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49:我在看某人装X揩油!!

    ——————

    医院妇产科护士站。

    小承嘉坐在一个角落里,翻着手里的连环画,护士长外婆工作忙碌,他来了这么久了都没碰上面,只好坐在角落里看自己的书了。

    “把这个送到7号病房去!”魏妈妈从病房里出来,刚放下手里的记录登记表就看见了坐在她座位上的小承嘉,有护士笑着说,“护士长,你外孙过来看你了!”

    魏妈妈绕过护士站的台桌走了过去,伸手摸摸承嘉的小脑袋,在他抬起脸时笑了一声,“哈哈,怎么想到外婆这儿来了?”心里却在嘀咕着女儿怎么让孩子一个人上来了?这个时间段,她应该下班了才对?还是因为那人欺负她的小外孙了?

    承嘉眨了眨眼睛,我能说我路过么?

    魏妈妈去旁边的自动购货极上投了几个硬币,取出一盒牛奶递给承嘉,自己也拿了一罐子开始喝,边喝边说,“说说,最近都不见你去上课,医院住上瘾了?”

    外婆这人给小承嘉的印象就是大大咧咧的,没有一点长辈的样子,不过这种随性的相处方式让人觉得很轻松,不像他最近接触的那些人,比如在张家,虽然见他的人都很和蔼可亲,但是隐隐都透着一丝敬畏和疏离,张家的佣人个个恪守佣人本分,一口一个‘小少爷’的尊称,那一座城堡虽然华丽却让人感受到一种华而不实之感,老觉得悬浮在半空没有脚踏实地的真实感。

    他还是喜欢这样的相处方式!

    听着魏妈妈的问话,小承嘉慢慢地喝着牛奶想了想,低低开口,“我弟弟以前老是说我,我有时间的时候你没有时间,你有时间的时候我没有时间,人总觉得人生很长,这次没有时间还可以有下一次,本该好好陪陪亲人却每次都有各种各样的事情纷扰,却不知道有可能再也没有了下一次!”

    喝牛奶的魏妈妈表情一滞,没料到这些话会从一个不到五岁的孩子嘴里说出来,怔了半响深深一叹,他是在说他留在医院是为了陪那个受伤的男人,原因是因为曾经的过往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回忆,这些回忆时刻在提醒着他,什么事都没有陪家人更重要!

    小小年纪就懂得这样的道理,真是——

    魏妈妈心里一阵酸,跟他并排坐在一起,想了想,轻声开口,“承嘉,你把那个男人当成家人了?”

    ————————华丽丽分割线——————————————

    “对不起啊,然然,我也没想到会这样的,我是今天才从人事部知道的这个消息,我已经处理好了,d大那边——”

    落地窗旁边的林雪静对着电话连连道歉说‘对不起’,虽然电话那边的舒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她总觉得对不住那边的人,好好的一件事情就这样闹得不愉快,舒然是不可能有什么,但是她这边就说不过去了。

    “我听我妈说了,你也别往心里去,这事又不是你做出来的,我能理解!”舒然宽慰她,告诉她d大这边有她会去疏通处理,不要有心理压力。

    舒然在挂上电话之后,厨房里围着围裙亲自动手做晚餐的尚卿文探出头来,看见妻子微微蹙眉的表情,便问道,“怎么了?”

    “果然不是一只好鸟!”舒然表情郁郁,跟尚卿文简单得说了一下事情的发生经过,调制面粉的尚先生停下手里的动作,饶有深意地看了看为此事烦心的尚太太,“你放心吧,这事儿还轮不到咱们来操心!”

    某人会比他们更积极!更果断!

    ————————华丽丽分割线————————————————————

    病房内有寥寥的檀香气息萦绕着,主治医生为坐在沙发上的人测量了血压,告诉病人今天的血压有所下降,再调养几天应该能恢复到正常水平。

    梵琛谢过了医生,目送着医生离开之后想起了门口那一束被丢弃在垃圾桶里的鲜花,暗思着到底是谁送来的话被舅舅丢弃在了垃圾桶里?舅舅昨天才回来,消息除了精益内部的人知道之外,对外的媒体都没有消息,而他们家人是不可能送这些花的。

    只不过,舅舅今天的脸色不怎么好,自他一来到现在,舅舅都没有跟他说过话,使得他现在心里还悬着一大块的石头没沉下去,心里猜测着莫不是舅舅知道了他跟林雪静假结婚的消息?不,雪静不会说的,她答应过他的!

    梵琛心里还是不放心,在给舅舅取薄被子盖膝盖的时候注意观察了舅舅的神色,等病房里的医生和护士都离开之后,房间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人。

    “阿琛!”周章终于抬起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叫了一声梵琛的小名。

    “舅舅!”梵琛心里微微一凸,等待着他的下文,一般舅舅用这种语气跟他交谈的时候都是很严肃的,让他更加担心了起来。

    “你跟陆浅樱是什么关系?”

    周章目不转睛地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梵琛,上位者的威严使得他此时的目光犀利非常,没有放过梵琛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低着头的梵琛眉心微微一蹙,舅舅突然问到陆浅樱?难道——

    梵琛心里一阵忐忑,却故作镇定地轻松一笑,“舅舅说的是哪里话,我跟她不就是同事关系么?她刚从总部调过来,在d市就认识我跟雪静两人,所以我们私下里关系比较好!”

    周章移开了目光,目光深沉地说道,“我不管你跟她是什么关系,我只是想提醒你,之前跟你说过的话不会变,你能不能得到看你自己!要是让我听到一些风言风语,你知道后果!”

    从病房里出来的梵琛在关上那道门之后,脸色沉了下去,目光落在了垃圾桶里的那一束花眯了眯,走到一边打通了一个电话。

    “陆浅樱我警告你,不准你再私自出现在我舅舅面前!否则,你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怎么了亲爱的,我不就是代表d市精益的职工们去送了一束花么?惹你生这么大的气!”

    梵琛咬牙切齿,“说了不准再过来!”他说完狠狠地挂了电话。

    她以为刻意的讨好就能让舅舅对她的印象有所改观?那只会让舅舅对她更厌恶!

    电话那边的陆浅樱盯着被挂断的手机,大眼睛泛起了恨意,伸手把化妆台上的所有化妆品一把推倒在地上。

    梵琛,你个没种的懦夫!

    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从d市一直跟到了伦敦,又从伦敦追回了d市,到现在你却要过河拆桥。

    你想得美!

    ————————华丽丽分割线——————————————————

    “在看什么?”林雪静端了一杯水过来,刚才她去了妇产科的护士站,那边的人说魏妈妈带着承嘉出去玩去了,她没见到儿子只好回来了,一回来就看到坐在那边的人正在翻一些资料,翻开时脸上的表情是说不出的怪异感。

    一见她进来,司岚便随手将手里的资料合上,看了看门口没有看到那小子,不由得笑了笑,恐怕一上午没有理他让那小子以为他对他又什么意见,其实不是的,他上午在想公司的一个方案,想事情太入神难免会忽略掉小家伙的小情绪,他还在想着要怎么跟他解释一下呢。

    “承嘉跟我妈出去了!”林雪静把水递给他,司岚在接水杯的时候看了她一眼,“心情好多了?”

    林雪静有些不自然了,想着自己之前扑在他怀里放声大哭,眼泪鼻涕一股脑儿地全抹在了他的衬衣上,最后是感到身下的人身体是越来越僵硬,在她哭的时候还隐隐有低低的压抑声传来,她才知道她这么一扑,不仅压在了他的胸口,还直接压在了他的伤腿上,长达大半个小时,在她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爬起来身下的司岚已经脸色微白,手僵硬地抬着,见她一阵手忙脚乱地要找医生来查看,他却皱着眉头说了一句,你是不是该减肥了?弄得林雪静是噗嗤一声就破涕为笑。

    她哪里重了?她体重一直很正常的,生了孩子身材依然标准,谁能看得出她是五岁孩子的妈妈?

    “你们董事长周先生在教育界有一定的影响力,能把书城开到这样的规模也算是相当有头脑的!”司岚喝了一口水,说道。

    “咦,你也知道他?”林雪静说完这句话觉得自己这句话是多余的,他是什么人?他之前做过市长,现在又是管理家族企业,哪有不知道的?

    “你觉得他这人怎么样?”司岚饶有兴致地问去给他倒水的女人。

    林雪静微微弯腰,大开领的v字领口正好对着沙发那边,胸前一颗晶莹吊坠串着银色的帘子一路下垂,到深沟幽壑之处犹如‘一线天’,坠下去便是深不见底,落在了那高耸的两岳之间,斜靠在沙发座上朝那边微侧着身子的司大少没想到这么一侧身就瞄到了那景色一角,眸子里的光一时间变化莫测起来。

    “他是个很有爱心的慈善家,每年都会捐出不少钱资助希望小学工程,并且每年还免费提供不少图书,年年如此,没有一年会落下,他身为老总却平易近人,而且他没有家人,也没有子女,连什么绯闻都没有!所以在公司里,他的声誉很高!”林雪静走过来,a字裙显得她下半身拉长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也高了一截,加上她本来身高就不低,脚上套着的高跟鞋越发显得她走路的姿势是亭亭玉立婀娜多姿。

    斜靠在沙发上的男人眼睛微微一动,在她靠近时目光才从那不偏不倚的部位移开了一些,端起她递过来的那杯水喝了一口,却因为自己手太快,没有试着轻重,猛灌了一口下去显得呛着,他脸憋得有些红,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身边的人好心地伸手替他拍拍后背,提醒他喝慢一些,声音温软,顿时又让他感觉喝下去的不是温开水,而是会让全身都沸腾起来的强硫酸,这种奇妙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地再次咳嗽了一声,顺着她轻拍后背的手臂不动声色地靠了过去,轻轻一躺,“还有呢?”

    林雪静只知道他咳得了一阵可能不太舒服,加上她脑子一向一个时间段只能思考一件事情,而且是单线路的,一听到他这么说便想了想,是在回忆她脑子里的那些材料,想把那些词汇笼统地汇聚起来说出来,“他三十岁的时候创建的精益,d市是精益的发源地,因为海外市场巨大才在十年前将重心移到了英国伦敦,接下来的这十五年发展一直不错!”

    林雪静只知道某人现在是在跟她谈正事,而她也以谈正事的姿态跟他好好的说话,他问什么她就好好答什么,是全然没注意到此时两人紧靠在一起的姿势有多么的亲密。

    她手替他抚着胸口,时不时地抚一下,说到一些话题上的时候也忽略了某人已经不咳很久了,却颇为享受般地任由她的手拂过胸膛,干净白皙的手指掠过他的暗色衬衣,嫩葱白的手指跟他的暗色衬衣形成鲜明的对比,越发显得那只手白嫩非常。

    “没有了,就这些了!”林雪静说完想了想,好像自己知道的就这些了,没有更多的了,她手心一停落在了他的胸口上被身边的人伸手握了过去,在她微微一愣时,听见他若无其事地开口,“那三十岁之前的呢你知道多少?”

    啊?林雪静的思维又被他的话给调开,谁会去探知这么多无聊的消息啊,更何况她也没有那个癖好要刨根问底的的,也只有关系特别好的人例外而已。

    那只手在他的手指间揉了揉,他说话间低着头好似在研究那手指甲上的粉色指甲油,偶尔用手指间捏一捏,揉一揉。

    病房外,张晨初走过来,看着双手抄在胸口的朗二少没进门,伸出脚砰砰了他的腿,怎么了?你不是说来跟他说承嘉的病情的么?怎么不进去了?

    朗二少眯着眼睛意味深长。

    “我在看某人装x揩油!!”

    ————————这是第一更,第二更在下午,大概五点钟左右,小伙伴们可以下班了来看哈,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