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64:该是你的东西,一分一毫也要拿回来!

    ----------

    “作为周章唯一的亲生女儿都没有资格继承遗产,你又有什么资格?”

    仪式厅的大门口,清脆的高跟鞋踏响了门厅,声音在偌大的仪式厅内回响起来,语气里带着愤然和鄙夷,掷地有声,声音大得足以让所有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周章的,唯一的亲生女儿?

    大厅里的人又一次华丽丽地被震惊住,今天这一出送行仪式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没有被揭开?还有多少人围绕着这一纸遗嘱会丑态百出?

    难怪遗嘱继承人里会有她的名字,会有那个孩子的名字!

    原来真正的继承者是她,真正成附带品的是梵家的人!

    哦----大逆转!

    众人心里雪亮,顿时将目光投向了中央前一秒还颐指气使此刻突然惊得面色苍白目瞪口呆的梵母,敢情她才是个跳梁小丑?

    出现在仪式厅门口的魏妈妈气势如虹地站在大门中央,她的身边站着的就是抱着林雪静的司岚,她往司岚的身边一站,看着脸色突然震惊到失语着张着唇瓣却迟迟没有发出半个音节来的林雪静,林雪静从司岚的怀里挣扎着抬起脸来,她本来就在刚才的失控中耗尽了心神,如今听到魏妈妈这带来的震惊消息,她整个人都如同失了灵魂,不可置信着睁大着眼睛,额前零碎的刘海边有浓密的冷汗渗出了厚厚的一层,拽住司岚领口的那只手瞬间捏得指关节是一阵发白。

    魏妈妈转脸看着她,眼神里是怜悯的,是心疼的,可是又很快她转开脸去,魏妈妈说着抬脸去看了一眼司岚,“带她走!”

    “妈--”林雪静声音嘶哑得喊出声,背过身去的魏妈妈没有转脸看她,而是将犀利地目光投向了中央的灵柩,一字一句地说道:“该是你的东西,一分一毫也要拿回来!”

    ----------华丽丽分割线------------

    “践人!”

    医院的一个病房内,正在用酒精清洗自己指甲的甄暖阳低咒出声,她的手指甲有两个在煽耳光时被打断了,可见她当时有多用力,陆浅樱那脸蛋上那五根血红的手指印就是最好的杰作,而她到现在还觉得掌心发麻,抬起手用酒精清洗时手指还在微微地抖动着。

    “别抖了!”说话的是舒然,她手里拿着医用棉签帮着甄暖阳搅着酒精清洗手背上的抓伤,手背上有皮肤被抓破,不过好在没有流血,破了点皮。

    甄暖阳暗吸了一口气,气息顺了之后才让自己的手保持了稳定不再颤抖,但也仅仅维持了几秒钟再一次颤抖起来。

    “暖阳!”舒然的手停了下来,看着甄暖阳那微变的脸色,发现低垂着脸的甄暖阳眼眶居然有些微微泛红,她停下手,坐在一边低声安慰,“没事了,没事了!”

    “我不知道,如果我晚进去几秒钟,他会不会就--”甄暖阳说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起了半个小时之前那惊险的一幕,长这么大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今天会有这样的感应能力和反应能力,如此惊险差之毫厘就将失去一个鲜活的生命,那个女人是带着一颗必死之心豁出命的要将小承嘉掐死,如果在推门之后没有感到异常稍有一点的迟疑,承嘉可能已经死在了里面,即便是将那女人千刀万剐,他也救不回来了!

    甄暖阳是想想后果都觉得可怕,她不敢想象,如果一年半前承翼的离世是林雪静的噩梦,那么对她来说又怎么不是一场噩梦?她亲眼看到那两个宝贝出世,是第一个抱他们的人,甚至是当他们还在娘胎里时,她就是除了他们母亲之外第一个亲近他们的人,第一个孩子没能保住,第二个孩子又险些死在她面前,她今天看似彪悍冷静其实已经害怕得不能自抑,这种紧张害怕的情绪从孩子抢救到传来稳定的消息之后,她才找到这个安静的地方释放自己的紧张和害怕。

    手会抖,心会怕,她也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女人而已,在面对这么惊险的一幕她迅速果断却又因为紧张焦虑而在一个人的时候红了眼眶。

    甄暖阳一阵深呼吸,用酒精胡乱得将自己的每一根手指甲都消毒完毕,再抬眼时微红的眼眶已经褪去,“林雪静呢?”

    舒然正在开窗,病房里的气息让她觉得有些不舒畅,有些想吐,听到甄暖阳的声音,便转过脸来,微微一叹,“她,不太乐观!”

    魏妈妈当众说的那一些话不仅让梵家的人面色惨白,连所有在场的精益员工都瞪大了眼睛珠子,然而真正震惊的便是林雪静,如果周章是她的亲生父亲,那么,林爸爸呢?那个从小就将她视为掌中宝*爱有加的林爸爸又是她什么人?

    这被掀开的内幕里,如同一把双刃刀,真相被揭开,她受到的伤害远不止这些!

    --------华丽丽分割线--------

    “呼吸恢复了,呼-----”抢救的医生虚脱得松了一口气,对着身边的护士通知了门口守着的人,“指纹采集是不是已经结束了?”

    “是的,颈脖口的指印已经采集完毕,还有陆小姐手臂上的牙齿印和唾液样本也采集完毕了,那一条作为作案凶/器的丝巾也连同采集的指纹和唾液样本一道备案!”

    <g上还没有醒来的孩子,他的颈脖上除了有手指掐痕之外还有丝巾活活勒出的淤痕,对方有多用力,使得孩子的颈脖肌肤都出现了破皮出血,伤痕累累的看着就感觉太过残忍!

    与此同时,特殊病房走廊门口站着的人尽管脸色平静,但那双时不时往病房里看过去的眼睛里有着一丝踌躇不安,佩戴在耳朵上的蓝牙耳机里有张晨初的咆哮声在爆/发。

    “说清楚点儿润老二,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谁这么大胆子敢动手?”电话里的张晨初此时的情绪就堪比每天一大早被吵醒的起*气,明明因为时差关系接电话时还语气朦朦,结果在朗润几句话之后顿时如清醒过来的雄狮,震出来的声音让朗润一把摘掉了蓝牙耳机往走廊一边的座椅上一扔,最受不了这男人的河东狮吼!

    “润老二,你xx的说个话就不能说完?说半截我真要xx了你!”耳机里的声音依然在咆哮,因为没有得到回应咆哮声更大了,想来是去国外办事的还在睡觉的张晨初已经从chuang上爬起来了,一阵乒乒乓乓奔下楼梯的声音响起,看样子是坐不住了从二楼奔下来了。

    “他没事了,我们正在观察中,你别着急!”尚卿文捡起耳机安抚那边已经闹得快炸了的张晨初,看着身旁闷闷不乐的朗润,他脸色不太好看,是他亲手把承嘉抱出了洗手间,又比任何人都冷静地安排救援步骤,他是第二个亲眼看到孩子受伤的人,并一路护送到医院,他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冷静,司岚留在了仪式厅那边处理林雪静的事情,而他则一直守在这边等到尚卿文过来。

    他此时会有这样的表现原因只会有一个,那就是心里气愤却无从发泄,面若冰霜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他动怒了!

    尚卿文来的时候这条走廊上全是郎家的人,司家的老管家也过来了,正守在病房的门口,身边还站着司家的两个佣人,个个面色焦虑,进病房的人都是特殊安排的,连抢救的医生也在被护送进医院之后全部轮换成了司家的家庭医生和护理人员,处处可见司岚现在是犹如惊弓之鸟,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尚卿文走过来用手拍了拍朗润的肩膀,发现郎家二公子脸色沉得可怕,别说是亲眼看到,就是他刚才亲耳听到的那些也让他震惊不已,明目张胆地谋/杀,这样的事情就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了他们的面前,他们每一个继承者从小都经历过那么一两次的绑/架和暗/杀,尤其是朗润,十岁之前经历过两次,两次都险些丧命,但是这都是暗着来的,这样光明正大地杀人他们没有遇到过,让精于算计的他们如何不震惊?这简直是欺压到头上来了!

    “老二!”尚卿文低声唤了他一声,似乎是想将他从那深陷进去的思维里拉出来,这牵扯到了他那段不愿回想的记忆,尚卿文试图让他及时清醒过来,因为他发现朗润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眼睛却变得猩红起来。

    被叫醒过来的朗润目光动了动,看过来时深黑色的眸底是巨浪翻滚,“司岚要是不想要精益,那么从明天开始,精益就由我郎家接手!”

    --------这是补更昨天的章节,恩,今天的更新在下午,请大家五点钟来刷一次恩恩,么么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