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56:雨夜!

    --------

    雷电轰鸣,吹动着窗外花园里的花树东倒西歪的,坐在二楼书房的男人眉心处有着些许的不愉快,被走过来的人伸手将手里的红酒杯子取了过去,伸手在额头上一弹。

    “你那是什么表情,对你嫂子的决定有意见?”坐过来取了他手里杯子的人是尚卿文,弹他一下额头顺手将沙发上的一只抱枕扔了过去,正好砸在了司岚的脸上。

    有意见?有意见也得保留!

    司岚听着楼下传来的说笑声,加上被尚卿文伸手弹了额头,一万个不爽,更加不爽的是自己三十五岁了还得被尚卿文压迫到叫比自己年轻的舒然唤一声‘嫂子’,这种不爽感使得他胃一阵抽疼,把抱枕顺手往尚卿文那边一扔,“说我呢,你不一样有意见?”说着竖起耳朵听楼下的动静,听到那温润的男低音响起时,便翻了翻白眼,好吧,你闲得蛋疼所以也必须拉着我跟你一样蛋疼!

    司大少好好的计划被舒然的一个电话打破了,本来好好的一晚上,吃了烛光晚餐又看了一场电影就等着回家了,舒然的电话打过来说邀请他们过来坐坐,这一坐不打紧,两个女人越聊越有劲了,哦,不是两个女人,是两个女人一个男人。

    刚回国办了一场轰动了d市贵族界画展的聂展柏此时正在尚家做客,不难理解为什么在林雪静接到舒然电话之后的五分钟之内,尚卿文一个电话打过来了,诚挚邀请他也一起过来。

    不过聂展柏才刚回来,今天早上不就是尚卿文两口子去接机的吗?也就是现在的聂展柏是住在尚家的,某个男人看似大度其实心里是着急得快疯了吧?不然也不会拉上他了!

    尚卿文将手中杯子里的红酒一口就喝了一大半,朝司岚看了一眼,默默地转开眼睛,司岚轻咳了一声,“听说舒然现在学画也小有成就了,恩,也听说,美洋洋崇拜下面那个,崇拜得紧,这个--”

    尚卿文目光扫了过来,眯了眯眼睛,“恩,承嘉也很喜欢画画,我上来的时候看见他跟那位貌似很投缘!”说完,尚大少不忘去看司岚那张瞬间变幻莫测的脸部表情,瞅了瞅门口,咦,难道你没听到林雪静刚才高兴的说话声?貌似不仅我女儿崇拜吧?

    司岚看着尚卿文那幸灾乐祸的表情,伸出长腿踹了他一下,低声说道:“你小时候画画那么差,难怪美洋洋说你完全没美感!”

    尚卿文也不甘示弱,“你的画工也好不到哪儿去!”

    “画得最好的那人是谁?”两人不约而同地忍不住蹙眉,对视一眼,随即两人再次不约而同地皱紧了眉头,在对方眼睛里看到了答案,是朗润那臭小子!

    看似一副正儿八经的模样其实看他的画工就知道了,狂野派作风,内心不知道*到能刮起几级龙卷风了,亏得他们三个还在一起笑话说咱哥几个比智商肯定有排序比情商那也一定是有排行榜的但是比画画嘛咱们几个半斤八两其他可以分高下,惟独这个好啊,难得一致的平起平坐啊,结果偏偏那厮画技了得,最郁闷的是他们三个最初都不知道有一次上课的时候老师拿出一本精美画集说是一位少年出名的人物所画,并且指出里面有三幅获得了几位业界大师的一致好评,最后他们才知道那混蛋就是朗润,这混蛋可真是低调得令人发指,连他们这几个最好的都不知道。

    哦,不,用张晨初的话来说,这才叫真正的阴险,你想想啊,大家都以为画得乱七八糟完全没有可比性,你突然冒出来站的位置还是前面好一大截,张家的张晨初和司家的司岚自小就被要求这样必须好那样必须好,当然不是特别好,不要在四个人之中垫底就好,结果他两人前有学霸级别的尚卿文挡着,学习成绩是压根没办法突击上去,好不容易画画这门,几个人都差,就没那方面的天赋,天赋这玩意是没有就是没有,这不就得了吗,大家差我也差很正常了,结果润老二这一鸣惊人的姿态瞬间把张晨初给落在了老远,张晨初是回到家就被清算,大怒说润老二这是背后捅阴刀子,这人也太损了!

    这件事在接下来的好几年里张晨初是每每想起就忍不住朝润老二瞪眼睛,回应他的是润老二更加凶悍的藐视。

    恩?有本事来单挑!

    不比打架,咱们就比画画!!

    这话说得张晨初在之后的成长岁月里造成了很大的阴影,比毛线,劳资吃饱了撑着跟你比画画!!

    楼梯上响起了美洋洋零碎的脚步声,小美女手里端着果盘走过来亲亲热热地跟尚卿文碰了碰脸,“爸爸,妈妈让我拿上来的,喏,你不是昨天才吵着要吃哈密瓜吗?妈妈可记得呢!”说着还用牙签挑了一小块喂给尚卿文吃。

    坐在一边的司岚看着美洋洋的动作,不由得心里点赞,这孩子心里通透啊,看出了她老爸心情郁结跑上面来避难来了,端着一盘子哈密瓜还说了舒然那么多的好话,真不知道是舒然教的还是她自己说的?

    尚卿文吃了一口,脸色也稍微好转了些,等美洋洋要下楼时叫住了她,“那个,洋洋啊,你跟妈妈说,很晚了,要早点休息!”

    等孩子下楼,尚卿文气也顺了顺,好像吃了一口甜甜的哈密瓜确实甜了,他昨天不过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她还记在心上了,他以为她最近忙着想着要如何招待聂展柏把他给忘了呢!

    尚卿文吃了一口又递给司岚,男人一旦小气起来是要命的,较真的男人较起真来也很可怕,当司岚听说今儿晚上要留在尚家睡一晚,脸色青了青,好吧,难得的意境就被这两口子给搅黄了,他瞪了一眼笑意米米的尚卿文,你给我等着!

    尚卿文吃了哈密瓜觉得气儿也顺了,踹了踹司岚,好歹兄弟几十年了,一起睡一晚又怎么了,哦,就你是男人,我就不是男人了??看司岚那表情,好像还是他想睡他似的!

    两个男人开始坐着喝酒,喝着喝着人又多了一个,是刚才在楼下的聂展柏,说起来两人对聂展柏都有所忌惮,倒不是因为他本人,而是因为他那死去的哥哥,舒然当年被那深度催眠折腾得精神分裂,这聂家两兄弟相貌又是如此相似,跟聂展云交过手的司岚和尚卿文一看到这张脸就忍不住地心里一悸,尤其是司岚,当年的幕后黑手是司岚的父亲,害得聂家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如今面对着聂展柏,司岚心里也复杂万千,说不出的那种感受!

    “不介意我坐下来吧?”聂展柏一身休闲装,夜晚有些凉,他在衬衫外面加了一件薄外套,此时站在沙发边看着两个各自斜躺一个沙发的男人,笑了笑。

    尚卿文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司岚便起身去那边酒架子旁取了一只酒杯,走过来倒了半杯红酒放在了聂展柏的面前。

    “谢谢!”聂展柏微笑着端了起来,举起杯子示意碰一杯,司岚和尚卿文举起了杯子,三人的酒杯轻轻一碰,谁也想不到五年后的再次相遇,三个险些成为敌人的人会坐在一起,不谈以前的纠结,只谈现在和未来。

    “我在回国之前去过伦敦郊区的墓地!”聂展柏轻声说着,看向了司岚,“只是不知道你已经把他带回了家!”说着他轻轻一笑,“这也算是了了他一桩心愿!”

    司岚神色微怔着看着聂展柏,似乎是想到了那天清晨他亲自到墓地亲手开棺捧回那只骨灰盒的情景,不由得眼角干涩着急忙转开了目光,良久才轻轻开口,“你就是他的授业老师?对不对?”

    他在调查时查到了孩子们曾经有一位授业老师,教授画画的,只不过资料显示只教了一个多月,他当时没有细查,毕竟孩子的授业老师很多,他没有一一查证,此时听到聂展柏这么一说,他才想起。

    聂展柏轻轻放下了酒杯,“是,我是,我教了他们一个月的素描!”

    以他的身份,四年前就出名的人物如果不是因为认识林雪静,或是跟舒然有这一层关系,恐怕他不会亲自教!

    司岚捏着酒杯的手紧了紧,脸色微微一白,像是在极力抗拒着想要得到某个真相,却又害怕去触碰,害怕去知道,孩子的突然离世就跟他心里的那根刺儿,明明已经放下了要去追究真相,也决定了将双倍的爱给予最后的这个孩子,他拒绝自己再去追究,可是一经提起他还是忍不住地想去知道,却又这么的纠结,这么的痛苦,想知道,想弄明白,却又害怕揭露出血淋淋的伤疤来,他不忍向林雪静提起,更不忍向小承嘉问起。

    “他的葬礼,我去过!”聂展柏说着垂下眼眸,这一生他最怕的就是去墓地,因为在d市的墓地上,一眼看过去一排全是他聂家的人,这种心理阴影这一辈子都去不了了,所以他这些年都拒绝参加朋友们的葬礼,但是那个孩子,是个例外!

    “他很有绘画天赋,就像所有的老师都特别喜欢学得好的孩子一样,他的天赋使得他在一个班二十多名学生中脱颖而出,但是很遗憾,他死于一场车祸,当时是在出水痘高烧期!”

    出水痘,高烧不退,林雪静连夜要将孩子送进医院,结果却在路上发生了车祸,副驾驶受到重创把坐在副驾驶上的孩子当场挤压致死!

    所以她在得知承嘉得水痘时眼睛里涌出了绝望神情,所以她不准孩子再坐副驾驶的座位,都是因为另一个孩子的离去的原因。

    ------华丽丽分割线----------

    <g,她也是女人所以非要挤到一起睡,加在中间叽里呱啦地说了好久,说今天聂叔叔的画展是多么的引人瞩目啊,说今天跟木头承嘉的交流啊,这丫头故意告状来着,说没在承嘉那边受到女王的待遇要求将这待遇无限期延长等等,好不容易等她睡着了,两人才有机会聊一聊。

    林雪静钻出了被褥,看着睡在中间的美洋洋,打趣一笑,“我说以前咱们跟暖洋洋睡一起的时候,是你睡中间,她睡最边上,一晚上就咱们两人话最多,等回神了,你那边睡着的暖洋洋早换地方去了!”

    舒然忍不住地笑了,“恩,头和脚换了个方向!她完全是成一百八十度水平旋转来着!也不知道她怎么睡的!”

    那女人那个时候洁癖还没有现在这么严重,她的洁癖不是天生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递增,高中那会儿三人还一起睡来着,完全不像现在,连个衣角碰了都恨不得把衣服脱/下来洗个几遍。

    林雪静说着微微一叹,锊着被子捏了捏,“我今天晚上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是觉得心里慌慌的!”

    她跟舒然说了递交辞呈的事情,还说了明天一大早就能跟梵琛正式离婚了,只不过现在却开始莫名其妙地焦虑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担心一时间找不到好的工作还是因为担心明天会有什么出其不意的变数,今天晚上还真是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舒然坐起来把睡熟了的美洋洋抱起来挪到傍边位置,移了过来靠近林雪静,“我说,你难道是不想跟姓梵的离了?我跟你讲你要是再这么拖着恐怕有人会发飙的!”

    “谁啊?”林雪静把手从被子里撩出来,舒然狠瞪她一眼,明知故问。

    在她看来,以司岚的性子能等这么久已经是个极限了,而且还出乎他们所有人的意料,一向做事干净利落的男人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对精益下手简直是个奇迹!

    恐怕某个傲娇了多年的男人是终于明白了来硬的只会把人推得越来越远,现在是脑子突然灵光了改变策略了,开始走迂回路线了!

    “怎么了?”舒然碰了一下失神的林雪静,觉得这女人今天晚上确实有点奇怪,碰她一下她才回了神,还惊了一下,把舒然都怔了怔,伸手去摸她的额头,便听见林雪静微叹出声,“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晚上一闭上眼睛就老想到以前小时候,我大姨跳楼自尽的那天晚上的情景!”说着她转脸看着窗外被大风吹得凌乱不堪的树影,低声喃喃,“那一天晚上也是这样的狂风大雨!”

    --------华丽丽分割线--------------

    大雨下得急又猛,二楼的客厅内,两排沙发并排放着,室内灯还亮着,茶几上还摆放着三只酒杯,沙发上躺着的两人还没有睡,一个是接了电话直接从沙发上径直坐起来的司岚,另一个是玩手机游戏被打断,神情错愕地跟着爬起来的尚卿文。

    “情况严重吗?”尚卿文把手里的手机放了下来,看向了司岚。

    司岚还拿着那只手机,通话完毕之后他坐在沙发上,神色微沉,脸色一时间变得复杂起来,起身走到窗口,手拉开了半掩的窗帘,视线看向了窗外,转身快步走过来捡起放在沙发上的外套穿起来,“我去一趟,对了!”他说着看向了起身的尚卿文,“别告诉她!”

    尚卿文神色一凝,伸手将他拉住,“你现在以什么身份去?你这么贸然地出现说不定会惹出其他麻烦事儿来,我让张晨初马上派人过去看一下情况!”

    东区的医院离这里至少有八十里路,这么大的雨,他不会让司岚一个人孤身前去冒险的,他司岚是司嘉集团的老总,别说是他替他把林雪静给瞒着,万一被一些媒体抓拍到,他想瞒都瞒不住。

    ----------华丽丽分割线------------------

    通往东区的道路上,有救护车和抢险救援车辆呼啸而过的影子,尖锐的鸣笛声被暴雨和雷声撕破,市区救援队在半个小时之前接到了一个紧急求助电话,两辆轿车被爆/发的泥石流冲走,那条路才设了警示牌不能通行,却还是有车辆冒险通过,在之前滑坡过的山体就做过防护措施,只是让人没有预料到的是这次的泥石流超过了前两次的阵势,直接滑下半边山体将那条道全部掩埋了,冲在最前面的两辆车直接被冲走,后面有几辆车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不过接到消息称,后面的车除了有几个是小伤之外都没有生命危险,唯一被冲走被泥石掩埋掉的就是前面的两辆车。

    梵母在半夜接到电话拿着电话的手抖了又抖,睡意也被震得全无,手实在是抖得拿不住电话,“你,你再说一次,阿琛,他--”

    --------阿勒勒,这是今天的更新,周末了,小伙伴们,周末愉快啊!呵呵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