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45:滚!

    --------<g上的男人闭眼,看似是睡着了,其实每隔十几分钟就会撑一下眼皮,看似是对着虚空一瞟,又懒洋洋地合上,瞥见病房一角的小沙发上那道身影一直还在,闭上眼睛时薄薄的唇角微微一勾,轻扬起一个不易觉察的弧度来。

    这一晚,守在病房里的林雪静上半夜是没有合眼,靠坐在小沙发上的她警醒着,是怕他突然需要什么自己睡沉了醒不来,最初是无法适应跟他这么相处的安静环境,自他在说了那句话之后,她站在门口就僵在了那边,是在他瞪眼叫她过去扶他翻身的时候她才反应了过来,上半夜几乎是心乱得没办法入睡,到了凌晨实在是支撑不住,斜坐在沙发上便困乏得动惮不得,她身上也有小伤,从楼梯上滚下来虽然最后是摔在他的身上,下面有他垫背,最初是因为紧张他的伤势,也没有留意到自己身上的伤,等人一旦松懈下来,她浑身的骨架子便酸痛乏力到瘫软。<g上的男人也睁开了眼睛,瞥见那边的人终于肯闭上眼睛休息,目光看向那边停了好一会儿。

    她换上了他要求换的裙子,是纯色的浅粉色,相比于她平日里穿的那种老气的黑白色调,他选的裙子都有着鲜亮的色彩,在他看来,人靠衣装,本来就年轻却穿着那么的老气横秋,其实这种粉色穿起来多好,既清新又淡雅,橙色的那一条颜色鲜艳活泼大方,看起来人都有活力,不再死气沉沉。<g上的司大少熬夜熬习惯了,此时身边有人睡得正香,他却双臂枕在脑后将脑子里的各种颜色自动往沙发上的女人身上套,自动摒弃掉一切暗沉的色彩,那些鲜亮的颜色在脑子里形成了若干个彩色泡泡,想完了觉得自己这一举动太幼稚,翻过身去闭上眼睛,不再想了,却在脑子自动结束这个想法时得出了一个结论,她衣柜里的那些看不顺眼的衣服,一件不留!

    这*,医院的两人相安无事,而医院之外的小承嘉突然觉得自己的选择是个错误的,如果早知道是这样,他就应该毫不犹豫地选择去美洋洋的碗里,而不是----

    “你听得懂?你看得懂?”

    “啊,你真的听得懂,看得懂?”

    抱着枕头几欲冲出卧室另外找地方休息的小承嘉终于忍不住地要发飙,他怒,怒不可揭--

    怒面前这个老大不小的男人死缠着他不让他睡觉,怒这个看似一米八几心智却比他还要弱智的bt。

    小承嘉瞪眼,我到底还要说几次你才能明白,我听得懂我看得懂我听得懂我看得懂!

    梁培宁今天晚上是极度兴奋,自从小承嘉进了张家这个,这厮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完全没有了睡意,死缠烂打地要跟小承嘉睡,还说什么我有你老爹小时候出丑大全宝典我跟你讲一晚上都讲不完咱俩哥两好反正张家的chuang也大咱们凑一对儿有个伴儿呗,小承嘉抱着枕头一脸黑线,谁跟你哥两好你丫滴都能泡妞的时候我还没投胎出生而且麻烦你不准再叫我‘小司’我不是‘小厮小厮’。

    小承嘉已经肯定面前的梁培宁比美洋洋还难缠,还要让人喷血,他抱着枕头仰头一倒,挺尸,开始思念那个胡搅蛮缠却每次被他一瞪眼就有所收敛乖乖地冲着他露出大笑脸讨他欢心的美洋洋。

    而与此同时,尚家的这一晚也不安宁,美洋洋欢天喜地下楼迎接却没有见到自己想见的人,趴在车窗使劲地瞅啊瞅得知小承嘉没有来时一屁/股坐在车边撒起泼来,把尚卿文和舒然是吓得面色一怔,两人站在一边面面相觑,对于女儿的这种撒泼方式两人都选择了同样的方法,那就是等她撒完了再理她,结果今晚上这一撒是让两夫妻没辙了,因为撒泼的美洋洋在大哭之余开始数落她的父母,说他们有了新欢忘了旧爱,这样的措辞让站在一边欣赏女儿另类风姿的尚先生差点一口气给呛住,瞪了女儿一眼,成语怎么学的?什么新欢,什么旧爱?美洋洋被老爸一瞪眼,鼻涕泡也流出来了,坐在地上哭得更凶,哇哇哇的数落父母们有了小宝宝就不要她了说她孤苦伶仃没人疼没人爱活着也没有意思了,这话把舒然是吓得够呛,这丫头片子明显是借题发挥,把矛头指向了他们只为发泄心里的不痛快,不过这话说得也真是太严重了一些,他们怎么不疼她不爱她了?

    尚太太看着穿着睡衣坐在地上哇哇大哭的女儿,开始还生气觉得女儿都快五岁了怎么这么不懂事,平日里像个小大人似的说什么都是头头是道的,今晚上这是越说越离谱,结果听着听着心里就越来越酸,她是两天前发现自己有怀孕的症状的,当时就在想要怎么来避免女儿会出现的这种心理落差,毕竟美洋洋自出生到现在就是他们的掌中宝,突然之间要多一个小地弟小妹妹的,就怕她会出现这种心理。

    有时候大人很明白会给孩子造成这种心理压力所以也会选择尽量避免,但是难免会在自己不经意间忽略掉她,在没有跟女儿做好心理工作之前,她犹豫了两天,最后是昨天一大早实在忍不住晨吐了被尚卿文发现才不得不跟他说了,尚卿文何等精明,不用她说也能看出端倪来,只是让她想不明白的是他明明每次都用了安全措施的怎么还是有了,前几天就在旁敲侧击地询问她是不是快到经期了,发现怀孕之后舒然才知道自己又被他这只狐狸给欺负了。

    舒然看着女儿哭得厉害也开始心疼起来,走过去扶她起来,被美洋洋反手一抱搂着脖子就不肯松手,哭得直抽噎的美洋洋趴在妈妈肩膀上看那边站着瞄她的尚先生,瘪嘴抖了抖小肩膀,“妈妈我要跟你睡!”。

    尚先生眼睛一眯,这妞是报复是吧,报复他今天晚上没有把司家那小子带回家所以用这样的方式报复他?

    绝对是报复!

    当晚,美洋洋就以心灵受到重创需要妈妈抚慰才能安心入睡的缘由要求跟妈妈一起睡,而被波及到的尚先生咬了咬牙独自一人去睡客房,左翻右翻孤枕难眠恨不得爬起来把chuang给拆了。

    好好,他养出的好女儿,果然是有异性没人性!!

    --------华丽丽分割线----------------

    “那么多家医院不选,为什么偏偏要选择这一家?”梵母再次走到这家医院门口时忍不住的嘀咕,一下车就有种脸挂不住的感觉,这家医院她来了好几次,第一次是去魏倩所在的科室大闹了一场结果她这前去出气的却被魏倩给骂得心里犯堵,第二次依然是去魏倩的科室,不过不是去吵闹,是找她道歉,不过那天的魏倩也依然没有给她好脸色看,想想都觉得晦气,来这里就心里犯堵,就是想不明白弟弟为什么挑了这家医院?

    “妈,别说了!”随同而来的还有梵琛和梵父,舅舅是下午的飞机,他们提前来看一下病房的环境条件,昨天跟这里面的一位朋友说好了,房间是定下来了,他们就过来看看。

    “我连家里的房间都收拾好了,结果他说又不回来住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这医院里住着哪有家里住着舒服?”梵母下了车,见儿子锁了车门走过去低声说道,“你倒是跟她说了没有,你舅舅今天下午就到了,他可是说了让你带她和孩子去接机的?”

    梵琛面色略显暗沉,今天一大早就是这样子,听到母亲的提醒他只淡淡地回了一句“说了”便没有了下文,梵母紧跟在身后,“你不提醒提醒她,要不是你舅舅的提拔她能爬上今天这个位置,要不是你舅舅看在你的面子上她能有今天?无论如何今天也得让她过来一趟!”

    梵琛迈开大步朝住院大楼走去,心里烦躁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早上他打电话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而紧跟着发过去的短信回复过来的只有一个字,滚!

    md!!!!!

    梵琛咬了咬牙,心里的愤怒使得他浑身的荷尔蒙指数瞬间上升。<g上的人正在玩手机,她正要提醒他该吃饭了,就被他抬眼看过来的眼神看得脸色一懵,怎么了?<g边的人,“你今天下午是不是有事?”

    端着碗的林雪静经他一提醒顿时想到了梵琛之前跟她提到过的下午两点要去机场接机的事情,不过他怎么知道的?

    林雪静‘恩’了一声,“公司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说着她把早餐放在他面前的临时小桌子上,被他看过来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又因为说的这个借口让她自己都感觉有些心虚,想着前几次他跟梵琛相见时的火花四溅,直觉告诉她在他面前尽量不要提到梵琛。

    坐起来的司岚看着她不敢直视自己的表情,眼睛不自然地朝其他地方看,就是不看他的眼睛,她这人就是这样,一心虚眼睛就不敢看他,久而久之他是一看到她那眼神就知道她是不是在说谎了。

    司岚心里有些小小的不痛快,当然气愤的时候已经过了,就在她去洗手间的时候他接了她的电话,并用短信狠狠地丢了一个‘滚’字过去,本来若是在以前他八成是不会有这样的好脾气还问她这些话,但是看着她端来早餐,手腕上还有淤青点点,想必是昨天晚上从楼梯间滚下来的蹭伤,他那要蹦出口的狠话又莫名其妙地缩了回去。

    “需要我帮忙吗?”他把小桌子往他面前拉近了一些,用手拿起了小勺子,低头吃的时候问了一句。

    啊?

    林雪静本想跟他解释一下下午要去什么地方,因为她发现他脸色有些不太对,突然听见他语气一转,声音比之前说的那句话要柔和一些,悬着的心脏也松了松,急忙摇头,“不用的,我自己能处理好!”

    她是真的不习惯他这突然转变的态度,好像他凶一些自己心里还踏实一些,想着这个念头,林雪静就忍不住地想煽自己耳光,额,这还真是犯贱的bt心态啊!

    司岚埋着头吃早餐,林雪静也不知道她说的话他听到了没有,见他没有回应便起身去洗手间,打算把浸泡在洗手池里的那件衬衣使劲搓一搓,那件衣服昨天晚上不小心沾上了一些血脂,被他换下来扔在了沙发上,虽然她也知道他不缺这么一件衣服,但她还是把那衣服用水泡了起来,打算用手洗洗干净,那件衣服应该不便宜,扔掉了太可惜!

    “那你忙完了就回来,晚上陪我吃饭!”身后埋头吃饭的男人突然低声说道,林雪静走到洗手间门口怔了一下,转身时,身后吃饭的人又加了一句,“承嘉说今天晚上想一起吃饭!说要你陪着!”

    似乎是怕对方误解,所以司大少将儿子这尊神搬了出来,远在张家继续被梁培宁荼毒的小承嘉忍不住地打了个喷嚏,他怎么有种躺着也中枪的感觉?

    林雪静没料到他会这么说,他继续吃他的饭,说完那些话之后也没什么异常表现,就是看他吃饭的姿势有些别扭,刚才他还嫌弃说烫,此时埋着头一口接着一口,难道现在不烫了?

    不过林雪静发现现在跟他说话氛围越来越轻松,虽然她还是容易一惊一乍,但是从昨天晚上开始到现在,他都没再像以前那样不可理喻地发脾气,看着他别扭吃饭的样子,就像个傲娇的大孩子,似乎是他自己也不习惯这样说话,弄得自己也莫名其妙地感到别扭了,之所以突然这么觉得,是因为小承嘉有时候就是这样子,而且最近她发现每次美洋洋在场的时候他的那种表现就会越来越明显,原来这还是遗传!

    林雪静想着儿子最近林林总总的表现就忍不住想笑,可又不能笑出声来,再抬眼看那边埋头吃饭的男人,唇角弯弯时心里也微微一软,转身时说了一声“好!”

    林雪静是在中午的时候离开的,她走的时候司岚正在跟阮妮谈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她怕打扰到他便悄声离开,用一张小便签纸贴在了门口的雪白墙壁上,她在做这个动作时小心翼翼,那张便签纸是一个黄色的大笑脸,是承嘉塞在她包里的,说是美洋洋一次硬塞给他的,没想到今天还能用到,她在上面留了一句话,手心在墙壁上一贴,轻轻抹了一下确定贴好了才退出了病房。<g上的男人一边听着阮妮汇报工作,目光却转到了门口,从隙开的帘子缝隙里看到一只白净的小手小心翼翼地贴在门口,怕贴不稳掉了还用手摸了摸,确定已经贴好了才悄然无声地退出门去,她这举动让chuang上的司岚忍不住地蹙了蹙眉头,悄然无声地就溜了?一声招呼都不打?

    轻声说着工作事宜的阮妮觉察到boss的表情有些异样,也朝那边看了看,心领神会地放缓了语速,等那扇门慢慢关紧之后boss的脸色才稍微正常了一些。

    今天一大早得知司岚在医院,来的时候还满心忐忑,boss一般有个小病小痛的都不会进医院,家里有家庭医生,都住院了难道是伤势很严重?阮妮还在想要不要通知司家的管家,并安排好家庭护工照料的事宜,一进来才看到病房里的林雪静,这才明白看来护工是不需要了,照顾司总,这位林小姐是完全能胜任的。

    阮妮正要继续说下去,身侧的司岚就朝她做了个手势示意她暂停下来,阮妮不明所以,轻声开口,“司总,有什么问题吗?”

    司岚指了指门口,阮妮起身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走了过去,从门边的墙壁上撕下那一只黄色的大笑脸便贴纸,笑着走了过来递在他手里。

    笑脸上有一行娟秀的字迹,写着‘照顾好自己哦,晚上回来陪你吃饭!’落款是一个行楷的‘静’字!

    司岚嘴角微微一动,还以为是写着什么呢?哄小孩子呢?

    司大少心里虽是这么想,但唇角微扬的弧度却越来越明显,把自己第一眼看着觉得嫌弃的便贴往手心里一揣,再抬脸时脸色已经变得严肃了些。

    “周章是不是回来了?”

    ----------华丽丽分割线--------------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后面还有一更,大概在下午三点左右,新文求收藏,在其它作品栏里,(豪门阔少,慢下来爱!),宝们,你们收藏了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