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70:我会对你好!

    --------

    “雪静,求求你,救救阿琛吧,只有你能救他了,求求你!”

    那一道飓风刮到了林雪静和魏妈妈的面前,噗通一声,发出一声下跪倒匍匐倒地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阵‘砰砰砰’的额头撞地爆/发出来的惊心动魄的声响。

    魏妈妈抓着女儿的手急忙后退几步,身后是护士站的柜台,两人双手紧紧抓着,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怔得大惊失色,不仅是因为对方的身份,还以为她这连连磕头的举动。

    护士站的人也不少,加上过往的产妇和产妇家属,都急匆匆地避开,谨防会有什么意外事故发生,倒是当班的护士都围了过来,好心地低声提醒,“魏姐姐,主任的会议很快就要结束了!”

    *提醒魏妈妈,是怕待会这一幕又被科主任给看到了,上一次护士站出了那件事科主任只是单独找魏妈妈聊了一下,了解了一下基本情况,虽是没有说什么,但是毕竟这里是妇产科工作场所,怕对住院的病人和家属带来不好的影响,所以提出以后这样的事情尽量不要再发生的好,此时又闹出这样的一出,待会要是被科主任撞见,终归是不太好的。

    魏妈妈眉头微微一皱,看向了身边站着的女儿,脚边是依然没有停下来的磕头声,声音之大让过往的人都忍不住地停步观望,有人在低声说着,额头破了,都出血了。

    白色的地板砖上有了血迹,梵母每磕一下那地上的一滩血便被额头冲力给绽开,场面有些血腥,围观的人群里有一位孕妇,顿时脸色发白的说着,太血腥了,梵母磕得用力,是实打实得磕头,没有任何的弄虚作假,边磕边哭着说着‘求求你,求求你们--’凄厉的哭声让在场的人都忍俊不禁,不由得都将目光投向了被这一幕惊住的魏妈妈和林雪静。

    <g打滚气息急促,这三天里她几乎没有睡过一次好觉,从最开始需要镇静剂才能安静下来的承嘉渐渐地能在她的低语抚慰中安静入睡,情况比前两天好了许多,但她因为没有睡好精神也就不太好,走路都有点轻飘飘的,刚才被魏妈妈那用力一拉急速着后退,她反应都慢了一拍,若不是后背抵上了护士站的站台,她已经直接栽倒了下去。

    耳边是砰砰砰不断的磕头声音,林雪静看着地板上那被血水染红的颜色,脸色微微一白,抓着魏妈妈的手也紧了紧,声音是有气无力地响起,“别再磕了!”

    梵母连连磕头,人也开始头晕眼花,额头碰撞着地板砖,连连磕头她的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磕头的动作也不如最初的麻利,跪在地上的佝偻身躯显得摇摇欲坠,却依然匍匐着,以自己最低的姿态跪在两母女面前,喃喃地反复地哀求着,“求求你了,求求你们了,他不会叫人杀你的孩子,他不会的!”

    “证据确凿,他有什么不敢的,周素,杀人偿命,你今天即便是跪在这里磕破了头我们也帮不了你!”魏妈妈说完,拉着林雪静的手就走,跪在地上的周素抬起脸来,额头上的血渍沾在了她的眼睑上,见站在面前的人要走,她急忙扑过来,身体一个不稳就扑倒在地上紧紧抱住了林雪静的小腿,“雪静,雪静你救救他,他已经站不起来了,他没有要你的股份也不打算再跟你抢什么了,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啊!你留他一条命吧!雪静!我知道我以前对不起你,但是看在他从来就没有伤害过你和你的孩子的份上,你帮帮他,你帮帮他!”

    被抱住小腿的林雪静身体一个踉跄,梵母已经趴在地上身上所有的力量都聚集在了双手上,那么用力地抱着不松开,额头上的鲜血混合着她的眼泪沾在了她的裙角,她低头看着抱着她的腿失声痛哭的梵母,“我--”话语还没有说出口,耳边便是一阵朦胧的声音,她开始出现了幻听,眼睛里能看到的是头顶白花花的越来越模糊的灯光,紧接着便在魏妈妈惊呼的声音中昏昏沉沉地控制不住地往一边倒去。

    ----------华丽丽分割线------------------

    “她只是体力不支突然晕倒,已经做了检查,其他一切都好,她是精神力虚弱!”

    。。。。。。

    林雪静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皮子都沉重得不想睁开,可是这种混沌的意识并没有持续多久,被脑海里那血红的色彩充斥着大脑神经,在再次疲乏地要闭上眼睛之际突然睁开了眼皮。

    室内灯光柔和粉白,并不是自己脑海里所充斥的那种色彩,她看向了周边,浑身瘫软着动一下都觉得费力,但她咬了咬牙决定深吸一口气再爬起来时,便看到到了身旁半躺着的人,想要起身的念头就这么突然打住了。

    <g上,身边半躺着的人是司岚,他和衣半躺着,身上的衬衣因为他此时的这个姿势隙开了两口纽扣的衣襟口,胸膛微微起伏,左手单手托着太阳穴的位置,大半个身子是躺在g外面,闭着眼睛,有浅浅的呼吸声在寂静中徐徐而来。

    林雪静平躺着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自己动一下就会吵醒了身边入睡的人,他也有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在她照顾承嘉的时候他也在身边陪着,这几天不仅要忙着处理公司里的事情,也不知道公司出了什么事儿,这两天阮妮是每天都来,他不仅要忙公事,还要守着她们母子,她精神虚弱的同时他也日渐消瘦了下去。

    林雪静安静地睁大着眼睛看着身边睡熟的人,她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承嘉好不好,她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是在妇产科那边晕倒的,是在被梵母抱住了腿挣扎不开便晕倒了过去。

    梵母近似癫狂地跪在她面前磕头,额头的磕出来的鲜血使得她整张脸都触目惊心,从额头上渗出来的鲜血顺着她的鼻梁骨下滑,她血红的眼睛流出来的眼泪混合着眼角滚落的鲜血,形成的血泪让她现在回想起来都是一阵心惊。

    这一幕在她的脑海里是驱之不去,如今醒来是越来越清晰,想忘都忘不掉,连耳朵边都是反复有她的声音在环绕着。

    求求你,求求你们了!

    他已经站不起来了!

    林雪静心里一阵隐隐的难受,是心有余悸震惊之后出现了的淡淡伤感,从来没有想过,她跟梵琛会走到这一步来,原本以为有了一个交心的异性朋友,这么多年来相互扶持,互相关心,其实做不成夫妻做朋友也很好,只是为什么现在会走到这一步?想想便是忍不住的伤感起来。

    “你在叹息?”耳畔忽然响起一道缓和的低音,打断了林雪静的思考,她急忙转脸看向身边的人,见醒来睁开眼睛的司岚正保持原来的姿势半躺着看着她,尽管他的眼睛里还带着一丝若隐若现的疲惫,眼角微动时,眼睛珠子旁边的眼白上还有一小片的血丝,睁着眼一动不动地看着她,似乎要用眼神读懂她心里此时正在想些什么。

    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醒来的,看了她多久了?

    林雪静收回了心神,把目光收回来,避开了他那双直视的双眼,他的目光带着深深的探究,让她为刚才自己想的那些事情有些心虚起来,如果让他知道她刚才正在为梵琛而遗憾,他会不高兴的吧!

    “想什么?”司岚动了动,松开了撑着自己脑门的手掌,手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太久了一些,松开时一个不慎,额头便碰到了chuang头的铁栏,条件反/射般闷哼了一声,被伸过来的那只白净的手抚在了额头上,用轻微的力道开始揉了起来。

    “疼了吗?我给你揉揉!”林雪静伸出手去给他揉额头,司岚一动不动地任由她揉着,她躺着,而他是半躺着,垂眸下去正好看到她那张仰着的对着的他的小脸,白净的皮肤渗透着瓷器的柔白色,在柔和的灯光话散发着一阵阵温和的光来,那双眼睛,眼瞳里闪过一丝焦虑,光洁的额头上有褶皱在微微叠起,她微扬着头,颈脖便被拉直,v字领口隙开的缝隙从他的这个角度正好一览无余,浅粉色的*,里层是乳白的白色,带着优雅的力道将中间高凸的部位高高托起,中间的深沟,从他这个角度去看,居然,深不可测。

    司岚的目光不偏不倚不动,他让她揉,在林雪静揉了几分钟之后紧盯着她的司岚突然哑声开口,“我有些饿了!”

    林雪不明所以,她刚醒来还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也还没有来得及询问承嘉的情况,听到他这么说以为他是真的饿了,“你去吃东西吧,我自己照顾自己!”说着她从chuang上爬起来,试着扭了扭自己的颈脖,这间病房应该就在承嘉病房的旁边,尽管她现在还是有些头晕,但因为睡了一会儿精神好了一些,索性爬起来想过去看看儿子怎么样了。

    “林雪静!”

    <g边传来了他低沉的声音,她转脸去看他,见他脸色阴沉,她心里一咯噔,他这是怎么了?连名带姓地喊她名字了,听着有些怪怪的。

    司大少被她那无辜的眼神看着心里别提有多郁闷,眼睛微眯,看着她穿好鞋,整理好裙子要出门,他懒洋洋地坐着把长腿往chuang上一放,“裙子没弄好,过来我给你整理!”

    裙子没弄好?林雪静本来都要去拉开门了,听见她这么说赶紧去看自己身上的裙子,坐看右看上看下看也不见哪里没有整理好的,她蹙眉,转身看着chuang上的人,“哪没弄好?”

    脸色沉郁的男人眉毛一挑,“你过来!”说完看着林雪静站着没动,眼睛再一眯,“后面,你看不到的地方!”

    他说得一本正经,让林雪静不相信都不行,赶紧走过去背过身去让他看看自己后背到底哪里没整理好,后背的拉链是拉好的,除了拉链就没什么了,还有什么没弄好的?

    <g都围了起来,声音把林雪静吓了一跳。

    “整理裙子难道还要人家看到?”当然得把帘子拉上了!某人依然一本正经,顺手将她往怀里一带,从背后将她拉着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手熟练地将她后背上的拉链轻轻一拉。

    林雪静坐着都不敢动,因为她此时的姿势,腰被他一伸手一用力一勾,身体就往他怀里靠得更近了,而她穿的还是裙子,布料很薄,隔着这一层薄薄的布料,她甚至都能感受到他大腿肌肉上面的脉动,她整个身体都僵了僵,如果不是他的一只手勾住了她的腰,恐怕现在她已经兔子似地从他身上跳下去了。

    这样的姿势,太,尴尬了!

    后背先是一凉,紧接着边有一璞温热的气息灼得她后脊背一阵发僵,拉链被拉下来的声响还有他五指有意无意落在她后背上的体温,灼得她脑门一阵冲血,有些犯晕,却又及时清醒。

    “司岚--”林雪静呼吸一阵急促,手落在了他禁锢着细腰的手肘上,腰间的手灼热得惊人,尤其是那只张开着的平放在她小腹上面的手心,如同燃起来了的火炭,在她身上瞬间凝聚起火源,手心移到哪儿,哪儿就燃起了火,肌肤里的血液也细胞都在跟着疯狂地燃烧,在她喊着他名字的时候,后背颈脖便是一阵温软,她身体一颤,他的手指在她的后背上轻轻一挑,胸口就是一松,紧张得她赶紧自己去拉裙子,却被他手一抱紧,耳朵被轻轻一咬,“是你里面的衣服没弄好,我给你脱/下来,再穿一次!”

    胸口一松,林雪静差点从他腿上跳了起来,加上耳朵被他一咬,她又像被踩了尾巴的猫,浑身的汗毛都瞬间竖了起来,脸更是唰的一下红了个彻底,手忙脚乱地要自己穿,她是完全不敢转脸去看身后男人此时的表情,而他好像见她着急了也便没有再阻拦她,只不过抱着她的腰依然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林雪静心里在哀嚎,慌忙着自己开始穿,明明就是穿得好好的,哪里没穿好了?她心里咕嘟却又加快了速度,不管刚才有没有穿好,现在就是没有穿好。

    她动作很快,拉过去就扣上了三排扣,也不去管此时身后的男人正欣赏着她狼狈的穿衣形象,他不松手,难不成要等到他松手了自己才有机会穿上去,然而就在她心里大呼大功告成时,后背的带子被探过来的手指一挑,那熟练度和速度是林雪静动作的数倍,紧绷的胸口又是一松,林雪静顿时懵了,顾不上红脸转身就朝身后的男人瞪眼睛,恍然大悟,某人在借机耍流/氓!

    亏得他刚才还一副正经模样,原来--

    司岚,你个------

    @@##¥¥¥%%%%%

    脸如红布的林姑娘脑子里顿时堆满了浆糊般的骂人的话,瞪身后的男人时发现对方居然在笑,顿时知道自己被耍了,转过身去就是一阵狼/扑,伸手去抓他那张带着笑容的脸,无奈自己的腰被他的手死死卡着,她转身被他趁机抱起来转了个方向正好岔开了双/腿坐在了他的腰间,“司--”林雪静被他眼睛里的那一团火灼得心里颤抖,抬头看他时他正低头,腾出来的那只手在她下巴上面一捞,迎送过去的唇就被他紧紧地衔住。

    味觉倍蕾的异样刺激就如在锅里加上了最辣最有味的川菜调料,猛火爆炒一番,轰的一声,大火将锅里的食物都燃烧了起来,入口的辣烫灼得舌头一卷,但却让人控制不住地想要将那嫩滑吞之入腹。

    入口,拆骨,吞食,一滴不剩!

    <g单被褥的中央,有如同剥开了蛋壳的乳嫩白,又如在暴风雨中承受着大雨洗礼般的一株嫩笋,被剥开了壳,露出了嫩白的色泽,诱人而又激发了人视觉上的深入探索,让人在想再剥下一层来会不会让人更加的惊艳?让人不得已想到了另外的一个画面,暴风雨来临,嫩笋在风中抖动着,伏在嫩笋之上的竹吸虫却将那尝尝的管子深/入地探进了嫩笋最稚嫩的地方,不断地深/入,深吸出里面的嫩汁,每一次深入都势要榨取掉对方的一切。

    <g架开始起舞,喘息的声音里夹带着一丝祈求,是娇弱的低/吟,媚骨得让人心颤。

    “司岚--”她修剪得整齐的指甲深深地镶嵌进了他后背上的肌肤里,额头渗出的汗水因为身体的不断战栗越来越浓密,她的声音被头顶厚重的喘息声覆盖住,她雪白的颈脖被缠着,如同鸳/鸯交/颈厮/缠。

    “从今以后你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他喘息着的声音里有着一如既往的霸道,宣誓般地伏在了她的耳边,“你只属于我!”

    伴随着这声音的消逝,却又响起另外一句轻柔似水的呢喃。

    “我会对你好!”

    。。。。。。

    黑色的卡宴越野车是在下半夜的时候驶进了司家别墅的大门,这个时候是人们睡得最沉的时候,司岚并没有按铃叫唤管家,而是将车直接开进了车库,他把车一熄火,将目光落在了副驾驶座位上披着他外衣的林雪静身上。

    她睡着了!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就是他抱出来的,她站都站不稳更别说是走路!

    体力超支的她一上车便昏昏欲睡,恐怕这一路上他说的什么话她都没听到吧?

    这体力,差了些!

    司岚下车,绕到副驾驶座位那边将她抱起来径直往二楼主卧上走去,刚上楼,便看到二楼走廊上一个穿着小花裙的小家伙冒了出来,不过是慢吞吞地走着,好像是因为没睡醒,边走边揉眼睛还在一边低声嘀咕着,“走就走,我才不想跟你睡!”

    坚持要留在司家陪承嘉养伤的尚家小千金美洋洋半夜被人轰了出来,委委屈屈地迷迷糊糊地往门口一坐,说是不稀罕跟人家睡,但是出了门却没有走,干脆原地坐地上打起了瞌睡。

    抱着林雪静的司岚被这一幕看得嘴角直/抽,承嘉是下午被送回了司家,而林雪静因为晕倒留在了医院观察,美洋洋是追到司家来的,这妞很热情,很热心,可是这么热情热心的妞被可怜巴巴地赶了出来,坐在了门口,脑袋还时不时地点头打瞌睡,这要是被尚卿文知道了他的女儿沦/落到了睡走廊的份上了,还不跟他急?

    他赶紧轻手轻脚地将林雪静抱进了卧室,又急匆匆地走出来把打瞌睡睡着了的美洋洋抱起来,这妞睡觉沉,刚才他们就站在她面前她都不知道,闭着眼睛一阵咕哝,萌到爆!

    <g上的承嘉睁开了眼睛,眼睛亮得把他都怔了怔,这小子还没睡呢?

    司大少发现儿子的眼睛有些异常,紧盯着他不放,他朝周边看了看,挑眉看了一眼儿子,“你刚才让洋洋睡沙发?”还是地板?

    小承嘉小眉头一皱,“不是!”她舍得睡沙发就好了!

    <g头一角,剩下的空间足够躺下十个美洋洋了。

    <g滚个遍,难怪儿子有这样的表现。

    “承嘉!”司岚把美洋洋放在一边,他想跟儿子好好谈谈,大哥哥应该让着小妹妹的道理,万一她滚在地板上了摔到哪儿了怎么办?司家又没有专门的儿童chuang,四周没有护栏,就她这睡觉的习惯会跌下去的。

    “承嘉,你把被子分给妹妹一些!”司岚把美洋洋放好,还伸手捏了捏她那纷嫩纷嫩的小脸蛋,这小家伙可爱得让他见一次喜欢一次。

    <g上坐了起来,瞪大着眼睛,“不行!”

    司岚挑眉,情绪这么大?“你是哥哥呢?”

    “我是病人!”承嘉毫不犹豫地反驳,看着身边睡得很熟的美洋洋,小眉头皱得紧紧的,爸,你不知道,她睡觉霸道,八爪鱼似得将他缠着,不仅如此,她,她还乱/摸--

    司岚想了想,也对,儿子出院是做了全面体检,说他伤势虽然没有痊愈,但是精神已经好了许多,要是让洋洋睡在这里,儿子恐怕睡不着。

    他微叹一声,算了,把洋洋放这里他还不放心,万一滚下来哭得鬼哭狼嚎的他们都别想睡觉。

    <g上的小承嘉一阵闷闷出声,“外面在打雷!”

    司岚‘恩’了一声,是在打雷,对,打雷,这妞万一被吓醒还不哭?那还是抱到他房间去,司岚脚步一顿,不行,以前他一个人倒是没什么?但是今天--他咬咬牙,“我让她挨着你妈妈睡!”

    “那你睡哪儿?”承嘉再问。

    <g呢,可是现在可能吗?想着他朝儿子看了一眼,意味深长,要不,我过来跟你一起睡?

    承嘉眼睛一直,把薄被子往自己的头上一拉,背过了身去。

    <g那头,离我远点!”

    ------------华丽丽结束线----------

    这是第一章,第二章在晚上,么么哒,大概在晚上九点左右,尽量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