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18:还有一个孩子去了哪里?

    --------------

    精益在今天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风/暴,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因为老总亲侄子的那一声毕恭毕敬地道歉达到了最高/潮。

    但是那一声‘对不起’在说出口之前的那几分钟的时间段里,办公室里的冷气场是逼得人要发疯的。

    那气氛就跟卡在脖子上的那一把利刃。

    道歉!

    不道歉的话,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而在场的人都是通透的,谁也不想兜着走,而被那一股强大的冷气场激得鸡血沸腾的人是大有人在,趴在走廊那边办公室竖着耳朵听的职员有人在心里叫嚣,啊啊啊司总你就让精益兜着走吧像你吃掉多效那样又快又狠地吃掉精益吧啊啊做我们的老大吧。

    职场规则,选择一个强势的老大跟着,绝对是没错的!

    因为很多时候你身边的人会决定你将来会成为哪一类的人。

    前一秒精益的人还在为新来的总监抹了一把同情泪,觉得这女人玩完了,跟老总的亲侄子结了婚居然还这么大胆地给戴上了个绿帽子,但是下一秒,大家的眼睛开始冒起了金星眼儿,哇,靠山果然强大!

    所以说人不可貌相,在这个隐形的时代里,你保不准开车撞qq都能撞出一个白富美高富帅或是冒出一个‘我的干爹是xx’之类的大神来,当精益的员工们肃然起敬地看着司嘉的老总抱着那个孩子大步离开时,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虾米?

    霸道总裁爱上我的超现实版本??

    阮妮加快了步伐,因为前面走的人步子很大,他抱着个孩子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并且抱孩子的姿势也完美得无懈可击,但是相对于后面紧跟着脚步都越发凌乱的步伐,司总的脚步是快了何止两倍?

    阮妮边走边往身后看,后面的女子脸色苍白,走路有些跌跌撞撞,因为过分的紧张导致她走路都磕磕碰碰了,步伐踉跄着一到电梯/门口就往前扑,她惊愕着伸手要去扶,林雪静双手已经伸手撑在了电梯那就快要合上的门上阻挡了电梯/门的关闭,唇角都控制不住发抖的林雪静看向了司岚那边,动了动唇,想要说什么却感觉像是舌头打了结一时间理不顺说不出来,而司岚则抬起脸来,面色冷静地看着站在门外不进来又不打算退出去的女人,眼睛一眯,“进来!”

    “承嘉--”林雪静此时此刻内心深处所有要说的话都只凝聚出了这两个字来,眼睛直直地盯着司岚怀里的孩子不放。

    承嘉被司岚抱着,男人有力的臂弯力量适度地将他牢牢圈住,既不会让他觉得难受又恰到好处地伸手替他抚顺了气息,小承嘉因为刚才被妈妈箍得太紧气息不稳险些晕倒,他在被人从妈妈怀抱里抢走的那一刻空气是一下子就顺畅了,大口喘息的同时还伴随着咳嗽,难受得他脑子都晕晕沉沉的,此时听到妈妈的声音,他心里一紧,转脸去看电梯/门前的母亲,低低喊了一声,“妈妈!”

    小承嘉因为在刚才那样的场合急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妈妈虽然说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但是也就是在刚才那一刻,在他的母亲被人侮/辱时,他这个男子汉却什么都做不了,因为这个,他又内疚又难过,此时的声音也是略带沙哑的,而他喊出这一声‘妈妈’的时候,林雪静听着也是眼睛一红,她没能保护好儿子,又让他受委屈了!

    两母子的情绪交流将电梯里面的另外一个人给彻底忽略掉了,阮妮看着脸色越来越不对的司总赶紧上前说了一声,“林小姐,请先进来!”

    “如果你不想明天一大早就接到律师函的话,你可以选择一直站在门外!”里面凉凉的男音一如既往地让人听着心里一寒。

    律师函?

    林雪静整个人都呆住了,今天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故让她根本来不及消化,此时他一句话犹如当头棒喝,他就如刚才威胁梵琛母子一样。

    用同样的手段毫不隐晦地,威胁她!

    ----------

    写字楼的楼下,那辆停在门口的保时捷车内,美洋洋趴在窗口看着从办公楼大厅走出来的人,戴着太阳眼镜打扮靓丽时尚的尚家小美女嘴巴长成一个大大的‘o’字型,一辆崇拜地看着那大步走来的司大少,主动把车门打开让出了自己的座位,还从旁边的包里一鼓作气地掏出各种好吃的好玩的,等承嘉一上车,她便释放出超倍热情,“给你给你,饿了吧,待会我们去吃东西啊!”

    而林雪静在看到那车里的美洋洋时也才瞬间明白了,美洋洋--

    坐在车里忍不住地打了个喷嚏的美洋洋抹了一下鼻涕泡,看着车外站着的静姨,像她爹一样一做亏心事就心虚地摸一把鼻子,之后抬起脸来奉上一个超级甜美无敌大微笑,那个,不是都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吗?

    那个首先我是女人!(美洋洋心里美得冒泡了,虽然还没有长成,但好歹也算个小女人!)

    其次我是--小孩!(恩,非小人也!)

    美洋洋被车外的林雪静看着有些挂不住脸,啊静姨的脸色也太差了些,又被塞进车里来的承嘉看得要流鼻血了,最后两手一摊,没办法啊,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谁叫司叔叔好吃好喝地供着她,谁叫前两天老师让她喊家长来做客理由是她把一个帅哥的西瓜太郎头剃成了个四不像的萝卜头为此园长放话她要不喊家长来园长就要去她家里了,虽然美洋洋保证园长即便是要去她家估计也是进不去滴,因为半山别墅那地方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但是美洋洋觉得既然喊个家长就能息事宁人那就随便喊一个呗,不然那个萝卜头的家长老是找她麻烦,说她毁了他儿子英俊潇洒*倜傥之俊容,啊呸,要不是我剃成了萝卜头他能俊到哪儿去?美洋洋觉得,看来她是遗传了她老爸的手艺了,谁叫他老爸就最擅长萝卜头,还是梅花形状的,她觉得她比老爸有进步,因为她剪成了满天星,比梅花的花瓣多多了!

    美洋洋想着便朝盯着她的承嘉看了一眼,你那天是自己跑出来的,我让你藏的,你自己要跑出来被司叔叔看到了管我什么事儿啊!

    当然,美洋洋是绝对不会承认因为自己一时失误,她让承嘉躲厕所里,结果胡乱拉扯之中竟把小承嘉塞进了女厕所,而随着厕所里的一阵阵尖叫声响起,在洗手间里的小伙伴们都跑了出来,原本放在一大堆孩子里可以很低调地隐藏着的小承嘉,倒成了最显眼的那一个!自然而然也引起了司叔叔的注意,唉,悲催的,司叔叔以为她在厕所摔跤了,进来一看,就看到了小脸憋得通红着的小承嘉!

    之后的几天里司叔叔让她想办法找几根承嘉的头发,为此,她在承嘉午睡的时候把他后脑勺的头发给剃掉了,啊,司叔叔要几根,我多送一些,翻倍的送!

    所以现在,承嘉一看到她,不是红眼睛就是绿眼睛,一副再靠近一步就恨不得一口咬死她的模样!

    好吧,美洋洋承认,这个世界是多么的不懂我啊啊啊啊啊----

    美洋洋不知道一个藏了五年的秘密因为她这个双向间谍给捅破了,之后在被尚太太清算打屁/股的时候还不忘总结,汉/歼的下场果然是可怕的!

    林雪静在看到车里的美洋洋时已经都明白了,儿子前几天后脑勺的头发少了一撮,林雪静询问的时候儿子闷着好一阵子才出声,说是尚家那个小魔头干的,林雪静当时是哭笑不得,觉得洋洋虽然有时候爱恶作剧,但是也没有做出一些特别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来,而她总不能跟舒然说让她约束一下洋洋别欺负了承嘉,小孩子之间多一些趣事是可以增加感情的。

    但是现在她终于知道了,那丫头她--

    林雪静垂在短裙旁边的手不由得捏了捏裙角,看着将承嘉送上了车并关上车门下车的男人,他没有要立刻走的意思,而是先让阮妮送两个孩子去吃些东西,并看了看时间,说好了一个小时候之后就把孩子送回来。

    他跟阮助理说的那些话林雪静都听着的,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意让她听到,但是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林雪静还是微微安了心,毕竟洋洋也在,她没有不放心的理由,承嘉坐在车里看着站在车门边的母亲,眼神示意她不要紧张不要担心,林雪静在车启动时弯着腰对着车里的承嘉叮嘱着不要吃凉的东西不要乱跑之类的,等车走远了她还站在原地挪不开步子来。

    “看够了没有?”身后传来司岚冷沉的声音,有些隐隐的不耐烦,在林雪静转身时他抬起脸看着她,眼神是他惯有的清冷而直接。

    “我不想问孩子是不是我司家血脉之类的话题,这个问题我已经不需要你来回答,我只想知道,还有一个孩子去了哪里?”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今天没有更新了,就这些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