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43:唇间软,心中甜

    ----------

    为什么要哭?

    以诡异姿势躺在楼梯间的司岚轻声开口了,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腕,他是突然很想知道她会如何回答他,也完全不同于平日里的嚣张霸气,此时他握住她的手,是连他自己都没想过有一天会亲口问一个女人这样的问题,而他,还隐隐期待着。

    期待着什么?

    期待着那唇间的棉花糖能更软,能更甜?

    还是--

    林雪静被他扣住了手腕,挣脱不开,那只手还紧紧地拽着他的衬衣衣袖,被他突然这么一握,惊慌之余更是被他问的这句话愣在了原地。

    她,她是--

    林雪静没有抬头,是怕被他看到自己红了的眼眶,她内心焦急着要送他去医院,就她冷静下来看着他倒地的姿势,以他那性子,如果不是伤势太严重实在起不来他也不会躺在地上动惮不得,除非是他的伤真的严重了,她在心里深深自责,为什么要煽那一耳光,如果早知道他没有防备地被她煽倒滚下楼梯,她不会那么冲动得煽他的。

    冲动之下失去了理智,她现在是后悔极了,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她该怎么办呢?

    被他拽住手,林雪静伸手去掰他的手,左顾而言其他,“我扶你起来,你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告诉我!”她怕不清楚他的受伤情况而在挪动时不小心让他感到疼。

    “林雪静!”拽着她的手不松的男人执着地死盯着她,她有没有听到他的话?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好不容易才问出口的话却被对方直接忽略掉,这种被忽视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又一次被当成了空气,很没有存在感。

    林雪静被他拽得手腕一疼,负气瞪他一眼,“我哪里哭了?”说着把脸急忙转开,挣开他的手爬到他左腿被挂住的扶手旁边慢慢地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将他的左脚移出来,听见他倒吸气的声音,不由得朝他那边看了一眼,“是不是很疼?”就刚才两人摔下来的力道,他的腿被钩挂在这个地方,而且被卡在了这里,脚踝处怕是受伤了,也不知道腿骨有没有伤到?

    林雪静不敢移动了,毕竟他人高,即便是移出来恐怕她也扶不起来,更何况她也怕自己这么不科学的移动会加重他的腿伤,再一次听到他倒吸气的声音时,她就放弃了,从包里翻出电话来,“我打1 急救电话!”

    躺在地上的司大少脸色微微一白,不仅是疼的也是被她这句话给气得,让他以这种姿势出现在别人面前?他堂堂司嘉老总,明天要传出去,并配上一两张这样的照片,他还要不要混了?

    好歹也要将他扶起来不用这么倒躺在楼梯上吧?换个姿势行不行?

    “扶我起来!”司岚抬起了那张白脸,双肩后背抵在了水泥地上,尝试着用腰部力量慢慢下移,不过他全身的骨头都像被棍子打了一顿一样,力气是完全使不出来,那边刚打了电话听见他的声音见他试图起身的林雪静忙走过来,蹲在一边却不知道该怎么帮他,伸哪只手都觉得不对,又怕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

    “你用手扶住我的肩膀将我往后拖!”司岚闷闷出声,觉得今天的运气确实差了一些,滚下来结果就爬不起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闪了腰,他腰部的力量都使不出来了,男人爱面子的心态在此时使得他的脸是一阵红一阵白的。

    “哦,好!”林雪静扔掉手里的包,救护车很快就到,他这么躺着也不会舒服,她按照他的方法双手伸过他的腋下试探着使力将他慢慢往下拖,拖的时候第一次没用多大力,没拖动,林雪静自己双手的手肘也受了伤,用力的时候骨节都疼,没拖动。

    司岚眼睛一翻,“没吃饭啊?”刚才晚餐她埋头大吃,生怕自己吃不回去那一顿饭的饭钱,那么多都吃光了,吃了那么多却没力气!

    一听到他这欠揍的语气,林雪静就真想松开双手让他再享受一次后脑落地的感觉,但是这么一松手估计他的后脑肯定会砸个大包出来,她咬牙哼了一声,“谁叫你长这么高这么重,我哪儿拖得动?”

    被拖动的司岚抬眼看她一眼,“我可以理解为你因为自己的身高太矮所以对我身高愤世嫉俗!你的妒忌是可以理解的!我原谅你!”

    林雪静深吸一口气要使力拖他,这一口气刚沉入丹田就被他这话给说得咔了回去,低头瞪眼,你,你,你说我矮???

    我净身高一米六八,穿上高跟鞋一米七三,视觉效果高于男性的一米八,你居然嫌弃我矮!!!!!

    林雪静心里那个恨啊,脑子里突然冒出你怎么摔下来就没把你脑子摔个窟窿或是直接摔晕了不用听你说话了的念头来!

    林雪静呼啦呼啦地喘息,不仅是因为拖他需要用力气,还因为被他那投递过来的藐视眼神给气得。

    林雪静最终将他拖下了楼梯,自己跌坐在地上,而手一松力,司岚肩部以上的位置便直接落在了她的怀里,这一落下去司岚倒没觉得磕得后脑勺疼,而是林雪静一阵倒吸气,闷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一丝隐疼的表情来。

    “怎么了?”

    或许现在的气氛比刚才要好了许多,尽管司大少脸颊还时不时地一阵燥热的疼痛,那一耳光煽起的怒气也早早被那一串眼泪给浇灭了,跟一个女人计较,他也太小气了些!

    “没,没什么!”林雪静小腹一阵痉/挛的疼痛,疼痛感不强,只是阵阵的疼。

    司岚躺着没动,后脑枕在她的大/腿上,或许是这样的接触让背靠墙坐着的女人有些不自然,不停地用手去拉拉自己的裙角想要把自己露出来的腿遮住。

    她本来是想换个姿势,但是又怕躺着的他不舒服,只好岔/开着双/腿让他枕在脑后,这样的姿势让她感觉有些尴尬。

    “林雪静!”

    寂静的楼梯间因为两人突然不说话了显得气氛很诡异,又因为他的突然开口,林雪静低头看他,以为他是哪里不舒服。

    司岚睁开眼睛看着倒影在眼瞳里的这张脸,“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问题?

    林雪静觉得今晚上的司大少真的是莫名其妙,都这个时候还想着那个问题。

    司岚眯着眼睛看着又想转开脸避免跟他对视的女人,一个问题而已,这么难回答吗?

    “你如愿以偿地将我煽下楼梯,我半身不遂正好合你的意,你满意了?”

    “我才没有!”林雪静怒,她要真这么恶毒的话还在这里陪着他等救护车?

    “那你刚才哭是为什么?猫哭耗子假慈悲?”

    “你--”林雪静被他堵得哑口无言,谁来告诉她一向说话字数少说一不二的男人今天晚上是不是摔坏了脑子,不仅话多还处处鸡蛋里挑骨头。

    愤怒之余,林雪静有种火气冲脑顶的感觉,想爬起来直接走人,然而自己的脸却突然被下方伸出的手牢牢捧住,不得不低着头跟他面对面。

    “你还喜欢我,是不是?”

    林雪静睁大了眼睛,一时间觉得眼睛里琉璃四溅,犹如万花筒里炸开的色彩,五颜六色!

    --------华丽丽分割线------------

    <g上躺着的人,若有所思地捏着下巴,“我记得你也就在高中打篮球的时候扭过一次脚,几十年了怎么把腿给弄折了?”<g上的司岚眯着眼睛看他一眼,关你p事!

    张晨初白眼一翻,“好在是没伤到腰,不然我看你以后怎么*快活!”

    回应张晨初是司岚一把扔过去的检查单,“叫你带的东西呢?”

    张晨初指了指门口,“拿给她了!”说着摸着鼻子,“你不知道让一个男人送那种玩意儿会倒霉的?”

    司岚盯他一眼,我要是能走还轮得到你?不过话说回来,张晨初不是真的亲手拿给她的吧?

    张晨初被他看得浑身不舒服,手一摆,“我让护士给她的,你急什么?我能跟你抢什么?你什么时候把堆我哪儿的裙子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搬走吧,那么多的女人裙子放我一个男人的办公室里被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有什么特殊癖好,还有,是不是你有什么特殊癖好?”张晨初笑得诡异,觉得某个男人确实最近有毛病,大量的买女人的衣服裙子,还是从巴黎那边空运过来的,连续四天,每天都有,昨儿个呈帝的女秘书在给他送快递进来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那上面的签单,看清是女人裙子,顿时看他的眼神都变了,那是玻璃心碎了一地的眼神,大概是以为这些东西都是他买来送给其他女人的,让这些窥视他这支呈帝一枝花的女人们芳心碎了一地。

    张晨初说着见他没有反应,憋了憋嘴,又告诉司岚,尚卿文两人也来了,尚老大此时正在值班室跟医生细聊司岚的腿伤,尚卿文一向谨慎,哪怕是个小病小痛的都会问个清楚,他既然赶来了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的。

    看着司岚目光不动,视线是停留在白色衬衣的一只衣袖上,那儿有一块红色的印记,干涸的血迹看起来已经暗沉了,就是这里的血迹让赶来的张晨初吓得以为他身上其他地方受了伤,拉着医生说要做全身检查。

    他身上哪儿还有其他的伤?这不就是--

    张晨初走近了,弯腰俯身盯着他的眼睛,“我怎么觉得今天晚上你怎么这么别扭呢?”

    ------华丽丽分割线--------------

    “怎么样?喝了一罐子热牛奶是不是觉得好多了?”舒然坐在走廊上陪着林雪静,刚才林雪静还魂不守舍地,着急得再走廊上转来转去,也就是舒然来了她才被拉在旁边坐了下来。

    舒然检查了一下她身上的伤势,了解到了事情的始末,眉头蹙了蹙,当然她是不会问得那么详细的,就像刚才张晨初悄声跟她说,司岚脸上有一座五指山!

    这两人大打出手了?

    林雪静低着头咬着吸管喝牛奶,脸颊有些绯红,让舒然看着是满脸狐疑!

    “我看你包里装了不少东西,装什么呢?”舒然拍了一下她身边的包,摸着软软的,打开一看是橙色的布料,林雪静急忙收起来,擦着鼻子低声说道,“那个,我刚才换下来的!”

    说完她的脸一红,天啊,她只是感觉肚子有些隐隐的疼,也在心里想着算着大概就是这两天,以往都是先要疼两天才会来,今天是一疼就来了,弄在裙子上了。

    更让她抓狂的时,她好像弄在他的衬衣上了!!!

    刚才张晨初拿裙子给她时,那含笑的眼睛里满是探究,递给她时还笑得神秘,“喏,司岚让我给你的,说你穿这裙子一定好看,为了让他觉得好看让他心情愉悦,你就牺牲一下,换上呗!”

    张晨初那眼神看得她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是迫不及待地将新裙子换上,当然肯定不是因为要让某个人看着心情愉快,而是因为经张晨初一提示,她才发现自己的裙子弄脏了!

    她这是什么情况?是太着急他的伤势都忘记了留意自己的身体?

    本来还一直担心着病房里的人的腿部情况,现在她是脸烫得都不敢进那个门了。

    “你们--”舒然接到这个消息一来就看到站在病房门口来回转悠的好友,此时她才刚打算问,就听见林雪静手里的牛奶被吸得呼啦呼啦直响,脸红得像熟透了的红苹果,看得舒然是嘴角直抖。

    难道真如张晨初刚才私下里怪笑说着,什么,姿势太奇怪,所以不小心跌倒了,‘那啥姿势太奇怪’的话被张晨初说出来带着一丝猥/琐的味道,听着舒然嘴角直/抽。

    而捧着牛奶罐子的林雪静不仅脸红心跳,连手也在控制不住地抖着。

    “你是不是还喜欢我?”

    “林雪静,我们试试--”

    试试????????

    --------这是今天的更新,么么,下午要回家,明天周末要陪儿子,更新数字不会多,提前说一声,周一会加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