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夏末】27:恶魔来了

    ------------------

    ------------------

    “你还知道回来!”

    舒然看着毫无预料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林雪静,千言万语都只剩下了这句话,却在说出这句话之后,两人视线凝在一起,她随即朝林雪静展开了双臂。

    阔别已久,终于再见,轻轻相拥的那一刻,舒然伸起手朝林雪静的后背上重重一拍。

    “舒然,我怎么觉得你当了妈妈性子都变了样了?”林雪静被舒然那一拍一口气被岔开险些咳嗽起来,趴在舒然的肩头打趣地笑。

    “变胖了是不是?”舒然收起了鼻尖的辛酸,松开她,看着比以前还要瘦的林雪静,不由得挑眉,“你干什么了瘦成这副德性了?”刚才她那一拍,摸到林雪静的后背,骨头突出就剩一张皮了,这女人怎么瘦成了这样?

    林雪静不以为意地耸肩,指了指自己的脸说我也没办法啊谁叫我未老先衰呢,说着开始跟舒然倒起了苦水,说自己这段时间工作忙碌几乎是忙得脚不落地了,这才刚下飞机连时差都没有倒过来就赶来看洋洋了。

    林雪静说完便去逗乐换好了新衣的小洋洋,抱起来亲了亲,看着小宝贝儿那漂亮的小脸蛋,林雪静忍不住揶揄一下舒然,“谁当初嫌弃人家洋洋丑来着?还在产房里痛哭失声,你看咱们洋洋这么漂亮,长大了一定是个大美女!”

    舒然哭笑不得了,随着洋洋一天天长大,这些得知她因为女儿丑而在产房里大哭一场的朋友们现在是见一次笑一次,都成了他们的饭后谈资了。

    “你难道没听过‘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话了么?人家都说了小时候长得越丑长大了就会越漂亮,这话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舒然为自己反驳。

    “那也是相对的,也得看爹妈的基因好不好?”林雪静抱着宝贝儿逗了孩子一阵,觉察到小洋洋的指甲有些长了便提醒舒然要剪一下免得孩子不小心划伤了柔嫩的皮肤,舒然便记在心上等孩子睡着了再剪。

    林雪静把洋洋递给舒然的时候轻声地说道,“然然,我这次回来只能待两天!”

    <g上,顺势舒舒服服地躺了下去,“我哪会嫌弃?你难道不记得我的屋子有多乱的吗?”

    舒然听着她疲惫的话语心里微微一疼,曾经的林雪静虽然性子软了点儿,有些婆婆妈妈的烦人,但是骨子里却是阳光的,但是这次归来的林雪静却没有她想要看到的阳光,除了那瘦了一圈的身材,如果不是她那双眼睛还灼灼生辉精神异常,她都要怀疑林雪静是不是这段时间过得不好。

    “雪静--”舒然开口想问她这段时间过得如何,却被林雪静轻声打断,“然然,我很感谢你照顾我的父母,我妈常提到你送东西去我家问候他们,我--”

    “既然知道,你是不是也该考虑留下来?”舒然把醒来的女儿交给保姆让保姆带孩子先去旁边的儿童房,待会就要带孩子出去见见那些道贺的朋友,大厅里的大屏幕上还在轮番播放着小洋洋成长的经历供客人们观赏,怕孩子身体抵抗力不好接触的人太多会被传染到一些有害细菌,她和尚卿文商量着只带孩子露个面就可以了,现在时间还没有到,舒然正好跟好久不见的好友说说心里话。

    魏妈妈和林叔叔思念女儿的心情在舒然做了母亲之后更加能深刻地体会到了,就拿现在舒然来说,离开女儿不到一个小时就会惦念着,思念着,更别说是一别就是一年的林雪静,她回来两天时间又要走,魏妈妈和林叔叔将是怎样的心情?<g上说悄悄话,不过那个时候林雪静的话最多,舒然就是听着,听着听着什么时候睡着了都不知道。

    “然然,我--”林雪静的表情迟疑了一下,却很快在舒然那微蹙的目光中转开了视线,笑了起来,“我好不容易找了个顺心的工作,而且我真的很喜欢那边的生活环境!所以--”

    “所以你暂时不打算回来对吗?”舒然接了她的话。

    接受到好友那审视的目光,林雪静沉默了一会儿静静的说着,“我才二十四岁,我想趁着我年轻的时候多走走多历练,舒然你知道吗?其实只有真的走出去之后见识到了这个世界的浩瀚博大才知道自己以前经历过的那些事情是多么的渺小,如尘埃般的渺小!我想让自己变得丰富起来,乐观起来,我不想再--”

    林雪静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舒然拥住了,“好好,既然是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就该去追逐拥有!这是你选择的权利!”

    林雪静反手抱住了舒然,把脸枕在舒然的肩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保姆敲门来通知舒然该下楼去了,林雪静便催着舒然赶紧下去,她自己却躺在g借给我睡一会儿吧,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就想睡一觉!

    舒然只好说待会让人给她送吃的上楼,林雪静用枕头压着头腾出一只手来朝她直挥手,快去快去吧我知道的!

    直到听到卧室的门被关上的声音响起,抱住枕头的那一双手比刚才抓得还要紧了,紧紧地抱着,将那张脸死死地掩盖住。

    而离开卧室的舒然摸着自己胸口潮湿的地方,看着那扇紧闭着的卧室门,眼神深深地凝在了一起。

    雪静,你没忘掉,虽然是在不断地努力,但是你--

    ---------------

    小洋洋的百日宴办得很隆重,舒然抱着孩子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因为客人们太多,加上张晨初是心血来潮地要抱孩子,抱着孩子出现在张家那一张专属桌位上的张晨初免不了被张妈妈一阵数落,说张晨初你好歹也是跟卿文同年同月生,现在人家卿文孩子都有了,你的了你的了?张晨初是一阵龇牙咧嘴,明明抱孩子是来逗着玩的,现在是因为孩子到让他成了家中的众矢之的,赶紧把小洋洋递给身边的朗润,朗润已经不是第一个抱洋洋了,月子期间他就经常过来,跟张晨初相比,洋洋更熟悉他一些,刚才看张晨初抱着孩子那手势和动作,朗润就险些要从他手里把孩子抢过来,明明就不会抱还逞能!也不怕伤到孩子!

    结果孩子一落在朗润手里,又换做郎家人一致叹息了,把朗润盯着是浑身都要发毛,郎家姑姑过来狠狠一拍侄子的肩膀,说啊润二一看你这抱孩子的姿势就知道你以后一定是个超级奶爸请问你这个超级奶爸到底什么时候可以上任来来好歹给个期限让咱们也有个期待呗!

    朗润被姑姑的话憋得差点吐血,赶紧把孩子抱回去给舒然,转身的时候还压低了声音,那个,舒然,能不能先把洋洋抱走让咱们透透气的先?

    丫滴,这一群无良男人居然把这些事情推在她女儿身上,舒然觉得要不是想回去看看林雪静,她还真愿意让洋洋在这里待着,憋死你们这群人。

    “太太,林小姐已经离开了!”佣人看舒然回来了便告诉她,林雪静在半个小时之前就走了。

    走了?

    舒然急忙去翻手机,果然见到手机上面有一条未读短信,消息是林雪静发过来的,跟她说先要回家看看父母,有时间再聚,舒然刚才在席上也跟暖洋洋碰了头,暖洋洋回国的两个多月里一直在忙着研究一种新药,时间很紧迫所以平时也没有什么时间过来陪舒然,听舒然说了林雪静的返程机票就在后天的上午,甄暖阳也没有多说,劝说舒然,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既然选择了就要走下去,别替她担心!

    舒然觉得甄暖阳的话饶有深意,想再追问,甄暖阳已经放下筷子看手腕上的表,丢给她一句,“我要走了,时间紧,有时间来看洋洋!”走之前还朝舒然身上看了看,“舒然,你是不是该好好照照镜子了?”

    照镜子?

    舒然是压根就不敢照,因为她之前的衣服是全部都穿不上了,当她终于狠下心来推开更衣间看着镜子里那完全变形的身材,啊的一声尖叫,差点直接倒栽葱地栽倒下去!

    我的天啊!!!

    ---------------------华丽丽分割线----------------------------------------

    当晚,尚卿文就听到保姆说今天晚上太太只喝了一点汤没再吃其他的东西了,他想了想便让过来帮忙的关阳帮着清理一下朋友们送来的礼物,关阳看着上楼的boss,从茶几上那一大堆的礼物里捡起一根穿着朱玉的红绳子,继续分门别类地放好,看尚卿文三步便爬上了楼,不由得低头轻笑,唉,果然是三好丈夫二十四孝老爸。

    尚卿文在卧室里环视一圈没有看到妻子的身影,听见三楼的健身房里好像有动静,他快步上楼还没有靠近就听见有人在气喘吁吁地喊着‘一二一’,等他靠站在门口时,被眼前的一幕怔得是眼睛一直。

    跑步机上的舒然换上了紧凑的束身短衣短裤,穿着运动鞋正在疯跑,颈脖上搭着一根毛巾,边跑边喘气,双手勒着颈脖上的毛巾嘿咻嘿咻地喘息,接近一年都没有做过运动的舒然突然跑起步来那场景时可想而知的,喘得不行。

    尚卿文看着她都快跟不上跑步机的节奏了赶紧走过去把开关按钮给关上,而舒然运动着的惯性使得她一时间还没打算停下来,跑步机就停了,身体前倾,‘呀’的一声险些撞上了跑步机前面的扶手,被尚卿文早有预料地伸手一把扶住,舒然双脚就一软直接栽倒在尚卿文的怀里。

    她的体能居然下降到这种地步了?跑几步都双脚发软了!

    舒然欲哭无泪了,听见耳边的低笑声更是气得要发飙,抬脸看着尚先生是一脸含笑的模样,顿时瞪大了眼睛,“再笑?再笑我一口咬死你!”

    她都胖成这样了,难怪今天在宴席上贺谦寻那厮看她的眼神那叫一个劲儿地倒吸凉气的神情,张大着的嘴巴嘴皮子还在抖。

    尚先生却很配合得把自己的嘴送过去,来吧,咬吧,随时恭候!

    舒然气急,觉得自己会长这么胖有一半的原因也是尚卿文给造成的,是他每天半夜还给她煮东西吃,找的厨师厨艺也是顶级的棒,吃得她胃口是越来越好,怀洋洋期间她一顿饭是尚卿文一顿饭的两倍,加上一些额外小点心之类的零食,她的身材就这样了!

    舒然跌下去时正好被尚卿文接了个正着,顺势一抱,见舒然果真要张开嘴咬他,不过不是咬他的嘴而是盯住了他的手臂,他赶紧把自己的脖子递过去,并无比虔诚地说着,“尚太太,我诚挚邀请你品尝我的脖子,因为--”他说着神秘一笑,在舒然挑眉时嘴蹿到她的耳边,吹出一口热气来,“咬这里最销/魂!”

    ‘销/魂’二字从尚先生的嘴里说出来自有‘销/魂’的味道,拖着长长的音调,带着撩/人的暖香掠过她的耳畔,一呼吸带来的暖意让舒然忍不住地缩了缩脖子,耳朵被他的气息熏得发痒。

    尚先生眼眸变得深邃起来,搂着她的手紧了紧,舒然哪里会看不到他眼睛里的暗示,可是现在她--

    且不说身材没有恢复,而且,这个时间段,她感觉到胸口一阵发胀,该给女儿喂奶了!

    舒然伸手推了推他的肩膀,触及到隔着一层衬衣衣料都烫手心的肌肤,再看那张慢慢靠近的脸,下颚冒出来的短胡须就落在她的脸颊上,她手抵在他的双肩正要说女儿怕是要哭闹了,就听见他低低说着,“今晚上让洋洋跟保姆睡好不好?”

    他掐着时间算到了一百天,都说女儿应该粘父亲的,但是洋洋那个*就粘她的母亲,而舒然也舍不得女儿,天天晚上都带着女儿睡觉,那张宽大的chuang上由此泾渭分明,他和舒然中间也隔着了女儿,让他每天晚上看着近在咫尺的妻子却又无从下手,怎么破?女儿睡在中间啊!

    期间有那么一两天晚上,他把女儿抱给了保姆,结果还没有进入正题,女儿的哭声就从窗户那边传了过来,他这怀抱还没有抱暖正题也还没有展开,妻子就给女儿忽悠出去了,徒留下他一个人躺在大chuang上挺尸。

    女儿,你是故意的吧!

    最开始不想要儿子是因为想着儿子一出生势必要跟自己争*,觉得还是女儿好,现在尚先生切身经历过才得出了一个中肯结论,不管是儿子好还是女儿好,倒霉都是做爹的!

    尚先生开始深思,大概自己这个上辈子的*做得不太好这辈子才来了个现世报!

    不过,刚才他去过女儿房间了,女儿睡着了!

    “然然!”尚先生亲昵地抱住了怀里的舒然,两只眼睛里冒出了幽幽的狼光,舒然还没有来得及挣扎就被他一把抱起往房间里的浴/室里大步走去。

    三楼的健身房里有专门配备的洗浴室,之前尚卿文觉得这是多此一举,洗浴室这么多有什么用?现在尚卿文就在心里感慨半山别墅这栋楼房的设施配备是多么的人性化。

    至少,方便!

    “卿文,等等,我还没有--”舒然的话音被淹没在了浴室被关闭的那一刻,尚先生魅惑的声音也同时响起,“另类的运动更有效果!”

    很快里面有轻微的响动声响起,隔音效果极佳的房间里那边有再大的动静外面都只是轻微的响动,里面的热火朝天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得激/情昂扬,喘息声是越来越急,最后被哗啦啦地水声所覆盖。

    这一晚,听说小洋洋很乖巧,吃的奶是妈妈提前挤出来放冰箱里的,只是醒来不见妈妈的她蹙着眉头四处望望,也没有看见爸爸,随即小眉头皱了皱,好吧,大人们都坏,都说着如何如何得爱我可是却把我给丢下了,哼,坏爸爸,坏妈妈!

    ----------------华丽丽分割线----------------------

    舒妈妈的减肥战斗一直持续到了小洋洋半岁,这段时间的舒妈妈是下了狠心地要减肥,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往电子称上一站,再用软尺将三围都量个遍,也就是这份坚持的毅力让这位孕妈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一下子瘦到了产前的身体体重,当那天早上孕妈拿着以前的裙子轻轻松松地再次穿上的那一刻,喜极而泣发出‘啊’的一声叫声把还在chuang‘上躺着的父女俩都给震醒了。

    尚卿文看着衔着安抚奶嘴的女儿,女儿睁大着眼睛一脸茫然,嘴巴动了动,明显是还没有睡醒,只不过看着老爸那挑眉的动作,她砸砸小嘴,发现老爸一直看着她贼笑不已,’啊‘地一张嘴把嘴里的奶嘴吐出来,好吧,老爸,我让给你得了,请你别用这么销/魂的眼神看着我!你不看看老妈被你那销/魂的眼神折腾得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美洋洋见证了妈妈从一个胖子被压榨成了一个瘦子的全过程,觉得大人们的想法真是不敢苟同,长肉有什么不好?我就吃了睡睡了吃,我的愿望就是让我肥死!

    当然美洋洋不得不承认,其实瘦下来的妈妈真是漂亮得让她眼睛一亮,啊,妈妈那长长了的长卷发啊,啊妈妈那新描上的漂亮指甲啊,啊妈妈那水嫩嫩的肌肤啊,啊妈妈那即便是瘦也没有瘦下去的胸/器啊,好一派波涛汹/涌气吞山河的架势啊啊啊啊!

    不要问为什么我每次看到那高耸的部位就忍不住忙吞口水,爸爸不是一样么?难怪现在是越来越吃不饱了,小小的美洋洋用她此时的智商终于明白了,原来爸爸偷偷地跟她抢奶吃!

    美洋洋鄙视地看了一眼爸爸,你闷不道德了!别以为你帅就可以抢我的奶!

    不行!

    美洋洋看着穿上的新裙子的妈妈,过来抱着她亲了又亲,她享受般地腻在妈妈怀里,用眼睛睨了那个眼睛还一动不动盯着妈妈的男人,看,你不是说这都是你的功劳么?为毛妈妈不亲你?妈妈还是最爱我的!

    结果美洋洋发现爸爸的眼睛珠子转动了两圈,最后目光直接落在了她身上,美洋洋顿时觉得那眼神太歼/诈了,急忙张嘴要哭,哭是现在唯一的利器,结果她这嘴巴还没有张开,那个爸爸就从chuag上那晃动着的音乐吊偶玩具眼睛都成了斗鸡眼了。

    坏爸爸!!

    讨厌的坏爸爸!!

    你又跟我抢妈妈!!

    不准,不准了啦----

    --------------------华丽丽分割线----------------------------------------

    ----------------

    小洋洋满八个月的时候,舒然开始回去上班了,她已经在家肄业一年多了,再不出去工作,她对自己的工作都快生疏了。

    当然她最舍不得的还是女儿,想着自己刚上班的第一天,手机就是每隔半个小时就往家里打,一听到女儿的哭声时就心疼得不得了。

    助理林絮儿进来的时候舒然正好在接电话,刚才还在响起的键盘声音停了下来,舒然接电话的时候眉头还挑了一下,“她不吃米糊吗?昨天不是吃得好好的?”

    洋洋从四个月开始就吃米糊糊了,现在一天的辅食也不少,不是烂面条就是一些融融的米粥,小家伙跟他父亲一样,一点都不挑食,很好养,基本上都是喂什么就吃什么。

    今天倒是怪了,保姆说她不吃其他的东西,就喝奶,而且还是舒然早上走的时候挤出来放在冰箱里的奶,刚才抱着瓶子吃完了就开始大哭,还要吃!

    舒然现在的奶水少了,应该是受了减肥的影响,她每天控制自己的饮食,一些高蛋白的食物就吃得少了,奶水也就慢慢地少了,现在也就每天早上能挤出 0多毫升的奶,都不够孩子当零食吃的。

    最开始减肥的时候,舒童娅就提醒过她,一般母乳期是最好不要减肥的,会引起奶水不足,但是舒然每天看着镜子里身材走样的自己就颓废不已,自信心都严重受挫,减肥那几个月她都没再出过门,都等到重量减下来之后她才重新融入这个社会。

    现在想想,为了自己的身材而忽略了女儿的口粮,听着女儿那哇哇的哭声,舒然是心疼了。

    “洋洋吃不惯配方奶?”林絮儿进来把文件夹放在舒然的办公桌上,问。

    舒然太阳穴发胀,是听到女儿的哭声心里就有些乱,加上觉得自己这么快就丢下她出来工作,心里也难受着,“她正在慢慢地习惯,能吃一些,就是不怎么爱吃!”

    “孩子都这样的,习惯是需要养成的,慢慢的就好了!都说断奶的时候孩子会瘦的,洋洋不是吃其他辅食吗?别着急,她饿不着自己的!”

    舒然听着林絮儿说得也有道理,便舒展了一下眉头,那小丫头是故意让她心疼。

    之前舒然还说女儿是尚卿文上辈子的*,肯定粘他得紧,结果事实表明,女儿是缠她缠得紧,每次都用那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她看,让女儿在她和尚卿文两人之间选择一个抱,女儿会直接朝她怀里扑过来,大眼睛蒲扇似地眨一眨,好像在表明自己的立场,妈妈,我是跟你站在一条战线上的!这让作为爸爸的尚卿文极为受挫,实在是想不明白,小时候给她换尿布最多的是他,她在她妈妈肚子里跟她说话最多的也是他,怎么现在却一点都不黏他了呢?

    这消息一说出去,张晨初就说肯定是你哪里做得不对,不然女儿为什么不亲你?尚卿文左思右想地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好,其实他最没有想到的就是,小洋洋同学认定了自己现在之所以连温饱都出了问题的真实原因是她爸爸抢了她的奶吃,所以,小洋洋是恨透了爸爸!

    坏爸爸,每次都将我从妈妈身边抱出去。

    坏爸爸,你还抢了我的奶,呜呜------之所以这么确定,是因为有一天半夜醒来的小洋洋正好看见爸爸在偷吃,呜呜----爸爸在偷吃!

    妈妈,妈妈,你不要再把奶给爸爸吃了好不好,宝宝饿,宝宝吃不饱,哇哇----

    两个大人哪里知道小丫头的心思,只知道最近女儿是越发地黏妈妈,晚上不睡在妈妈怀里就大哭不止,而舒然一来心疼女儿,二来又怕影响到尚卿文的休息便让他去其他房间休息,可怜的尚先生已经连续两天睡客房了。

    “我好像听到你在叹气?”甩着车钥匙进来的张晨初看着坐在办公桌前的尚钢董事长尚先生,觉得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尚卿文居然在唉声叹气的,“你怎么跟司岚一样,那家伙已经唉声叹气好久了!”

    张晨初靠近了一屁/股坐在尚卿文桌子上,打着响指叫周嘉周部长送一杯咖啡过来,并在周嘉煮好一杯咖啡之后笑着接过了那杯咖啡,“咦,周部长好事将近了吧,什么时候发帖子可别忘记了我啊,好歹咱们也算是大学同窗四年,那些年咱们一起讨论过的足球,讨论过的男人女人,咱也算是一条路走过来的,是不是?”

    周嘉咳嗽了两声,好吧,张大少现在是还没有从呈帝的办公室出来就一个电话打过来让她提前煮咖啡,这家伙会指使人的坏毛病一直不见改。

    周嘉表情有些怪,咳嗽两声之后再张晨初打量的目光下表情有些局促,赶紧说外头还有事儿,转身就走了,留下张晨初唏嘘一阵,端着咖啡转身看着挑眉的尚卿文,“别告诉我你这个当上司的看不出来啊?人家周嘉从二十岁大学还没有毕业就进了尚钢给你打天下,现在芳龄都踩在二十八的尾巴上了,你好歹也牵牵线帮人家把个人问题给解决了,想当初要是她跟我进呈帝说不定现在都是孩子他妈了,我呈帝集团里的好儿郎多的是--”

    “恩,像你这号人物你们呈帝确实是多的是!”尚卿文白了张晨初一眼,最近呈帝传出了有位销售经理家有贤妻,因为工作问题几个地方的跑,结果这一跑,跑出了三个情/妇出来,现在闹得是人尽皆知,好儿郎啊,还真跟呈帝干房地产的接轨了,房子是几套,女人也有几个!

    张晨初不依了,能不能别啥事都扯上他啊,他最近已经消停了好不好?张晨初是不会承认因为艾女士从国外强势回归,他以前那么轻松自在的日子从此到了尽头,都说家里有个女人是好的,但是这个女人是个强势的妈,那么日子就过得不太美好了!

    “你也提醒一下关阳那个榆木木头,别每天就是工作工作,他也是个男人,换句话说也是你把人家给弄成现在这样子的,你给人家放个假好好想想人生哲理让他想通他也需要一个女人的道理行不行?”

    “张晨初!”尚卿文突然打断张晨初的话,在张晨初洗耳恭听的时候皱眉,“你压根就不该做呈帝的总经理!”

    张晨初睨他,不做总经理做什么?我家三代单传,没我不行!

    “你该去街上拉皮/条!”

    这些事情他也要管,他要是真要管也该去管管他那个部门里的那些单身光棍儿,手伸这么长伸到他尚钢来了,周嘉那心思关阳又不是不知道,真当他是榆木脑袋,一个人的精明也不可能失衡到那种地步,真以为事业有成的男人情商就低?你都情商低到没下限了你是怎么爬上这么高的职位的?除了走后门尚卿文压根就想不到其他什么好理由来。

    两个都是精明之人,只不过是没有说破而已,而精明之人情感方面也就更加缜密化清楚化,他们两个是尚钢的两把手,有他们两个在尚卿文也省心不少,撮合的事情他又不是没想过,那天宝贝儿百日宴上,舒然还悄悄地问是不是两人好事将近了,因为周嘉和关阳是一起过来的,坐的位置都靠在一起的。

    尚卿文是跟关阳接触得最久的人了,不过也不代表着他们两个大男人在一起能探讨一些有关女人的话题,他们又没有女人那么爱八卦!

    张晨初在尚卿文那翻白眼的表情下朝他做了个鬼脸,从自己的钱包里翻来翻去翻出一张请柬来扔给尚卿文,尚卿文还以为是什么卡片,一接到拿在手里看了一眼才挑眉开口,“也只有他能做出这种请柬来!”

    不注意看还以为是哪个商场的提货卡或是积分卡之类的。

    请柬卡背面上有郎家的家徽标志,金色的家徽在红色颜色下显得很夺目,翻到另外一面,也就四个大字,欢迎光临,两个抬头名字都没有,想想这种事情也只有朗二货能干得出来,恩呵,还可以回收再利用!

    “有时候我也觉得老跟不上他那节奏!”张晨初无奈耸肩,吁出一口气来,神神秘秘地看了尚卿文一眼,“听说,这也是一场选妃宴!”

    郎家二少的三十岁生日,郎家广发请柬,时间就是一周后的晚上,隆重的晚宴!

    朗润作为郎家唯一的继承人,却是d市里唯一一个没有跟任何女人闹出绯闻的男人,如今已经三十岁了,郎家人开始着急了!

    尚卿文对润老二即将要遭遇到的事情无可奈何,朗爷爷放任孙子放任了三十年,朗润不像其他家族子弟早早的就被规定在了必须应该待的位置上做这做哪的,朗爷爷之前就说了三十岁之前你想干什么都尽情去做,但是三十岁之后,你就必须担当起家族赋予的责任来,所以之前朗润做外科医生,去社区小药店里卖药或是在实验室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一切朗爷爷都不管,他给了朗润最大的自由,但是现在,朗润就要三十岁了。

    三十而立,说的不仅是事业,也包括家庭!

    难怪张晨初说是选妃宴,恐怕场面是空前的!

    尚卿文等张晨初离开之后便提起电话先是给订做礼服的设计师打了个电话,给舒然订了一套晚礼服,之前他收到了设计师最新的几个款式的礼服样板,作为白金客户,尚卿文能第一时间挑选订做,而且保证是d市唯一的一套,并且这位爱女儿的好爸爸还跟设计师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给女儿也订做一件礼裙,款式自然是跟太太的一样,这么有爱的母女装穿起来一定verynice!

    郎家宴请的那天正好是星期天,舒然工作有另外的安排不能在家陪女儿,尚卿文恰好在家,妻子不在家他便想着真好可以跟女儿亲近亲近,舒然走的时候还把尚先生精心准备的礼服放在了车里,跟尚卿文约好了她到时候下班直接去郎家,换衣服化妆之类的直接在办公室就搞定了,并且还要求尚先生把女儿打扮得漂亮一些,要知道他们的小公主还是第一次参加别人的晚宴呢!

    任何事情在前面加上了第一次就显得格外的不同了。

    尚先生先是陪女儿在二楼的儿童房里玩了一段时间,听见保姆说天气又要开始热起来了,小洋洋的头发有些长了,刚才太太走的急,她都没来得及跟太太说一声,什么时候给洋洋剪剪头发。

    洋洋的头发不太好,有些稀稀拉拉的,还有些黄,为此两夫妻还以为是洋洋的身体缺了什么元素之类,后来舒童娅说舒然小时候的头发也是这样的,多剪几次就好。

    尚卿文看着坐着玩玩具的女儿,锊了锊她那大约五六厘米的头发,确实黄黄的,岳母是建议剃光,但舒然觉得剃光了丑,所以每次都留了一小截,没有给洋洋留过光头。

    尚卿文想了想自己现在也没事儿做,不如--

    小洋洋之前都是妈妈给剪的头发,因为这孩子从小就护头,尤其是不让陌生人碰,只有跟她最亲近的舒然能帮她剪!

    尚先生一想这些就蹙眉了,这怎么行呢?爸爸也是你最亲近的人啊!

    聪明的衔着安抚奶嘴的小洋洋感受到爸爸那勾唇的笑容,不由得眼睛眨眨,随即流出一串亮晶晶的口水来,完了,完了!

    恶魔来了!

    ---------

    当晚的郎家宴会,舒然的车早停在了停车场,她没有先进去,而是坐在车里等丈夫和女儿,结果却只等来了尚卿文。

    女儿呢?

    尚先生无比绅士地挽住尚太太的手,告诉尚太太说很遗憾女儿困了他走的时候她已经睡下了。

    啊,尚太太还真是遗憾了,不过想着女儿已经睡着了也不好将她带过来的。

    当晚在参加完晚宴之后回到家一进门就去找女儿的尚太太发现女儿头上戴着一顶小花帽,正要夸赞女儿戴着小帽子可真漂亮,结果女儿一看到她就哇的一声哭出了声,舒然急忙抱过来问这是怎么了,保姆朝尚卿文那边看了看,什么都没说,这边尚卿文摸了摸说大概是女儿醒来没看到你所以就哭了,说着冲着女儿笑了笑便上楼,只是尚先生还没有走完楼梯就听见底楼响起一阵尖叫声。

    “尚卿文,你把女儿的头发弄成什么样子了?”

    已经脚底抹油迅速远离了波及区的尚先生抬手抹了一把额头。

    那个,那个,老婆,其实,剃头发的工具不怎么好使----

    ------这是今天的更新,么么哒,今天更新完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