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38:你看见你的太太从别的男人车上下来了吗?

    -------------

    “你怎么回来了?”

    从地上撑起双臂坐了起来的男人伸手将自己身上被扯得乱七八糟的衬衣脱/了下来,衣扣被扯掉了好几颗。

    地上支起身子的女子伸手勾住他的颈脖,往他那露出来的胸膛上软软一靠,含笑的眼眸里带着暖暖的春意,媚眼一动,红唇便落在他的喉结上,“阿琛,你不是也这么渴望着我么?你刚才还那么的爱我--”

    梵琛垂眸,眼睛里泛着一丝冷,不过怀里的人却丝毫没有将他此时露出的不满表情看在眼里,依然软弱无骨地缠在他身上,梵琛伸手将她推开,语气比刚才还要冷。

    “浅樱,我不是让你在伦敦待着么?你回来干什么?”

    陆浅樱被他推开,yi丝不gua地倒在地上,柔软的身姿像一团软云伏在地上,对他这一举动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她斜躺着单手托腮,目光水盈盈地飘向梵琛,娇嗔出声,“人家想你了嘛,你回d市也没说要待多久,给你打电话你又不接,我哪里等得了?”

    梵琛已经起身,看着还躺在地上的女人,目光微沉,“我说了让你在伦敦等着,你现在就去订机票,明天就给我回去!”

    陆浅樱咯咯一笑,饶有趣味地抬脸看着有了薄怒的男人,“阿琛,你该不会是,还在想那个女人?”

    梵琛沉郁地看着她,目光落在那雪白肌肤上暗红的印记,在那妙曼的身体上到处都有,他转开目光朝浴室走去,“我说过了,你明天就给我回去!这个地方你不准再过来!”

    “恐怕这次不行!”陆浅樱低笑了一声,用长指甲勾起了那落在一边的*小裤,魅惑的大眼睛冲着转过身来的男人一眨,“我这次可是拿了调令过来的,很荣幸,明天我们就是同事了!”

    已经走到门口的梵琛突然转过身来,看着冲着自己笑得妩媚动人的陆浅樱,眉宇深深一沉。

    --------华丽丽分割线------------------

    “丝------”

    落枕了,一定是落枕了--

    林雪静感觉自己的脖子都硬了,稍微朝一边动一下就疼得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一睁开眼,脖子就僵硬得让她瞬间瞪大了眼睛,让自己的身体保持着缓慢的速度从沙发上慢慢的,慢慢的坐起来,调头看着沙发扶手上的那个抱枕,伸手揉脖子的那一刻瞪着主卧那边的方向,把塞进鼻孔里的纸给拔了出来,往旁边的垃圾桶里一扔!

    混蛋!

    林超人在昨天晚上忙完了厨房里的活儿,回来时才发现自己的卧室已经被人占了,此人不仅霸道得用了她的毛巾,用了她的沐浴液,睡了她的chuang还极不道德得将门直接反锁,忙完了的林超人连换洗的衣服都没办法进去取,前后敲门两次,第一次没反应,第二次门开了,她正要表达自己的诉求,并要将在脑子里打了n次的腹稿全盘而出,决定即便是今天晚上撕破了脸也要跟这无耻货大干一场,然而就在她叉腰中气十足地要开口了,就听见里面的人淡声出声,“想进来一起睡?”

    林雪静一口牙齿上下颤得卡擦卡擦的响,整个人差点石化在了门口,被门内那带着香水气息的微风一吹,有种秋风落叶自飘零之感,随即转身狂奔,一头砸进了沙发上。

    这话是其次,重要的是开门的人就穿着一条牛犊短裤,砸进沙发堆里的林雪静不知道是闷头一砸砸得脑门冲血还是速度太快导致浑身气血倒流,当她觉得气闷觉得快出不了气的时候她抬起头才发现抱枕上一团血渍。

    妈呀,居然流鼻血!!!!

    流鼻血的林姑娘一晚上在沙发上画圈圈问候了司家的祖宗十八代,觉得他们司家上辈子一定干尽了缺德事这辈子才有了司岚这样的品种,想了想又觉得自己一定是上辈子干了不少缺德的事情以至于这辈子才这么倒霉的被人欺负。

    早上起来时面对着镜子里那黑沉的黑眼圈,没有睡好导致面色无精打采,她抓扯着头发心里哀嚎,这是什么节奏?双眸无神,脸色发青,这副德性,别人还以为是纵/欲过度叻!

    林雪静就顶着这副尊荣去了公司,下车时高跟鞋险些一脚踩在了长裙上,她拽着那条橙色的半截长裙子欲哭无泪,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她今天要穿什么都必须按照他的要求来?早上这条裙子扔出来直接粗鲁地罩在了她的脸上,她伸手一抓,没看到她在吃饭啊,吃饭啊!

    那张精神奕奕的脸,指着手腕上的表,手指尖轻轻一敲,眼神提醒,你还有两分钟时间!

    林雪静抓开蒙在自己脸上的裙子,瞪大了眼睛看着以火速完成了吃饭打扮的一大一小。

    “还有一分钟,一分钟之后你将乘坐出租车或是挤公交车去公司!”

    林雪静抓狂到要扑过去咬他,混蛋,你把车钥匙还给我!!

    林雪静走进公司电梯才有种脱离苦海的感觉,一晚上睡不好落枕不说,精神疲惫得她站在电梯里都想睡觉,但是一想到自己待会要处理的工作,她就不得不强打起精神来,深呼吸,深呼吸,淡定--

    电梯/门在中途的咖啡厅楼层停了下来,清脆的高跟鞋缓缓而来,走进来便是香风扑鼻,使得站在电梯一个角落里调节状态的林雪静忍不住微微一蹙眉,她跟承嘉一样,对一些气味太过浓烈的香水气息过敏,虽不至于像花粉过敏那样浑身长东西,但是会出现头晕的症状,她开始屏住呼吸,抬头看电梯屏幕上显示的数字,祈祷着十八层赶紧到。

    挡在她面前的身影微微一侧身,在林雪静关注电梯楼层显示时对方温和一笑,“林总监,好巧!”

    林雪静一愣,完全是没想到会在电梯里碰上一个熟人,在精益有着交际花之称的美女,陆浅樱!

    陆浅樱不是在波士顿那边的分部吗?她怎么来了?前段时间她听人说因为波士顿那边的书城因为那场大火受了重创,负责那边的人都暂时撤回了总部,陆浅樱是波士顿书城那边负责宣传策划的一员,没听说她会调到这边来的啊?

    陆浅樱笑得温和迷人,林雪静笑了笑表示欢迎她的到来,陆浅樱这个人她在进精益时就略有耳闻,她在精益集团的男同胞们的眼睛里那就是十足的一身媚骨,出生混血的她身材相貌都是精益集团里数一数二的美人,不过在林雪静看来,有着美人免疫力的她倒是没觉得陆浅樱到底有多美,顶多是媚,毕竟打小身边有舒然,有暖洋洋,要说到真的美,还是像舒然和暖洋洋那样有着内在气质整体看起来超脱了那种俗套的媚,那样的美看起来才觉得赏心悦目!

    “林总监!”出了电梯,陆浅樱跟林雪静并排走在了一起,还伸手挽住了林雪静的手臂,林雪静有些不自然地收回了手,“你有什么事情吗?”

    陆浅樱笑了笑,收回的手落在了林雪静的肩膀上,林雪静看着她那鲜红的手指甲,心里就忍不住颤了一下,这指甲未免也太长了一些,怎么就给人一种凉飕飕的冷呢?

    “我是想说,林总监的这件裙子可真漂亮!”陆浅樱说着酒窝里都像浸透进了蜜糖,“这件裙子可是上一周时装周上出现过的新款,林总监,你品味不俗啊!”

    这娇嗔的声音使得林雪静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她正想说你能不能别用这么嗲的语气说话,我是女人,我又不是男人,而且听到最后一句,怎么感觉有点酸酸的呢?

    裙子?哦?

    林雪静不动声色地让开了一步,目光不由得朝自己身上的这件橙色裙子看了一眼,陆浅樱是集团里面出了名的追求名牌,她那双眼睛时练出来的,而她林雪静在之前只对名牌的包有着疯狂的执着追求,以前是为了买一个新款的包省吃俭用一个月把工资都攒下来买了包,但对衣服这些,她跟舒然有着相同的见解,名牌固然好,但是要看你如何挑,尚太太现在那么有钱依然会对一件从地摊上掏出来的好货赞不绝口,暖洋洋是压根就没有名牌概念,没有名牌概念有两种人,第一种人是穷得只能崇拜名牌,第二种人就是名牌就是她的生活用品,她从小到大就没缺过,何来追求一说?暖洋洋就是属于第二种。

    在伦敦那四年她那名牌概念也被磨得一点不剩了,生活就是油盐酱醋,一个包的钱能抵上三个月的生活费,现在要她买名牌,还不如让她算算哪家超市的菜便宜几毛钱来得更划算一些!

    她早上一分钟穿好裙子压根就没有时间去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就知道是橙色的。

    听陆浅樱这么一说,林雪静不由得看了一眼自己的裙子,很值钱?

    林雪静是不知道这件裙子到底有多值钱,他司大爷随手一扔就扔出一条最新款的裙子来,砸脸上不说还一脸嫌弃地看着她,好像是她糟蹋了这件裙子似的!

    陆浅樱看着林雪静走进办公室,她朝另外一个办公室走,推开门走进去,在办公桌上微微一弯腰,露出自己完美的身材,伸出手指勾住对方握笔的手。

    “梵总,你看见你的太太从别的男人车上下来了吗?”

    ----------嗷,这是第二更,今天更新完毕了,么么,明天继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