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22:你的爱,值多少钱?

    -------

    车外依然大雨。

    “你会害死她的,停车!”

    已经远去的奔驰车内,舒然叫开车的尚卿文停车,必须停下来,她的声音把后排累极了好不容易睡着的美洋洋都给震醒了,睁开眼睛朦朦地喊了一声,“爸爸,妈妈,你们怎么了--”

    童音传来,舒然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该在女儿面前这么大声地说话,因为这些年尚卿文是事事以她为先,做什么事情首先都会跟她商量征求她的意见,而在家里,舒然也贯彻着在女儿面前树立了父亲伟岸的一家之主的形象,而他们结婚这么多年,偶尔小小吵闹也是说说笑笑就过去了,像刚才那样大声说话的次数,几乎没有。

    而她今天显然是违背了两人最先制定的家庭注意事项,当着女儿的面大声斥责丈夫!

    尚卿文将车停了下来,先是看了妻子一眼,又转头看着坐在安全座椅上的女儿,轻声说咱们先休息一会儿很快就到家了,说完转过脸来看着妻子,“我们能回家再谈吗?”

    舒然在喊出那一句话之后也觉得自己情绪不太对,应该是当她看到尚卿文带着司岚到了林雪静租住的小区开始,想着司岚带走了承嘉害得好友在司家大门外苦苦煎熬了两个多小时,那么大的雨,她坐在车里看着心都碎了,而最想跟丈夫倾述一下的舒然却发现丈夫带着司岚过来了,怎么能不生气?

    那楼上就两母子在,她被尚卿文带走了,万一那个男人--

    是,司岚是他的好兄弟,他帮兄弟是义不容辞,但是雪静是她的好友,十几年的友情不是一句话而已,之前他在医院里就答应过她的,不参合进来,他现在带司岚过来又是为什么?

    尚卿文似是看出了妻子内心的想法,松开握着方向盘的手握住了妻子的手,被舒然挣扎着要挣开,但又顾忌着女儿坐在后面所以动作幅度又不敢太大,挣了两下没挣开便抬眼瞪尚卿文一眼,尚卿文目光朝后面瞟了一眼,女儿还在,总该给我留点面子,回到卧室你想怎么样都行!

    见妻子不说话,眼神也没有要软下去的意思,尚卿文低低一叹,低声开口,“你应该知道司岚的处事方式,他想要做的事情如果预计会有什么阻碍都会一一事先撇开,就如这件事--”

    舒然一愣,尚卿文这么说难道司岚提前跟他说过的?

    尚卿文看着妻子疑惑的目光,颔首,“是,他提前说过!他说--”尚卿文停顿了一下,想起了前两天司岚专门跟他打过的那一通电话。

    “这是司家的家事,不需要外人插手!”

    ------

    星语小区,林雪静租住的六楼,一进门的她便将小承嘉抱进洗手间,帮他把身上的湿衣服都脱/了下来,刚才在车内,舒然就叫她把承嘉身上的衣服脱掉再用小绒毯擦干净身上的水,但承嘉执意不肯,说什么都不愿意,林雪静也知道因为旁边还坐着美洋洋,那孩子因为内疚便一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承嘉看,试图用这样的方法看得承嘉心软,但美洋洋也同样不知道正因为她的这种眼神,小承嘉才抵死不愿在车里脱/衣服!

    林雪静在浴缸里放好了水,调整了水温便要给儿子洗澡,承嘉却朝妈妈摇摇头,身上还裹着一条大毛巾的他低头是脸颊一红,妈妈是不是忘记了,他三岁的时候就不愿意让她给他洗澡了!

    看着儿子有些别扭的动作,林雪静才恍然想起自己此时做的事情有些多余,承嘉很小的时候就自己洗澡了,这种生活小事压根就不需要她来操心,看着儿子红扑扑的小脸,林雪静有些哭笑不得,赶紧退出了洗手间,将门轻轻关好,低声说道:“那你自己洗,洗好了告诉妈妈一声!”

    林雪静关上浴室的门,人却站在原地没有动,背靠着浴室门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劫后余幸是什么感受?经历了一番撕心裂肺的煎熬在漫无边际的痛苦里泅渡终于触摸到陆地的边缘有了脚踏实地的真实感,但是这种真实感却让她心痛得难受!

    她就不该把承嘉带回国,她就不该回来!

    该怎么办?

    带着孩子走,走得越远越好!

    林雪静在此时此刻第一个想到的办法便是带着承嘉离开,她奔直卧室开始找自己的护照和信用卡,听见客厅有动静时便停了下来,刚才舒然跟她说她马上就上来,让她给她留门,她便没有锁门。

    林雪静胡乱地将一些值钱的东西都扔进了自己的行李箱里,起身就往客厅里走,想要跟舒然商量一下能不能先借一些钱给她,她这些年基本上没有什么积蓄,之前在英国努力赚来的钱都用在了--,林雪静一想到这些心口便是忍不住地疼,她咬了一下嘴唇逼着自己不再去想以前的事情,大步走到客厅。

    “然然,我想--”

    林雪静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眼前出现的人吓得眼睛睁大着僵在了原地,保持着一步向前后一步还没有他上来的姿势。

    他怎么来了?

    客厅里只开了一圈灯,灯光不是特别的耀眼,站在客厅里的男人环视一周听见脚步声慢慢地转过身来,与生俱来的压迫感让原本已经快要靠近的林雪静猛得朝后面退开,小小的客厅里他那高大的身影让整个客厅都显得格外的拥挤,他的衣着打扮跟这里的装饰都显得格格不入,他惯用的黑白冷色系使得这个屋子里的气温都骤降了几度,尤其是他缓缓转过身来,表情默默地看过来的那一道眼神。

    他的脸上的指甲痕迹还在,有的因为抓得太深所以皮肤都是红着的,额头上还有些发青,可这依然丝毫不影响他冷敛的气质,看过来的眼神比下午还要冷了。

    “你来干什么?”林雪静发现客厅的门已经被关上了,屋子里除了他还有浴室里的小承嘉之外,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她的警惕性从看清客厅里站着的这个男人时就立即被唤醒,脑子里轰隆隆的作响,此时只有一个想法在心里叫嚣着,疯狂地叫嚣着,不能让他有机会再接近承嘉,不能再让他带承嘉离开!

    客厅里站着的男人看着一步步退离自己身边的女人,眼睛里的惊恐是被逼到了极限时的爆/发,她的眼睛里让他清楚地感受到她此时的想法,她视他如蛇蝎,如猛兽,是要吃人的恶魔!

    那一双变红了的眼睛在他恍然响起了某一个初夏的校园,擦肩而过时那一双清澈的眼睛里的焦距都崇拜地聚集在他身上的目光,这一道目光在很多年前的曾经跟此时此刻的情景相对比,前者充满了崇拜敬仰与爱慕,后者却有着敬而远之的惶恐和不安。

    他看过了太多这样加注在自己身上的这种目光,又敬又怕的,很早很早之前就体会地麻木了,他根本就不会理会这些目光,然而此时,他却被她眼睛流露出来的眼神看得瞳孔一缩。

    原本,人生中总该有一些意外,遇上一些意外的事情,遇上一些意外的人,但是--

    司岚的目光深了深,将目光淡淡地投注过去,薄薄的唇瓣抿出一道浅痕来,声音是不带任何感**彩的平淡基调,也带着一丝不近人情的酷冷。

    “我来接他走!”

    接他走?接他走--

    林雪静浑身的湿衣服都还没有换下来,她后退直到背靠着浴室的门口,双手撑开抵在门框上,就像捍卫自己巢穴的小兽,用自己的瘦弱身体堵在这里,想要进去除非她死了!

    她不说一句话就用自己的身体抵在了浴室的门口之外,用行动来表示自己不会放手,死也不放,跟客厅里站着的男人对峙着。

    “我能给他最好的医疗条件,给他最好的教育,最优渥的生活环境,这些,你能吗?”

    男人低沉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叩在了林雪静的心尖上,这就是最残忍的生活现实,这些都是她最想给儿子的,可是,她给不了!

    “你能给他什么?”

    “我能给他爱,我爱他,我爱他胜过了我的命!”林雪静抓着自己的胸口大声地冲着对面站着的男人哭喊起来,对于这个突然再次出现在自己生命里的男人,在经历了一个晚上的狂风暴雨此时又像是在凌迟的身体上在撒上了一大把的盐,她疼得要崩溃,失控呐喊,“你有钱了不起,你的钱除了满足这些物质条件构建出来一层层的象牙塔,你还能买到什么?你买得了亲情,你买得了友情,买得了爱情吗?”

    站着的男人身体微微一顿,嘴角却不动声色地动了动,似乎对林雪静的撕心裂肺只是报以了冷嘲的一笑,再次投过目光来时,他的瞳孔将面前的女人锁定住,一步步地逼近,高大的身形形成一个巨大的暗影在逼得林雪静身体只能靠贴着那道门不能动弹之时,伸手一把扣住了她的下颚,缓缓低头,压迫而来的空气里有他身上的香水气息强势入侵,他的指腹是那么的用力,扣住她颤抖不已的唇瓣,居高临下地一把抬高她那苍白的脸,一字一句地淡淡出声,“那么,你告诉我,你的爱,值多少钱?”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更新完毕了,么么,明天继续,明天的更新也是在下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