几乎是同一时间,从里面直线抛物扔出来一只鞋砰的一声砸了门缝处,附带着一句骇人听闻的大吼,“朗润,你个混蛋!”

    季恒躲得快,也幸好是老大掐算毫厘精确,要是没有这么精准地关上门,那鞋子准是砸在了他的脸上。

    保险门一关,将那吼声直接隔绝在了门内,季恒捂着胸口还在心有余悸,便听见身边站着的人脚步声已经远去,他赶紧跟上去,发现老大的耳根子都成了血红色,最令人无限遐想的便是他领口的那一团鲜血以及刚才甄暖阳那河东狮吼的震怒,季恒脑海里瞬间有了若干个版本,酒后xx,老大不够温柔?酒后干架,老大出手太重?。。。。。。

    前一种也有可能,但是最有可能的还是,后一种!

    进入电梯的朗润自打一出门是什么话都没说,好像那门一关,里面的事和人都跟自己无关了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他那血红的耳根,脸颊也是一阵火辣辣的烫,他避开季恒朝他打量过来的目光,转开脸时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甄暖阳,你给我等着!

    “二少,我们现在是回家还是去哪儿?”季恒觉得二少的左脸有一些异样,但因为他站的角度看不详实,而且站离的位置是二少的身后一米之外,加上灯光问题他也看不清楚,只看到他的脸颊有水珠子,短发上也有,手里的白手绢在不停得擦着手!

    季恒说完没有得到朗润的回应,不知道他此时在想什么,便咳嗽了一声,“二少,刚才大小姐打了电话过来了,说还在等你回家去吃饭!”

    现在这时间,吃完饭怕是有些晚了吧,九点半了耶!

    “去医院!”朗润说完,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恍然,恢复了平日里的精明和平静,司岚刚才一个电话打过来说承嘉出事了。

    在电梯里某个在心里放狠话的男人默念那一句话的时候,公寓客厅里的也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朗润,你给本小姐等着!”

    放狠话的人说话气势磅礴,但是人却四仰八叉得躺在地板上爬不起来,脸上还有温热的东西顺着气息流动着。

    甄暖阳尽量仰着脸,因为刚才说的那句话使得气息不顺,她再次被呛住,挣扎着爬起来时就是一阵猛咳,积在鼻腔内的鼻血顿时成喷泉喷洒装得撒在了地板上。

    鼻血喷出来沾了面前一地,甄暖阳用手捂也不是,伸手在旁边抓了一下就抓到了一盒纸巾,愣了一下,好像是刚才他走之前扔了什么东西到她身边,原来是摆放在桌子上的那一盒纸巾。

    她扯了一张去擦自己的脸,低头便看到自己堪称破碎的衣服,胸口有大片的血迹,是刚才那个家伙直接蹭在她身上的,刚才发生了什么?甄暖阳拉开自己的衣服,瞥见雪嫩的肌肤上有摩擦出来的一片红痕,再一次咬牙。

    ---------【五分钟之前】-------------------

    “放手!”反抗的大神猛扑过来,以这样的姿势告诫对方,惹他是要付出代价的。

    但是此时却恰恰相反,这就是甄暖阳时常笑的,说大话不如做实事,代价?我给你!

    她当然不会傻到气急攻心得一耳光扇过去,男人这种生物,并不是一定要靠武力才能征服,尤其是此时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她估计一耳光还没落在他脸上自己已经被他扔出去了。

    甄暖阳没有扇耳光,当然如果今天压在她身上的是其他男人,她早已抬起腿断了对方的子孙根,这恶毒的法子她不是没想过,但是方法得因人而异,至少就在这法子从脑子里一闪而过时她突然想这么一个美人不能人道简直是没有天理好吧她菩萨心肠饶了他,所以她二话不说用双手圈住他的颈脖狠狠一压,紧接着便是一阵猛擦,将自己脸上的鼻血全擦在他的脸上。

    鼻血对郎二少来说简直是避之不及,更没想到她在大叫之余还不忘将他也拖了下去,他本来看着她流鼻血了就想起身让开,结果被她双臂一拉重重一压,他简直是惊呆了,已经忘记了反抗,只感觉脸上黏糊糊的液体随着他脸部肌肉脉搏的跳动如同泥地里扭曲前行的蚯蚓慢慢蠕/动着,他嗅着这血腥气息便忍不住得脸色一阵苍白,什么都没想,低头将自己早已被鼻血弄得乱七八糟的脸埋在了她的胸口,用超乎了甄暖阳想象的速度直接压在了她的胸口,擦干净,赶紧擦干净--

    他的动作近似疯狂,连甄暖阳自己都被他此时的举动吓住了,他的整张脸都埋在她的胸口拼命的擦,是那种没有擦干净就不愿意把脸抬起来的状态,下巴那微微渗出来的胡须将甄暖阳的颈脖胸口摩擦得一阵轻微的疼,他太用力,一时间已经是情绪失控,似乎觉得自己还没能擦干净,他的双手抓住了甄暖阳的衣服当毛巾似得抓起来就擦自己的脸,结果刺啦一声响,这一声布料被抓开的声音把两人都惊住,擦脸的朗润,以及躺在地上被眼前的男人吓呆的甄暖阳!

    他似乎已经清醒过来了,但是抓着那衣服的手没有松开,捂着自己脸的手也没有松开,就保持着那样的姿势。

    甄暖阳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朗润,他平日里风度翩翩从头到脚一丝不苟,他的严谨不仅是体现在工作态度上还有他平时说话的表情上,她没见过他慌乱的模样,就连那次舒然被苏扬安置的炸/弹捆绑,在场的他在剩下的几分钟里拖了根凳子淡定得坐在了门口将拆/弹专家关在了门外,面对生死时他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的慌乱,而且这种慌乱中居然还带着浓浓的不安,有很强烈的恐惧感袭来。

    甄暖阳在被怔住的同时心里也有了这样的分析定论,他有心理阴影,并且很严重,因为现在回想起来,朗润对血腥气很敏感,这应该不是与生俱来的。

    理性的人不管在遇到什么事情,都会迅速得从震惊惊愕中清醒过来,就如此时的甄暖阳,善于分析的她正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没有了刚才的尖叫和坏笑,也没有幸灾乐祸的表情,她用平静的目光看着对方,尽管她现在还满脸血污。

    甄暖阳心里微叹,经过了刚才他那举止无措的表露,她居然开始有些心软,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子,要知道洁癖的人一看到这些东西比要了他的命还要严重,她开始为自己的恶作剧检讨,但是也就在她刚才有那么点良心的发现,并且已经原谅对方胡子蹭的她胸口发红,不小心撕坏了她的衣服,哪只就在此时,刺啦一声--

    甄暖阳恐怕这辈子都没体会到这种衣服碎心也刺啦一声落地碎的心态,在她觉得自己人生中好不容易原谅一个男人这么欺压自己大人大量的品行让她自己都感动得觉得人生开始升华,但是下一秒--

    你妹!!

    衣服,碎了--

    ----------华丽丽本章结束线,小伙伴们等着,还有一更,不过估计在晚上,大家晚上九点来看--------

    评论区的留言我已经看过了,小伙伴们在聊司岚的剧情,恩,我会在后面穿插着来写,呵呵别着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