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30:这个婚,不能离!

    ------

    暗色中,那辆黑色的保时捷越野车缓缓驶出了星宇花园,车上开车的人身上的衣服并没有换,依然是一套薄睡衣,只不过他走的时候没有带伞,走到车边已经淋得一身湿了。

    此时安静的车内响起了他沉冷的声音。

    “阮妮,留意一下精益!”

    接电话的阮妮正在准备给孩子准备晚餐,一接到boss的这个电话,在boss身边这么多年,从他的语气来判断就感觉出了一种气息。

    杀气!

    ----------

    林雪静这一觉睡得昏昏沉沉,完全就是不知道周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意识清醒过来的时候听到身边有脚步声,她动了动眼皮,发现想要睁开眼皮有些吃力,她努力地睁开眼,视野宽广度也比平日里缩小了一半,她伸手要去摸眼睛,感觉脸上也传来一阵痒,她习惯性地去抓去挠,被身边的人一伸手捉住了手,“你小心毁容!”

    毁容??

    恐怕这一辈子林雪静最害怕听到的就是这句话了,眼睛一睁,视野明显比刚才要宽了一些,她抬起的手就那么僵在半空,人也清醒了不少,紧接着才诧异喊了一声,“妈,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

    要不是看到女儿这一身水泡的,她真想一巴掌拍她脑门上啪醒她。

    “把水喝了!”魏妈妈把装满温开水的水杯递给了她,并提醒她喝水慢一些,小心上嘴唇上的水泡,林雪静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双手手背上有大大小小的水泡冒了出来,亮澄澄的看起来格外的吓人,她都不敢叫妈妈把镜子搬过来看一下自己的脸了,就妈妈脸上那无奈的表情,她就能猜到此时她的脸是个什么样子的了。

    林雪静的高烧已经退了下来,小承嘉身上的水泡比她的要少,脸上也没有她严重,相对于小承嘉那超强的自制力,林雪静显然是管不住自己的那双手,背上,胸口,手臂,脸上,痒得她难受极了,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书是完全看不进去,看着同样长水痘的儿子安静地坐在那边翻阅书籍,林雪静觉得自己真是弱/爆了!

    “妈妈,你再用手抓你的脸,你的脸就要留疤了!”承嘉不得不再次提醒爱美的妈妈,长水痘确实痒,他昨天晚上都没有睡好觉,怕一不注意弄破了身上的水痘感染了,所以睡觉时都小心翼翼的,好在看书能转移他的注意力,只要平心静气就不会那么痒了!

    只可惜,妈妈又忍不住了!

    林雪静被儿子看着干笑了两声,想要去挠脸的手不得不垂了下去,低头看着自己双手的长指甲都被剪短了,她有些心疼的叹了口气,看了儿子一眼,“承嘉,我的指甲是你剪的吗?”要长长又要一个月以后了。

    承嘉把目光转了回去,继续看他的书,回了一句,“不是我剪的!”,说完他的小手指指尖磨了磨中指的短指甲,剪切面有一点点的粗糙,而且还有些高低不平长短不一的,很显然剪指甲的人就不会剪,剪了也不知道用磨指甲的磨平一些,此时摸着感觉就是粗糙。

    小承嘉摸着自己的手指甲,微微蹙起了小眉头!

    如果是我剪的,怕也不至于会剪出这种水平来吧?

    林雪静看着自己被剪短了指甲的手指,手背上面有不少的水泡,稍微一碰就觉得痒,一个地方开始发痒浑身都变得不舒服起来,这些皮肤上面凸出来的水泡使得肌肤表面看起来坑坑洼洼的,她从早上睁开眼睛开始到现在都还没有照过镜子,除了脸上感觉有些涨涨的,她都不知道自己的脸到底是什么样子了,林雪静站起身来想要去洗手间照一下镜子看看脸上的水痘情况,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来,她看了一下屏幕上闪动的电话号码,接通了。

    电话是舒然打过来,询问她和小承嘉的身体状况,林雪静也挺担心美洋洋,毕竟小承嘉在发水痘之前跟美洋洋接触得最多,就怕美洋洋也被传染了,好在从舒然那边得到的消息让她放了心。

    舒然免不了是跟林雪静再次普及一些注意事项,林雪静不停地应声末了还不忘跟舒然说谢谢。

    “林雪静,你谢什么呢?”舒然那边有美洋洋的声音,好像是在跟舒然抢电话来着,口口声声说着‘承嘉怎么样啦,承嘉哥哥没事了吧,我什么时候能来看他呀!’的话。

    “谢你送来的午餐啊,就你知道紫米红豆粥是我最爱,还那么贴心地放在我门口,我不谢你谢谁?”

    “啊--”

    电话那边的舒然是给问懵了,不过反应过来时林雪静已经挂断了电话,舒然拿着手机眉头一蹙,我什么时候给她送粥了?

    而这边的坐在旁边沙发上看书的小承嘉目光动了动,妈妈,那粥不是舒姨送来的!是--

    林雪静把放在桌案上的小碗和一些资料都挪开了些,这几天虽然不能去上班,但是公司里的一些事情还是要经过她的批准,夏辉会及时跟她联系。

    魏妈妈白天要上班,说好了下午一下班就过来,林雪静在早上吃早饭的时候问过了母亲是昨天晚上什么时候过来的,魏妈妈说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她睡着了所以不知道,至于其他的,魏妈妈什么都没说,林雪静心里有些狐疑,当然她也知道自己自从生了那一场大病之后,有时候会莫名其妙地忘记掉一些东西,当然很多时候都是喝醉了做过的事情会忘记或者是半夜爬起来做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她会不记得,她就想想弄清楚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

    林雪静看着那边看书的承嘉,想了想便轻声开口,“承嘉,昨天晚上--”她很清楚得记得是他将她们母子送回的公寓,他在这里做了些什么,她迷迷糊糊地只记得他给承嘉洗了澡,之后--

    “你是不是想问他什么时候走的?”承嘉抬起了小脸,平静得看向她,“又或是你想知道外婆来的时候有没有碰见他?”

    孩子的七窍玲珑心远比她这个做妈妈的要通透几分,此时林雪静都还没有将一句整话说出口,他就已经替她说出来了。

    林雪静目光一顿,是儿子那双清澈的眼睛使得她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的那一双眼睛时常让她想起了那个男人,太像了,越来越像,让林雪静心里越来越害怕的不仅是儿子那双眼睛像,小承嘉有时候说话的语气和一些表情动作都像,让她不知不觉地在面对儿子的时候神情都会情不自禁地愣了愣。

    小承嘉已经在母亲微愣的眼神下慢慢地将那本书合上,摆放在一边,好一会儿他抬起脸来看向了母亲那边,表情严肃地出声。

    “妈妈,你是不是心里还在乎着他?”

    --------华丽丽分割线------------

    司嘉,办公室顶楼,阮妮将一些打印出来的资料装订好送进了办公室,在距离那张办公桌三米的位置停了下来,将手里的资料摆放在了桌子上面。

    “司总,这些就是通过其他渠道调查出来精益集团的资料,包括了精益创始人周章的个人资料以及他的家族人际络信息!”

    司岚拿起来翻了翻,低头看着资料上的消息,目光微沉,“未婚,且无子女?”

    这个消息让人很难相信,一个算得上是国际化的文化公司的创始人年纪都快五十岁了却是孤寡一人,这么大的家业,他膝下无子女,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梵琛是他唯一的侄子,也就是说毫不意外的,精益很有可能会落在他的手里!

    阮妮看着boss手里拿着的那一份人物资料是梵琛的,就这一份资料他看得时间最长,也是看得最仔细的,尤其是翻到第二页,阮妮记得第二页是说的是梵琛的婚姻状况,里面有他什么时间跟林小姐领的结婚证,并在伦敦跟林小姐的交往情况,boss的脸有些发黑,想着当日在精益办公楼里发生过的那件事,阮妮觉得,这个被boss盯上了的人,怕是日子有些不好过了!

    司岚的目光最终落在了那份资料的最末端,上面有两个孩子的姓名,梵承嘉,梵承翼!

    “姓梵?”

    司岚的目光缩成了针尖状,手重重一掀,将手里的那一份资料给直接一掌拍翻到自己的手心之下。

    --------华丽丽分割线----------

    魏妈妈下午按时下班,回来的时候给女儿煮清淡的饮食,家里的冰箱里有不少的食材,魏妈妈也用不着去菜场上买,一回来她先给女儿和外孙检查了一下身上的水泡,看到女儿额头上有一个水泡被她抓破了,直说到时候留疤了别管她这个当妈的没有提醒,林雪静也很懊恼的,就是中午小承嘉冷不防问她那句话时让她一个不留神手指节抓破了额头上的那颗水泡,到现在她还心有余悸的。

    不是因为抓破了一颗水泡,而是因为儿子问她那句话看她的眼神!

    清淡简单的饮食很快就做好了,魏妈妈打算这两天都住在这边,吃饭的时候听见有人敲门,魏妈妈去开门,见到门外站着的人直接要关门,被门外的人伸手挡住,并不停地道歉。

    梵琛!

    “梵琛,我和承嘉出了水痘所以不方便请你进来坐,但是你别着急,离婚的事情等我病好了马上就去办!”魏妈妈跟林雪静说了梵母找到医院的事情,林雪静也想得很清楚了,她跟梵琛的事情不能再拖下去,拖着两人都累。

    门口站着的梵琛愣住了,急忙开口,“雪静,我不是来跟你说离婚这个事儿的,我就是听说--”

    “梵琛,这么多年来我谢谢你对我们母子的照顾,我们的婚姻本来就不是真的,而且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这个婚我们必须离!”

    门外的梵琛情急之下突然提高了声音,“这个婚,不能离!”

    不能离,为什么?

    客厅里的林雪静和堵在门口的魏妈妈都给愣住了,为什么不能离?

    “因为离了你就不能继承精益集团总经理的职务,离了你就得不到精益老总名下的所有财产!”过道上响起了一道清幽幽的声音,高大的身影慢慢地显现了出来,站在那边冷嘲一声,“是吗?梵先生!”

    ----------华丽丽结束线,么么今天更新完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