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04:精益书城在D市的负责人是谁?

    ------

    “剁椒鱼头需要这么的辣椒,哎,吃多了辣的对肠胃不好--”魏妈妈一手拿着一本川菜食谱,翻阅了几页碎碎念,手指翻过一页翻到一半停了下来,转头朝身后看,却只看到一排高高的书架子,奇怪了,老是觉得有人在看她!

    林爸爸说她最近神经兮兮的,有些敏感,她也觉得自己确实敏感了,今天难得一天的休假,她不是选择在家睡觉补眠而是跑这里来看书,而且看的还不是专业护理书籍,专挑食谱来看。

    这可能跟做厨师的在家很少做饭的道理是相同的,她从医院出来就不想再看有关工作上的一切书籍了。

    魏阿姨想了想把书放了回去,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她从包里掏出了手机,而站在她身后书架子后面的林雪静手里的手机开始振动了起来,铃声响起的那一刻林雪静是用极快的速度将电话挂断,人也从书架子后面朝另外一边大步走去,在楼梯间位置处藏了起来,捏着手机的手心都溶出了汗水。

    楼梯间依然有人过路来往,用电梯的人太多,有一部分人就选择走楼梯上来。

    林雪静拿着电话朝魏妈妈那边看了一眼,确定她正朝自己的反方向走,看样子是要乘坐下行电梯下楼,她便迈开步伐往楼上跑,一口气跑上五楼的洗手间,关上门的时候确定洗手间里特别安静才把电话拨了回去。

    电话一通,那边的魏妈妈便有些歉意地说她突然想起给她打电话,也没有注意到现在的时差,说你那边现在才凌晨三点多,你还在休息吧赶紧挂电话睡觉去!

    “妈,我--”林雪静蹲在马桶上,一只手紧握着手机,一只手则环胸将自己抱起来,说话的时候语气都哽咽了,妈妈,我对不起你!

    “你嗓子怎么哑了?”魏妈妈在电话里问,“哎,林雪静,我问你话呢,你是不是又熬夜了?听你这声音就知道你现在压根还没有睡觉,你说说你,你到底做的是什么工作,需要每天熬更守夜的?”

    林雪静眼眶一红,自己赶紧将手机移得离自己远了一些,用手捂住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次对着手机话筒时她的声音已经多了一丝慵懒和随性,还带着故作的不耐烦,“哎呀妈,你也知道我这里现在才凌晨三点啊,我睡得好好的都被你吵醒了,你烦死了!挂了挂了,我还要继续睡觉呢!”

    “唉,你--”电话就这么被掐断,魏妈妈的声音消失了,而蹲在马桶上的林雪静却用双臂将自己紧紧地抱住,牙齿咬着了自己的胳膊,通红的眼眶泪水止不住地流。

    思念就在她见到母亲却又不敢当面相认的这一刻爆/发了,她好想走过去抱抱她,跟她说一声‘妈,我回来了!’,可是她却没有勇气走过去,她好想爸爸,她好想回家,好想--

    这就是她回来两个月了还一直没有换电话的原因,打她的电话依然是国际长途,费用是国内电话费的好几倍,可她还没有换。

    已经顺着扶手电梯到了底楼的魏妈妈看着被挂断的手机,重重一叹息,这孩子怎么还是跟以前一个样,不行,她得跟林爸爸好好想个办法,让女儿回来!

    --------华丽丽分割线--------------

    江湾城小区,电梯抵达六楼,提着一只塑料袋的林雪静站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还对着虚空挤出一个微笑来,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之后才拿出房门钥匙将门打开,对着客厅喊了一声,“我回来了!”

    回应她的是阳台那边洗衣机搅拌着的声响,林雪静把手里的东西放下,连鞋都没有急着换,大步走向阳台,看到了正蹲在地上将洗衣机的排水管压在出水口的孩子,阳台的出水孔刚好洗衣机排水管那么大,但因为口子不好固定,排水时老是漏出来,稍不留意就弄得满阳台的水,此时蹲在那边的承嘉用那双小小的手将那管口按着固定住,随着洗衣机搅拌颤抖,他那双摁着管口的小手也跟着抖了起来。

    他没有听到身后的动静,因为一般他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他不会佩戴助听器,所以他也不知道此时身后站着人。

    承嘉快五岁了,是个很独立的孩子,他会洗衣服,懂得用家里的这些电器,会煮简单的食物,即便林雪静工作忙碌不在家的时候,他也知道该如何照顾自己!

    林雪静看着蹲在那边专注做事的小身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的心酸在心里还没有被抚平,此时看到他,眼睛里再次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在看到水已经放干净了她蹲下身去把他抱起来,“让我来!”

    承嘉明显是吓了一跳,看到抱自己的人是妈妈时他才反应了过来,指了指那台摆放在阳台一角的全自动洗衣机,小脸上涌出一丝小小的沮丧来,“我还不太会用!”

    林雪静把他抱进客厅,取了干毛巾擦干净他的手,承嘉自己把助听器佩戴好,一扫刚才脸上出现的沮丧表情,冲着妈妈微微一笑。

    “我来洗就好了!”林雪静说着看着儿子脸上那期待的表情,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不过我可以教你,来吧!”

    她的孩子还不到五岁,别人家的孩子这个年纪还是在大人怀里撒娇玩闹,但是她的承嘉却早早地在学习着生活的要领,这就是生活,生活逼得人成长,它不会顾及你的年龄,不会因为你年纪小就怜悯你,你要做的就是学,不会的就努力的去学!

    这台全自动洗衣机是林雪静在上一周看到电器商场打特价的时候买回来的,全自动的洗衣机唯一的不好之处就是很浪费水,小承嘉也意识到了这个,所以在洗衣机旁边放着一只大桶,在装满之后实在没地方装了才排进排水管。

    这些水还可以用来拖地冲厕所!

    林雪静换了鞋从电视柜下面的抽屉里翻出了洗衣机的说明书,说实话她把洗衣机买回来一周了都还没有仔细研究过,不过现在的家用电器基本上都是大同小异,基本上都是看一眼就能懂,她之所以还把说明书翻出来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多教儿子学几个字!

    林雪静翻出那说明书,看着儿子那满是期待的目光,她知道儿子的求知欲已经不是两年前的程度了,他的知识面虽然受限,但是却始终保持着对新事物的热忱,其实承嘉现在能认识的汉字比一般的孩子还要多,因为最近林雪静发现,他会翻阅其他种类的书籍了,那些原本堆放在chuang头的儿童类书籍已经被他整整齐齐地收捡好,他现在看的读物有的是英文版,有的是汉文版,英国四年,小承嘉的英文水平很棒!对他来说,英文比汉字更容易学!

    舒然昨天提醒她,承嘉该上学了,是,他早已过了上幼儿园的年龄了,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上幼儿园大班了,但是承嘉只在学校里待过一个月不到的时间。

    因为身体原因!也因为--

    林雪静握着说明书的手突然抖了一下,心口一阵绞痛,她脸上的表情并没有让儿子发觉,她避开脸去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之后才翻开了说明书,跟儿子站在洗衣机旁讨论洗衣机的使用方法,边说边让小承嘉亲自尝试,等林雪静说完一遍,孩子就抬起了小脸,“妈妈,我会了!”

    林雪静看着儿子扬起的笑脸,他说‘会了’就一定会了,承嘉的学习能力她从来不会质疑!但是望着这张笑脸,她心里却难受得要命,是,有些痛不管时间过去了多久,岁月磨砺了多久,那种痛早已深入骨髓,戒不掉更忘不掉!

    母子俩一起吃午饭,林雪静怕来不及回家炒菜,便在外面带了一荤一素回来,用电饭锅煮了点粥,两人就围着小桌子开始吃了起来。

    林雪静把瘦肉往儿子碗里夹,煮饭的时候还扔了一个鸡蛋下去,剥好了全放进儿子的小碗里,正要埋头吃的时候,一半鸡蛋放进了她的碗里,连着半边的蛋黄,她抬起头看着埋着头吃饭的儿子,承嘉却抬眼看了她一眼,“妈妈,我不喜欢吃鸡蛋!”

    林雪静只好低着头将那鸡蛋吃了下去,从很早开始就是这样,她给儿子的东西,儿子都会掰成两半,将那一半多的让回来,问他为什么,他总是说‘不喜欢吃’!

    不知道今天是怎么的,她是特别的爱伤感,吃完儿子递过来的那半边鸡蛋,她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求证性地问身边坐着的小承嘉,“承嘉,你喜欢,你喜欢跟洋洋妹妹在一起玩吗?”

    舒然说得对,承嘉该上学了,他不能一直在家里这样待着,孩子的求知欲随着年龄的增长会越来越强烈,她的知识面已经不能满足儿子的学习成长了,她希望承嘉能获得更好的教育,美洋洋现在正在读幼儿园大班,舒然提议让两个孩子一起,在学校也好有个照应,为此她想征求一下儿子的意见。

    林雪静满是期待地等待着儿子的回答,却见抬起脸来的承嘉皱了一下眉头,“不喜欢!”

    林雪静愣了一下,不喜欢?洋洋那孩子很讨人喜欢的啊!小嘴甜得就像涂了蜜糖似的,那叫甜啊,而且他们不是玩得好好的吗?

    林雪静一脸不解,小承嘉已经放下了碗筷,看着母亲那疑惑的表情,蹙眉解释,“她太吵了!”

    额,林雪静心里咯噔了一下,确实,儿子从小就喜欢安静,而美洋洋性子又外向,跟美洋洋比起来,儿子实在是太安静了些。

    如果美洋洋同学听到了她爱慕的小哥哥用这个词来形容她,大概会梨花带雨满腹委屈吧!

    “可是承嘉,你该上学了!”林雪静将碗筷收好,看着还在思考的小承嘉,见儿子只是看着她,她低下了头端起手里收捡好的碗筷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承嘉拒绝上学是从三岁开始,那一年的夏天,天气也是跟现在的d市一样的热,指缝间的流水在流动着,手里的碗筷已经洗了第二遍了,但林雪静好像是陷入了沉思,完全是没有注意到洗碗槽里的水即将放满,厨房的门口,小承嘉的小身影倚靠在门框边,看着那道背对着自己的瘦弱身影。

    良久,靠在门框边的小承嘉轻轻开口了。

    “妈妈,我去上学!”

    ----------华丽丽分割线------------

    金沙私菜餐厅,中午时分,来就餐的人不少,这家餐厅因其菜色好口味佳而使得回头客是爆/满,加上又是周末,来吃饭的人都需要提前预约才能有座位。

    “岚,今天的菜肴味道如何?这可是那位大厨的拿手好菜!”

    包间里,坐在对面的靓丽女子殷切地给旁边的人夹菜,见对方没有要吃的意思便停了下来,眨着那双水灵灵的眸子楚楚可怜地看着身边的男人,“岚,你都好久没有陪我好好吃顿饭了!”

    坐在一边的司岚在静静地抽烟,对于身旁这个殷勤的女人,他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目光转到了窗口那被拉开的窗帘,眼睛微眯着幽幽转向了身边的女人,薄唇微动,“简谣,你是不是忘记了规矩?”

    简谣目光一怔,被司岚投递过来的那双犀利的冷眼看得浑身一个哆嗦,却又故作镇定地娇嗔,把筷子一放缠上了他的胳膊,“岚,我们--”

    “滚下去!”

    一声轻描淡写的话便也意味着她这个人的保鲜期已经过了,简谣还愣着没动,等她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他推开了两步远,险些就撞倒在椅子旁。

    很显然,今天的司大少心情很不好,而她正好撞上了!

    司岚起身缓步走到门口,将手里的半支烟头扔掉,背着身子淡声开口,“简谣你听着,还从来没有女人敢在我面前耍这种小心思,你记住了,绝对没有下一次!”

    司岚的声音在包间的门口消失,而随着他脚步的离开,身着职业装的女子走了进来,“简小姐,司总让我通知您,您以后都不用再联系了,这是您的支票!请您拿好!”

    “阮秘书!”简谣似乎还没有从这个消息里完全清醒过来,看着摆在桌子上的那张支票,她咬着唇看着耐心等着她开口的阮妮,“不是才,才一周吗?他--”

    司嘉集团的首席秘书阮妮脸上露出无懈可击的官方微笑,“简小姐,这是司总的意思!”

    阮妮看着这位年轻的模特,围绕在司总身边的女人本身条件从来都不会差,这几年经过她之手打发掉的美女也多不胜数,久而久之她都有了审美疲劳,对于这些标准级别的美女,似乎都是一个模子雕刻出来的艺术品一样。

    “而且简小姐这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原因?”

    阮妮看着脸色微变的简谣,认真地看着这位年纪不大的美女模特,“简小姐,如果明天有一些不该见报的内容出现了,您知道后果会怎么样,所以,请您仔细考虑一下!”

    两天前,一组照片经过华娱日报刊登了出来,几乎是当天,这位才出道不久的模特就借着这道风以新晋司总女友的身份一蹿而红。

    “阮秘书!”简谣叫住了正要离开的阮妮,一脸期待地看着她,“我错了,您能不能帮我在他面前说说,我--”

    阮妮突然觉得面前的这位小姐单纯得可笑了些,难道之前签订协议时她没注意看?协议何时终止是司总说了算,他既然已经开了口,又怎么还会留有余地?而且司总这人一向讨厌倒贴的麻烦!

    玩得起的,皆大欢喜,玩不起的,他根本不屑碰!

    ------

    “司总!”阮妮走到车前拉开了车门坐上了副驾驶的座位,开始汇报今天的工作,似乎根本就没把刚才餐厅包间里发生的那件事当回事,这种小儿科的事情处理起来时顺心应手,连饭后谈资都算不上。

    “早上接到d大校长秘书部的电话,d大百年校庆就在下个月初,冉校长诚挚邀请您出席这次活动!”阮妮说完心里在微叹,唉,冉校长,你不去找你那有钱的女婿拉赞助,倒是拉到这里来了!

    坐在后排的司岚眼睛也是眯了眯,恩官方的话说得还蛮好的,其实就是想拉赞助来着。

    “你回电,司嘉接了!”他要是不接就是不给尚卿文面子,到时候那货还不找他秋后大算账?

    不过这种倒霉的事情怎么能少得了张晨初和润老二呢?他不介意大家一起下水玩玩,反正要出血就大家一起出。

    呈帝集团总经理办公室的张晨初重重地打了个喷嚏,润朗生物集团董事长办公室里喝咖啡的朗润险些被水呛了!

    难不成躺着也中枪了?

    阮妮还没有弄清楚他们的boss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中途来了这个地方,随着扶手电梯朝上,阮妮也没有多问,这个地方她经常来,女儿小学三年级了,需要的一些辅助教学课本她都是在这里来买的,咦,今天司总来这里干什么?

    “去找那套柯南,最好是有单独的怪盗基德选集的部分!”

    阮妮站在身后愣了一下,啊,怪盗基德?额,这是虾米节奏?

    司岚却站在二楼的儿童书籍堆里皱起了眉头,美洋洋那妞不止一次在他耳边念叨说啊岚叔叔你说的给我买的柯南到底啥时候兑现啊兑现啊你这忽悠小孩子的本事真的不是吹出来你好歹也得为自己光辉形象镀点儿金吧给自己留点颜面啊啊啊啊啊!

    司岚很头疼,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向说话惜字如金的尚卿文和说话严谨简洁的舒然一结合怎么会生出来这么一个说一句话再长都不知道停顿一下打个标点一口气说完让听的人是牙疼又胃疼的妞来?

    难道真的是负负得正的效应??

    他不过在一次聚餐上面说了一句猜对了一个字谜就送她一份礼物,结果那妞立马顺着杆子往上爬了,啊岚叔叔你现在才想起要送礼物给我啊你要是真心的相送我也就不客气了我客气了就是对不住你了不如这样吧你送我一套柯南吧最好是很很多章怪盗基德的好吗好吗好吗?

    丝--司岚觉得,胃疼!

    好吧,他觉得,尚卿文一天的生活应该特别的精彩!

    阮妮一接到指使便去服务台询问这种书籍摆放的具体位置,最有效的办事方法就是追求高效率用最短的时间来完成任务,导购亲自带她到了摆放书籍的架子旁,取出一套书本递了过来。

    进书店应该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他一个大男人站在儿童读物堆里,身边全是大大小小的孩子们,他们有的是站着看,有的是直接坐在地板上翻看,安静得都只听得见中央空调扇风和书页翻开的声音。

    小时候看书他都是去朗润家,朗润家的书房超级大,大得让人瞠目结舌,当然看书大多数是个借口,他不过是找朗润玩而已,两人有共同爱好,而且喜欢现学现用,六岁的时候他们先是拆电脑拆冰箱拆电视机拆空调,后来有一次把车库里的那辆老爷车给拆了,气得朗爷爷大叫两个败家子,那是珍藏版的老爷车,居然被这两个小子当废品给拆掉了!

    想着那天两人正研究了汽车所以就找了辆车来试验了,结果润老二挨了一顿板子,挨板子的时候还皱着眉头看他,咱明天看建筑类的,当时的司岚忍不住抖嘴角,你妹个二货,你还想把郎家的别墅给拆了不成?

    人真的是上了年纪就喜欢回忆,司岚从书架上面取出一本书,并没有刻意挑选就翻开来看了看,发现自己取下的一本是童话故事《一千零*》。

    “这一层楼的书籍都需要重新整理一下,摆放的位置按照我给你的图纸摆放,怕是要让员工加加班了!”

    “林总放心,等待会关门之后我让员工开始整理!”

    “记住把宣传的横幅也要挂起来,有些做了价格调整的书籍系统里都改过来了吧,让人查一下,别到时候出了什么漏洞!”

    “明白--”

    “对了,还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一下,这些--”

    。。。。。

    声音不大,却让拿着书百无聊赖只翻了一页的司岚忍不住地转身看了一眼。

    --------华丽丽分割线----------------

    “林姐,林姐,你在不在啊?”夏辉对着洗手间里喊了两声,奇怪了,林姐的电话刚才打通了一下却又被挂断了,现在打过去都没人接了!一向要求员工电话必须开启保持接通的林姐自己的手机居然打不通了!

    夏辉走进洗手间开始挨个挨个打开门得找,刚才听店经理说林姐交待着事情还没有说完就突然走开了,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店经理现在还在办公室等着呢!

    在推开最后一道门的时候,夏辉被里面人的惊吓的倒吸气吓了一跳,“林,林姐,你怎么?”怎么在这里啊?而且她喊了这么久怎么一直都没回应啊?

    林雪静的脸色有些微微的苍白,夏辉推开门也把她吓得怔了一下,看到下属那吃惊的表情,她才意识到自己情绪的异常。

    “我刚才肚子不舒服!”林雪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确定了洗手间里就只有夏辉找了过来,她暗自松了口气,这才走出了洗手间,但却没有再往下卖场里去了,“让他们到办公室来吧!”

    林雪静踩着楼梯,心脏都差点跳了出来!

    刚才,刚才那个人----

    --------华丽丽分割线----------------

    阮妮选好了一套书,正想拿过去给boss看一眼,看看这一套行不行?结果转身却没有看司岚的影子,四处找了找都没找到,只好先去付款,付款的时候还询问了一下收银员问她有没有看到一位穿着黑色商务西装的身高一米八五左右的男士。

    收银员说看到了,毕竟这一层是儿童读物区,来这里的大多数都是孩子,那么一个醒目的人物站在里面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只是收银员告诉阮妮,那位男士刚才往楼梯间的位置走了!

    恩?

    阮妮将包好的书籍拿好,顺着收银员指的方向往楼梯间走去,从三楼往下都没看到司岚的影子,到了底楼她才发现原来boss在书城的门口。

    “司总!”阮妮轻声喊了一声,拿起手机通知司机将车开过来,太阳不小,毒辣辣的,站在这里怪刺眼的。

    保时捷轿车缓缓停在了书城的大门外,阮妮看着神色有些异常的司岚,发现他的目光有些异动,视线所看的方向辐射范围就在周边人来人往的人群,看样子,他是在,找人??

    上车之后,阮妮正想问司总还有没有其他要办的事情时,便听见坐在车后排的男人低低开口了,“你去查一下,精益书城在d市的负责人是谁?”

    ---------这是今天的更新,一万字更新完毕了,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