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08:诅咒你这辈子没人疼没人爱!

    -------------

    酒气,冲天!

    在车内卷起的浓郁气息很快逼得人都快受不了了!

    驾车的阮妮伸手拉开了天窗,收回手的时候听见后车座又是传来一阵呕吐声,不由得倒吸出一口凉气,为同样坐在后排的男人捏了一把汗。

    阮妮是不太清楚为什么司总临到上车的时候还将这位林小姐拽上了车,恩,不对,不是拽,而是用扔的,她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在想被直接扔上后车座的林小姐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哪儿,毕竟,司总下手的力道貌似不轻!

    “哇-哇呕-”车内响起的呕吐声还伴随着液体被喷出来的声音,在这么安静的车内环境里这种声音是格外的清晰,想让人忽视掉都不行。

    阮妮不用想也知道,这辆车明天是不能开了!

    “司总,要不要送林小姐去医院?”阮妮轻声开口询问,这酒的后劲还没有完全释放出来,现在的呕吐还只是前兆,如果真如精益的那位助理所说,她在没有吃东西空腹的情况下喝下七杯,情况比想象的还要糟糕!

    阮妮的话并没有得到回应,车后排除了那位林小姐时不时地呕吐声和难受的呻/吟/声之外,隐约便能感觉到后面人那压抑的怒气在空气里流转,膨胀,紧接着伴随着林小姐的再次狂吐不止,后排终于响起了男人近似低吼的声音,“sh/it!”

    阮妮急忙打了右转向灯靠边停下来,紧张得转身询问,“司总,怎么了?”一转身才借着车窗外路灯的灯光看清后面的情况,司嘉集团一向注重衣着穿戴注重外表体态的boss此时身上的衣服近似狼狈地被抓扯开了几颗纽扣,而顺着那被扯开的衬衣往下,那乱糟糟的一簇头发正伏在他的大/腿上,几乎都看不到她的脸了,整张脸朝下直接伏在他的小腹处就吐了起来,冲鼻的气息扑面而来,阮妮面露难色地看向了自己的boss,怎么办?唉,她可不可以说这是老板自讨苦吃呢?逼得人家一口气喝下七杯白酒,现在被她吐了一身,额,这算不算搬着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司大少的脸黑透了!

    腹部被温热的液体一波/波得涌出,类似灌溉般地沿着他的肌肤往下滚,那熏天的酒气冲得他胃部也是一阵不适,瞪着眼睛看着伏在自己身上大吐特吐的女人,一伸手就要拎起她的后衣领打算将她往旁边的空位置上扔过去,结果手刚伸过去,触碰到她那火一般灼烫的颈部肌肤,烫得他手指尖都缩了一下,她身上很烫,是酒劲上来了,浑身都像置身在了火炉里,但是她的额头又冰凉的吓人,他拎衣领的手停顿了一下,这个蠢女人,真以为自己是千杯不醉,要她喝她就喝,没见过这么蠢的女人!

    司岚在心里低咒,正想力道轻一些将她移到旁边去,却感觉腿被对方用力一抓,醉酒的人是不知道自己的力道的,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所以林雪静也完全不知道她用力揪的这一把让司家大少重重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但抓了一把还不解气的醉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吐了一些出来有了些力气说话了,张嘴就是一句。

    “司岚,你个混蛋!”

    阮妮惊悚了!

    林小姐的吐词不怎么清楚,但是这句话她保证,她都听到了,那么靠得那么近的司大少也是听到了的。

    果然,阮妮看见boss的脸比刚才的还要黑还要难看,而醉得一塌糊涂的林雪静开始说起了酒话,不过这些话--

    “我诅咒你,我诅咒你这辈子没人疼没人爱,我诅咒你,呕--”在此时的林雪静的意识里,司岚这个混蛋逼她喝下了那七杯白酒就是要了她的半条命,她现在什么都不想想,头痛欲裂的她此时就是想骂他,骂他那个王八蛋,骂他那个混蛋!

    我上辈子不知道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被你这么的欺负!

    车内随着这断断续续的咒骂声有了一阵阴霾的气息在开始流窜,阮妮也不再多想,赶紧发动车往最近的医院驶去,因为她发现这位林小姐吐了这么久还是那么难受,还是去一趟医院的好!

    开车的时候听见后排传来一阵尖叫,阮妮从后视镜里看到他们的司总一手拎起了趴在他身上吐了他一身的女人往旁边一扔,让人牙疼地直接就扔了过去。

    砰的一声也不知道撞到了什么地方,阮妮心里一颤!

    好,好暴/力!!!

    --------华丽丽分割线----------------

    林雪静这一晚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在冰火两重天的感觉里挣扎着,从口中灌进去的水催着她将胃里的酒液吐出来,她就像溺水了一样,水从喉管里冲出来冲得她鼻子发酸发疼,她叫不出来,也挣扎不开,有人摁着她,灌了一次将她整个人又从g边吐,如此反复,她胆汁都快吐出来了,人是什么时候失去知觉的她是完全感觉不到了。

    “洗胃后需要忌吃辛辣刺激性的食物,因为胃粘膜受了损伤,最初的几天喉咙会疼,注意不要努力地咳嗽,开始两天都吃流食,注意多休息,建议最好还是戒酒!”

    “谢谢医生!”阮妮看着病房里终于安静下来的女子,重重地唏嘘出了一口气,想着刚才走之前司大少那张臭得不行的脸,伸手抹了抹额头冒出来的虚汗,现在她是肯定了,这位林小姐一定是跟司总有什么关系!<g上的女子,看着她那用医用绷带缠着的额头,想着自己的boss出手也太重了些,额头都给撞破了!刚才接手的急症医生还用异样地眼光看着他们,那眼神大概是在怀疑,家/暴??

    阮妮看了看时间,刚才司总离开时什么话都没说,也没有交代她要怎么做,她就想着或许可以找找林小姐的家人,毕竟消息上说林小姐是已婚,那她丈夫应该在家的吧?

    阮妮开始想起去找林雪静的包,想了想才记起那个包--

    还在司总的车里!!

    ----------华丽丽分割线--------------

    林雪静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她刚一睁开眼,眼睛就疼得不行了,赶紧闭上眼睛,而身体的知觉也随着她意识的清醒开始复苏。

    疼--

    疼死了----

    不仅身体四肢疼,头疼,五脏六腑也疼!<g上半天起不来,原因是因为她的头沉得厉害,她试着动了动脖子,发现脆弱的脖子压根就支撑不起自己的脑袋来,头不仅沉,还疼!

    她伸手去摸,摸到自己的额头上包扎着纱布,她一惊,怎么会伤到头了?莫不是她昨天晚上喝多了跌倒了撞伤的?

    <bg上,阵痛过后想起了自己此时不在家里,她再次睁开眼看着已经亮了的玻璃窗外,她*未归??<g上爬起来先是找了鞋穿好之后就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她两手空空,也不知道自己的包去哪儿了,会不会被夏辉带走了?昨晚上她醉晕之后还发生了什么?谁送她来的医院?

    一连串的疑问在她的脑海里浮现,但她此时却顾不上那么多了,捂着阵痛不已的胃走进了电梯。

    她现在只想着能快点回家!

    ------

    <bg上的人也不见了,她在走廊上四处找都没看到人。

    “刚才有人看到那位小姐已经离开了!”护士回应。

    走了?

    阮妮环视一圈,只好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手机号码。

    “司总,林小姐已经离开了!”

    --------华丽丽分割线--------

    “我昨晚上打你电话一直没接,我刚去了你住的地方,接承嘉去上学!刚把他送到学校。”电话里,听舒然那边的声音应该是正在开车。

    林雪静重重地吐了口气,人也疲惫不堪地直接倒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一回家就看到了桌案上的留言,上面有儿子的留言和舒然的笔记。

    “雪静,你昨晚上去哪儿了?承嘉很担心你!我听你声音不大对,你怎么了?”

    林雪静喉咙疼得要命,嗓子都哑了,尽量压低了声音低声回应,“我昨晚上有个应酬,喝多了在同事家住了一晚!”

    她都不敢跟舒然提起昨晚上的事情,因为她现在胃疼得要命。

    舒然在电话那边有些迟疑,但还是很委婉地开了口,“雪静,我知道承嘉小小年纪就很独立,但是,他毕竟才五岁,你还是尽量不要把他一个人丢在家里!”

    昨晚上雷声大作,她半夜接到承嘉的电话,电话里孩子的声音尽管很冷静说舒姨我联系不上我妈妈我不知道她在哪儿你能帮我找找她吗?但还是让舒然心里一紧,那个时候暖洋洋被雷声吓醒敲门硬要挤到她身边睡,还抱着她爸爸一个劲地往爸爸怀里钻,舒然看着自己的女儿,再想想一个人在家因为联系不上林雪静而心急如焚的小承嘉,心酸得难受极了!

    林雪静用手摁住左下的胃,心里也更加的难受,好友委婉的指责让她忍不住地哽咽,说了几句话之后便匆匆挂了电话,身体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她的手里还捏着儿子留言的那张纸纸条。

    儿子,对不起!!

    我也不想这样的--

    可是我们要生活,我们--

    我们需要钱--

    沙发上蜷缩成一团的林雪静紧握着儿子的留言纸条心疼得低泣出声!

    还能有什么更好的法子?

    -------

    这一天林雪静都没有去公司,跟夏辉那边联系了,夏辉让她好好休息,公司这边也没有什么大事情,跟d大合作的事情已经安排专人去督办了,林雪静问夏辉她的包在不在她那儿,夏辉‘呀’的一声在电话那边叫了起来,“我没有拿啊,不是昨天那位司总的秘书拿走了吗?”

    夏辉记得当时他们几个商量好了要送她去医院,结果那位司总直接带走了,而她也看到了,那位司总的秘书手里提着她的包。

    她的包在--

    ????

    林雪静握着手机半天没有回神,挂了电话之后用手捶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一个不慎正好捶到了她额头的伤口上,疼痛使得她叫了一声,她对昨天晚上酒后发生过的事情截止到她刚走出那个包间,后面的事情她已经完全不记得了,而听刚才夏辉的描述,送她去医院的,是司岚??还是他的秘书?

    而她的包现在又在什么地方?

    林雪静此时的心情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了,包里有她的身份证件,钱倒是不多,她一般不会在身上带多少现金,但是还有手机在里面!

    林雪静头疼不已,躺在沙发上木愣愣地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维还没有完全转过来,她是在尝试着回忆昨天晚上发生过的事情,但是很遗憾,醉酒后人的神经都已经麻木了,对发生过的事情若是没有特殊提醒是压根就记不起来了。

    林雪静纠结的神经都快绞成一团了,但原本躺着的她却突然坐了起来,脑海里的突然窜出来的那个想法让她浑身一个激灵,眼睛也瞬间瞪得大大的,在短暂的呆愣之后她几乎慌乱着迅速地拿起旁边的座机电话,“夏辉,你想办法马上帮我联系一下司嘉的那位秘书,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她!”

    不,她包里的钱包里,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承嘉的照片!

    ------华丽丽结束线,今天更新完毕了,啊明天又是周末,么么,提前预祝大家周末愉快,啦啦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