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14:你枉为人子

    ---------------

    是五年前景腾总统套房的那个晚上?

    我想要什么女人没有,你也太高估自己了!

    迄今为止我还没有玩过的女人只有一种,那就是有夫之妇!

    。。。。。。

    ‘吱嘎--’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噶然而停,险些撞上了路上的人,引得走在人行道的人们都惊呼起来,纷纷跑开离那辆车远一点,指挥交通的交警是立马迈着大步走了过来,对着驾驶座上的人做了一个‘停下’的动作,并用电话通知同事过来,将这辆车拦下。

    白色的中华车停下来了,但是车身已经超过了三分之二的人行横道,前方是红灯,其他车辆都稳稳停下,惟独这辆车,在那么多人过马路的时候闯了进来,也是运气好,并没有撞到人,不然后果还真是不敢想象。

    “小姐,请您将车移到右手路边接受检查!”交警在指挥着行人安全过了马路之后提醒车里的人,并用警惕地目光打量着车里的开车的女子,想要通过目测初步揣测一下对方是不是酒驾,果然见到对方的脸色苍白,连握方向盘的手都在抖,细心的交警发现她的右手尤其抖得厉害,跟左手不同的是,右手红肿,手背上肿的尤其厉害。

    驾车的人是林雪静!

    此时被交警拦下,也在之前被车窗外人的惊呼声惊住,踩上刹车拉上挂了空挡拉上了手闸,可是人还是紧张得没有松开脚底的刹车踏板,浑身被惊出一身的冷汗,人也一个激灵地被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而惊呆了。

    她险些,撞人了!

    中华车被移至右边的路边上,交警检查了林雪静的驾驶证,并让她做了酒精测试,测试结果一切正常,之后交警便将目光落在了她那只受了伤的手上,“小姐,您的手受了伤建议您不要亲自驾车,您能联系您的朋友过来吗?”

    “我的手没事的!”林雪静急忙伸出了右手动了动手指以示自己能开车回去,手指虽然能动但是动作速度也比平日要迟缓了些,加上红肿得厉害整只手都显得笨拙,交警低叹解说驾车最重要的是右手,不仅要换挡在车辆行驶的过程中右手的重要性也是最突出的,她手肿成这样子驾车始终是个隐患,交警最后决定请她联系一位朋友过来才能安全放行。

    车被交警拦住不放,林雪静也走不了,大中午的天气炎热,哪怕是路两边树荫朦朦,一股股地热浪还是扑面而来,林雪静脑子一阵发胀,不仅是因为手疼得麻木,更是因为站在马路边,目视着过往的车辆和人群,芸芸众生之中这么多的人她却遇上了最不该遇上的那一个,尖锐的讽刺,奚落的嘲讽语气,能将一段尘封着的积压在内心深处最初的那段爱恋给撕裂成了现实生活里最为讽刺的桥段,那段她至今都忘却不了的过往没想到被他说得如此不堪,五年前她自掘坟墓,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终于能够重见天日,五年后的今天她自取其辱,被那段自认为最纯的单恋伤得体无完肤,傻。

    林雪静,你傻啊--

    甄暖阳出现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站在路边的林雪静,林肯车在路边停了下来,甄暖阳下车快步走过去拉了一把神情异样的林雪静,她的脸色不太好,人就像霜打的茄子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见到甄暖阳的出现,林雪静抬起脸来淡淡一笑,被甄暖阳皱眉低咒一声,“不准笑,笑得比哭还难看!”,甄暖阳说着过去跟那边的交警交涉,至于那辆停在旁边的林肯越野车的主人则滑开了车窗,林雪静朝那边看了一眼,见到了坐在车里的两人,一个是驾驶座上开车的朗润,另外一个--

    是女人!

    甄暖阳跟交警交涉好,交警查看了甄暖阳的驾驶证点头同意放行,并告诉甄暖阳,林雪静的车闯了红灯,提醒需要扣分和缴纳罚款。

    终于坐上了车,甄暖阳坐上了驾驶座,林雪静上车时朝后面看了一眼,“你不跟他说一声吗?”她刚才好像看到坐在车里的那个男人脸色不太好,因为舒然的关系,林雪静跟朗润也见过很多次面的,对这个男人的初步认识就是,他不爱说话,但是说出来的话句句精辟,脸部的表情也多属于面瘫型,好像对任何人和事都提不起一点兴趣,不过那双眼睛,看人的时候却犀利非常,通透得让人心惊!

    “说什么?”甄暖阳发动了车,将车驶进了车流之中,在林雪静疑惑的时候淡淡地加了一句,“那车里有人不想看到我,巴不得我赶紧滚!”

    林雪静愕然,想起了四年前朗家的那个家宴上,甄暖阳被御选为朗家继承者的未婚妻,这个消息她是从舒然那里得知的,当时在国外的她震惊得好久都没有回过神来,没有听说过任何有关他们两人有过的一丁点儿的传闻,在他们在看,八辈子打不到一根杆上的人物突然对外宣布这个消息,雷死了一大批的人,她问甄暖阳的时候,甄暖阳连解释的话都懒得说,未婚妻?扯淡!

    林雪静自然而然将那个想要甄暖阳滚蛋的人物联想到了刚才坐在朗润身边的那个女人身上,那女人貌似有些眼熟,应该是在哪本杂志或是报纸上看到过一眼的人,林雪静想了好久才恍然大悟,哦,那位不是朗家的大小姐,朗润的姐姐!

    三十五岁还没嫁人的朗思怡?

    林雪静见好友一脸的不愉快也不好再问,甄暖阳先送林雪静去医院,包扎了一下手,还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把右手伤成了这样?林雪静说是自己不小心弄伤的,甄暖阳将信将疑。

    两人从医院出来,林雪静发现那辆林肯越野车正停在她的白色中华车旁边,林雪静看见那车门已经被打开,从车里下来的女子以西深蓝色的长裙,长发飘然,看起来有几分空灵的味道。

    “你如果有事就先走吧,我还要去一趟公司!”林雪静没想到自己的一个电话吧甄暖阳的正事给耽误了,如果不是正事,朗润也不会跟到这里来吧,林雪静想了想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本来她是想跟舒然联系的,但是这边离舒然工作的地方有些远了,而润朗的生物制药公司就在附近,中午又是休息时间,她便联系了甄暖阳,却不想耽搁了她的时间。

    甄暖阳哪里会不知道好友心里在想什么?她眉头微皱,走到白色轿车旁边打开了车门,正好跟朗思怡面对面,朗思怡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对着林雪静微微一笑算是打了个招呼,又转开了脸看着甄暖阳,轻轻出声,“暖阳,姑姑难得回来一次,爷爷也说了今天中午吃饭你务必要到场!”说完,郎思怡朝车里看了一眼,“润,你说是不是?”

    车里的男人只是转过脸来扫了外面的人一眼,又淡淡地转开,好像外面人说的话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作为一个局外人的林雪静倒是觉察到这三人之间的微妙关系,很奇怪的感觉,她拉开了车门正要打算跟甄暖阳说一声让她快走吧,结果就听见甄暖阳开口了,“郎思怡,你我互看不顺眼不是一天两天了,别在我面前装温顺,别逼我跟你撕破脸!”

    吃什么饭?对她来说,郎家的任何一顿饭都是***鸿门宴,这个女人不是让她出丑就是给她难堪,鬼才信你!

    “暖阳,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可是姑姑和爷爷--”

    “少把人拉过来替你垫背,有你在,我吃不下!”甄暖阳一上车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但是让她和林雪静都诧异的,就是随着甄暖阳车门一关的声音响起,后车门也在延后的几秒钟里被拉开又被关上,而车外面站着的郎思怡则慌了神,伸手拍着车门,“润,你干什么?”

    郎家二少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他的林肯越野车里下来,在两个女人对峙的时候直接上了林雪静的车,车门被车外的郎思怡敲得直响,滑下车窗的朗二少面无表情地丢下一句淡淡的话来。

    “我饿了,要吃饭!”

    这句无比诚实的话让林雪静愣得是目瞪口呆,用舒然的话来说,几个男人之中行动最诡异莫测的人非润老二莫属,偏偏你还找不到一丝破绽,因为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无比地真诚,说的是大实话。

    因为润二少要吃饭,三人便来了一家西式餐厅,林雪静看着坐在对面优雅用餐的郎家二少,他吃饭的时候一句话都没说,就像他现在说的,他饿了,要吃饭,而他也确实是真的饿了,他上这辆车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早一点能吃到饭!

    整个吃饭的氛围都异常安静,甄暖阳也是个吃饭不多话的人,林雪静挑着盘子里的意大利面想着这两人难道真的不回郎家?刚才那个郎思怡不是说了吗,朗润的姑姑和爷爷都等着他们回去吃饭呢?

    林雪静觉得这一顿是她吃过的最诡异的午餐,哪像跟舒然一家人吃饭的样子,舒然家里吃饭的气氛是和乐融融的,加上尚卿文也是个脸上随时都堆着微笑极具有亲和力的男人,一起吃饭的时候作为男士的他会照顾到在座的每一个人,整个用餐过程心情都是极为放松愉悦的,但是跟这两个一起吃个饭--

    丝----

    感觉是怪死了!

    直到润二少放下了手里的刀叉,捡起放在膝盖上的餐巾擦了擦嘴,放下餐巾时抬眸看了对面坐着的甄暖阳,摊开了掌心,“钥匙!”

    甄暖阳怔了怔,什么钥匙?林雪静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朗润蹙眉,“车钥匙!你包里!”

    甄暖阳这才去翻自己的包,果然从里面翻出一把车钥匙来,丢给他时问了一句,“你的备用车钥匙呢?”

    朗润收起了车钥匙,简洁回答,“放办公室里了!”

    放办公室了?他在下车之前那辆林肯车已经熄火,“你把郎思怡给直接扔在车外了?”

    甄暖阳蹙眉,林雪静也愣了愣,不会吧?那位娇滴滴的大小姐怎么回郎家呢?

    回应两人微怔表情的是润二少平静无波的神情,淡淡地飘出一句,“我忘了!”

    好吧,为了一顿饭就把郎家大小姐给直接扔半路上,他无敌了!

    林雪静不得说这两人相处的模式虽然怪但是却有种隐形的默契感,这可是一天两天能形成的默契。

    林雪静以为润二少会乘坐她的车去取车,结果润二少一心想着工作,直接回了办公室,并要求甄暖阳今天晚上得加班,林雪静临走之前还为好友低咒的表情好笑不已,在回去的路上正好路过那家医院,瞥见那位郎家大小姐还在那辆林肯车的旁边等着,这么大的太阳,她只能用手遮住额头的光,一手拿着手机不停地拨着电话,不由得联想起刚才吃饭的时候,甄暖阳包里的手机不停地响,那手机铃声也不是甄暖阳惯用的音乐,那两人吃饭安安静静完全是将那手机铃声当成了配乐音乐,一点反应都没有!

    林雪静在心里感慨,那两人可真是强大啊!

    林雪静自己开车回到了精益写字楼,手上了药包扎了缓解了疼痛感,她在进电梯时先是跟医院里的父亲打了个电话,询问他身体感觉如何,林爸爸因为女儿突然归来,加上突然有了个外孙,心情也好了许多,林雪静在电话里听到他说话声音虽然很小声但是听得出来心情很不错也便安了心,电话里林爸爸说梵琛在很细心地照顾他,这边一切都好,还说了不少梵琛的好话,惹得那边的梵琛都忍不住地笑了,说爸你别这么说待会雪静还以为是你故意的呢,电话那边的融和气氛也让林雪静受到了感染,那糟心透了的心情也好了一些,出了电梯林雪静才挂上了电话,回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让财务部那边的人尽快核算出跟多效解约需要赔偿的具体金额,夏辉得到这个消息敲门进来时一脸的焦虑,“林姐,咱们真的要跟多效解约吗?你知道赔偿金额是多少吗?相对于精益四年的广告费啊!”不仅减不下来还倒赔一把,不划算了啊,与其这样还不如按照以前的价格支付给多效就好了。

    真是这样的话,违约金就是一大笔,加上另外再找广告公司需要的资金投注,这怕是预算的好几倍了,谁来承担这一笔巨额赔偿款?

    翻看着从财务部那边的金额明细表,林雪静的目光久久地凝在那最终算出来的金额数字上,夏辉说得没错,这一笔钱,太多了!

    精益跟多效签订了三年的合作合同,价格方面是每年都有变动,但是合同上写得很清楚,单方违约所产生的违约金将由违约方按照年度和平均每年的广告费金额的四倍来赔偿,精益在d市有三家分店,总部那边重视广告宣传,每年投注的广告费用不低,跟多效合作了两年,离合同失效的时间还有一年,按照年数和倍数来计算,每年十万,四倍就是四十万!

    这四十万总部是不可能批下来的,那么这么多钱,谁来掏腰包?

    林雪静越看越是心寒,也在心里暗嘲自己真的是说话都不考虑后果,说得那么容易,可是现实的问题却是那么的尖锐,她能掏得出来吗?不,她没有那么多的钱!

    那么还有什么办法能避免自己再跟他有接触呢?

    林雪静苦笑着低下了头,有,除非她不要这份工作!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敲了敲,进来的梵琛让林雪静愣了愣,他不是刚才还在医院的吗?怎么就过来了?

    夏辉见梵琛来了便先离开了办公室,林雪静让她把报表都拿了出去,避免让梵琛看到。

    “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没吃药吗?”梵琛施施然进来,看着林雪静那苍白的脸色忍不住问到,说完这句话之后又敏感地发现她的右手被医用绷带缠了几圈,不由得蹙了一下眉头,“怎么又把手伤到了?”

    “关车门的时候不小心夹到的!”林雪静早已想好了理由,当然,这本来就是被车夹伤的。

    梵琛看了看她的手,“没事了吧!”

    林雪静点点头,表示没事了,梵琛则走到衣架旁边伸手直接取了林雪静的包包,“林总监,我来接你回家吃饭的,走吧!”

    吃饭?林雪静有些懵,她才吃了午饭,哪知梵琛依然含笑,“你忘了,今天晚上你要去我家吃饭,我爸妈现在已经在家里忙活了,妈因为要在医院照顾爸,说就暂时不去了,等爸身体康复了再过去,我爸相见承嘉,所以我提前将承嘉送过去了!”

    “哎,梵琛,有件事我想我们必须说明白!”林雪静得知承嘉被他送到了梵家,不由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有些着急得开口,“梵琛,你知道的,我们--”我们怎么可以假戏真做?

    她想她最近真的需要好好安静一下,公司里的事情也很棘手,父亲又住院,现在又因为这件事情搅得她心神不宁,她昨天晚上才想到的要跟他办理离婚手续,今天就要去他家,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发展得太快了,她还没有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梵琛一手提着她的包,看着她急于解释的表情,眸光里的流光溢彩微微暗了暗,不过那眼神也只是转眼即逝,眼睛一眨,眸底的笑容又泛了出来,“雪静,只是单纯得吃个饭而已,你别这么紧张!”

    这不是紧不紧张的问题。

    林雪静想要解释,梵琛已经继续说话了,表情里有些无奈,说承嘉已经在梵家了,如果这个时候再接出来,那--

    林雪静的唇角都被自己的牙齿给咬破了,想要说接孩子去梵家的事情怎么也该提前跟她说一声,但是面对着梵琛,她却说不出一句责备的话来。

    这一天下午林雪静是在梵家度过的,从下午两点左右到吃了晚餐被梵琛送回家的这段时间里,她都是陪在儿子身边,梵家她是第一次去,四年前她跟梵琛经过街坊邻居的介绍进行了一次相亲,因为两家隔得不远,相亲那天他的父母也在,他们家是书香门第,父母都是中学教师,但是来他们家,这还是第一次。

    去别人家做客一般都吃不饱,尤其是林雪静发现儿子情绪有些低沉,一晚上都闷闷不乐也就没有了吃饭的胃口,梵琛的父母招待得也很客套,尽管礼仪周全,但是却让林雪静觉得客套也疏远,从梵琛的车里下来,林雪静目送着那辆车的离开,她婉言谢绝了梵琛送她上楼的请求,梵琛走之前连连跟她道歉,林雪静轻轻摇头说没事,等那辆车一走,牵着她的手的小承嘉终于说话了。

    “妈妈,他们不喜欢我!”

    林雪静心里微颤,孩子的心境都是通透的是,承嘉比她还要敏感,但是她又怎么能说服儿子那是别人的偏见咱们不需要理会他们的话呢?尤其是在饭桌上梵琛的母亲直言不讳地问道小承嘉的听力能不能恢复,还有为什么他会出现这种症状?是怀孕的时候得了什么病还是吃了什么药的导致的?又或是什么遗传可是他们家没有这种遗传的现象!

    她很反感有人当着孩子的面提这样的话题,这么多年她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儿子那脆弱的自尊心,在用一切方法让儿子坚信他跟其他孩子没什么两样,但是饭桌上那审视的目光让她感觉就像在火上煎烤一样,梵母问这样的话何止是对小承嘉有伤害?对她,也是一种伤害!

    ----------

    司家,那辆保时捷刚停下来,车里的人就下了车,这辆保时捷从中午到现在一直停在南山的墓地里,一等就是七个多小时,但是要等的人却一直没有出现。

    “少爷!”司家的管家看着下了车站在花园里环视一周没有看到其他车辆的男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管家心里微叹走过去轻声说着,“太太下午回来过,但是现在已经走了!”

    站在原地的男人眸光黯淡了,唇角勾起一丝苦笑来,喃喃低语,“她都没有去墓地看一眼,就走了吗?”

    管家见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太太是得知少爷在墓地等,所以,今年,她连墓地都没有再去了。

    两年前的今天,司培生死缓期至,被处以注/射死亡,而这对曾经还关系融洽的母子,随着司培生的离去彻底决裂了!

    “少爷,我让佣人备了醒酒茶,你喝一些!”管家看着落寞到说不出话来的司岚,想提醒他以后不要喝了酒再开车了,这样很危险的,但是看着默默上楼的司家大少,他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二楼的书房里响起一阵酒瓶滚落在地板上的声音,斜躺在椅子上的男人眼睛里一片血红,对着虚空泛起苦笑来,两年前的今天,母亲一耳光扇过来,撕心裂肺说的那一番话至今还深嵌进他的脑海里。

    “司岚,你明明可以救可你却残忍地选择了不救,你只知道聂家五口人死得惨烈,但你有没有想过现在要死的人是你父亲,是生你养你的父亲,司岚,你枉为人子!”

    ------今天就更新完毕了,恩,明天继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