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19:完了,完了!

    ----------

    “我只想知道,还有一个孩子去了哪里?”

    站在一边的男人声音冷沉,语气里夹带着一丝隐隐的烦躁,说话的时候眯着眼睛将面前的女人形同x光一样扫/射过滤一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方的凝着自己的目光,那道水波一样的眼神里夹带着的冷嘲让他觉得有了一丝的不耐烦,他看着刚才还眼眶里包着眼泪就快滚出来的女人此时虽然依然紧咬着唇瓣,但却已经松开了紧抓着短裙的手。

    “你在乎过吗?又或是你现在觉得应该在乎?”

    司岚的眼睛微眯成了针尖状,那眼神好像在说,我问的不是这个!在他看来他想要问的问题跟她现在所说的话是南辕北撤,而一向不喜欢浪费时间浪费精力的他在听到这句挨不着边的话使得他心里的气闷又积压上了一层。

    “林雪静,我问的是另外一个孩子!”

    他的咄咄逼人让林雪静心里一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小承嘉离开时那眼巴巴的眼神还是因为这个男人的突然介入让她乱了阵脚,还是因为这句话一经挑起触动了她内心深处那最为敏感的神经,她的情绪突然被激起,脸上的痛苦神色也浮现而出,“你有什么权利来问我这样的话?”

    林雪静情绪的突然波动近似嘶吼而出的这一句话让司岚的表情一黑,你有什么权利?那深黑色的眼眸里犹如掀起了一场狂风暴雨,近似死寂一般的对峙让他的脸色越发地阴沉,周边过往的行人和车辆都如同被虚化掉,唯有跟他对峙而站的女人被他的眼瞳深深地倒影了进去,那眼睛里轰的一下燃起了一团熊熊大火誓要将眼瞳里的那个身影给烧得粉身碎骨,让旁边那辆别克车车里的司嘉司机忍不住地低低吁出一口气来,不好了!

    他的眼睛里是什么?

    充满掠夺/性的逼迫,一如五年前那不可一世的强势,那席卷而起的冷气压让林雪静背脊一凉,这种逼迫而来的压力让她哪怕是咬紧了牙关僵直了全身才能维持住的不后退不退步的姿势被逼得身体控制不住地要往后仰。

    她一语便激怒了!

    林雪静咬着牙关双手紧握成了拳头,这个男人的脾气比五年前还要难以揣测,而就在她抵抗不住想要离他远一些的时候,那只长臂一伸,皓腕如贴般紧扣住她的手腕,用力一箍,林雪静似乎听到了自己手骨被捏碎的骨头声响,张着嘴一声‘啊’都没有叫喊出来,整个人就像被牵住线的风筝从线的一端狠狠一拽,她的高跟鞋因为身体的突然前倾近似匍匐着往前倒,一只鞋子被拽飞,整个视线都在旋转,肩膀被拽起前推的那一刻尾椎骨重重地撞在了那辆停放着等待着的别克车的车门上,这个男人的力道之大将她整个人都拽了起来,她想要痛苦呻/吟但却没有喘气的机会,当她一阵头晕目眩地被他再次扔进车里的时候,那眼睛里面承载着的怒气却还没有因此而消散,在林雪静还没有来得及喘气的时候那只大手已经伸过来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我有没有这个权利你很快就会知道!”

    疯,疯子--

    混,混蛋--

    被再一次粗鲁地扔进车里的林雪静瞪大了眼睛看着身旁伸手掐住她脖子的男人,他要干什么?他要干什么?

    那只掐住脖子的手的力道是那么的用力,好像一出手就像掐断对方的脖子一样,林雪静开始挣扎,她被扔进去的时候身体是斜跌坐着,此时掐她脖子的男人是直接倾身半伏在她身上,她被他那双暗沉的眸子看得心里要发疯了,双手抓着他那只压在她脖子上的手,双/腿直接朝他身上狠狠地蹬了过去。

    混蛋,你要杀了你!

    被逼疯的女人潜意识是可怕的,女人有时候之所以会被叫做‘疯女人’,那也是被人给逼出来的。

    此时的林雪静是什么都顾不得了,她被掐了脖子,被他威胁,被他大力而粗/暴地再次塞进车里,这一系列的经历如同一段段蒙太奇的电影,再一次被她的记忆所唤醒,曾经的她也是被他这样地对待过,他强势,他霸道,他唯我独尊,他容不下她一丁点的反抗,曾经的她懦弱可欺,而她现在再次经历这样的情景时才真正的明白了自己曾经为什么会懦弱得被他欺负,那是因为她之前爱他爱得不顾一切,爱得没有尊严,爱得任由他欺负,那么现在呢?她为什么敢反抗,为什么可以不顾一切地敢反抗?那是因为心里没有了爱!

    无爱便不再畏惧!

    无爱便不再懦弱!

    她近似发疯地使出全力地用腿往他身上蹬,扣在她颈脖上的手一手,她来不及喘气爬起来就朝旁边的人身上扑/了过去,抓,扯,打,咬,披头散发的,不顾一切的,将内心所有的愤怒都释放了出来。

    你凭什么欺负我?你不过是仗着我爱了你那么多年,你觉得因为我爱你所以我应该对你俯首称臣对你有求必应,司岚,你个混蛋!

    被疯狂踢踹的男人发出一阵闷哼声,实在是没想到他一只手都能提起来扔出去的女人踹起来人来的力道这么猛,腹部被她两脚踹过来他疼得忍不住地松开了手,刚吼出一声,“林雪静你不要命了!”结果话音刚落,旁边那个不要命的女人直接扑过来就抓住了他的头发和领带,撒泼似地扯。

    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被女人打过的司大少头发被扯得血气一个劲上涌,哪个女人***敢对他这么动手?可是他的低吼声明显是起不到相应的作用了,小腹上被踢了两脚的疼痛还没有缓解,扑过来的女人的两只手就朝他脸上抓了过来,有那么一瞬间,指甲入肉抓扯开肉皮的那种声音在耳朵边响了起来。

    他的脸!

    从来没有深入体会过这种感觉,那就是书本上经常说到的,女人的指甲就是男人脸蛋的终结者,而愤怒不已也惊诧不已的司家大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在车里被一个女人近似狂殴似地抓烂了脸。

    这个,疯女人!

    移动的车内打斗声尖叫声有闷哼声夹杂在一起就像一场极限的交响乐,开车的司家司机完全是不知道此时是该把车停下来的好还是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好,是震惊得完全慌了神,后面的女人真的是疯了吗?她打的是谁她不知道吗?天啊!

    “给我停车!”后排传来一阵愤怒的低吼,还有女子尖叫的声音,司机猛的一脚刹车将车停下来,今天一大早就接到了市区的天气预报说d市受台风影响将有两天的大雨,此时狂风里夹带着大雨从天上砸了下来,好在路上车辆并不多,车停下来时也能靠着最右边,车门一开时,后排的林雪静被司岚一手提起来就往路边扔,可他没想到那个死女人一手还紧抓着他的领带,人是扔出去了,但他那伸手一扔出去的时候自己的脖子也险些被那领带给勒断,而且她还拉住那领带不放,他的脖子被迫探出了车门外,一阵大雨砸下来砸得他脸颊上的伤比刚才还要疼。

    md!

    这个--泼/妇!

    他的一声低咒还没有骂出口,颈脖就是一松,领带被那一股大力给拽掉,后背落地的林雪静已经从地上坐了起来,眼睛红得就像着了魔一样,大有你让我痛苦我也不要你好过的拼命架势,眼看着死死拽在手里的领带已经被解开,地上坐着的女人见身边什么东西都不能拿来当武器,抓起仅剩下的那只高跟鞋就朝司岚的脸上砸了过去。

    司岚没料到被扔出车去的女人现在还保持着战斗力,一个不慎就被那只高跟鞋给砸了额头,哐当一声头骨的一阵闷响响起,他脑门有着短暂的眩晕,下一秒砸中了额头直接掉下来的利器落入他的视线,他那满是怒火的眼睛先是狂瞪一通,眼睛里的怒火就要将那只鞋给挫骨扬灰。

    她不仅抓了他的脸还拿鞋子砸他的脸!

    司家的司机有种想要低头往方向盘上直接撞晕过去的冲动,啊啊啊,我什么都没看到啊!

    大雨里林雪静坐在水泥地上,乱发被大风吹得都要竖了起来,身上的衣服被大雨浇透,冰凉的雨点砸得她眼睛都疼,也把冲上头顶的气血个砸了回去,她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那辆车,不可思议地看着那张被自己抓得鲜血直流的脸,混合着雨水被冲掉又渗透了出来的血珠子是那么的醒目显眼,拽过来的领带还落在她的面前,刚才那疯狂的情绪因为这一波大雨给直接浇透下来,她那先前已经没有思考豁出去一切的脑子因为对方那嗜血的眼神看得瞬间空白起来,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声音在叫嚣着——

    完了,完了--

    --------这是第一更,下午还有一更,我尽早地更新,么么,感谢大家的等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