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47:吃啥补啥!

    ------<g上的人却丝毫没有睡意,同样没有离开病房的小承嘉也没有休息,他下午的时候在这边睡了一下午,把昨天晚上的睡眠给补了回来,此时坐在g上的男人在平板电脑上下棋。<g,林雪静收拾好塑料饭盒提出病房去扔掉,刚一走出门就被不知道在门外站了多久的魏妈妈一把拽住了胳膊。

    “啊,妈--”林雪静胳膊一疼吓了一大跳,昨晚上从楼梯上滚下来胳膊肘的淤青还疼着,被魏妈妈这么一拽胳膊疼得忍不住叫出了声。

    魏妈妈拉着她朝走廊的一边走去,身上还穿着护士服的魏妈妈走起路来急躁躁的,在楼梯口才一站定,松开了女儿的手。

    “兰姐说看到你在医院,我还不相信,原来你真在这里!”魏妈妈说着狠狠地瞪林雪静一眼,凶完之后又拉下脸来,声音低了低,“怎么回事?”怎么都弄到住院的地步了?

    魏妈妈来之前就做了准备工作的,毕竟是在这家医院工作了二十几年,几个科室的人还是认识的,她来之前就询问了一下这间病房的人的伤势情况,只不过让她郁卒的是,甭管交情再好,问骨科科室的护士们,对方都摇头低声说哎呀倩姐别问了咱不能说保密保密,守口如瓶的保密就跟搞地/下工作似的。

    不能说就不能说,住骨科特殊病房,不是摔断了胳膊就是摔断了腿。

    林雪静手里还提着收拾出来的塑料饭盒,先把盒子往旁边的垃圾桶里一塞,又往病房那个方向看了看,确定那边没有什么动静之后才低声说道:“妈,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魏妈妈伸出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瞪大了眼睛珠子,“我这是在问你话呢?”昨天在电话里还好好的,今天就到医院了,这怎么折腾的?

    林雪静被魏妈妈那如火如炬的目光看得嘴角一抖,“那个,不小心跌断了腿,所以就来了!”她总不能告诉妈妈,说是她一耳光将司岚从楼梯上煽了下来摔断了腿,别说妈妈不相信,看她细胳膊细腿的能把一米八五的男人给煽点楼梯,妈妈一定会说那男人是纸糊的不成?这么不经煽?

    说实话,她到现在都不相信自己昨天晚上会那么大力地将他给煽翻倒地!

    不过事实胜于雄辩,人家现在就在医院里躺着,她不相信也没办法!

    魏妈妈将信将疑,拉着林雪静左看看右看看,幸好林雪静此时穿了一件外套在外面,要是被妈妈看到她手肘上的淤青怕是又要折腾一番了。

    “来这里是想跟你提个醒,周素来找过我,死皮赖脸地赔礼道歉!”魏妈妈说着脸色不怎么好看,我煽你一耳光再跟你道歉你要不要试一试?脸都撕破了还想和好如初,她是脑子不好使还是脑子有病?

    林雪静想起了那天亲自到办公室门口道歉的梵母,还有昨天晚上一起吃饭是的表现,那种刻意的讨好让她是无法适应的,还不如冷言冷语的对峙来得舒服一些。

    见女儿微微蹙眉的表情,魏妈妈不用猜也知道梵母肯定是找过她了,脸别向一边恶狠狠地说,“之前看他们一家还是个东西,现在是越看越不顺眼!”魏妈妈说完心里也愧疚起来,之前是她坚持让女儿跟那姓梵的交往试试看来着,也觉得姓梵的一家是书香门第,虽不是大富大贵的但也算说得过去,医院里闹出的那一场让她是彻底寒了心,我魏倩要是还跟你姓梵的结亲家,做梦!!

    “妈,别说了!”林雪静降低了声音,不管梵家是什么样的人他们也不可能再跟梵家有关系,唯一有关系的就是跟梵琛的这一纸结婚证书,她在想办法,找准时机会解决的。

    魏妈妈沉沉一叹,不想再提那一家人,而是转脸看了一眼病房那边,“承嘉也在?”

    林雪静点点头,见魏妈妈正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自己,“妈,我--”

    “别说了!”魏妈妈握了一下女儿的手,“都过去了,你有选择的权利!”虽然那个男人的身份太--

    她从女儿得水痘那天在星宇公寓里见到那个男人之后是连续两天都心神不宁的,其实要想清楚也不难,舒然的老公是尚卿文,尚家跟司家有世交的渊源且关系一直不错,女儿会认识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想明白之后一切都一目了然。

    五年前她一声不响地去了英国,美其名曰散心看看大世界,当时司家分崩离析,作为女人,她能理解女儿当时的做法,只不过想着女儿这些年在异国飘零,带着孩子苦苦支撑,吃过那么多的苦都没让他们做父母的知道,想着难免心酸,替女儿不值却又无可奈何。

    而现在的事态发展又让她这个做妈妈的焦虑难耐,她虽不是很赞同什么门第观念,但是老一辈的人都说了,门当户对是有一定道理的,他们林家小门小户,可司家是d市四大豪门之一,不是说你有了他的孩子就算是有了筹码,有那种嫁入豪门却始终融不进对方圈子最终郁郁自杀的灰姑娘,而且他的绯闻一直不少,围在他身边的女人是一个接着一个,不是当红影星就是新晋嫩模,女人有多少的年华可供这样的男人来挥霍?

    别人说一嫁豪门深似海,你还不如找个踏踏实实的男人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

    魏妈妈欲言又止,抬起脸时,脸上虽然有着不确定的淡淡伤感,却冲着女儿微微一笑,其实心里却有着淡淡的苦涩,她真不知道该鼓励女儿好还是应该阻止她的好。

    “好了,我要赶着上去值班,喏,这个给你,我在家做的,你以前就很喜欢吃的酥肉,上次跟承嘉说做给他吃的,一直没时间,给他尝尝!”魏妈妈把手里提着的保温饭盒塞在女儿的手里,说完便朝电梯那边走,边走边冲着女儿做手势,示意她赶紧进去吧。

    一踏进电梯,电梯/门一关上之后,倔强的魏妈妈才红了眼眶,忙掏出纸巾对着电梯内光洁如镜的地方擦了擦眼睛。

    到了自己科室的值班室,魏妈妈才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从走廊上经过时突然停步,转身朝身后看,总觉得有人在跟着她,见身后无人,走廊上空空荡荡的没个人影,医院里也有忌讳,尤其是七月半才刚过,医院这种地方死人不少,即便是你说你相信科学,可是深更半夜地走到这静悄悄的走廊上,仅听得见你自己回荡在空旷空间里的脚步声,心理上要是没有一丁点儿的恐惧感那是不可能的。

    魏妈妈转了身,对着虚空轻轻一叹,暗道自己又疑神疑鬼了,加快了脚步朝值班室走去,而在她刚才朝着的那个方向,楼道口那边的大型盆栽,郁郁葱葱的灌木,有叶子被人撩动着晃动了起来。

    ------华丽丽分割线----------

    “什么东西?”

    林雪静走进病房,手里提着魏妈妈塞给她的保温桶,某个晚餐没有吃饱鼻子就异常灵光的男人一见她进来,目光就瞄准了她手里提着的保温桶。

    “我妈送过来的!”林雪静正要把保温桶往冰箱里放,现在这个时间,他牙也刷了脸也洗了,不可能再吃了,她放冰箱里明天再吃。

    就知道她不会这么好心!知道他没吃饱会出去另外买东西!

    司岚把睡熟了的小承嘉往自己身边放,这孩子下着下着棋就睡着了,小脑袋搭在平板上面不动了,让司岚看着哭笑不得,络上有不少孩子吃着吃着饭就睡着的视频,他儿子是下着棋脑门直接磕在了平板电脑上,他就奇怪他怎么没磕疼醒来呢?一磕下去就睡得这么沉!

    司岚听林雪静说了这句话抬起脸目光就朝着门口的方向,没有看到人才转回了目光,那天晚上的相见确实有些尴尬,魏妈妈对他有些排斥,虽然他也知道要解除这种排斥需要时间来磨合,他也在想着等伤好了之后找个时间正式去林家拜访,堂堂正正地进林家的门。

    林雪静是不知道司岚现在的想法,看他朝自己伸出手,站在电冰箱旁边的林雪静怔了怔,把手里的保温桶抬高,“你要吃?”

    司岚挑眉,晚上压根就没吃饱,加上他以前就有熬夜的习惯,晚上吃那么一点儿对他这个一米八五个子的男人,塞牙缝还差不多!

    见他伸着手,眉头微蹙,那表情就像是要吃的不给然后心里不爽情绪就全部堆在了脸上再不给他说不定下一秒就翻脸发飙,林雪静可没有立即将保温桶给他,她把盖子打开,用手试探了温度,应该是魏妈妈刚才用微波炉热过了,温度正合适,里面是魏妈妈的拿手蒸菜,酥肉和豆芽,还有三只蛋,分量充足,这那是专门给承嘉吃的?林雪静低头看着慢慢一盒子的饭菜,心里突然暖暖的。

    有人今天有口福了!

    “这是什么?”

    “酥肉和豆芽!”

    “能吃吗?”某人因为之前吃了一次炒粉,觉得那就是毕生之中的一次黑暗料理,所以再次看到林雪静送上来的吃食是面带狐疑,尽管是他自己要求要吃的,不过对于那记忆犹新的炒粉,他还是要在吃之前试试到底合不合自己的胃口!

    林雪静撅了撅嘴,“我妈的拿手绝活!”我都好多年没吃到了!后半句林雪静憋着嘴没说出口,替他把菜布好。

    “我不吃蛋黄!”某个饭来伸手的男人要求不少。

    “里面不是蛋黄,你尝尝就知道!”林雪静说着用筷子指了指那一只鸡蛋示意他赶紧尝尝,瞥见他那微怂的眉头小脸一跨,拿起筷子穿上那只蛋就喂到他嘴边,“你尝尝吧,里面真的不是你讨厌的蛋黄,我不骗你!”

    林雪静极力推荐,那用筷子穿好的那只蛋喂到司岚的嘴边,他目光锁定,似在犹豫,见身边的小女人积极地亲手喂他,这才金口一开极不情愿地咬了一口。

    “怎么样?不骗你吧!”

    司岚一口咬下去除了蛋白之外便是香软的肉丸子,里面的蛋黄被抠了出来,用肉丸子塞满,他最讨厌的蛋黄没有了,一口咬了半边的肉丸子。

    味道,似乎还挺不错!至少不用吃讨厌的蛋黄!

    见他慢嚼细咽地吃着没有吐出来,林雪静也松了口气,坐在一边解释起来,“这种东西在我们老家叫金包银,还有一种叫银包金的,就是把抠出来的蛋黄用肉丸子包裹起来炸一遍再蒸熟!是我们那边红白喜事上都会出现的佳肴!若不是遇上红白喜事一般是吃不到的!”

    “你老家什么地方的?”司岚一边吃着,低声问。

    “在东区那边啊,我老家后山是大片的山地,十几年前一片贫瘠,这几年政/府倡导大面积种植果树,现在整片后山都是夏橙,还有不少核桃!”

    司岚挑眉,东区?哦,那边确实是d市的农产品基地,前段时间d市政/府牵头想带动市里有实力的企业家引资去东区,司嘉也在邀请名单之列,只不过农产品这东西收益见效慢,而且这利润平摊下来显得薄弱,张晨初当时就说不如咱把东区的山地给买了吧,依山而建,建一个农家乐形式的大型休闲娱乐庄园,比你种地栽树的来钱更快,只不过那边在去年年底就划做了山地保护区的范围,作为d市农副产品主要供应基地,与其对外引进农副产品,相关部门是更加注重本土的发展,把东区列为供应基地大力发展既能带动本土相关企业的发展又能为市民提供新鲜的农产品,自产自销。

    只不过计划是美好的,这个口号呼吁了两年都得不到人回应,没有人愿意注资,如何发展起来?

    司岚边吃边想,时不时地问上一句,耳边是林雪静滔滔不绝地说着家乡的事情,似乎一聊到家乡她就有很多话很多话说,也完全没有了之前两人相处时会有的冷场,说得时候兴致勃勃,还不忘记用筷子给他夹菜。

    司岚低着头吃着碗里她夹过来的菜,有时候会因为她说的一些趣事而忍不住勾起唇角,很诧异她小时候还下过田抓过泥鳅抓过鱼,夏日夜里躺过草地听过蛐蛐叫被蚊子咬得满身的包,爬过树偷过人家院子里的杏子被狗追着满村子的跑,这还真不是一个女孩子会做出来的事情!

    林雪静打开的话匣子就停不下来,成了司岚下饭的谈资,不过在他的筷子正要夹住那最后一只鸡蛋时,林雪静的筷子落了过来,皱眉瞪眼,“你好歹给孩子留一个啊!”

    三个他吃了两个,把她的那一个给吃掉了,最后一个再吃掉,承嘉就没得吃了!

    司大少鼻子都快皱起来了,我今天吃了明天让人专门做一大盘给儿子吃不行?莫不是我现在是穷到一个蛋都吃不起了?

    有了这种心理的司大少筷子坚决不松,蹙眉,“我明天让人做!”

    “不行!这是妈亲手做的,给承嘉吃的!”林雪静觉得东西什么味道不重要,重要的是谁做的,这份心意就是别人比不来的!而且这么多年她养成了习惯,不管什么吃的东西都会给儿子留一大半,今晚上也是看他实在没吃饱破例让他先吃,而且还让他吃了两个,这一个必须得给儿子留着。

    两人的筷子都夹住了那只蛋,两人都不松手,似乎较劲了!

    司大少从最初的皱眉皱鼻子发展到了皱脸皱下巴了,他抬脸,跟近在咫尺的那张小脸一对视,眯眼,“儿子重要?”

    林雪静毫不犹豫地点头,当然儿子重要了,她都舍不得吃的东西都要留个儿子的,你一个大男人好意思么?跟儿子抢东西吃!

    司岚眼睛又一眯,比刚才眯得要尖细了一些,“我不重要?”

    林雪静‘啊’了一声,开始是被他那眯着的眼睛看得皱眉头,心里暗道这男人是真为了一个蛋而较真了,然后听到他飘出一句‘我不重要?’语调微微上扬,说完之后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线,浓缩成了两根针尖,射/向她,好像在警告你敢说一句‘我不重要’试试!!

    被他眼神威胁,林雪静的筷子一松,再回神时,那只蛋已经被某人慢条斯理地夹到嘴边咬了一口,脸上的表情是享受的,是欠揍的--

    林雪静一阵抖牙,好,好,真跟儿子抢东西了!

    一时间事事以儿子为中心,以儿子为先的好妈妈林雪静内心犹如千万只马儿在咆哮,某人还特意地慢镜头似地一口一小口地当着她的面吃着。

    林雪静内心愤怒却又无计可施,筷子一放,滕然站起来。

    “那啥,吃啥补啥!”

    悠然吃蛋的司大少夹蛋的筷子一抖差点就落了蛋。

    我吃蛋补哪儿?????

    我补蛋???????

    ------哇卡卡卡,温馨吧,呵呵呵,这是今天的第一更,小伙伴们请收藏新文啊,么么,下午还有一更的。。。吃了午饭再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