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11:承嘉,我带你回家!

    ------

    电梯/门合上的那一刻,林雪静站在门口的位置久久都没有动,不仅是因为梵琛说的有人用她的手机接了他的电话,也因为刚才梵琛离开时说的那一句话。

    什么时候带承嘉一起回家看看吧!

    家,近在咫尺的家,距离这座小区不到两公里的位置。

    她当初选择租住在这个小区也是因为离家近,过去两个月的时间里,她会选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驾车到自己从小长大生活了二十余年的小区,坐在紧闭着车窗的车内,关掉所有灯光,在寂静的夜里静静地凝视着家的方向,揣测着今天晚上魏妈妈有没有值夜班,林爸爸有没有饿肚子,魏妈妈在她去英国之后的半年时间就被医院返聘重回了岗位,虽然她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妈妈重新回到岗位回到自己喜欢的事业上去对她来说也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好久没有吃到妈妈亲手做的饭菜了,好久没有跟爸爸促膝长谈了,好久没有--

    站在电梯/门口的林雪静身体微僵着站在原地没动,视线落在那电梯显示屏上滚动着的数字,眼睛不知不觉就模糊了,垂放着的手指被轻轻拉住,手心传递过来的暖软将她一把拉回了神,低头就看见了儿子扬起来的小脸,清澈的眸子里闪动着平静的光芒,那眼神是满满正能量的鼓励和支持,这些年过得不容易,每当她落魄失意的时候,身边的这个孩子总是会以他独特的方式来安慰着她,让她知道,她并不是一个人,她的生命里还有他!

    林雪静蹲下身来抱住小承嘉,母子俩就在电梯/门口静静相拥,任何多余的言语都显得空白无力,回国之前她跟他说,妈妈带你回家,可她回来之后却没有再跟孩子提及回家的事情,因为她有太多的顾虑,她担心父母无法接受这个孩子,担心孩子会受到一些伤害,但是现在她渐渐明白,这么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才是真正的煎熬,煎熬的是她对父母的愧疚,更是对孩子的愧疚,她给不了孩子一个健全的家庭连亲情也无情地给剥夺。

    她,太自私了!

    林雪静哽咽着捧着儿子的小脸,含泪着的双眼终于露出一丝释然的笑容来,眼睛里带着一丝坚决来,泪眼凝着儿子那双清澈的眼睛,轻轻地开口。

    “承嘉,我带你回家!”

    --------华丽丽分割线----------------

    夜晚的半山别墅,比起城市里的高楼大厦,这里绿化环境使温度要足足低了五度,打开窗户凉风阵阵,尤其清爽,厨房那边响起了洗碗的声音,尚卿文缓步走到厨房看着忙碌的妻子,走过去从后背相拥而抱,“老婆辛苦了!”

    舒然本来是在边洗碗边想着今天园长跟她谈过的小承嘉在学校里的表现,都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来了,被他这么一抱怔了一下,回过头去看他一眼,“你要觉得我辛苦就该把碗唰了!”

    保姆每个月都有四天的休息时间,可以每周休息一次也可以连休,这两天保姆因为家里有事连休两天,这两天里里外外都靠舒然来打理,不仅要上班,照顾孩子,还要忙活家里的事情,每个月的这几天她都觉得自己是个全能超人!

    尚卿文还真的伸手接过太太手里的碗像模像样地放在水龙头下开始冲洗起来,边洗碗还边低笑着跟太太聊其他的话题。

    “我刚才从楼上下来,路过洋洋的房间,见她正在整理一些书籍,一边还碎碎念着什么‘不知道这些书他喜不喜欢?’的话,尚太太,女儿口中的‘他’是哪个‘他’呢?”

    舒然在接尚卿文清洗好的碗时被他的话问得思维突然短路了,心里不仅在感慨尚先生的细心,对女儿看似放养其实是连最细微的情绪都能第一时间发现到,她在心里轻轻吁出一口气来,把手里的碗放进消毒柜里,“她的同学,是个男孩子,相处得不错!”

    两个孩子,一静一动,确实相处得感觉还不错的!

    “哦?”这回轮到尚先生发怔了,洋洋那妞长这么大几乎就没对那个异性同学这么好过,除了关阳家的两岁小关奇,不过对小关奇也只是大姐姐对待小地弟那样的关爱,突然从妻子嘴里听到女儿跟一个小男孩相处得不错,还当真是让他感到惊讶了。

    “然然,不如什么时候把那个小男孩请到家里来做客,我相信洋洋也是很乐意的!”尚先生突然提议,话说当老爸当了五年了,他五岁的时候过节日或是其他活动的都会宴请一些小伙伴一起来庆祝,当然他那个时候几个玩得好的也就那么三个人,但也比洋洋的强啊,洋洋都五岁了还没带过一个小伙伴回家来做过客呢,这让他很怀疑是不是女儿在同龄人之中不受欢迎,怎么连个朋友都没有?

    “啊?”舒然表情呆愣,也幸好是背对着尚卿文,正在打理冰箱内部食材的她被冰箱里的凉悠悠的气息熏得一个哆嗦,也同样是被尚先生的提议弄得心里有些慌乱,邀请承嘉来家里?这个--

    肯定是不行的!

    “你怎么了?”尚卿文本来就是个心细如尘的男人,哪怕是妻子背对着自己,但是她还是从她刚才那‘啊’的一声和此时略微僵硬的双肩表现看出了一些端倪来,她在紧张?

    不过是女儿的一件小事情,怎么紧张了?

    “我是想说,这个还得跟人家父母说一声的,是不是?”舒然暗吸一口气,转过身来说了一声,心道尚先生为了宝贝女儿还真是煞费苦心了!

    “你说得也对,我去问问洋洋的意思!”尚先生说完便放下了碗,这边的舒然‘哎’了一声都没叫住他,一皱眉也跟着去了,就怕待会女儿一不小心说漏了嘴,那妞自诩自己聪明无敌,但是她这老爸是何许人也?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看出一些端倪来,她还真是担心啊!

    结果两人一前一后还没有来得及上楼,二楼的小洋洋就一阵小跑着跑了过来,小家伙连鞋子都没穿,手里还拿着舒然的手机,跑得气喘吁吁又神情紧张,看见舒然上楼了,把手里的电话递在半空,语气焦急地说道:“妈妈,魏奶奶来了电话,说林爷爷被砸了头,现在正在医院抢救!”

    啊--

    走楼梯才走到一半的舒然惊了一下,加快了步伐上楼便从女儿手里取过了手机,二话不说将身上的围裙接下来塞进尚卿文的手里,“我马上去一趟医院!”

    “我也去!”

    “我也去!”两父女异口同声,小洋洋比她爹动作还要快一些,说完这句话就往楼下跑,要赶在妈妈下楼之前先坐车上去才不至于会被妈妈丢下!

    “不行,你们都在家给我待着!”舒然转过身去打算去卧室取银行卡,想着林叔叔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待会是要跟林雪静联系的,尚卿文如果去了--

    结果舒然怎么感觉身后没有动静了,转身才发现楼梯间的一大一小已经不在了,她跑到楼梯间听见底楼响起了尚卿文依然冷静而温和的话语声,高大的他正好将从楼梯间往下跑的女儿抱在怀里,女儿光着脚跑这么快不就是怕被丢下么?也不怕摔到?他对女儿说着‘小心一些’,还转头朝楼梯间看了一眼,丢下一句,“然然,我们在车里等你!”

    “你们--”二楼的尚太太要抓狂了!

    --------华丽丽分割线----------------

    “这里是小花园,种植着很多的白色夹竹桃,栽种时间有二十几年了,我小时候就看到有了,每次上学骑着单车都会从这些花下面路过,承嘉你看,如果是白天的话这些花看起来还要好看些!”

    白色的中华h230小车驶进了一个小区,小区修建的年成也有些久了,看那郁郁沉沉的大树和久经风雨的墙壁就知道了,车内,林雪静给儿子说着小区里的一些景观,她第一次带儿子过来,虽然是在晚上,但是却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越靠近家,这种兴奋的喜悦就控制不住,她想跟孩子一起分享这一份喜悦,因为很快,她就能见到思念已久的父母了!

    小承嘉顺着妈妈所指的方向看向了车窗外,感受到妈妈那高兴得有些语无伦次的话语,尽管他没有表现出像妈妈那样的兴奋表情,但他心里是开心的,在外漂泊这么多年,第一次体会到了家的真实含义,因为妈妈提及这个家是那么的开心,他能真实感受到!

    车终于停了,林雪静将车熄火,低低地吁出一口气,替儿子解开了安全带,近乡情怯,她现在就在楼下,却开始变得紧张起来,侧脸看着楼上却没有看到那一层楼的灯光,此时还不到九点,爸爸睡觉的时间都不会太早,难道他们不在家?

    林雪静正要决定带孩子上楼看一看,就接到了舒然的电话,电话那边舒然的声音有些低,还带着一丝颤抖,“雪静,你能不能来一趟医院,林叔叔受了伤正在医院抢救,还有,你别带--”

    舒然后面的话林雪静是完全没有听见了,她的脑海里轰的一声炸/开了,手里的电话都落了地,从即将抵达的天堂一下子跌进了地狱。

    ------阿勒勒,这是第一更,第二更在下午了,此文现在是先发后审,更新后五分钟左右就能刷新出来,大家不用等待审核了,么么,好热的天啊,热得心慌慌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