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16:我要你给我儿子道歉!

    ------

    这一晚,林雪静是下半夜才睡着的,拥着怀里的孩子一直睡到手机闹铃响起,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她看着室内熟悉的景象,睁大着眼睛长久地凝视着,手触及到chuang边那垂着的丝绸被单,这种的熟悉的感觉让她心里突然涌出一种绵长的感动来,这是她的家,她昨晚上就睡在这里。

    回家的感觉,真好!

    林雪静起身,发现承嘉也醒了,这个家对承嘉来说还是很陌生的,让林雪静欣慰的是,从昨天到现在,承嘉所见到的人所接收到的信息在一个还不到五岁的孩子来看,他已经表现得很好了,两母子在房间里收拾好了才出来,一到客厅才听到厨房那边有煮东西发出来的咕咚咕咚声,还有人零碎的刻意放低的脚步声响起。

    魏妈妈已经从医院里赶回来了。

    像很久很久以前,她从读书开始到工作的那段时间,几乎很多时间都能听到这种零碎的脚步声,但是这么多年,今天早上的脚步声却让林雪静感慨万千,记忆里以前觉得扰人清梦的脚步声现在听起来,竟是这么的亲切。

    做儿女的什么时候能体会到父母的关心?在当了妈妈之后,父母对你的爱你才会真正的懂得!

    不知不觉,林雪静已经走到了厨房的门口,站在门口的位置看着妈妈忙碌的身影,魏妈妈刚冲了个澡,还穿着睡裙,头发用干发帽包着,一手拿着勺子舀起砂锅里的粥看了看粘稠度,又低声嘀咕了些什么,好像是在说还需要再熬久一些才好吃,她做事太认真了,以至于身后什么时候多了个人都没觉察。

    林雪静从魏妈妈的身后轻轻地抱着她,魏妈妈吓了一跳,吓得是险些把手里的勺子掉了,听见耳边传来一声‘妈’的时候,她才拍着胸脯侧脸看了女儿一眼,“又睡懒觉了,都不看时间的?”<g上时两头牛都拉不起来,还老是说她睡得时间太多,做事的时间太少,此时听到她略带埋怨语气地说出这句话来,林雪静是觉得心里暖得像一团火,魏妈妈总是刀子嘴豆腐心,口是心非,嘴巴上说得厉害其实心里那是舍不得女儿。

    林雪静不说话,只是这么抱着母亲,想着当日在精益书城里近在咫尺却不敢相认,母亲耳际的那一缕白发更是勾起了她的哀思来,亲人在生命里扮演着的是什么角色?是牵挂着的,是血脉相连的,是割舍不断的--

    魏妈妈被女儿抱着,一时间鼻子有些泛了酸,昨晚上她一致要求女儿带孩子回家休息,让她在医院照顾老林,其实照顾是次要的,整理思维才是首要的,女儿五年里回来了三次,第一次回来的时候是在美洋洋过百日宴的时候,那个时候女儿的身体差得让她都起了疑,那晚上她跟外孙单独待在一起询问他的出生日期,她回来的那几天正是孩子差不多四个多月的时候,很明显就是月子没坐好,身体才差了那样子。

    魏妈妈心里难受得要命,梵琛说他跟女儿结婚都四年了,未婚先孕也就算了,但是为什么连生了孩子都不敢跟家里人说一声?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未婚先孕的事情比比皆是,他们林家又不是接受不了未婚先孕这个事实,为什么不说?

    非要让她的女儿远涉重洋去受那个苦?

    魏妈妈想着这些对梵琛这人的表现是大为失望,如果真如他所说的那样,他一个男人都过了快五年了才主动站出来说这是他的孩子。

    这中间是不是有不为人知的故事?

    魏妈妈转身,严肃地看着女儿,“雪静,你跟我说实话,承嘉到底是不是梵琛的孩子?”

    ----------华丽丽分割线------------------

    此时的梵家,一大早,梵琛起来的时候,客厅里,父母都在,而且是看样子是在等他出现。

    梵琛走了过去,站定,梵母正坐在沙发上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看着儿子站在面前,松开了手,朝梵父看了一眼,首先开口了。

    “对于你昨天晚上提到过的那件事,我还是希望你能慎重考虑一下,而我跟你父亲的考虑结果就是--我们不会同意!”

    梵琛微微蹙眉,昨晚上父母的表现已经让他猜测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但是--

    “妈,我已经考虑好了,更何况承嘉是我的--”

    “啪--”梵父手里的报纸重重地落了下来,抬头看向了自己的儿子,“梵琛,我跟你妈做了快二十年的中学教师,从小到大都是教育你做事谨言慎行,未婚先孕?你难道没有听到隔壁的张叔叔是怎么说的?你还好意思把那两母子往家里带?昨天晚上我们已经很给你面子,没有当着你的面把那母子赶出去,婚姻大事岂是你自己一人做主的事情?你背着我们把结婚证给扯了,你让我们情何以堪?我们哪有那个脸去跟亲戚朋友们交待?哦,这是我孙子,五岁大的孙子!我儿子没有结婚就多了一个五岁的孩子!”

    梵母叹息一声,看向了自己一手养大教导成人的儿子,语重心长地说道:“我们是书香门第的家庭,作为父母的我们最看重的就是传统的礼俗,是,之前我们是很看好她,但是既然看好那么你们两个人也该堂堂正正地当着家人的面把这事给办了,犯不着这么偷偷摸摸的来个先斩后奏!还有,我听你舅舅说她是在精益干过销售业务的,一个女孩子做销售?”梵母说着又意味深长地看了儿子一眼,“更何况那孩子还有隐疾!”

    “妈--”梵琛的眉头紧紧地拧在一起。

    “不管如何,我们就是不同意!”梵父着重强调指着自己的脸,“我都没脸在这个小区过日子了!”

    梵母将那本昨天从儿子包里翻出来的结婚证扔了出来,“尽快去办理离婚手续吧!”

    --------华丽丽分割线------------------

    办公室里的键盘声断断续续,林雪静因为右手受了伤,现在打字都很不方便,手指敲起键盘来一点都不灵活,打字的速度是平常的三分之一,一封辞职报告从早上刚到办公室一直敲到现在,一个小时过去了,删删减减的三百字都不到,不仅在纠结着如何谨慎用词也同样在纠结自己的这个决定,往往做决定时心是横下来的,但是具体操作的时候又会想很多,比如辞职之后如何找一份好一点的工作,如何能凑够承嘉的手术费用,如何保证她们母子一个月的生活开销。。。。。。

    往往这些现实问题就是阻碍决定的因素,林雪静按住删除键,将憋了一个多小时的辞职信全部删掉,单手撑着额头叹息了一声,下一秒又咬着唇瓣抬起脸来挺直了腰杆继续打字,辞职信传送到总部需要总部决定,而且即便是交接工作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她可以用一个月的时间开始另外找工作!

    这几天跟多效的广告费商谈的问题一拖再拖,多效那边给的回复是内部整顿期间所有洽谈延后一周时间,而眼看着一周时间还剩下两天,林雪静想着上一次跟司岚相谈是不欢而散,再去找他也只是自取其辱,何必呢?

    梵琛这几天依然会时不时地过来,有时会陪着她去书城看看情况,两人都没再说那天晚上发生的不愉快。

    办公室里有一个小屏风,今天儿子放假,她把孩子带了过来,早几天就答应了孩子要带他去逛书城,承嘉喜欢看书,尤其喜欢去书店,她打算下班之后带他过去,此时儿子在屏风那边的小桌子上画画,他不会来打扰她的工作,安安静静地在那边看书画画,等待着妈妈下班。

    门被轻轻敲响,但这轻微的敲门声只持续了两声就被另外一股大力给推开了。

    “林姐--”夏辉明显是被突然冲进来的中年女人吓了一跳,刚才还跟她说了的,她来敲门通报一声,并跟林雪静说一声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让她在外面等一下,没想到她直接就冲进来了。

    林雪静停下手里的事情,看着门口突然出现的人,梵琛的母亲。

    梵琛的母亲江阿姨突然出现,看她的脸色还满是怒气,这让林雪静心里不由得紧了紧,也猜测到肯定是跟梵琛有关系,她起身恭恭敬敬地喊了“江阿姨!”并用眼神示意夏辉进来把承嘉先带走,并把门关好。

    “你关什么门?难道我来找你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梵母今天的情绪很异常,转头眼神犀利地看着门口的夏辉,“你最好把公司所有的人都叫过来,给我评评理!”

    “江阿姨,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出去谈!”林雪静取了包快步走了过来,江阿姨的声音已经引起了其他办公室里职员的注意了!

    梵母重重一哼,退后两步,“离我远点!”

    林雪静的脚步硬生生地僵住,小承嘉也被突然闯进来的梵母激进的言行怔得愣住,走到母亲身边伸手拉住母亲的手。

    而梵母已经推开夏辉站在了门口指着林雪静大声说道:“我今天就是想来问你一句话,那天晚上你在我家信誓旦旦地说这个孩子是我梵家的种,你给我解释,为什么他跟我儿子的dna比对结果是毫无血缘关系?这个孩子到底是你跟哪个男人的野种?你要把这顶绿帽子戴到我儿子头上!”

    梵母手里拿着的纸质报告直接朝林雪静的脸上砸了过来,纷纷扬扬地从半空飘落,从她们母子的面前飘落,直接落在承嘉的脚边。

    而林雪静已经震住,她,她居然--

    “妈妈!”承嘉抓住林雪静的手紧了紧。

    林雪静双肩抖了抖,蹲下身去抱住承嘉,示意他别害怕,抬脸时眼睛一红,“江女士,我的儿子不是野种!不许你侮/辱我的孩子!”

    你有什么权利来侮/辱我的孩子!

    “不是野种,不是野种是什么?你自己不洁身自好有了一个五岁的儿子还要让我儿子来背黑锅。。。。。。”

    精益这一层办公楼,整排办公室里的人都听到了那边的吵闹声,不少人低低吁出一口气来,觉得这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真是一时间难以消化啊,妈呀,原来那个今天跟着夏助理来的孩子就是林总监的儿子啊,前几天大家在猜测他们的新总监跟那位老总的亲侄子到底发展到了哪一步了?如今得知居然是夫妻关系,再往后,还是被戴了绿帽子的夫妻关系,孩子都五岁了才知道那不是他爹的种啊啊啊啊!

    这个消息也太劲/爆了!

    这一顶绿帽子也太神奇了!

    接到消息赶过来的梵琛看到这一幕脸色都变了,他没想到母亲会如此激进,没想到母亲居然背着他去做了他跟承嘉的dna鉴定,更加没想到的是母亲居然会闹到这里来了,她这不是故意要让雪静难堪吗?

    “妈,跟我回去!”梵琛一把拉住母亲的胳膊就要往外拉,并低声说着有什么事情我们单独好好谈一谈,抬脸看着站在那边脸色苍白护住承嘉的林雪静,眼睛里涌出一抹歉意来,他是真的没想到母亲会闹在这里来!

    看着精益这一层办公楼的职员们虽然是坐在办公室里,但是每个人都在朝这边看,有一些大胆些的是站在了门口,竖着耳朵听着这边的动静,母亲的声音这么大,他们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到了!

    梵母见自己的预期效果也已经达到了,冷着脸看着林雪静,“带着你的野/种给我滚!”

    林雪静甚至都听到了自己牙齿颤抖着磨在一起的声音,苍白的脸上是愤怒的,不甘的,也是痛心,尤其是怀里的小承嘉浑身颤抖的小身子让她难过得要哭出来了,她咬着牙突然从地上站起来,接受着梵母那嫌弃而鄙夷的目光大声开口,“给我儿子道歉!”

    她只知道她现在是一个母亲,一个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她孩子的母亲。

    “雪静!”梵琛低声开口,眼睛里带着一丝祈求,有什么事情私下里好好谈谈,林雪静却直直地看着梵母,眼睛是决绝的不容商量的,再次厉声说道:“我要你给我儿子道歉!”

    办公室里的对峙升级,大家都在关注着这边的事情发展,只有前/台秘书注意到有人来了,而且进来有些时间了,那人缓步走到办公室的门口,再缓缓地弯下腰去捡起地上的那一页刚才飘到门口的检验报告,修长的手指微微一弯,靠在门口位置,秘书跟过来是站在一边竖着耳朵打听办公室里的情况发展时无意间也听到那个男人身边响起的一道低低的声音。

    “司总--!”

    --------华丽丽结束线----------

    今天没有了,我想这个见面方式估计大家都没有想到,呵呵呵,明上午我要带儿子去医院输液,更新也要在下午回来再写,么么,投票啊,月票啊,留言啊,红包啊,有什么都来吧,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