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69:求求你!!

    ----------

    精益周老先生送别仪式的当天,d市也炸/开了锅,不仅是处在悲痛之中的精益人,跟这个消息并行而来的还有各种版本的现场报道。

    比如大逆转的争夺遗产之战,比如凶残的故意杀人案,比如那个背后的男人,比如四大家族的保驾护航,比如那个孩子跟那个男人不得不说的故事,再比如,各种真相了!

    让d市所有贵族界的人都想不到,一个送别仪式牵扯出这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在场亲眼目睹过的,或是通过报纸或者是其他信息渠道了解到的,都在第一时间瞪大了眼睛唏嘘不已,果然豪门之中故事多。

    接下来的三天各种头版头条又让人感叹到了故事的进一步升华,升级版本的‘皇太子认祖归宗荣登大宝’的精彩续集开始上演。

    司嘉老总公开承认了那个孩子的身份。

    司嘉,司承嘉!

    名字上就如同朗氏集团长孙朗润的名字一样,跟朗氏的润朗集团大同小异,以继承者的名字跟家族集团的名誉连接在一起,继承者的名字便是这个家族的名号!

    这是家族掌舵者给予后辈最直接的肯定,一时间这个突然跻身进贵族界的五岁的孩子成了d市这些有财有权者讨论的对象,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先取了精益的股份现在又成了司家未来的继承人,这个孩子,前途无量啊!

    而唯一没有人敢报道的就是关于周董事长这位突然冒出来的女儿的生平简历。

    看客们的各种猜测都得不到证实,只因这些真实的消息内幕没人敢公布出来!

    而另一个同样让人震惊的便是故意杀人案的报道,警/方已经积极地介入了调查,对嫌疑者实行了监控审讯,并及时向公众公布审讯经过,其中原本有继承权的梵家人被警方监控,除了限制一定的人生自由之外还被勒令不准出境,要求他们随时要配合警方的调查。

    此时的梵家早已乱作了一团,梵琛在送别仪式的当天下午就被警方带走了,已经过去了三天都没有任何的消息,梵家父母在家里急得团团转。

    “他怎么会叫那个女人去杀了那个孩子?他不会那么做的!”梵母哭诉起来,如果真要做又何必等到当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杀了那个孩子就为了遗产?遗产能拿到但是却没有那个命来花啊,他不会那么傻的!

    梵父重重一叹,这几天的焦虑已经让他急出了白发,听到梵母的哭诉大声说道:“怪只怪你,你没事那么招惹林家的人干什么?儿子都说了这婚不离不离,他不离自然会有他的理由,你在中间做了些什么?先是去雪静那里说孩子是野种,再去魏倩的单位大闹一通,你儿子为此亲自去道歉赔礼,你是事后赔礼道歉了,但是这道歉有什么用?人家打你一巴掌再跟你道个歉你能不能咽下那一口气?现在好了,儿子进去了,谁能帮忙救他出来,谁能相信他的清白?就你我?你啊,你掉进了钱窟窿,害死儿子了!”

    “我--”梵母脸色唰的一下苍白起来,六神无主的她除了哭现在是什么都做不了,他们梵家只是小门小户,要说攀上什么权贵,他们夫妻俩哪有那种能耐?如今儿子进去了,他们是一点办法都想不到。

    “我怎么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梵母面若死灰,陆浅樱已经坐实了故意杀人的罪名,每一项的证据指控都是明明白白地摆着的,而她的儿子就因为陆浅樱之前发的那一条短信就被警方认定是同谋,而且很有可能是主谋,如果是蓄意杀人,那么主谋者的罪行比执行者的罪行还要严重,她的儿子冤枉啊!!

    警方收集了大量梵琛跟陆浅樱在一起的亲密接触照片,确定了两人关系匪浅,而被看押的陆浅樱自从醒来之后就一直保持着沉默,对于警方提供了任何一项审问都以沉默来应对,她不出声,梵琛就别想出来!

    梵母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在梵父诧异的目光中急匆匆地走进屋子去取包,急匆匆地走到玄关处换鞋,被追出去的梵父拦在了门口,“你干什么去?”

    梵母低着头自顾着穿鞋,边穿边说着,“我去求魏倩,我去求她--”她说着语气在颤抖着,惊慌失措的她穿好了鞋子一把推开了梵父就走出了门,被梵父一把拽着手臂使劲要屋子里拖,“你还嫌你闹得不够是不是?你现在有脸去求人家?”

    梵母的情绪也被激发了起来,双手重重得将他往门后退,大喊着,“儿子的命重要还是我的脸重要,我连命都可以不要,我还要脸干什么?你滚--”

    梵母情绪失控的一推将梵父推向了门后,那门本来就没有关紧,梵父的身体砸过去,后面的门被砸开,没有依靠的地方可以使他停下来,后脚跟绊在了保险门的门槛上,砰的一声,他的后脑在砸在了保险门上却没有停下来身子急速后仰就朝地板上跌了下去。

    一声砰的巨响,梵父跌下去就没能再爬起来,睁大着眼睛的他双手开始颤抖着,过道上随即响起了梵母失控的尖叫声,“啊----”

    ----------华丽丽分割线------------

    医院。

    “洋洋,你承嘉哥哥一日三餐的饮食都是营养师专门调制的,而且他现在还没有清醒过来,这些东西他现在都不能吃!”舒然把桌子上那一小盒子的炸鳕鱼放在了一边,又把另外一盒子的可乐鸡翅膀叠放了过去,“这个东西呢,承嘉现在也不能吃!还有这些--”

    美洋洋睁着漂亮的大眼睛没听到妈妈说一句‘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吃’,她那小眉头就皱一下,这些都是她从家里带过来的,是她平时最喜欢的东西,还有几样是上次承嘉哥哥去她家用筷子夹过的菜,但凡他曾经碰过的她今天都带过来了,这可都是她特别要求家庭厨师们赶出来的,多层食盒都是三大盒子,现在被妈妈挑挑拣拣,说这样不能吃,那样也不能吃,挑着挑着她那原本还喜滋滋的情绪就像被泼了一盆凉水,亮汪汪的大眼睛瞬间就挤满了泪水,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委屈得生起了闷气,妈妈,你是故意的,你见不得人家对承嘉哥哥好,你就是故意的!

    舒然没想到自己一句无心的话就让女儿瞬间委屈得坐在一边无声地哭了起来,不同于上一次撒泼发脾气,而是坐在一边一声不吭地抽泣着。

    舒然见女儿低声地哭着,脸朝着帘子那边还昏睡着的承嘉,边擦眼泪边驽着小嘴,眼泪珠子就跟金豆子似地一颗接着一颗地掉,顿时心软了,坐过去抱抱女儿,“别哭了,洋洋,你这样子还怎么当女王啊?女王可不会爱哭鼻子的!”

    美洋洋用衣袖擦了擦鼻子,“人家是承嘉的女王!”

    “哦!”舒然边给女儿擦眼泪边决定先转移女儿的注意力,便说道:“做女王呢就要有女王的仪态,首先就不能哭鼻子!”

    “人家只在他面前哭鼻子!”美洋洋不依不饶的辩解。

    舒然嘴角抽了抽,难道我不是人?你现在可是在当着我的面哭鼻子耶,*!

    不过见女儿哭得伤心,她也不再跟女儿纠结这些问题,而是颇有耐心地继续开导,“宝贝儿你看,你既然是他的女王,在他面前哭鼻子就显得不大气了!”

    “在他面前哭鼻子我要什么大气啊!”

    舒然被女儿的话彻底打败了,你看她说一句,女儿就能找到一句来反驳她,说得舒然是额头直冒黑线。

    “首先啊,宝贝儿,承嘉呢不喜欢哭哭啼啼的,而你呢,现在就在这里哭哭啼啼,他会烦的!”舒然话音刚落,金豆子没再掉了,美洋洋抬起小脸求证性地看着她,泪汪汪的大眼睛好像在说,真的吗?

    舒然见她的眼泪总算是止住,急忙点头,“对啊,宝贝儿,而且啊,这个送饭挑菜的事情呢怎么能让女王去做呢,对吧?”

    这哪是女王该干的事儿啊?这是女仆差不多吧,她得纠正女儿的这种观念!

    美洋洋擦干净了自己的脸,听见这句话小脸有些不赞同,“爸爸说,女王偶尔也要亲近自己的臣民体谅自己的臣民的,不能高高在上,要亲民!”美洋洋说完还朝妈妈多看了两眼,那眼神里有着一丝的不满意,把舒然看得一口气憋着差点呛着。

    尚卿文,你教女儿这些是什么意思?

    “妈妈,舒然美女,你不能因为怀孕了就把爸爸打进冷宫了,人家爸爸这个贤臣还整天盼着你这个女王殿下去亲亲民犒劳一下呢!不然到时候兵变了他成皇帝了,他三宫六院了,你能排到第几个呢!”

    丝------

    舒然抽口气都觉得塞牙了,盯着门外正在跟司岚聊事情的尚卿文,姓尚的,你还敢三宫六院?

    门外的尚卿文突然觉得后脊背一阵凉飕飕的,他警惕地朝身后看了一眼,看见*正对他怒目而瞪,他不解地挑眉,怎么了这是?

    “梵琛在审讯中一直坚持说自己并没有指使陆浅樱去杀害承嘉,三天内审讯过无数次,连测谎仪器都用上了,都没有找出漏洞来!”尚卿文转过了脸来,继续跟司岚交谈起来。

    “或许他真的没有指使陆浅樱去做这件事!”邵兆莫微叹一声,“就那样的情况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那么多人在场,他梵琛不是蠢蛋,要动手也不会挑那个时间!”

    “又或者他之前一直没有机会接近承嘉,仪式厅内的仪式送别便是最佳的时间!”

    之前的连续两周时间里,承嘉跟司岚最亲近,梵琛确实没有机会接近承嘉,这么说也有一定的道理,很多人会以这样的行为方式来掩盖自己的真实行为,就如‘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道理一样,或许大家都认为他不敢在那么多人面前动手,但是他却真有胆子做了呢?

    “而且另外还有一个消!”邵兆莫说着看了看司岚,低声说道:“他在之前的那场泥石流车祸中不仅伤了腿,还,丧失了生育能力!”

    ----------华丽丽分割线------------------

    “妈--”林雪静站在妇产科的护士站前,对着正在低头奋笔疾书的魏妈妈轻轻喊了一声,魏妈妈手里的签字笔一停,抬起脸来。

    两母女是三天前发生了那件事之后的第一次正面见面,外面的舆/论是传得沸沸扬扬,而她们的关系也像是隔上了一道无形的墙,林雪静知道这三天里魏妈妈几乎每天都会去病房,在她没注意的时候站在门口远远的望一眼,这些,她都知道!而她也几次来到这边想见她,但是都没有见到,她是在故意避着她。

    “承嘉醒了吗?”魏妈妈低着头继续写着自己的东西,声音却哽咽了起来,女儿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但是她却--

    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觉,掩埋在内心深处这么多年的秘密,并且在心里暗自发誓永远不会让女儿知道这个真相的她,不是不敢抬头看,是觉得心里对不起她!

    很,对不起她!

    如果不是她,那个这个世界上跟她血缘最亲的男人不会这么仓促得离开,在还没有和她相认之前就这么走了!

    她恨她吧,恨她没有早早地告诉她真相,恨她剥夺了亲情!

    “妈--”林雪静再次低低喊了一声,带着重重的鼻音,魏妈妈握着笔的手僵住了。

    妈妈,我没有怪你,也不会怪你,从我懂事开始我就知道你就是我最亲最近的家人,你抚养我长大成人,这一份恩情我永远都记在心里,又怎么会怨你恨你?

    魏妈妈放下手里的笔,起身看着眼眶红了林雪静,忍不住地伸出手在她脸蛋上狠狠地擦了一把,“哭什么,我还好好的呢,把眼泪擦干净了,都当妈的人了,还是喜欢哭!”

    擦第一下的时候魏妈妈是很用力的,但是擦第二下的时候手便软了,在女儿脸颊上面掐了掐,就像小时候她伸手掐襁褓中的她一样,纷嫩纷嫩的脸颊,可爱极了的婴儿肥脸庞。

    母女俩看着笑着,笑出了眼泪,却又在互擦眼泪时忍不住地笑。

    “好了好了,站在这里哭也不怕被人拍到,你现在是谁啊,是司嘉皇太子的亲妈,没一点的风度!”魏妈妈说着拉着林雪静要去办公室聊一聊,听见走廊那边有匆忙的脚步声冲过来,她以为是抢救的医生过来了也没有在意拉着林雪静径直朝值班室那边走,刚走到走廊上,一道身影就冲过来,掀起一道飓风却又在她们面前轰然而停,噗通一声,冲过来的人跪在了她们的面前,在她们还没有看清对方是谁时,跪下来的人就趴在地上砰砰砰地直朝她们磕头,额头撞在地板上的声音是那么的惊心动魄,惊得林雪静和魏妈妈连连后退。

    “雪静,求求你,救救阿琛吧,只有你能救他了,求求你!”

    --------这是今天的更新,更新完毕啦么么,今天一万字啦,么么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