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稻草人】01:刻进他的骨,融进他的血!

    【(读者们请注意,司岚的番外开始时间是在四年半后,也就是美洋洋同学快要到五岁的时候,这个时间段在正文番外里只有寥寥几笔的介绍!现在是详细地写!)】

    【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都淡了,回头发现,你不见了,忽然我乱了。---徐志摩】

    --------------------------

    d市七月的天气已经让人受不了了,白炽的火浪一/波卷着一/波地把整个城市都笼罩了进去,即使是时不时吹过的风都是热乎乎的,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凉意。

    今年的夏天有些与众不同!

    跟室外的热浪滔天不同,这栋高级的写字楼里,安装的中央空调吹出的冷空气让刚下车就疾步步入大楼的人们忍不住地觉得身心气爽。

    “时间快到了,我马上上来!”挂断手机的女子一身ol职业套装,手里还提着公文包,一身装扮干净利落,干练而自信地站在电梯内,上升电梯直达顶楼,在电梯里她争分夺秒地整理自己的思绪,因为待会她要例行公事地向她的顶头上司汇报工作。

    上司是个不喜欢浪费时间的人,处理事情的果断和珍惜时间的程度让他们这些做下属的都恨不得跪地膜拜了!

    阮妮走出电梯便径直朝执行总裁办公室走去,推开办公室的门,室内的净化空气让人联想到了大森林里的自然气息,室温是最佳温度,空调释放出来的净化粒子让室内的空气净化的同时,低音量的设计也让整间办公室显得安静异常。

    阮妮抬脸看向了办公桌那边,那边坐着的男人身形伟岸,正低着头写着什么,他惯用左手写字,干净而修长的手指轻握着钢笔的一段,落笔有力而潇洒,在他身后是宽敞的落地窗,阳光撒进来,他那完美的侧脸便被浸在了一片暖阳之中。

    认真的男人往往是迷人的,尤其是如此有魄力的男人!

    但是,如果面前的这个男人不是那么难搞的话!

    阮妮心里微叹,这恐怕是全公司所有仰慕他的女性共同的认知。

    阮妮人已经走到了办公桌前一米的位置,站定,利落地翻出了手里的掌上电脑,做好了汇报工作的准备。

    站在离办公桌一米的位置汇报工作,这是他规定的距离。

    不等她轻声开口,低着头写字的男人已经抬起一只手,示意她可以开始了,阮妮点头,开始汇报这次在国外特殊商务会议上的重要报告,她用词简洁,没有长篇大论的华丽辞藻,简洁而流畅,一个报告不能超过一刻钟,她点到即止,在按上掌上电脑时,她抬脸例行公事地说道:“司总,今天晚上张少之约地点在景腾!”

    阮妮说完,表情虽然平静,但心里却在叹息,景腾,是个烧钱的地方!

    “另外,司总,简小姐邀请您明日中午十二点共进午餐,地点在金沙私菜餐厅!”

    “嗯!”办公桌前坐着的男人将钢笔的盖子套上,一拧,抬眸时眼底光冷敛平静,“我知道了!”

    --------华丽丽分割线--------------

    夜,总算是有微凉的气息了!

    景腾高级私人会所!

    专属停车场上一道银辉一闪而过,一辆保时捷跑车在特殊的位置停了下来,从车里下来的男人轻车熟路地朝大门口走去,守门的侍者恭敬地替他拉开了门。

    “岚少爷,张少等候多时!”

    司岚走进包间的时候里面已经是乌烟瘴气了,走到门口的他目光沉敛地朝一个角落看了一眼,张晨初在一群美女簇拥下玩纸牌,跟他玩对家的是才回国的邵兆莫,张晨初看见他来了,随即拍起了巴掌,“来来来,伺候好我们的司大少,今晚上谁能爬上他的龙*,重重有赏!”

    张晨初一声令下,美女们纷纷起身迎了上去。

    邵兆莫玩着手里的牌瞟了一眼张晨初,笑,“我就说为什么尚卿文不来呢?还好他没来,不然来一趟这里回家就得跪遥控器了!”

    张晨初眼睛一翻,“咱能不能不说那个妻奴?他家现在是女权至上的国度,一个舒然,一个美洋洋,我就说生孩子还是生儿子的好,看看他家就知道了,完全倒退到了母系社会去了!”

    邵兆莫笑得一阵咳嗽,好吧,咱们姑且把你说这话的原因归结到了一个词上,那就是‘嫉妒’。

    这还是尚卿文说的,你张晨初三十七了还光棍一条,你说这话就是嫉妒,老男人的妒忌总是来得这么赤果果的!

    张晨初好似看懂了邵兆莫眼睛里的意思,随即一挑眉,“润老二三十四了还不是光棍着,司岚三十五了不也是光棍一条?”说着看向邵兆莫,邵兆莫把手里的牌一放,双肩一耸,“我三十三了,可我就要做爸爸了!”

    比老?谁最老?

    张晨初是一阵倒吸气,好,好,这厮纯粹是找打来着!

    “我借用一下洗浴室洗个澡再回家,我太太对这些香水过敏!”邵兆莫起身施施然朝另外一个房间走去,跟司岚擦肩而过时,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他可是要急着回家陪太太,只不过被张晨初这家伙缠着不放,好在司岚是过来了,他也能找机会溜了!

    邵兆莫是两年前结婚的,妻子也是个律师,他们因为一个案子而结识,妻子是被告辩护律师,他是原告律师,两人说起来还真是不打不相识。

    门口的司岚不动声色地从这群莺莺燕燕中间侧身而过,淡定而从容不迫的样子让迎上去的美女们都目露崇拜之光,司岚却越过这些人直接坐在一个比较宽敞的位置,刚才邵兆莫位置的旁边,一坐下来便有女孩子试探着坐了过来,见他没有排斥便更加大胆地倾身向前,乖巧地端着酒杯递到他手里。

    张晨初摸着鼻子看着躺坐在沙发上的司岚,司岚此时一手端着酒杯,轻轻晃动时,目光淡幽幽地看着伏在自己身上的女孩子,女孩子一身雪白的束/胸短裙,胸口被挤出来的乳/沟在隐隐再现,头发是酒红色的微微弯曲着,朦胧的灯光下,女孩的脸透着瓷娃娃的粉黛色,他躺坐着没动,晃动酒杯的手微微一停顿,目光淡淡地扫了女孩子一眼,那女孩子被他投过来的目光吓得急忙缩回了手。

    那小心翼翼的动作却让司岚的眸光微微一动,心口因为牵扯到了那积压已久的悸动,薄薄的唇瓣随即轻轻一扬,磁性的嗓音响了起来,“名字?”

    他一向惜字如金,一向对这些围在身边的女人不会多看一眼,今晚上倒是特别了,开口问对方的名字。

    女孩子受*若惊,抬脸看着那张没有起任何波澜情绪的脸,他看自己的眼神带着帝王的睥睨,居高临下的压迫力让她看上一眼都觉得心惊胆战。

    “我叫安静,平安的安,宁静的静!”

    安静,静--

    司岚的表情依然是那么的凉冰冰,但似乎是因为这个名字而让他眼底冷沉的光有了一丝异动,张晨初见他这副样子,笑着凑过去,伏在他耳边,被他嫌弃地移开了脸,张晨初也不恼,而是坐在一边,把双/腿盘起来,幽幽一叹,“貌似还真就剩咱两光棍了!”

    这是啥世道啊啊啊啊啊--

    连关阳那个榆木头的儿子都可以打酱油了,润老二又是个典型的工作狂,生理需求这种玩意儿早已被他抛诸脑外,他要不要女人都无所谓了,但是,人家好歹还有个挂名的未婚妻在,但他们俩----

    成家的成家,立业的立业,能出来玩的人越来越少,以前都是四五个,现在,每次都只能约到司岚了。

    张晨初还拿着酒杯子在沉思,司岚已经放下手里的酒杯,站了起来,双腿笔直的他站起来海拔也高,在张晨初那‘就知道’的表情下径直走出了包间,丢下一句,“出去透气!”

    张晨初看着他的背影,挑眉,司岚,你今天也毛病了?

    --------华丽丽分割线----------

    夜晚中的景腾是d市最奢侈的地方,从包间走出来的司岚踩着奢贵的地毯一直往前,走过长长的走廊,走到一个人少的花台前,来这里的人个个挥金如土,紫醉金迷的渲染着另外一种奢华的世界,从包房出来,外面安静的空间让他也清醒了许多。

    天气晴好,夜空里星子闪亮。

    司岚仰头看着漫天的繁星,手里的雪茄燃了半截,呼吸时雪茄上的火星闪动着,腾起的白烟缭绕中,他微微抬高的脸保持着那个姿势,仰头凝视了许久,薄薄的唇瓣才微微地动了动,将口中的白烟低低吁出。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记忆就会越来越清晰。

    清晰到--

    刻进他的骨,融进他的血!!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么么,还有一更,大概在下午,我写好就更新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