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55:你等我!

    --------

    “我不希望雪静知道有你这样的父亲,我的条件就是这两个!”

    魏妈妈说完看向了面色冷沉的周章。

    周章轻轻一叹,低声开口,“倩倩,我一身飘零,孤苦无依,你当真这么忍心,你--”

    “这是谁造成的?”魏妈妈直接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伸手用食指戳着他的心口,再次厉声反问,“这到底是谁造成的?你一身飘零,你孤苦无依?当年谁为了能少奋斗十年抛下我姐姐孤儿寡母不理不问人间蒸发?你现在知道孤苦无依了?你现在来赎罪了,谁稀罕?我姐姐即便现在还活着也不会再看你一眼!周章,你在我姐姐面前,你永远就是个罪人!”

    魏妈妈情绪波动到难以自控,戳着对方胸口的手指也越来越用力,如果自己手里有把刀,她现在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拿起来戳进他的胸膛,这个男人是死不足惜!

    脸色苍白的周章被魏倩的手指戳着心口,心口的触麻疼痛感使得他那张没有了血色的脸越发的苍白黯然,是,他是罪人,在她姐姐面前,他就是个罪人!

    ------华丽丽分割线------------

    夜幕下的电影院,已经过了晚上十点,步行街广场上的人也不多了,一场电影散场,从电影院涌出来的人们四处散开,也有不少人在清凉的夜色下开始散步,在回味着刚才的那一场电影。

    林雪静手里还拿着一只爆米花桶,巨无霸似的大桶她一只手撑开都拿不住,只好用上了手肘抱着,不过吃的人却不是她,而是身边的男人,时不时地伸出手从里面掏一颗扔进嘴里嚼一嚼,巨无霸爆米花桶里还剩下了半桶,看电影的时候吃了一些,还剩下了一大半。

    “想什么?”司岚伸出手指在纸桶里精确无比地夹了一颗出来,他也不是有多喜欢吃这个爆米花,就是觉得嘴巴闲着也是闲着,都知道爱吃瓜子的人嘴巴闲不住,他平日在其他人面前一副高贵冷艳,偏偏在有些时候又没那么多的讲究,尤其是在一堆不认识自己的人面前,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或是在自己最亲近的人面前,压根不用顾忌什么身份不身份的,不过前者能遇上的时间太少,后者呢,人又不多!

    林雪静把爆米花桶递过去了一些让他能更好得够得着,以前听舒然说尚卿文不喜欢吃甜食,看个电影就她一人抱着爆米花桶往自己嘴里塞,不过尚卿文好在会给她打理,比如帮着她捧爆米花桶,帮着她拿冰淇淋,为了让她少吃些冷的背着她把一大半的冰淇淋往垃圾桶里扔,十足十的男版佣人,而今天这一场电影可是让林雪静有了另类的见解,那就是她看一场电影完全是跟舒然相反的待遇,她抱着爆米花桶,司岚坐在那边吃。

    离停车的停车场还有些距离,此时从电影院出来,夜风清凉,林雪静听见司岚的问话伸手抓住从头顶落下来的一片树叶子,轻轻一抛叶子随着夜风一吹,飘在了夜风里,她轻声说着,“没想什么,就看了那场电影有些感触!”

    恩?

    步行街的路灯下,两个并排走着的身影速度很慢,司岚抬头看着路灯,有不少的蚊虫和飞蛾绕着那灯转悠,时不时地撞过去,有的直接撞飞落地,有的在半空中旋转几圈又飞起来再次撞飞过去。

    夜色里,他的影子拉得老长,转过目光看着前面地上旁边的影子,比自己的影子高度要矮上一截,两个影子保持着同样的速度,他停了下来,旁边的人也停下来,抬脸看他,“怎么了?”他居高临下,双手插在休闲裤里,对着抬脸看他的女人轻轻一笑,夜色灯辉下的笑容,有着光影般的变幻莫测,让抬脸看他的林雪静又是疑惑又是失笑,瞥见他的衬衣领子的领口解开了一颗,忙用一只手腕圈住爆米花桶,伸出右手却帮他把那口衣扣扣起来,边扣边说,“其实我是看了那场电影想到了我姨!”

    低头任由她扣衣扣的司岚目光微微一动,眼底有那么一丝异样轻轻闪过,只是扣衣扣的林雪静没有注意到他眼睛里的异样,继续说着,“我大姨以前爱过一个人,爱得死去活来,爱得轰轰烈烈!”说到这里,林雪静的手顿了顿。

    司岚将她手里的爆米花桶取了过来,自己拿着,朝旁边看了看看见不远处有可以坐的木质座椅,步行街有不少这样可供大家休息的地方,现在夜深了,在街上走的也没几个人,他伸手捞着林雪静的胳膊就往那边带,他人高,手臂一捞差点将林雪静给直接抱起来,惊得林雪静是低呼连连,又怕挣扎着伤到他的腿,只好任由着他半拖半提着往那边走。

    “然后呢?”林雪静屁股刚一落下,司岚就坐在一边双臂展开撑在椅背上,让坐下去的林雪静正好可以靠在他的肩膀上。。

    咦?他还真有兴趣?林雪静还在回味着自己脑海里的故事,也没有注意到这样的细节,坐下去时便靠了过去。

    “我听我妈妈说的,我大姨以前在世的时候很爱很爱一个男人,听我妈说,那个男人家里好像还很有钱,跟我姨妈是一个大学的,最开始的我妈妈就很反对,说有钱的男人都靠不住让她自己掂量着有点分寸--”

    林雪静说完这些话就感觉身边的男人有些不对劲了,她侧脸看他,就发现司大少的眼睛时微眯着的,微眯着眼睛瞄她,恩?有钱的男人都靠不住?

    一杆子打翻一船人?

    尚卿文靠不住,在他跟舒然在一起的时候,两次提出离婚的可都是舒然啊,被抛弃的都是尚卿文啊,外表看着光鲜一回到家那就是个典型的妻管严,到现在还担心自己老婆跟别人跑了,这还叫靠不住?还是因为尚卿文不够有钱,算不上有钱人?

    朗润靠不住?他那不是靠不住,而是没人敢去靠?因为恐怕靠上了一辈子就甩不掉了!

    张晨初靠不住?他那是因为始终没找到对眼的,要是有一天看上眼了,恐怕对方即便是个有夫之妇他也会飞蛾扑火地挖墙脚的。

    还有--

    外人就想着这些高门富少是多么多么的眼光高,当然,看惯了各种形形色色的美女眼光确实偏高,但是也不能以此来说明他们靠不住吧?靠不靠得住不是也要靠了才知道吗?

    司大少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接触到林雪静那疑惑的目光,也知道这妞是压根没往那边想,她就是单根经!

    “继续--”

    林雪静叹了一声,“后来那个男人果然是把大姨甩了,还不是当着面甩来着,而是突然人间蒸发了,再后来,我大姨疯了,我从懂事开始就知道她疯了,在我五岁那年,我妈将她从精神病院接到家里来,因为当时医生说她的病情有所好转,我妈又是护士就想亲自照顾她,当时我们家刚搬到市区,那晚上她神智不清说了很多很多的话,我好多都不记得了唯一记得一句就是她说的,‘我等不到了,我等不到了!’,那天晚上半夜的时候她就推开的阳台的窗户,从十六楼上跳了下去!”

    林雪静说完眼眶一红,她还记得那晚上林家人的慌乱,小区内响起的救护车和警车的声音,好多人半夜醒来,妈妈不准她下楼看,更不准她到阳台上去,只是在大姨出殡那天让她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说到那个为情而疯最后不堪疯癫而选择自杀结束生命的女子,林雪静忍不住地再次落泪了,大姨自杀的时候还不到二十六岁,她那短暂的一生是轰轰烈烈的,只不过是爱错了人,还一条路走到了黑。

    司岚听完没有出声,而是掏出了一根手巾递给她,看她擦完眼泪才说了一句,“我想,那位抛弃了你大姨的男人,应该很内疚吧!”

    刚说完,远处就是一阵轰隆隆的雷声,由远及近,天际上原本还有几个星子,就这么被风一吹,云层给盖了过来。

    要下雨了吗?

    ----------华丽丽分割线----------

    “这么晚,他去那边干什么?”

    <g边脱/掉睡衣。

    “好,你先走,我马上过来!”在挂了电话之后,听见窗外传来的轰隆隆的雷声,他解腰带的手一顿,目光微沉,他脑子里还想着下午那张检验报告的事情,*都睡不着,此时又接到了司机打来的电话,说老板连夜要赶回老家那边,东区老家那边七月半的时候才经历了一次小型地震,虽然伤亡不大,财产损失也不多,但其中有两条路一周前才爆/发过一次泥石流,也不知道现在路有没有修通,这个时间回老家,他是怎么想的?

    大雨倾盆,那辆黑色的轿车连夜驶出了d市,朝着东区郊区的方向疾奔,坐在后排的男人看着车窗外闪过的雷电,闪电划破长空,白亮亮的刺眼,窗外雨声凄厉,但他却对着车窗外的黑夜难得得露出了一丝期待的笑容来。

    萌萌,我很快就能见到你了,你等我!

    ----------这是今天的更新,更新完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