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10:四年前,撞过!

    ------

    精益在d市的总办处是在一栋写字楼的二十六层到二十九层,管理着d市的这三个连锁书城,电梯里的数字在屏幕上面不停地闪动个不停,速度已经不慢了,但是电梯里的人还是急得皱紧了眉,是嫌这电梯上行的速度慢了!

    门一开,电梯里的人快步走了出去,直奔走廊尽头的那间办公室。

    “林姐--”夏辉看着风尘仆仆赶来的林雪静,她不是说身体不舒服在医院吊水吗?怎么过来了?不过想了想她会赶过来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谁叫有人专门在办公室里等她呢?说着便指了指办公室的门,“他来了一会儿了!”

    “夏辉!”林雪静叫住了正要走开的夏辉,夏辉心里明白,忙低声解释,“我说你去了西区那边的书城筹划那边的宣传事宜!”并没有说林雪静在住院!

    林雪静这才松了口气,整理好了情绪才往自己的办公室方向走去,转了身走了几步的夏辉低低吁出一口气来,林姐,你那脸色一看也知道是不正常的,他又不是傻子?

    办公室的门嘘开着一条缝,林雪静走进了轻轻推开了门,细心的她是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书页被翻动发出来的轻微响动,而对方的感知似乎比她还要敏锐,在她推开门的那一刻,他已经转过了身来,合上了手里的书籍,目光清浅地朝门口的人看了过来,看清来人时淡淡一笑。

    “来了!”

    声音温润亲和,盈盈看过来的目光含着碎碎点点的微笑,着着熨帖自然商务西装的高达身影微微一侧,将那笔直的身体线条完美得展现了出来。

    他手中的书本在合上之前好似已经翻到了三分之一,看样子已经来了很久了,但是他脸上却没有丝毫等待的烦躁情绪,连合书本的姿势都是那么优雅从容。

    倒是门口的林雪静显得有些局促,是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这一路都奔到门口了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梵琛,你怎么--”他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接到夏辉打来的电话时,她正在医院输液,一听到他回来了,就在办公室里等着,她是连最后半瓶的药水都没有时间耐着性子输完了,拔了针头就赶了过来。

    清瘦高颀的男人捕捉到她脸上流露出来的情绪,垂眸一闪再次抬脸时依然是笑容温和,把书放回架子上,清润开口,“那边的研究项目也告一段落,我有两个月的休假,舅舅让我回家看望父母的同时替他巡视一下这边精益的情况!”

    也就是说,他回来并不是单纯休假!

    林雪静看着缓步走近并替她倒了一杯水的男人,说话语速依旧舒缓,不慌不忙,这个男人的绅士是从骨子里透出来,林雪静也知道这跟作为华裔的他在英国长大的氛围有着密切的关系。

    “谢谢!”林雪静接过了水杯,微蹙了一下眉头,是因为胃部有些疼,她上楼跑得有些急了,喉咙进了风,本来嗓子就疼得厉害,昨晚上被那酒给烧得嗓子都哑了,现在说话是非常吃力。

    林雪静接过杯子低着头喝了一口,目光也正好瞟到了梵琛手里端着的那只水杯,心里一跳,那杯子是她的,而梵琛却淡然自若地抿了一口水,低头看她时面带疑虑,“你的嗓子怎么了?”

    “哦,我,我有些感冒!”林雪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颈脖喉咙处轻轻地咳嗽了两声,喉头就跟冲了血似的难受,咳又咳不出来,一咳还扯动着自己拿脆弱的胃,她的脸色也比刚才难看了几分。

    林雪静侧身低头皱眉,手条件性地要伸过去捂自己的胃,但一想到身边还有人那只要捂疼痛的手便转开了方向撑在了办公桌上,暗吸一口气要找地方坐下来,但她这么轻微的动作却没有躲过身旁人的那双仔细观察的眼睛。

    “跟我走!”梵琛放下了手里的水杯,语气里有些无奈,一把拉住了林雪静的手,林雪静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伸手取过了手里的杯子,拉着往门外走。

    “梵琛,我--”我没事,几个字还没有说出口,转过脸来的男人眉宇已经深深皱在了一起。

    “雪静,你忘记了我在进生物制药研究室之前是做什么的了?”

    在进润朗生物制药研究室之前,他是个医生!

    ------华丽丽分割线----------

    总监办公室的门一开,有公司的员工就看到那个男人扶着他们的总监进了电梯,走之前还叫了助理过来低声吩咐了一些事情,大致是林总监身体不适,这两天的工作电话联系,不少人为此表示吃惊,额,那真的是精益的皇亲国戚?

    “看见了吗?咱们新来的总监果然是有靠山的!”

    “那人是谁啊?跟老总是什么关系?”

    “说你傻你还真是傻,那是老总的亲侄子,老总唯一一个姐姐的儿子!”

    “可是老总不是个外国人么?他姐姐难道也是个外国人,那他岂不是混血儿?没看出他是什么混血儿啊?”

    “啪--”一本书轻轻拍下,“老总是英籍华侨!”

    哦,原来是这样子的啊!

    ------

    “梵琛,我没事的,你松开手我自己能走的!”电梯里林雪静忍着痛低声说着,她的喉咙痛,又不敢太大声,被梵琛扶着站着等着电梯抵达到了底楼,想要让梵琛松开扶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可梵琛依然握得紧紧的,跟她谈起了有没有吃药吃的是什么药之类的问题。

    出于职业的敏锐感,他对药物这种东西都是很上心的,而怀里的林雪静也在他询问药物的时刻也没有再挣脱他的手,而是认真地想自己刚才输了什么药水,早上吃了什么药,因为底楼大厅里人来人往,她的声音又小,说的话又怕对方听不见,说话的时候便只是单纯得想让对方听得更清楚一些,也正因为如此她的身体便不由得往他怀里靠了靠。

    两人就这么半搂半抱着出现在底楼的大门口。

    入伏的天气热得室外的知了声是叫得撕心裂肺,梵琛的那辆丰田越野车缓缓驶离停车场时,不远处听着的那辆银灰色的奔驰车内,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眼睛眯了眯!

    那辆丰田车,四年前,撞过!

    --------

    “谢谢你,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不用麻烦你的!”林雪静看着桌子上的塑料袋,袋子里是刚才梵琛在楼下超市里购买的一些食材,林雪静微叹着看着在厨房和客厅之间穿梭的男人,有些过意不去,他能送她回来已经很感谢他了,此时厨房里的水开了,发出呜呜呜的提示声,梵琛也来不及跟她说什么客套话,将她摁在沙发上坐着,“你休息,我去掺水!”

    梵琛大步朝厨房里走去,很快便听见保温瓶被注满水的声音响起。

    “咱们也认识快五年半了,你还跟我客气!”掺了水从厨房里出来的梵琛手里多了一个杯子,里面有黑褐色的颗粒状药物,他用勺子搅了搅,“暖胃的,你先喝一些,不过不要一次性喝太多,待会再吃一些粥!”

    林雪静接了杯子,正要开口,就被梵琛竖起了手指,眼神提醒,别再说‘谢谢’了!

    林雪静笑了笑,点头,这边梵琛在整理桌子上的食材时正好打量了一圈客厅,边把一些新鲜蔬菜往冰箱里放,边说着这两天她就在家休息,等身体好些了再来上班也不迟,林雪静喝了几口药,听着梵琛的话停了一下,休息两天?这怎么行呢?精益即将要展开的宣传活动还需要她来筹划监督,这关系到这一个旺季的销售业绩,她就是在家休息估计也是睡不好觉的。

    “你要是觉得我不是要夺你的权,不如就交给我?”梵琛提议,打开电冰箱把食材都分门别类地摆好,侧脸看沙发上沉思的林雪静,关上冰箱门的时候还不忘加上一句,“如果你相信我的话!”

    林雪静哭笑不得,这是哪跟哪呢?只是因为梵琛的身份问题,她是觉得自己的工作交给他来做,工资又是她在得,总不能让人家白白给你做苦力吧?

    “反正我也是闲着!以前经常加班熬夜,突然之间空闲下来了,倒有些不习惯了!”梵琛说着耸肩笑了笑,听见门口有人拿钥匙开门的声音便起身去开门,林雪静看了看时间,赶紧将杯子里暖胃的药喝完,承嘉回来了!

    门口一阵叽叽喳喳,说话的声音就像快乐愉悦的小黄莺,隔着一道门,里面的人都听到了。

    尚家的小公主驾到!

    “我说洋洋,你往边上站一些,这门是往外面开的,你站那边影响我开门了!”亲自接送孩子的舒然拿着钥匙插/进了钥匙孔,扭/动钥匙的时候还不忘提醒女儿往右边靠一些,不至于待会一不小心把这只小黄莺给贴墙上去。

    美洋洋喜滋滋地舞动着手里的甜筒冰激凌,往旁边的承嘉嘴边送,态度殷勤得令人发指,只不过吃了闭门羹,不过那丫头也不恼。

    他不吃?

    不吃算了,她吃!

    承嘉站在舒然的右手边,嘴边还有刚才美洋洋那丫头硬塞过来擦在唇角的草莓冰激凌奶油,一向不喜欢吃甜食的他舌尖因为沾了一些引起了味蕾的变化,加上他一向不喜欢吃凉的东西,唇角一亮,他猝不及防就被美洋洋给涂了个满嘴的凉奶油,他也是躲得快才没让她给涂得满脸都是,承嘉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丫头时不时搞偷袭,上一天课没少被她捉弄,舒姨和妈妈都被这丫头片子那张甜嘴儿给骗了,这哪是尚家高贵而热情的大小姐?

    那就是个小恶魔!

    可怜了那个幼儿园的小朋友们,被这恶魔欺负得智商都成负数了!

    承嘉伸手把嘴巴擦了擦,听见门锁开启的声音跟那钥匙开门的舒然一样微微惊讶了,门被打开,门口那道高大笔直的身影出现在门外一大两小三人的眼前。

    美洋洋同学手里拿着的冰激凌甜筒刚把周边的蛋卷给啃光了剩下中间的一小团冰激凌啪嗒一声落了地,抬眸眼睛里冒出了金色的圈圈,这谁啊啊啊这里怎么会有男人呢啊啊妈你是不是记错地方了开错了门?

    被女儿眼神质疑的舒然也懵了一下,忙抬头看门牌号,以为自己是真的开错了门,听见屋子里传来林雪静的声音才确定自己没有走错地方,这才注意打量起来开门的男人来。

    “你好!”开门的梵琛被有些懵的母女两人从头到脚地打量了一圈,尤其是那位小美女,眼睛,恩,怎么还感觉有那么点的,猥/琐?

    梵琛觉得用‘猥/琐’一词来形容一个小姑娘的面带微笑的表情有些怪,恩,但是他此时此刻居然想不到任何一个适当的词汇来形容,除了这个‘猥/琐’!

    这要是被美洋洋知道了一定会把手里的冰激凌甜筒往他嘴里一塞,毛猥/琐,我这是欣赏,欣赏懂不懂?

    倒是站在门口的承嘉仰头,表情不清不淡地喊了一声‘梵叔叔’,进门时先跟迎上来的妈妈轻轻拥抱了一下!

    “然然,你们站在门口干什么呢?快进来!”林雪静抱着儿子软软的小身子,嗅到他身上有淡淡的甜香,是奶油的味道,再仔细看就看到儿子嘴边有没有完全擦干净的奶油,诧异,咦,她家承嘉也喜欢甜食了!

    这边接收到母亲那微笑眼神的小承嘉伸手在嘴巴边抹了一下,朝门口的美洋洋看了一眼,都是那吃货惹的祸,不解释!

    “你好,我是舒然!”舒然反应过来,想起了好几年前听说过有个姓梵的男人,是暖洋洋的同事,她还多次在魏阿姨嘴里听到这个人,说完她伸手摸摸女儿的小脸,“洋洋,叫叔叔!”

    美洋洋嘿嘿一笑,甜甜地喊了一声叔叔。

    舒然并没有在林雪静家待多久,毕竟林雪静回来的事情她都还没有跟尚卿文说一声,她跟女儿有个保密协议,要求女儿对这件事三缄其口,而最近尚卿文工作也忙,也没有事事过问,但他每天晚上下班按时回家,她接了女儿总不能在外面待得太久。

    而且某个顾家的男人今天中午在电话里说想要吃红烧肉,并且是尚太太亲手所作的红烧肉,她要赶回去做的!

    舒然带着女儿离开,回到车里时,把车门一关,女儿才神秘兮兮地蹙眉,“妈咪,你有没有觉得奇怪?”虽然,她也觉得刚才看到那一幕还来不及消化!

    舒然给孩子系好安全带,发动了车,“什么奇怪不奇怪,大人的事情,你这小孩子别掺和!”

    美洋洋一阵牙疼,好吧,那以后你跟老爸闹别扭的时候别再来敲我的门了!

    美洋洋锲而不舍,继续一本正经地说到,“妈咪,我奇怪的是,承嘉明明就姓‘梵’,为什么他还叫那个男人叫‘叔叔’?”

    开车的舒然愣了一下,不得不说,女儿还真会挑重点!

    当真是一语道破啊!

    ------------华丽丽分割线--------------------

    星语公寓的电梯/门口,林雪静送梵琛到门口,梵琛叮嘱她要按时吃药,并且这两天不要吃辛辣刺激的食物,林雪静点了点头,电梯/门在关上的那一刻,梵琛含笑着说雪静你的手机我今天打了很多遍最后一遍接了却没有说话是不是手机出问题了,林雪静当即就怔住了,接了?

    她用办公室的座机打过一次,回应的是已经关机,她那手机的电池不经用,丢的那天晚上就已经没有多少电量了,所以今天她也没再打,听梵琛这么一说。

    有人用她的手机接了电话的?

    林雪静心里莫名一跳,是谁接的?

    --------华丽丽分割线------------------

    豪车内,尚卿文正在跟关阳谈孩子们的问题,下班时间两人是无话不谈的好友,关阳的儿子这两天反复发烧,两个大男人居然在工作之余谈起了育儿经,接到电话的时候正要抵达半山别墅,尚卿文一听到电话里那沉郁得就跟吃了火药似的声音,低笑起来,“怎么了司大少?火气很大啊!”

    电话那边声音一停,随即便是一声低咒,关你屁事!

    尚卿文扶额,好,好,不管我事,那你打电话来干毛线?

    尚卿文正要挂电话,觉得应该煞煞这家伙的锐气,结果电话那边就响起了司岚的声音,“我知道多效传媒的老总跟你有交情,但是我现在知会你一声,多效传媒从明天开始归我司嘉所有!”

    接电话的尚卿文一阵牙疼,个混球,能不能别这么直接!

    当然尚大少是不会承认他之前也跟他一样,霸道得跟八只脚的螃蟹似的。

    “人家哪儿惹你了,好歹给个理由先?说吃就吃!”尚卿文倒吸气,觉得好有既然说出口就是板子钉钉的事情。

    电话里的声音,寒气阵阵!

    “我饿了!”

    ----额,今天就五千字了,未来三天会补齐,么么,感谢大家的等待,评论区的留言将在明天上午回复,感谢大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