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65:请你,成全我!

    ------

    尚卿文神色愣了一下,看着朗润那黝黑的眼眸,顿时挑了一下眉头。

    这孩子,较真了!

    ------华丽丽分割线------------

    室外天际一阵阴霾,云层重叠,笼罩在头顶,被司岚抱着大步走出仪式厅的林雪静在司岚正要将她放进车座位上时伸手抓住了车门,紧紧地抓着不松手,倔强得咬紧了唇瓣看着他,手是越抓越紧,五根手指的骨节都泛了白,她咬着唇瓣的贝齿在颤抖着,以此来表明自己的决心,她现在不能走!

    魏妈妈一声‘带她走’,司岚便不再停留,抱着林雪静就大步走出了仪式厅,但是此刻,她却紧抓着车门不松手。

    头顶传来了男人厚重的呼吸声,沉沉的,带着一丝凝重和不安,低头看着她那只紧抓着车门的手,转过来的眼睛看着她,有着一丝的不赞同。

    是,刚才在听到魏妈妈的那一席话的时候,他也是打从心里的不赞同的,他之所以没有说出来是因为觉得这个秘密如果能一直保密不被人揭开胜过了精益的那些所谓的遗产,因为一个人的快乐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遗产可以不要,他司岚给得起,即便没有那些遗产,她以后的生活也是无需担忧的,但是快乐这种东西,所有的经历就像一把锋利的匕首,美好的经历能将一个人雕琢得更美,但残酷的现实却也能将人的意志力给摧垮。

    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可以放弃去争夺那些遗产,只要身边的人过得快乐就好,可是现在呢?这即将撕开的过往回忆,她又能承受住多少?

    他内心涌出一丝淡淡的凄然,低着头用额头靠着她的额头,低声说着,“我们不要遗产,什么都不要了!”

    这对于半生都在工于心计着如何以最小的代价牟取最大化的暴/利的司岚,他的人生字典里就没有‘放弃’的这个字眼,然而今天他却站在这里跟她说‘我们什么都不要了’。

    不要了,人世间那么多的纷纷扰扰,那么多的工于心计,如果为了得到遗产不得不付出血淋淋的代价,为什么还要去争?这一生的目标不就是为了能让妻儿安好幸福快乐,如果连这最基本的都办不到,要了那些遗产又有何用?

    那只抓着车门的手却没有松开,她抬脸,泪眼朦胧得跟他对峙,那眼睛里的坚持是决绝的,倔强的。

    “司岚,我有知道真相的权利,请你--”她的另外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臂,目光看着那边的仪式厅大门,一字一句地说着,“成全我!”

    ------华丽丽分割线------------------

    送行仪式厅内有了躁动,黑压压一片黑色西装云集的大厅里有人开始低声的交头接耳,魏妈妈的出现让整个会场上再一次的唏嘘不已,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厉色严词地指出梵家跟死去的周董事长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而最亲近的人正是被梵家人想要逐出门厅的林雪静。

    “魏倩,她林雪静是你的女儿,你却说她是我弟弟的女儿,你跟我弟弟到底是什么关系?”梵母控制不住浑身的颤抖,想起了那天晚上儿子说了一句魏倩跟弟弟的关系有些异常,她因为不清楚周章之前的过往,根本就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层关系。

    “他跟我是什么关系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魏妈妈气势本来就压人一头,她又擅于声严厉色,一句话就将梵母给抵了回去,她走进来站在灵堂的中央,将包里的一份亲子鉴定就摆在了周章灵柩的正中央,凝着那灵柩中的人,转过身看着所有来宾,“我今天来不是捣乱的,如果不是姓梵的欺人太甚我也不稀罕这什么遗产,但是如今我站在了这里!”她伸出手食指朝下指着自己站的位置,“就是想看看这个男人怎么给我死去的姐姐一个交代!”

    魏妈妈说完转身看着身边的严律师,“严律师,如果遗嘱里面没有提到林雪静一个字,她林雪静就从遗嘱念完那一刻开始跟梵家没有任何关系,所谓的遗产我们一分也不要,但是如果遗嘱里有她的名字并且所占的遗产份额高于他姓梵的,那么今天,这遗产,我们争定了!”

    魏妈妈说完,梵家三人都变了脸色,坐在轮椅上的梵琛沉声开口,“舅舅生前有遗愿,就如刚才严律师所说的,人未到齐遗嘱不能拆开!”

    他说着垂放在扶手上的手抓紧了扶手,林雪静的身世一旦曝/光,继承遗产就更加合理,继承精益就更加有了盛威,这是他为什么一直没把她的身世公布出来的原因,然而却在这个紧要关头,有了这样的突兀之变。

    遗嘱里面不可能没有提到林雪静,而且魏倩说的也未必不是真的,很有可能林雪静所占的份额会比他多,那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念出来,对他来说不就是宣布了死刑?

    只要暂时不公布,或许还有一线转机也不一定!

    只是魏倩刚才提到了她的姐姐!

    梵琛脑子里旋转,对,他查过了,魏倩确实有个姐姐,叫魏萌,不过是个精神病患者,早在二十几年前就病发跳楼自尽了。

    他最开始想到的是魏倩跟舅舅有那种关系,却没有更加深入得去想她那个死去的姐姐!

    <g上,舅舅才因此没有了亲人,即便是林雪静的身份现在曝/光了,舅舅在生前没有承认,那么死后,林雪静也不过是顶着一个私生女的头衔,名不正言不顺,哪怕是最后机缘巧合继承了精益,恐怕就这样的身份也难以服众。

    魏妈妈看着说话的梵琛冷冷一笑,“梵琛,你怕什么?怕真如我说中的那样,你苦心安排到头来却美梦成空?你听好了--”她伸手指着梵琛,“你指使陆浅樱杀我外孙的事情如果一旦坐实了,你别说继承遗产,在你有生之年能不能走出监狱都是个问题!”

    一语哗然!

    “我没有!”梵琛额头上冒出了青筋,听着周边的唏嘘声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再次冷声说道:“我没有!”

    “没有?你没有你心虚什么?”魏妈妈磨了磨牙齿,若不是今天这么多人在场,她刚才一进来一耳光就煽过去了!

    矫情的践人!

    严律师看着气势如虹的魏妈妈一出场就震惊四座,说话气势逼人,那双眼睛里更是带着不服输的执着和坚持,再看看脸色铁青的梵家人,还有刚才被紧急护送离开的小承嘉,都是这一份遗嘱带来的后果,他拿着手里还没有拆开的遗嘱,在众人的目光之中缓缓转身对着灵柩那边微微俯身一鞠躬,再将目光转向了场上的人,低润开口,“我想请各位做个见证,虽然周老先生在生前曾经说过遗嘱继承所涉及到的人未到齐之前不能拆开遗嘱,但是今天相信所有人都目睹了这个意外,如果遗嘱今天不公开,恐怕日后还会再生事端,我想周老先生泉下有知也不希望这样,今天就当着周老先生的灵柩,请所有人见证!”

    对,几乎所有人都赞同严极的这个说法,你看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都争得不可开交,而这一份遗嘱如果不在今天此时公布,以后再公布出来恐怕也有失公允,很多人都会在猜想着会不会有人会因此而动手脚,梵家的梵琛,以及刚才抱林雪静离开的司岚,都不是省油的灯,隔日再宣布那可信度就大打折扣了!

    严极一说完便朝几位精益的董事点了点头,又往几位在d市颇有声望的政要那边点了点头,戴着手套的手将那一份遗嘱缓缓托起,慢慢地撕开,当众撕开最显公允,这样哪一方都不会再有话说。

    仪式厅内死寂一片,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严极手里的那一份遗嘱,安静得每撕开一道封条都能让人听到撕开的轻微声响,牛皮纸纸袋被撕开,严极当着众人的面将从四个角都逐一展开,里面是几张薄薄的纸,信封撕开之后除了那几页纸之外便再也没有了其他的东西,隔得近的人看到那一份遗嘱,是全页手写的,书页长达两页纸,严极将每一页纸夹住四角立起来让四周的人看了一眼,并让身后的人取出摄像仪器对着页面清晰得扫描一番,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他便拿起了那一页纸。

    “下面宣布周老先生的遗嘱!”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哦,后面还有一更,我写好就更,额,马上就要揭晓了,大家猜猜看,会有什么东西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