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17:你可以试一试!

    ------------

    ----------【时间回到半个小时之前】-----------------------

    阮妮在跟着boss走出司嘉的写字楼之时就察觉今天司老大的表现有些奇怪,先是因为被收购的多效传媒那边在进行内部整合时,有人上报了一个消息,说是多效的一个合作商因为广告费的问题要求进行进一步的磋商,还有人传消息说是司总亲口答应的降低四成如今却变了卦,阮妮想了想,这不就是那天司总跟林小姐的七杯酒的赌约么?

    不过这才一周时间,多效传媒就隶属于司嘉旗下了!

    在阮妮心里,司总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即便是酒桌上的口头协议也是会遵守的人,但是惟独这一次--

    倒是个例外了!

    阮妮从后视镜里看着低着头正在翻开一封报告资料的司岚,不明白三天前他来过医院一次是做什么检查,今天过来是直接取报告的,取来的报告是密封着的,他在拆开报告之前眉头紧皱,阮妮觉得那眼神很奇怪。

    是既害怕又期待,复杂的眼神!

    就像是拆开看那个检查结果需要有足够的勇气一样,然而就在他看过之后,坐在后排的他就像呼吸都停止了一样,过了很久才传来了他的声音。

    “去精益的写字大楼!我要找林总监,好好谈谈!”

    ‘好好谈谈’这四个字咬字之重让阮妮心里一颤!

    -----------

    “我要你向我儿子道歉!”

    寂静的办公室内冲突骤然升级,两个都是护子心切的母亲,一个觉得自己的儿子被戴了绿帽子五年了都还不知情,坚信自己的儿子心性纯良只能说这个女人有多狡诈多可恨,而另一个则为了自己五岁的儿子不惜撕破了跟梵琛这几年来相处出来的情谊。

    我不曾欠你什么,也不曾想从你手里得到什么,所以,你也休想侮/辱我!

    这就像很多人形容的婆媳关系一样,婆婆们总是想着儿媳妇应该孝顺自己,但是换个角度想,人家凭什么要孝顺你?你一不养她二没教育她,人家孝顺你仅仅是因为她爱你儿子,而林雪静对江女士的尊敬也仅限于她是梵琛的母亲,这个连一点亲属关系的女人如此践踏她儿子的尊严,她又何须要委曲求全?

    她是一个五岁孩子的母亲,她现在就要为她的儿子讨回公道来。

    梵琛的脸色微微一白,而梵母也被林雪静突然爆/发出来的气势怔得愣了一下,喘着一口气指着林雪静看向了她儿子,“梵琛,你看看你找的这个女人,戴了绿帽子不说还有脸要我向他抱歉,你--”

    “妈--”梵琛的脸色铁青,声音也变成了低喝声,“够了!”

    梵母震惊,儿子是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口气跟他们说过话,今天的表现实在是让她震惊。

    “够了!”梵琛低喝了一声之后,这一声‘够了’的气势远不如刚才那一声,语气也比刚才那一声软了几分,走廊上竖着耳朵听着的精益职员们面面相觑,眼睛一翻,唉,原来是个怕妈的人啊。

    梵琛一把拉住梵母的胳膊将她往办公室的门外带,并对着那对站在办公室里的两母子低低说了一声,“雪静,我们找个地方谈谈!”

    林雪静将儿子抱在怀里,儿子眼睛里那小小的倔强让她心疼不已,她一手抚着承嘉的小背,抚/摸着他颤抖不已的双肩,承嘉不小了,他什么都懂,梵母那一句‘野/种’对一个还不到五岁的孩子来说无疑是很残忍的,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孩子眼睛里的倔强透着一丝隐隐的不安,那是害怕,是恐惧,是茫然,是不知所措,更让林雪静心疼的时,尽管他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但是在妈妈怀里的时候他的身体会抖着往后缩,那是发自内心的畏惧,而那畏惧的源泉源自于这人看他的异样目光!

    林雪静一把将儿子抱紧,不,谁也不能欺负了她的儿子,谁都不可以!她抬起脸对视上梵琛投递过来的请求目光,苦涩一笑,梵琛,你为了你的母亲,而我为了我的儿子,你却在你的母亲侮/辱我孩子的时候恳求我息事宁人,你有没有想过我孩子的感受?

    梵琛,你让我,好失望!

    梵母见状,伸手拉住儿子的手往后退,还不忘冷哼一声,“带着个野/种还有脸要我道歉,笑话--”

    “道歉!”

    一声冷冽的声音从办公室的门口幽幽地传了过来,声音低沉得让人有种大暑天突然堕入了严寒冰窖里的微颤感。

    这一道声音不仅让想要转身就走的梵母怔在原地,连走廊上那些看戏的精益职工也在竖起耳朵贴玻璃的同时瞪大了眼睛。

    过道上那道伟岸的身影迈出一步来直接挡在了办公室的门口,只是略微跨出了一步就恰到好处地将要离开的母子俩给挡在了门口,身材高大的他半侧着身子目光静静地穿过中间的两人看向了站在那边的林雪静,目光在触及到林雪静那张瞬间煞白的小脸上,眯眼的同时那眼神狠狠地剜了过来。

    他的手里还拿着刚才从地上捡起来的那几张纸,是在里面的人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不动声色地一张张从地上捡起来的,此时他拿在手里,手往旁边一递,陪在他身边的阮妮助理便伸手接了过去。

    里面的人谁都没料到会有人这么突兀地出现,只有精益的那位前/台秘书,此时站在过道上瞪大着眼睛低声结巴了起来,“司,司,司------”

    林雪静的第一反应就是将儿子抱进自己的怀里尤其是将儿子的脸藏起来,而她的这个动作让站在门外将她的一举一动都看进眼里的男人沉郁的目光再一次地沉了沉。

    这个时候才想着要藏,是不是太晚了?

    梵琛被突然挡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怔得愣了一下,看清来的人时眉宇也微微一蹙,在这个d市,想要找到一个不认识面前这个男人的人出来,可能有些难,毕竟他之前从/政,媒体上都有他的影子,而五年前撞他车的那辆车,那天晚上天色虽然暗,对方又喝了酒,他虽没怎么看清楚对方长什么样子,但是他后来对那辆车也进行了查证,那辆保时捷的车牌号码,是属于司家的!

    梵母则在震惊之后瞪大了眼睛,却被对方那气势吓得不敢多言,目视着对方缓步穿过办公室的门,朝着那一对母子走过去,瞬间醒悟过来,而此时的林雪静面对着一步步靠近的男人,抱着小承嘉的她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她根本都不敢抬起脸去看他的眼睛,只感觉那眼神冷冽如冰,让她浑身都感觉到了冷,她退一步便将怀里的儿子抱得再紧了一分,心里乱得早已没有了分寸,怎么会这样的?他怎么会突然出现的?

    怀里的小承嘉感受到了妈妈那前所未有的紧张,这种紧张也使得他意识到危险的来临,但是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就是明明感觉有危险但是却又让人有着的那种莫名的心安来,就像明知道暴风雨即将来临,但这一刻步步紧逼而来的宁静却像是他等待已久的心安,是谁,是谁?

    司岚看着不停后退的女人,直接伸手将她怀里的孩子抱住,但因为林雪静的不松手,两个人的两只手都像固定在了孩子身上似的,林雪静是紧紧抱着儿子的腰,而司岚伸出的手是从承嘉的腋下穿过,一双手也极为用力,硬生生是要将孩子从林雪静的怀里给抱出来的架势。

    而当那一双修的手腕抱住儿子要将儿子从她怀里扯出去的那一刻,惊慌失措的林雪静抬起脸来,紧咬着唇瓣的她死死地抱着儿子不松手,迫不得已对视上他的眼睛时时鼓足了勇气,然而此时她的勇气就像那在冬天里被寒风吹得摇摇欲坠的叶子,也就是在抬眸的那一瞬间她的勇气能促使她将儿子抱得更紧一些,但是却在对视上的下一秒,她的手就抖得控制不住,方才眼睛里那倔强的不愿服输的气势在此时荡然无存,她的眼睛里只剩下了哀求,求求你,别抢我的孩子!

    司岚被林雪静那目光看得目光一沉,垂眸看着她怀里那就快被她箍得要窒息的孩子,承嘉已经是小脸通红,这个女人只顾着要抱紧怀里的儿子却没有想到她这么用力会让孩子窒息,她要是再不松手,孩子就要晕过去了。

    司岚几乎是用抢的,动作也是林雪静出其不意的快,是在林雪静被他冷冷的目光看得浑身发抖时趁机就将她怀里的承嘉抢了过来,抱住孩子的同时一转身,看着门口站着的那对母子,再一次冷声开口,“道歉--”

    “你们才是--”梵母已经顾不上心里的害怕伸出手指指向了办公室里的那一对男女。

    司岚抚着因为气息不稳而咳嗽不止的小承嘉,在他的小背上轻轻拍着,不用他看也知道此时怀里的孩子正用那双波光粼粼的大眼睛在打量着他,他低头跟孩子的目光对视一眼,转开目光时淡笑一声着看向了门口,“如果,你觉得精益的存亡对你舅舅来说不是那么很重要的话,你可以试一试!”

    ------这是第一更,后面还有一更,写好就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