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50:你不如直接问我!

    ------

    病房门口的朗二少抄着双手在胸口看人装x揩油的样子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变了变,手指尖摸着自己高蜓的鼻梁骨,似乎是这个情景有些类似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不过这角色,却是对换了的。

    他眯眼,后知后觉地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也被揩过油,倒霉的是往往自己身在局中却全然不知情,而郁闷的自己居然现在才知道,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好像是在昨天,又好像是很久以前,但是又像是一种习惯性的,每天都在出现!

    他眯眼,脑海里冒出了那个三番五次靠近他的女人!

    朗二少突然伸出手捏了捏自己的衬衣领口,眯眼时眼睛缩成了针尖,看着旁边的一株长细叶盆栽植物,锁定的架势让身侧的张晨初疑惑,他下一秒是不是要用那长叶子把自己的领口给捆起来???

    艾玛,这表情也太惊悚了些!张晨初嘴角发抖,恨不得是把郎公子给拽过来普及一下生活常识,你是男人嘛,防着谁啊?就算被揩油了也是你的额外福利嘛,虽然你的额外福利一向充足!

    张晨初在想是不是某个少爷单生憋出毛病出来导致心理也有问题了,搞不好,他喜欢男人也不无可能!!

    张晨初看朗二少那捏领口沉思的模样顿时往一边靠了靠,之前朗姑姑找了他问为毛朗二少都三十五了怎么还不结婚?在承嘉的身份被确认之后郎家也开始金罗密布地调查朗二少身边出现过的各种形形色色的女人,结果原本还预计三天内排查清楚结果不到一个小时就排完,郎公子从大学到出国再到回国,身边出现过的女人,第一,他妈;第二,他姑姑;第三,他姐姐;第四,舒然;第五,林雪静;第六,甄暖阳!其中两个是兄弟的女人,一个是姐姐,最有可能的一个就是甄暖阳,郎家人是带着放大镜地找,是希望能像司家大少那样能从地缝里捞出一个带有朗二少血缘关系的孩子出来,不过连最有可能的甄暖阳跟郎公子定亲五年了还上下班各走各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更别说什么一/夜/情,酒后乱/性(郎公子从没喝醉过也从不会在那些乱糟糟的酒吧里出现,他嫌脏!),孩子?毛都没看到一根!这让朗爷爷大为头疼,直叹正家风是件好事,但是这是家风未免也太正了!我又没像其他家族长辈限制你不准这样不准那样的,你想怎样就怎样什么都可以,但是你为嘛就那么听话那么乖,你特么倒是睡个女人给这一家老小看看啊!

    又是五年,朗爷爷在一次年会上拄着拐杖老泪纵横,直呼累觉不爱,唉,感觉不会再爱了!

    张晨初看着沉思的朗二少,其表情从最初的疑惑到目光微沉最后是把领口一拉,迈着彪悍的步伐转身走开,留下张晨初站在原地一脸茫然,这是虾米情况?

    受刺激了?

    张晨初朝病房里看了一眼,对着那个无耻的揩油者挑了一下眉头,这货还装得有板有眼的!难怪朗二少在得知他的腿断了再三确认是真断还是假断,现在他也开始怀疑他那断腿是假,趁机泡妞才是真!

    果然无耻无下限啊!

    林雪静是发现了门口站着一脸笑意的张晨初,是突然抬头就看到的,见对方闲适得靠在门边也不知道来了有多久,急忙站起来,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被司岚拽着,反应过来的她急忙收回手去,起身就朝旁边走,手里的细滑消失了,司大少眉头一蹙,看着门口出现的人目光里大有‘你晚一点出现会死啊’的表情,看得张晨初是嘴角直/抽,门也不进来了,双手塞休闲裤袋里斜靠在门口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看着脸色微红出门的林雪静,笑了起来,“亲,不如你们再卿卿我我一会儿,我不介意当电灯泡!”

    一句话把本来就觉得难为情的林雪静说得脸刷的一下爆红起来,高跟鞋都险些一扭,急忙停下脚步稳住了身形才急匆匆地走开。

    看着林雪静低头跑开的身影,张晨初吹了吹口哨,这要是舒然,估计现在已经不顾身份地脱了鞋砸过来了,并且尚卿文那个厚脸皮会更加不要脸地在你面前大秀恩爱,直到你受不了为止!

    这匆匆跑开的身影还有刚才那一句话就红脸的性子。

    “哇喔--最是那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张晨初看着那身影,忍不住地低笑出声,身后随即便响起一声浓浓的警告声。

    “张晨初!”

    张晨初收回了目光,抬起脚将病房的门关了过去,直觉忽略掉里面男人那警告的目光,类似自言自语地继续说到:“如果说舒然是大家闺秀,那么你这位就是小家碧玉了!”说着往司岚身边一坐,用肩膀靠了他一下,打趣地说道:“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

    司岚低吼了一声‘滚’,张晨初吐了吐舌头靠得更近了些,“周章就在楼上,而且我还发现你的那个情敌,刚才在门口出现过!你说他是想找人把你干掉以绝后患呢还是想什么呢?”

    司岚眉头一挑,说的我好像很容易被人干掉?我就这么不经干?

    司大少脑子里才冒出这个想法就被自己总结出来的这一句话给怔得老脸有些挂不住,靠!

    张晨初翘起了二郎腿,“据我所知,周章的身体一切正常,什么高血压啊心脏病啊,都是无中生有!不过,他装得蛮像的!”说着他朝司岚看了一眼,“这老东西最近经常在妇产科那边转悠!悄然无声形同鬼魅,尤其是昨天晚上,鬼魂似地转悠。”

    张晨初说着摸了摸下巴,古怪地转过脸来看司岚,“我说,要么你把精益收购了,要么我来,别跟尚老大说,他要再掺合一脚完全没得油水可捞了!”

    司岚对张晨初提出的意见是连翻白眼,有你这样做兄弟的?谁当初说得信誓旦旦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家伙这些年赚得不少,张家现在除了钱还是钱,还没赚够?

    “收购是需要钱的!”司岚低沉出声,表示了自己对张晨初提出的意见的不赞同。

    张晨初睨他,难不成还有不要钱的收购?说着看着司岚那深邃的眼眸,嘴角一抽,你莫不是想空手套白狼?

    额,司岚,你比我还贱呢?我好歹还知道花点钱,你丫滴是一毛不拔还要坐享其成!!!

    名副其实的歼/商啊!

    --------华丽丽分割线----------------

    林雪静是晚上才上的楼,走到门口时梵琛是站在门外等着,见她来了才一前一后地走了进去,自昨天两人在办公室里意见不一致说话语气相冲之后,两人即便是见了面脸色也不太自然。

    林雪静是相信自己没错,是他擅用职权越权干涉了自己的工作,错在他,但是再见面时梵琛看她的表情就像是她做错了事情欠了他一样。

    林雪静忍着心里的郁闷之气,不明白之前两人相处一直和和气气的,突然之间说翻脸就翻脸,在她试图跟梵琛说话时,他直接转开了脸一副不搭理她的样子,让她站在门口是连连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平静了自己的心态走进了病房。

    “董事长!”林雪静在踏进病房之后便下了那个决心,她要当着董事长的面把这件事说明白。

    快她一步走进病房的梵琛转过脸来,看着她,目光深深,让站在门边的林雪静恍然看到了他眼神里一晃而过的,恐吓的眼神?

    还是她看错了?

    “雪静,来,过来坐!”周章对着门口的林雪静招手,让她过去坐,林雪静走过去时,周章便说开了,“阿琛跟我说了,公司的事情,他不是故意要越权,就是在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没有提前跟你沟通,他知道你这两天一直跟他生闷气,说你带着孩子一起回了娘家,他一个人也深刻反省了觉得是自己不对,雪静啊,一家人不要那么较真,把孩子接回来一起住,你们都结婚这么多年了,相互都让一让,没有过不去的事儿!”

    “董事长,我是--”林雪静急忙开口,旁边的梵琛便接过了话,抬脸诚挚地看着她,“雪静,你别生气了!d大那边我已经派人联系了,已经很好地处理好了,我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确实有欠考虑,你就别再生我气了好不好?”

    林雪静被他突然转变的那张脸怔得一时间忘记了语言能力,有种不知道他说的是真话还是讲的是鬼话,这样的认知让她恍然觉得或许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认真地去了解过一个真实的梵琛。

    对,只有对某个人上了心才会发时间去了解对方,也间接地说明了自己确实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这是那天晚上梵琛走之前说的那句话,你从来就不知道我心里到底想要什么!

    林雪静在去给周章倒水时被梵琛拉住了手,“雪静,你答应过我的!”他捏的力道有些重,捏得林雪静的手腕一阵发疼,她脸色微变,低呼“松手!”,梵琛非但没松手而是将她拉得更近,脸也直接凑到了她耳边,“说好的周年庆,你连这点时间都不肯给我?还是因为你迫不及待地想跟那个男人好?急着要跟我离婚?”

    林雪静觉得他越说越像是她就是个婚内出/轨的妻子,这种角色的代入感让她很似反感,明明就只是一纸结婚证的事情,结果却牵扯进了个人情感,她当然不会相信梵琛是真的为了捍卫所谓的婚姻做出来的拖延时间的举动,她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坚持到周年庆之后才会跟她离婚!

    原本以为很简单的离婚,现在却越搅越乱。

    两人站在饮水机面前拉扯的动作看似就像是一对亲密的恋人在做无声的争执,周章手里虽然是拿着报纸,但是眼睛却看向了那边,看到梵琛伸手拉住雪静的手伏在她耳边低声说话时的亲昵,两人靠得那么近,当真是一对吵架了别扭了的夫妻,他微笑着轻轻摇了摇头,咳嗽了一声,引起了那边两人的注意,招手让林雪静过去坐着好好聊聊,林雪静好不容易才挣开梵琛的手,手腕上已经捏得通红,刚才那一捏捏得她感觉手腕骨都卡擦卡擦作响了,此时好不容易脱离他身边,林雪静是气得脸色微红,又不好当着周章的面发作,只好忍着咬了咬牙走了过去。

    “夫妻吵架没什么的,阿琛知道错了!”周章在林雪静靠近时低声说着,“阿琛的性子是一向不轻易发怒,你给他点台阶下,以后再慢慢治他!”

    林雪静手摸着自己发红的手腕,顿时有种自作孽不可活的心理感触,当初一心想着能给两个孩子一个合适的身份这样父母也能容易接受,却没想到父母通情达理,而她却因为这个没有实质的婚姻给陷进了泥潭,现在是想拔都拔不出来!

    周章说的事儿跟他们所面临的事情完全是两码子事情,她坐在那边接受着这位便宜舅舅的耐心指导,心里却犹如万千只马儿在咆哮,如果欠人人情就该这样的来还,早知如此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跟梵琛有关系的!

    周章在说完这些事情之后便开始跟林雪静闲聊了起来,询问林雪静的家人怎么样,林雪静都一一作答,周章似乎对林雪静的家乡d市东区格外感兴趣,又问了林雪静家里人是做什么的,什么时候搬到市区来的,问了很多关于林家的事情,让林雪静疑惑地觉得董事长也太亲和了些,怎么问这些?

    梵琛坐在病房里听着两人的谈话,也是满脸的疑惑,林雪静的老家在东区?那就是跟他们家隔得不远?他没听林雪静说过这些,他以前也没问过,毕竟东区那边改建拆迁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小。

    周章听着,脸上的表情略微复杂,却又目光一转,掩饰掉了眼睛里一晃而过的复杂情绪,在微微叹息一声之后轻声问了一句,“你妈妈,现在还好吗?”

    林雪静愣了一下,抬脸看着他,周章的表情也变了变,急忙说道:“我是问,你父母现在好不好?”

    林雪静正要回答,病房的门就被推开。

    “你不如直接问我!”

    病房里的人都怔了一下,林雪静看清了出现在病房门口的人,瞪大了眼睛。

    妈----???

    --------啊嘞嘞,今天更新完毕了,明天继续,新文继续求收,收藏了新文的妞们都萌萌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