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26:带着你的儿子有多远滚多远!(求月票)

    ----------

    林雪静被司岚投递过来的阴沉沉的目光看得眼睛一阵眩晕,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因为她严重感冒到头重脚轻,被他看了一眼,用无声的眼神一瞬间将她给秒杀了过去。

    林雪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还保持着她刚才入座的姿势,身体的僵硬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从门口到客厅的沙发,短短十几步的距离,她清醒地感觉到自己身体突然一轻被他有力的臂弯抱起来的那种感觉,脖子的僵硬使得她在被他转身看那一眼的时候她连脸都低不下去,颈脖是卡擦卡擦地慢节奏地往下垂,目光还没有落地便听见了卧室里响起了一阵窗户被拉动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他的声音传了出来。

    “能不能吹风?恩,保持室内空气畅通,只要不对着吹就可以了吗?恩,好,我待会认真看一下!”

    侧卧,接电话的司岚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将闭合的窗帘拉开了一半,把对着门那边的窗给拉开了,使室内的空气保持顺畅流通。

    很多人又说了出水痘不让吹风,室内窗户要紧闭,但司岚还是听从了朗润的建议,室内空气流畅,只要风不对着人吹就行。

    承嘉住的侧卧面积不大,八平米的大小让人高马大的他一进门就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压抑感,这个地方太小了。

    一张简单的小*,一个不大的衣柜,室内的装修都是极为简单的,这一套小居室属于简装修的类型,虽然是新房,但里面的家具少得可怜,也正因为家具少才显得整套房子如此简洁化,不然他很难想象以外面的那个女人对家务的整理程度,这么小的房子会被她折腾成什么样子来?

    跟司岚通话的是朗润,朗二少迷迷糊糊,看样子是昨天晚上折腾了半夜回家睡回笼觉去了,司岚问的那些问题他都在写在一个本子上了,并在司岚回来之前让人送了过来,注意事项不少,怕司岚记不住便列了很多条,一条一条地写得很清楚。

    挂电话之前迷迷糊糊说话的朗润叮嘱了一句,要让病人保持身体清洁,用温水冲冲澡,注意不要把身上的水泡弄破了,容易留疤。<g这边的司岚没有听清楚,靠近了才听到他喊着口渴,要喝水。

    他能理解朗润在他提出要亲自照顾她们的时候露出来的怀疑眼神,毕竟照顾病人,司大少还是第一次。

    单单是一个喂水的简单动作,在病房里看到朗润做起来是特别的简单,把孩子上半身轻轻托起来抱在怀里,另一只手用小勺子舀起水来一勺勺地喂,但在他自己做起来的时候,他才知道其实并不简单,因为他喂第一口水的时候就把孩子呛住了!

    承嘉开始咳嗽,喂进去的水直接从嘴里喷了出来。

    两人没有配合好,承嘉睡得迷迷糊糊喊口渴要喝水,他又喂水喂得急了一些,承嘉喝得也快,应该是太口渴了,一个不慎就呛着气管里,小身子随着他咳嗽的动作开始颤抖起来,咳了两声就开始作呕,把喂水的司岚急得眉头一紧,伸手抱起咳嗽不止的小承嘉把他竖立着靠在他的肩头,用手帮着他锊了锊后背。

    他记得美洋洋小时候每次呛奶咳嗽着要吐的时候尚卿文都是这么做的。

    他也不知道这一招对此时的小承嘉有没有效果,不过拍着拍着他的小背,小承嘉的咳嗽声也就渐渐停了下来,他低低地吁出了一口气来,有种终于攻克掉了一个难关的庆幸感,等把孩子抱进浴室冲了个温水澡之后,他的后背都渗出了一层冷汗来了。

    “林雪静,毛巾呢?”讲究效率的司大少给承嘉冲了澡要抱着孩子出来却找不到浴巾,突然感觉身边这么安静有了那么一些的不习惯,房间虽小但没个人说话,连人气都感觉不到,他闷闷地朝客厅那边看了一眼,想看看那个女人到底在干什么,都进来这么久,他给孩子喂水又洗澡的,怎么就没听见她一点的动静?

    司岚从浴室出来,朝客厅那边走,才刚进入客厅就看到沙发上斜躺着的女人,脸上的口罩都没有摘,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司岚目光一沉,走过去手刚接触到她的脸,要给她把口罩拉下来,一触及到她的脸颊就被她那异常的体温惊得手一僵,再以最快地速度将她脸上的口罩一摘下来,顿时低咒一声。

    “sh/it!”

    --------华丽丽分割线----------

    精益东区书城,周一的高层例会上,会议室里的人除了总监位置还空着之外,其他座位上都坐满了人,会议室的门一开,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门口,见进来的人是梵琛,大家的眼神瞬间变幻莫测起来。

    “今天的会议由我来主持!”梵琛走了进来,坐了主位上,面对着众人的面面相觑,他平静得将摆放在会议桌上的双手交叉在一起,继续开口,“开始吧!”

    精益的例会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很多人都在观摩着这位皇亲国戚的脸部表情,只可惜对方从一进来脸上的表情就一直没变过,波澜不惊的表情上让人无法捕捉到一丝异样的情绪来。

    精益的人都在私下里揣测着有关林总监的三角关系,可是林总监自那天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就没再来过公司,经她的助理夏辉交待,林总监身体不适,暂时不会来公司。

    怎么个身体不适法?

    还是逃避来着?

    精益内部众说纷纭!

    会议一结束,大家都对那位被戴了绿帽子的皇亲国戚深深地膜拜着,暂且把他当成正主,被逼着当着第三者的面给自己的老婆孩子道歉,想想都觉得这份胸襟是多么的高风亮节。

    如今还若无其事地出现在大家面前,丝----

    精益众人齐点赞!

    好广阔的胸襟!!

    而此时的办公室,梵琛静默着坐在那边,手机还摆在自己的面前,里面响起了一声声,“您拨的电话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连续两天,他拨过去的电话都处在关机状态。

    她是打算不再接他的电话了吗?还是因为前两天发生的那件事生气了,又或是因为--

    梵琛的眸光紧了紧,深谙不明地凝着面前的手机,面前的手机突然响起的时候他惊了一下,脸色露出一抹欣喜来,结果在看清手机屏幕上现实出来的电话号码时,眼睛深处的欣喜又暗了下去。

    “妈--”

    “阿琛,你给我说你到底什么时候跟那个女人离婚?你那个手续到底什么时候能办得下来?你是不是到现在了还不想跟她离婚?”

    “妈,你给我一些时间,雪静她--”梵琛伸手扶着自己的发胀的太阳穴,脸色露出一抹难色来。

    “是不是她不愿意离婚?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还要赖着你不放,还这么不要脸的想要什么好处?她一天待在精益就有机会缠着你,你去跟你舅舅说,让她滚!”

    “妈,你别这么激动,舅舅那边不好--你不要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梵琛头疼不已,母亲的电话却已经被挂断掉了。

    梵琛坐在办公室里安静了好一会儿才拿起了手机拨通了越洋电话,电话一通,他的声音便变得毕恭毕敬起来。

    “舅舅--”

    “阿琛,我也正想问问你,你跟雪静是怎么回事?你妈妈似乎对她很不满意--”

    梵琛暗暗吸了一口气,“不,舅舅,我妈妈不是不满意,她就是跟雪静有那么一点小小的误会!仅仅是一些小误会!”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语气变得有些肃然,“你妈妈说你们要离婚,这是不是真的?”

    “不,不是的,舅舅,我们,没有要离婚!”

    “没有就好,好好处理一下你妈妈那边的关系问题,我在八月底会回国一趟!到时候希望看到你们一家人和和睦睦的,阿琛,别让我失望!”

    梵琛在听见对面的电话被挂断的那一刻,那颗悬挂着的嗓子眼再一次被提高了!

    ----------华丽丽分割线----------------

    医院,魏妈妈工作的妇产科!

    魏妈妈今天觉得有些奇怪,女儿电话打不通就不说了,两只眼睛的眼皮还跳个不停,都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她这两只眼皮都在跳,这是什么兆头?

    “护士长,换班拉!”几个年轻的*冲着魏妈妈笑着打招呼,魏妈妈撑着疲惫的身子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把手机往包里一塞,暗恨,这个丫头片子,家里受伤的老爹也不管了?

    魏妈妈准备换了衣服回家,都还没有走出更衣室的门就听见有人在高声喊着她的名字。

    “魏倩你给我出来!”

    一大早的住院部的外来人本来就不多,刚交/班完毕的魏妈妈愣了一下,直觉是喊她名字的人内火不轻,正在想着这两天自己没得罪什么人吧?工作兢兢业业跟病人和病人家属的关系都处得不错,哪有得罪什么人?

    岂料魏妈妈还没有弄明白是什么事儿,对方就一阵风似地杀到了她的面前,抬手就扔朝她脸上扔出一个红本子来,啪嗒一声从魏妈妈的脸上砸着落在了地上,那小红本落在光洁的白色地板上尤其醒目,而那本子上面的三个字更是显眼。

    结婚证!

    大清早的有人拿着结婚证直接砸她脸上,这是什么情况?

    魏妈妈被那一砸给砸得丈二摸不到头脑,看清对方是谁时,眉头一蹙,她还以为是哪个精神病院的人跑出来对着她撒野,没想到居然是她?

    魏妈妈顿时火冒三丈,甭管你到底是谁,既然你不是精神病人你朝人脸上扔东西就是不对,更何况你还是为人师表的中学老师!魏妈妈心里的那口气一堵,但是瞬间想到了自己的女儿跟她儿子都有孩子了,此时她才有种蹬鼻子上脸却不好发泄的愤怒感,她怕女儿将来在梵家难堪,蹲下身想捡起那一本结婚证就以相同的方式狠狠砸回去的魏妈妈捏紧了手里的结婚证,咬了咬唇瓣慢慢地深吸一口气,站起来时尽管脸色铁青,但人依然保持着克制。

    “梵太太,有什么事情使得你如此大动干戈地跑这里来对我撒气?”魏妈妈沉着一张脸,捡起那一张结婚证翻开来看了一眼,合上之后真实体会到了曾经就想到的这种场景,未经过父母同意就结婚的,尤其是女方,在家庭发生战争时,最吃亏的就是女方!

    魏妈妈记得女儿前两天不是才去过梵家的吗?因为老林的伤势还不能出院,所以他们也没去,加上梵琛殷勤相邀,她也看出那孩子有诚意,便想着找个时间再两家人都聚在一起,儿女们既然都走到这一步了,孩子都这么大了,做父母的还有什么理由反对的?

    但是就现在的情景看来,她家丫头怕是在梵家吃了亏,回来的时候还把苦水一个人往肚子里吞了。

    这个泼妇是怎么欺负她女儿的?

    梵母气势汹汹,因为刚才跟儿子的那一通电话认定了是林雪静缠着她儿子赖着不想离婚,她清楚魏妈妈的工作地点,直接就找到这里来了。

    不想离婚是不是?好,我闹到你没脸再缠着我儿子!

    “我儿子要跟你女儿离婚,让你女儿带着那个野种该滚哪儿就滚哪儿,别再缠着我儿子!”

    梵母的声音震得整个住院楼的走廊上都热闹了起来,魏妈妈手里捏着那张结婚证,牙齿紧紧咬着唇,“梵太太,你说话不要太过分!”

    什么离婚?什么野种?什么缠着你儿子?

    “你女儿不知廉耻跟别的男人生的孩子还要赖在我儿子头上,我们梵家容不下她们两母子!”

    “周素!”魏妈妈大喝一声叫住了梵母的名字,还没有正式过门就给了这么一个奇耻大辱,她还能忍得下她就不信‘魏’!

    “我女儿肯给你梵家戴绿帽子那是看得起你梵家,你儿子守不住我女儿那是你儿子没那个本事!”

    魏妈妈伸手将手里的那本结婚证给撕得粉碎直接往周素的脸上砸了过去,在她大步离开时听见身后周素紧跟着不放的脚步声突然一停步,转身伸手指着周素那张铁青的脸,气势如虹!

    “记住,是我女儿不要你儿子,带着你的儿子有多远就滚多远!”

    --------这是第一更,么么,今天还有哈,嘿嘿,月票给力点,名次再往前靠一点儿,我多一点儿,呵呵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