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06:再加两杯,给你减四成!

    -----------

    阮妮将查到的消息都说了出来,并且为这位年纪二十九岁的就坐上这个位置的女子感到自豪来,同为女人,是打从心里欣赏这样事业型的女性。

    毕竟,阮妮是听说,精益选拔高层的标准是很严格的,精益是一家外资企业,总部在英国伦敦,近两年才在国内发展起来,也融合了不少国内资源,现在算是一家合资企业,能把书店开成这样的规模并且全球连锁化,这样的发展模式还是让人惊叹的。

    而且司嘉跟精益在一年前也有合作,受前一任老总的隆重邀请,参加过城东书城剪裁仪式,那座书城的承建商还是呈帝集团,说起来关系还是有的!

    “司总!”阮妮轻声提醒,“司总,您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

    阮妮抬脸看着坐在对面办公桌前停笔的男人,他签字还只签到一半就停了下来,握笔的手停顿了几秒钟之后随即以最快的速度一阵龙飞凤舞,文件签字栏里的名字最后一笔划得重了一些,连纸张都被那笔尖的大力划出了一道斜痕来!

    阮妮拿起了司总签下的文件,合上文件夹正要退出去,就听见沉闷的男人低低出声,“精益最近有什么特殊活动吗?”

    阮妮怔了一下,不明白老板怎么会特别关注这个‘精益’,不过老板心思一向难以揣测。

    “精益正在寻找赞助商,为暑期宣传提供资金支持!”

    --------华丽丽分割线--------------

    “我看你精神不太好,怎么,没睡好吗?”舒然拿着刀叉将盘子里切好的牛排切得更小块些,放了一小块在嘴里,慢慢地嚼着。

    午休时分,她过来找林雪静一起吃饭,因为两人工作的地点相距不远,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

    现在这种情景让舒然回想到了五年前她刚从英国回来在d大任教的那段时间,只不过那段时间老是林雪静过来找她吃饭,有时是林雪静从家里带来的魏妈妈炖的汤,一式两份,两人在舒然的办公室吃个精光,但大多数时间她们是在学校食堂蹭饭吃。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就是五年,当年两人在海洋馆喂鱼在偌大的水箱里训练海豚,累得浑身都散架了还自我安慰说这是最佳保养体态的办法,长期游泳的人身材都不会差到哪儿去。

    只不过现在舒然已经不敢游泳了,她的耳膜都是做了手术的,耳朵都不敢进水,更别说是要抵抗住水里的压力下水了。

    最热爱的体育运动不得不割舍,现在想想多少有些遗憾。

    对面坐着的林雪静放下了刀叉,到底吁出一口气来,“我最近睡眠不太好!”说着冲着舒然微微一笑,垂眸时目光定了定,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一次睡在了地板上,只不过跟往常一样,她的身上裹着一层薄被子不至于使她受了地板上的凉气。

    早餐时她试探着问过儿子,问他昨晚上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承嘉摇摇头说他睡得很熟,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末了还满是疑惑地询问她,妈妈,你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当然没有!

    “我待会要去美洋洋的学校,跟那位园长好好谈一谈!”舒然边吃东西边蹙眉,这位园长已经在两天之内跟她打了四个电话了,要她务必抽时间去一趟学校,前两天她工作忙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今天正好有时间去一趟。

    电话里园长头疼地表示美洋洋同学已经超出了学校老师能管束范围,老师们管不住,强烈要求家长来一趟,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这孩子,我们管不了了!

    一想到女儿舒然就忍不住地皱眉,她多次跟尚卿文谈过女儿的教育方式,尚先生每次都笑着问她,你小时候不也不服老师管教么?你小时候有几次进过教室听过老师的课?恩,你十个手指头掰得完吗?

    舒然只有抖嘴角的份!你即便是不听讲,趴着睡觉总可以吧?

    舒然觉得女儿之所以小小年纪就这么猖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这个老爸的怂恿和松懈的家教,而尚先生则认为,这是遗传,说着还颇为严肃地指出,女儿遗传了你的性子!

    因为尚先生说他小时候可是很听话的,当然,他可不会说其实他小时候也是很少去学校!也是个逃课高手!

    这让舒然大为恼火,这一点是多么确切地印证了那句‘上梁不正下梁歪’的话,瞧她小时候干的那些好事居然又在自己女儿身上表现出来了,让人头疼的遗传啊啊啊啊!

    舒然懊恼,想着待会即将要面对的问题,她是不可能当着园长的面说自己女儿的不是的,那样会让女儿觉得自己最亲爱的妈妈都不站在她这边,回家势必会引发一场家庭大战,但是她也不能当着园长的面说她的教育方式有问题应该进行有区别的针对性的教育,毕竟学校里一个班那么多学生,专门针对你一个学生制定一套教育方案,这明显是差别对待了,这又会让女儿觉得自己是个异类,总之,两头为难!

    美洋洋上学的时候他们夫妻就为她到底是上贵族学校还是普通学校进行了一次深入的探讨,舒然觉得贵族学校出来的孩子一身贵气娇气小小年纪就有了将人分成三六九等的坏毛病,这一点她不希望在女儿身上看到,虽然说女儿需要富养,尚家也不是请不起专教,给不起那点钱,但舒然是希望女儿能自小就该有那种心态,父母再多的钱是父母的,不等同于是她的,她有这样的出身并不能表示着她将来就会有多么高贵的身份,高贵的身份是需要自己去争取的。

    有时候草根放养出来的孩子童年生活要比那些待在象牙塔温室里的孩子丰富的多,就像现在的美洋洋,私家车能坐,公交车地铁也一样的坐,私人定制的衣服能穿,地摊货上挑出来的精品一样也穿得美滋滋的。

    园长说美洋洋是个很难管教的孩子,可是她没看到这个老师口中很难管教的孩子在同学们的眼里可是个很受欢迎的人物,她活泼开朗乐于助人并且正能量饱/满,舒然想,其实女儿这样的性格真的很棒,她不需要一个读死书的乖乖听话女,孩子嘛就该有孩子的天性,过于管束的教育方式她和尚卿文都不会赞同。

    实在不行转校就行了!

    她还怕那样的教育方式影响了女儿的健康成长呢!

    林雪静便把包包拿出来从里面翻出一些纸质资料来递给舒然,脸上露出一丝歉意,“然然,我本该亲自去一趟的,但是我--”

    “我知道!”舒然喝了一口汤,把那份资料拿了过去翻了翻,仔细看了一遍,“这是承嘉的全部资料吗?”

    “是,这里面包含了他的身体情况的具体描述,还有,这一项智力评估是我在回国之前在英国的权威机构做的!”林雪静伸手翻开了一页指着一页纸上的内容,舒然看了笑了笑,“iq智商还真不低!”

    林雪静也忍不住笑了,这笑容里有淡淡的苦涩,但更多的是骄傲和自豪!

    在她心里,儿子就是最棒的!

    舒然将资料收了起来,看了林雪静一眼,“你放心上你的班,承嘉就交给我了,我待会就带这些资料去学校问一下!有结果了第一时间联系你!”

    她先把承嘉的资料给园长看一看,看学校收不收!

    林雪静感激地看着好友,暖洋洋和舒然是她在这个城市除了父母儿子之外最深的牵挂了,她们两人一个在这四年里帮她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一个现在是无论她提任何的帮助需要都会毫不犹豫地一口应下来,这份感激,她无以为报也只能珍藏在心底了。

    ---------

    午后的工作安排比上午要少了些,刚才夏辉说d大百年校庆在即,咱们可以想想办法跟d大合作,d大今年因为校庆原因,d大现在都还没有放假,比原定放假时间要往后延一个月,林雪静这才伸手拍了一下额头,想着刚才吃饭尽跟舒然聊两个孩子去了,她都没想到问一下舒然d大校庆的安排,毕竟冉叔叔还是d大校长啊!

    林雪静想了想马上就跟舒然联系,电话里林雪静跟舒然提到精益可以在假期为d大学生提供许多‘假期工’的岗位,书城最忙的七八月份也是大学学生暑假工最佳的选择,她在电话跟舒然说到这个,舒然说这个好办,她跟冉先生说一声就好,精益为d大提供临时工作岗位,学校为精益书城做宣传,两全其美!

    末了舒然还笑着问,能不能给我女儿也提供一个工作岗位?在儿童区当个推销员,我女儿的口才那可不是吹出来的!

    林雪静额头冒黑线,你尚家的千金我可用不起啊!

    “林姐,你认识d大的人?”夏辉还在发愣,她才刚进办公室跟林姐说想跟d大合作,这还不到十分钟,林雪静就从办公室走出来让她找人去一趟d大联系一下合作事宜。

    林雪静‘恩’了一声,“朋友!”

    夏辉还想说什么,就听见林雪静开口了,“今天晚上吃饭的地点定了吗?”

    “哦,已经在金沙定了个包间,这三位都是d市传媒的大人物。”夏辉说着,憋了憋嘴,要不是动用了总部的关系,这三人还真是请不过来,架子大得气死人,夏辉觉得今天晚上的这顿饭肯定吃不好,但她还是祈祷不要被气得胃疼肝疼就好了。

    赞助的事情还没有着落,这边广告宣传费又是一大笔的开支,唉!

    夏辉把那三人的资料递给了林雪静,林雪静拿在手里看了一眼,特别提醒了一句,“把宣传部部长和销售部部长叫上一起!”

    夏辉笑,当然,这是肯定的,这两位可是挡酒的最佳人选!

    林雪静进办公室也把这三个人的资料熟悉了一遍,今晚上无论如何也要让这广告宣传费降下两成来,不然就真的超了这个季度的预算了。

    下班之前林雪静跟儿子打了电话说她晚上要晚一点回家,电话那边的小承嘉应了说,挂电话之前轻声提醒她,回家的时候注意安全,林雪静收起电话在去金沙之前路的药店先买了解酒的藿香正气水还有酒前吃的药,这个习惯在英国就养成了,并且她今天也没有自己开车来,待会回家让公司的司机送一程。

    “林总,到了!”司机开着公司的专车送他们过来,林雪静在下车时恍然见到一辆熟悉的车影正好驶进停车场,只因后面跟着一辆车把前面那辆车的车牌挡住了,她没看清那辆车的车牌,只是隐隐感觉很熟悉!

    “哦,好,进去吧!”林雪静回了神抬头看了那个‘金沙’标志,暗暗给自己打气,加油!

    金沙的包房是很奢侈的,用夏辉的话来说就是烧钱的地方,林雪静听了只是低头微笑,真正烧钱的地方哪里轮得到这里?d市的景腾,里面的装修那才叫奢华,这里跟那边比起来完全是不上档次的。

    林雪静想着想着便蹙起了眉头,想到自己又不经意地想到以前就忍不住地有些头疼,不小心跟迎面走来的人撞了一下,立马引起了对方的低呼声,林雪静眼睛一花,是被对方手指上佩戴的那些闪亮亮的戒指耀得眼睛花了,急忙道歉,对方身子只是被撞得往旁边歪了一下,有些气恼,却被身边的人低声说了些什么,好像是时间不早了什么什么的。

    “那位应该是某个影视新星吧?”夏辉看着扭身就离开对林雪静的道歉是完全忽视掉头高傲离开的女人,轻哼一声,“演过一次主角,脾气倒是挺大的!”

    林雪静是完全没看清对方长什么样子,只是被她身上那亮闪闪的东西刺得眼睛不舒服,她的眼睛晚上不太好使,这个毛病是在四年多前留下的,现在一到晚上看电脑都费力,觉得眼睛疼得不行。

    “走吧,正事要紧!”林雪静带着夏辉朝制定的包间走去,包间里早有人来了,精益的两位部长提前来这边等候客人,结果原定要的三人是一个人都没到,见林雪静来了,宣传部的部长起身为难地说道,“林总,时间刚好,只是他们还没有来!”

    那三个人是连个鬼影子都不见!

    林雪静一向守时,她在踏进这个包房时间正好是晚间七点。

    “坐着等等吧!”林雪静坐了下来,耐心地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半个小时,服务员进来了两次询问是否开始上菜,林雪静都说再等一等,等到了八点钟,包间里的人都相对无言,夏辉龇牙咧嘴,说这也太坑爹了,你不来好歹打个电话知会一声吧,最起码的礼貌都没有吗?倒是这三个人的电话都打不通了,集体放鸽子!

    靠!!

    “林姐!”宣传部的赵斌忍不住了,既然等不到就不等了吧,这些人架子大他们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林雪静揉着发胀的额头,“上菜吧!”,总不能让下属们在这里等了这么久还饥肠辘辘地回去。

    菜上到一半包间的门就被人推开了,眼尖的赵斌发现进来的人正是他们要等的人,但是却只有一个人来了,而且--

    “林总,精益新来的总监吧!”进来的人是多效传媒的常务副总,笑米米地看着坐在那边的林雪静,在林雪静起身伸手做自我介绍时,他却直接坐了下去,笑着看着已经伸出手打算进行礼节性打招呼的林雪静。

    林雪静伸出来的手微微一僵,对方的不识抬举确实让人看着不舒服,不过她还是不动声色地将手收了回去,缓缓坐下,露出一个官方微笑,“秦副总,久仰您的大名!”

    “不敢不敢,多效跟精益也是多次合作了,咱们也算是一家人了!”秦副总说着弹了弹指间的烟灰,脸颊上的微红已经很好得表明他喝了酒,而且还喝得不少,以这样的姿态就来赴约,这可不是尊重人的表现。

    “我听说精益要减少广告费用的支出,这个,林总监,你一来就要缩减支出费用,是不是也太心急了一些?”秦副总眯起了眼睛。

    “秦副总,话也不能这么说,就像一个商品,价格有涨有跌是正常的,并且延伸出来的替代品也多种多样,这件不行,总有一件会是适合的!你说我心急,我这不是心急,我这是在挑最适合我们的!”林雪静说完轻轻一笑,旁边的夏辉听了微微惊讶,难道林姐不想跟多效合作了,这话都说绝了啊!

    林雪静说完收回了目光,在这个醉醺醺的醉鬼一踏进这个包间,她就对多效传媒这个公司失去了兴趣,是,她今天本来是弱势方,是来求这些人降低两成宣传费的,但是现在,她觉得还真没有这个必要了。

    秦副总没想到对方一来倒是给他来了个下马威,今天他们三个是商量好了给精益这个新来的总监一个下马威来着,所以集体迟到,就在楼上的包间喝酒。

    她的言下之意就是并不是非要跟他们多效合作不可!

    呵,好大的口气,不知道得罪了一家就等同于得罪了三家,吃不了兜着走,这女人哪来的底气说这样的话?

    “林总监今天不是来谈费用问题的吗?”秦副总看着桌上摆放的酒,突然来了兴致,让服务员开了,摆出三个六厘米高左右的玻璃杯,往里面倒满了三杯酒,觉得还少了一些,又让服务员拿了两个杯子过来,又倒了两杯,指着一排满满的高纯度白酒,“林总监,咱们现在就来谈,看你敢不敢?”

    总要找个乐子来乐一乐,他就看不惯女人高傲的样子!

    林雪静没想到自己的一席话倒是激起了对方的斗志了,这难道就是人们常说的,犯贱?

    精益的三位员工都目光紧了紧,看向了林雪静,林雪静把手里的水杯放了下来,“我不觉得秦副总现在的状态跟我说的话还能生效!更何况真要谈费用问题,拍板的是刘总,而并非你秦副总!”

    你喝得烂醉如泥,说的话纯属放屁!

    林雪静这一席话激得秦副总脸都红了起来了,说他做不了主,谈了也是白谈!

    “谁说我做不了主,林总监,你只要敢把这五杯酒全喝下去,我给精益一年的广告费降三成!我说话算话,一言九鼎!”

    包间里的人都呆了呆,这还真是完美的激将法啊!

    林雪静笑了,起身走了过来,靠在桌子旁,伸手在其中一杯白酒的杯沿边划了划,“秦副总,您现在说的话无凭无据,口说无凭的啊!又没有人作证,这个--”

    你可别把我当傻子!

    “我替他作证!”

    包间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声音低低传过来时,站着的林雪静后脊背一阵僵硬,这么熟悉的声音,这么--

    微沉的脚步声缓缓走了进来,还带着褪外套会发出来的轻微声响,还有女人尖细的高跟鞋声音,空气里还漂浮起一阵幽幽的香水气息。

    有人拉开了座椅,座椅椅脚发出轻微的响声,林雪静不知道怎么的,她连他手臂摆动的幅度摩擦着西装裤腿发出来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甚至还有一声低低地娇嗔声音,“岚少!”

    阮妮不知道在另外一个包间吃饭吃得好好的司总怎么会到了这边来,而且还直接坐了下来。

    林雪静整个人都僵硬起来,他选择的位置是她的对面,他坐下来正好跟她面对面!他一进来,包间里的气氛就有些怪异,那位刚才还坐着的秦副总急忙站了起来,一脸殷勤地笑,“原来是岚少爷,失敬失敬!”

    司岚手里还夹着一支香烟,坐在那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对面站着的女人,果然是她!他没有错过她脸上那紧张的表情和眼底那慌乱的神情,却又强装镇定地站着一动不动,他弹着手指尖的烟头,轻轻地吐出一口白烟来,身边的女子赶紧替他接过了那支香烟放在一边,他突然很想看对面那个女人那张脸还会有什么其他的表情,手指指着那酒杯,目光似笑非笑。

    “再加两杯,给你减四成!”

    ------嗷,今天九千字拉,更新完毕了,大家不要忘记留言推荐一条龙服务啊啊啊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