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37:你过来咬爷一口?

    ------------

    你有种再说一次!

    车内响起了司大少阴郁的沉闷的声音,还夹带着那点了一次没点燃车身轰轰作响以至于让坐在车里的人都感觉到了一阵抖动,某个点了一次没点燃火的男人手一松。

    不开了!

    林雪静恨恨,最听着不舒服就是这种类似于说个话就把祖宗给牵扯出来的口气,她不过是说了一句不好听的话,有必要把她林家的‘种’也牵扯进来?

    林雪静嘴角抖了抖,在心里把他司家的十八代祖宗都抛出来问候了个遍,并毫不客气地用眼神回敬过去。

    你再说,你再说别怪我把你未来的十八代也问候了!

    林雪静心里这么想,可是觉得有些不太对,他司岚未来十八代其中第一代就是--

    林雪静一阵牙疼,目光不由自主地朝后排看了一眼,后面心有灵犀的小承嘉也正抬脸看她,那眼神大有‘你们两人吵吵也就算了吵够了还想拉个垫背的我说娘你是不是也太缺德了一些?’

    林雪静想要反驳的话也被儿子那眼神给卡在了喉咙里出不了,化作一阵干咳在身边以及后排这一大一小两人的讨伐目光中缩了缩脖子,儿子的倒戈相向让她瞬间觉得没了助力自己势单力薄一根毛线都挑不起来,只好转开脸去。

    惹不起你们!

    被堵在后面的车相继从左右两边超了过去,每一辆超过去的车都滑开车窗朝这辆挡在路中间久经鸣笛声咆哮依然不为所动的坐在驾驶座上的人投来一个秒杀的眼神。

    挡人前路者,无耻!

    林雪静是伸手挡了一下自己的脸,因为从右边超过去的车主那恶狠狠瞪她的眼神让她真的很害怕对方一个不爽直接吐口痰飚过来,想当年舒然的那辆红色科鲁兹不就是在半路上被人一口痰飚下来直接砸在车前窗上,想想那‘啪’的一声那东西直接飞在她脸上那会是啥感觉啊啊啊啊啊!

    相对于副驾驶座上用手遮脸害怕被人飚口水的林雪静,驾驶座上的司大少淡定自若,对身边路过的车辆秒杀的眼神是压根就没空搭理,我就停这里,我心情好,我愿意!怎么滴?你过来咬爷一口?

    坐在后排儿童安全座椅上的小承嘉伸手扶额,在心里重重一叹,你们,能不能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先?

    司大少虽然被过路的车主又恨又仇视的目光看得心里不爽,但是身边的人没有再唧唧歪歪,被他刚才吼了一声听话多了,此时安静温顺的表现使得他心情突然大好,等后面的车辆都过去之后,心情大好的司大爷才慢条斯理地拧动着车钥匙,发动了车。

    接下来的一路都相安无事,林雪静也不再说他开车是如何如何的磨叽,尽管司大少熄火的次数依然不减,每一个斜坡必熄火一次,坐在副驾驶上的林雪静手抓着自己的裙角,忍不住地心疼到磨牙,心里在咆哮,我的油钱啊,油钱啊--

    从吃饭的餐厅到星宇花园,如果是林雪静来看,哪怕是时速四十,就她那磨叽的开车速度二十分钟也该到了,但是今天晚上,足足用了四十分钟,当车终于停在了车位上,不仅是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林雪静松了一口气,后排一直没吭声的小承嘉也低低吁出了一口长气来,觉得这一段路简直就是以蚂蚁爬树的速度挪回来的,这一路上小承嘉是每遇上一个陡坡心里就要咯噔一下,经过了这一晚,小承嘉觉得自己可能都有陡坡阴影了。

    司岚从车里下来,手里那抓着那把车钥匙,夹在手指尖上眯着眼睛看了又看,在林雪静正要叫他把车钥匙还给她时,他把钥匙往自己的裤兜里一扔,走到车后排,先于林雪静一步把后排的小承嘉抱出了车。

    “上楼,吃饭!”司岚把承嘉往怀里一带径直朝电梯那边走,已经站在车门口的林雪静看着他的身影,听见身侧的车被遥控锁上,被夜风一吹,她脑子一阵发凉。

    他是什么意思?他还不打算走?

    --------华丽丽分割线------------------

    餐厅包间!

    对精益今晚上留下来加班却又有幸被请客坐在这里的人来说,这一顿饭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吃的,这种气氛让人感觉到压抑,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埋头吃饭,压根就不敢说话,吃完之后跑得比兔子还快,原本说好的吃完之后就去k歌热络一下部门友谊,筷子一扔谁还敢去k歌来着,顶着发麻的头皮赶紧走人先!

    面对着空了的包间,尾随而来吃饭的人相继离开,包间里就剩下了梵琛一个人,一顿饭他没动几下筷子,以至于满桌子的菜其他人也不敢多吃,人是走了,但是桌子上的菜很多都没动过,他掏出一张卡递给了进来的服务生,“买单!”

    梵琛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已经快晚上十点了,一开门听见屋子里面有动静,站在门口的他就忍不住地蹙了一下眉头,他在d市有属于自己的公寓,平日里也并不是常往家里跑,这几天倒是母亲经常过来,帮着他打理一下屋子。

    梵琛进门将门关上,埋着头换鞋,听见那脚步声越来越近,他没有抬头,低声说道:“妈,你怎么还没有回家?”

    往日这个时候,梵母早就回家了,她还从来没有在这里过夜过,低着头换鞋的梵琛觉察有些不对劲,抬起脸就被一阵香风袭来,暖香袭人,柔软的身体像水蛇一样在他触不及防的这一刻揉进了他的怀里。

    --------华丽丽分割线------------

    吃饭???

    吃饭????

    这个时间了,他真的选择在她家吃饭??

    林雪静看着桌案上摆放着的盘子,这些是刚才敲门进来的人一一摆好的,对方是餐厅的服务生,将司大少没有吃完的菜全打包送了过来。

    林雪静对这个大少爷不按理出牌的德性是唏嘘不已,你走的时候顺便带回来就可以了,还要人家专门跑一趟给你送过来?

    林雪静送走了服务生,关上门,饭厅里已经有碗筷相碰发出来的轻微响声响了起来,餐桌上的一大一小并没有开始吃,小承嘉把碗筷摆好,伸出手递出一双筷子给林雪静,“妈妈,吃饭!”

    林雪静看着坐在旁边的司大爷手里拿着一瓶开了瓶口的果酒,那是她放在冰箱里当饮料喝的,对方喝了一口用余光扫了她一眼,那眼神看得林雪静嘴角直抽,**得跟个二百五似的,真当这里是他家呢!

    一顿饭吃得林雪静真不是滋味,一边在想着现在是什么时间了他什么时候走,一边又被他时不时飘过来的目光看得直皱眉头,他那是什么眼神?怎么让她感觉那是嫌弃的眼神?

    当然林雪静是不知道,此时的司大少目光是落在她身上的套裙上,以前也没觉得这种套装看起来有什么不对,毕竟身边的助理阮妮就经常这么穿,看起来干练又整洁,不过这衣服穿在她身上,还真是难看极了!

    这就是明明二十几岁的年纪套上了四十岁人才会穿的衣服,看起来何止是老了十几岁?

    司大少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看身边的人都看不顺眼,这衣服,这发型,要让张晨初看到了,肯定会惊叹这是从旧上海那个年代走出来的。

    司岚没有了吃饭的兴致,他看着小承嘉吃得差不多了,把筷子一放,起身去了客厅,迈步的时候还不忘提醒,“洗碗!”

    埋着头吃饭的林雪静险些被塞进嘴里的菜给噎着,先吃不管,后吃洗碗,你扔筷子扔得太是时候了!

    林雪静收拾了进厨房,小承嘉在她进厨房时朝她投递过去一个眼神,林雪静以为儿子是在安慰她,一天辛辛苦苦上了班回来还得洗碗,她冲着儿子嘿嘿一笑,没事,你老妈我是什么人?超人!

    然而就在几秒钟之后,超人从厨房里冲了出来,对着客厅里看电视的一大一小毫不形象地咆哮了起来,“你们--”

    他们是怎么弄饭的?厨房里是被炸过吗?

    拿着遥控器不被咆哮声所动的司大少淡淡地转过眼神睨了林超人一眼,恩?不行吗?

    小承嘉则露出同情的眼神,妈,不是我做的!

    林超人被气得一口气没喘过来猛烈地咳嗽了起来,想着厨房里那一堆等待收拾的乱七八糟的玩意儿瞬间有种‘今天晚上的景色可真不好’的感觉。

    嗷--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华丽丽分割线--------------

    从门口燃起来的那一团灼热的火瞬间燃到了客厅,那娇嗔急喘的声音伴随着窗帘被拉动的声响越来越急,男人低吼的声音在屋子里面回响了起来,震动不已的沙发动作幅度是越来越快,急切的娇吟声里有着断断续续的求饶,“阿琛,阿琛--”

    水蛇般的手臂勾住对方的颈脖,在这团火彻底燃起来时她的声音娇柔得像个招人的妖精,此时伏在她身上的男人撑起了双臂,目光里先前还炙热如火的神色微微一凉。

    “你怎么回来了?”

    --------阿勒勒,这是第一更,还有一更哈,写好就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