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夏末】26:你还知道回来!

    ------------

    ------------

    病房里的哭闹声最后还是在低沉的男声和温软的女音中慢慢地停歇了下来。

    凌晨五点半,小洋洋哭累了终于衔着奶嘴睡着了。

    这个小可怜刚才是边吃边哭,最开始因为衔不住妈妈的奶嘴闻得到奶香却吃不到发起了小脾气,眯着眼睛哇哇地大哭着,女儿的小嘴太小,奶/头又太大,女儿在两个小时之前吃的都是用奶瓶兑的配方奶和温开水,大概是孩子对第一次尝过的东西有区别感,感觉到这次吃到的有些不太对,口感不同便开始哭闹,急坏了舒然和尚卿文。

    尚卿文在心里检讨着是不是刚才真的弄疼了宝贝儿,可是想了想包被那么厚实,而是宝贝儿小腿上都没有一点痕迹,不应该很疼的啊!

    舒然则认为是孩子饿了,便耐心地喂她吃奶,只可惜这个新妈妈第一次喂奶有些双手不协调,不是控制不住奶水的流速喷了孩子一脸就是因为太紧张手指把奶头掐得太紧孩子吸来吸去吸的费力,好不容易在舒童娅的讲解下经历了喂奶第一关,听着宝贝儿叽吧唧吧地吃奶声音,哭声一停,两人都忍不住地同时舒了口气,对视一眼时又是无奈又是轻松,好像终于解决到了一个大难题一样。

    喂一次奶,舒然就已经被折腾得浑身是汗。

    尚卿文也好不到哪里去,站在一边在给妻子擦汗的同时,看到妻子怀里的小东西不配合地张牙舞爪,自己身上的汗水也在忍不住地冒。

    尚卿文这一晚上的心情就跟坐云霄飞车似的,他从最开始舒然阵痛的忐忑不安到生孩子时的紧张再到孩子出生时的兴奋紧接着又是第一次给孩子换尿布第一次被孩子拉便便拉在手心里,太多的第一次经历让他是应接不暇,此时宝宝总算是安静下来了,他看着妻子才擦干净的额头又有虚汗冒了出来,急忙伸手过去替她擦拭干净,自己也是重重地低吁出一口气来,总算是安静了!

    原来孩子的哭声才是最让人焦心的,他这站在一边听着孩子哭,看着妻子手忙脚乱地应对着,他又什么都帮不上,替妻子擦了一次又一次的汗水,是又心疼又着急,捏着手里的毛巾暗暗发誓,从现在起努力学习怎么做一个合格的爸爸。

    然而尚卿文的‘合格爸爸’计划还没有正式起航,小洋洋便出了状况!

    上午尚雅阳带着冉爷爷和冉奶奶还有尚宁昌过来看了小宝贝,当时宝贝儿正在睡觉,尚雅阳抱在怀里还说咦洋洋还真是安静啊睡得这么香,一问舒然是什么时候吃的奶,尚卿文脸色疲惫地说是三个小时之前,他们也给洋洋折腾得早晨才躺下来休息了一会儿,舒童娅和冉启东回家取东西,病房里就只有舒然和尚卿文在,两人都疲惫不堪,好不容易孩子睡着了,他们也便休息了一会儿,结果尚雅阳这么一问,大家也才注意怎么孩子三个小时不吃奶也都不饿不闹?新生儿不是差不多半个小时就要吃一次的吗?量不多但是次数不会少,三个小时不吃不闹是不是太安静了一些?

    舒然才注意去看女儿,发现女儿并没有睡熟,只是闭着眼睛,抱她起来的时候睁了睁眼,又闭上哼哼了几声,有些精神不济的感觉。

    尚宁昌提议让舒然现在喂喂奶试试,这孩子怎么看起来好像没有活力,睁个眼睛都是懒洋洋的,看起来竟然比两个大人还要疲倦。

    舒然抱着奄奄一息的女儿一时间也吓傻了,睡意全无,自己不过才睡了两个多小时,怎么女儿就成这个样子了?

    尚卿文过来帮着托着孩子,舒然不能坐得太直,伤口还没有好,坐直了腰会绷得伤口痛,解开睡衣喂奶时才发现女儿不似昨天晚上那么热络了,甚至是奶头都触到她嘴边了她也只是懒洋洋地把小脸转开,一副我不想吃奶的表情。

    怎么会这样?

    两夫妻的心情一下子跌入了谷底,再试,宝宝便开始哭,声音还是尖叫似地爆/发出来,只不过因为声音很微弱,听着都有些嘶哑了。

    舒然都差点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听见曾孙有气无力哭闹不止,冉奶奶拉开帘子进来仔细地看了看,好在她是带过孩子,看着小洋洋那表现,眉头皱了皱。

    “精神不振,嗜睡,不吃奶,眼睛凝视不动,哭声又是尖叫似的,眼角还有些黄,然然,这是黄疸的症状,卿文,去叫医生来!”

    ***话让舒然一下子懵了,黄疸?

    尚卿文也急了,尚雅阳听见是要找医生,便告诉哥哥别着急,他现在就去叫医生来。

    小洋洋出生还没到二十四小时就出现了黄疸。

    医生测试了洋洋的黄疸指数,得出的结果很不乐观,测出的指数是16.9,说需要做详细检查,疑是病理性黄疸,建议转新生儿科接受观察,新生儿正常黄疸是在出生超过二十四小时的第二天到第四天开始出现,而病理性黄疸是出生还不到二十四小时就出现的,洋洋才出生不到九个小时就有这种症状了。

    孩子要被医生抱走的那一刻,舒然听说做检查是需要验血,她看着襁褓里女儿那瘦弱的小身板,孩子都递过去又抱了回来,验血吗?孩子身上的血管都看不到怎么抽/血啊,医生说是抽指尖血,而且只是一点点,但舒然还是一想着要从女儿身上抽血就心疼不已,紧抱着孩子不肯松手,后来还是在尚卿文的劝慰下才把孩子交给了医生,尚卿文答应舒然会一直陪在女儿身边,在他抱着孩子离开病房之后,新妈妈舒然还是忍不住地哭了起来。

    心疼啊,心疼--

    但是黄疸并没有因为大家的心疼而有所减退,中午的时候就测试到洋洋脸上的黄疸指数涨到了22,身体上是23.5,得到这个消息的舒然是连饭都吃不下了。

    舒童娅看着坐立难安的女儿,劝说舒然不要着急,她才生了孩子,本来就是需要静养着坐月子,这才第二天她已经哭了好几次,舒童娅劝她不要哭容易伤眼睛,到时候月子里落下的病根是不太好调理的,可是舒然怎么能放宽心呢?再加上产妇的情绪容易波动,一想到娇弱的女儿一出生就要经历这样的折磨,她是怎么都忍不住。

    大年初一,一家人还没有从小洋洋诞生的喜悦中缓过神来又陷入了深深地焦虑之中。

    小洋洋最终是被送到了新生儿科去照蓝光,除了喂奶及护理操作暂停外,都需要持续照射,舒然在尚卿文的陪同下去了一趟儿科室,在chuang上躺了一天的舒然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女儿,却在看到女儿在保育箱里孤苦伶仃的瘦弱模样,站在玻璃门外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尚卿文揽抱着妻子,柔声告诉她没事的,照几天等黄疸退下来咱们就可以接她回家了。

    尚卿文很庆幸女儿检查出来的结果并不是很严重,严重的病理性黄疸还有可能需要换血治疗,这么小的孩子,别说是舒然舍不得,他这个大男人在看到女儿抽指尖血的时候都忍不住地心疼不已。

    宝贝儿是他们的心头肉,做父母的看到孩子受苦,真是恨不得那针是戳在他自己身上的。

    “真的只需要几天吗?”舒然看着保育箱里的小洋洋,孩子全身都没有穿衣服,眼睛用黑纸蒙了起来,里面的一位护士正在给她做测试,另一位护士在做记录,小家伙好像醒了,四肢不安分地动了起来,隔着一层厚厚的隔音玻璃,舒然都好像听到女儿柔弱的哭声,她趴在玻璃上,小紧张带来的忐忑不安让她忍不住地想去抱抱女儿,“卿文,我能进去看看她吗?”

    尚卿文想了想便同意了妻子的要求,只是跟她说因为治疗要求,洋洋除了换尿布和吃奶能被护士抱出来,其余时间都必须照光治疗,舒然想了想,只要能近距离看看女儿也是好的。

    这个房间是尚卿文特别要求的,单独给洋洋做治疗的特殊房间,医院特别安排人员二十四小时轮班照看小洋洋,当然这确实搞了特殊化,因为其他在新生儿儿科治疗的孩子们的家长是没有这个权利的,孩子们一进新生儿科的病房,家长们就不能随意来探视,即便是来也是不会被允许看孩子的。

    “尚先生,尚太太!”房间里的护士看见来人便打开了门,告诉他们孩子刚刚喂了奶,小洋洋吃了十毫升的奶,精神了些了。

    舒然站在保育箱的旁边,看着透明箱子里面的小洋洋,小家伙的两只小手在半空中胡乱地划动着,小腿还时不时地动一动,大大的箱子显得宝贝儿更加的娇小可怜,舒然看得出了神,鼻子有些酸酸的,被旁边的尚卿文轻轻抱过来拥在怀里。

    没事的,会没事的!

    --------------------------心肝宝贝分割线-----------------------------

    舒然原定的计划是早点出院,因为女儿黄疸照光都照了七天时间,她也在医院里住了七天,等到女儿的黄疸指数已经完全消退下去,她才出了院。

    小洋洋这一周时间虽然是在生病期间,但是小家伙的体重却增加了不少,随着黄疸地消退,小家伙精神了。

    可是爸爸和妈妈却瘦了,舒然还不太明显,毕竟她生孩子之前体重已经比以前重了五十斤,生下洋洋之后现在的体重一百四,脸上的肉依旧是双下巴,即便是这几天疲惫了也只是体现在了精神上,身材却看不出来,因为尚卿文每天监督着她好好吃饭好好休息,不好好吃饭就不带她去见女儿,舒然这几天就是这么过来的,可是作为爸爸的尚卿文却是实实在在地瘦了一圈,女儿黄疸这一周时间尚先生是寸步不离地待在医院里守着她们母女俩,终于等到女儿从保育箱抱出来出院的那天下午,他躺在chuang上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此时舒然正抱着孩子在没有开窗的阳台上面晒太阳,医生说洋洋可以多接触一下自然光,舒然见今天天气不错便抱着洋洋晒一晒,刚才还听到卧室里有谈话的声音,怎么一会儿就没动静了?

    舒然想着便把目光转过来,沙发上摆着一个精致的洋娃娃,是刚回国的司岚带过来了,给洋洋带来见面礼是一只‘美洋洋’布娃娃。

    司岚是年前去的法国,司嘉集团的总部在几年前迁到了巴黎那边,后来他父亲司培生将重心转移到d市,还有些细节问题没有处理妥当,所以年前过去了一趟,这个年也是在那边陪母亲过的。

    应该是尚卿文带司岚去楼下客厅了吧。

    舒然把小洋洋换了个姿势抱着走出卧室便听见底楼客厅响起了一阵轻微的声音,是娟姐和冉奶奶还有新来的那位育婴师正在讨论着下午炖什么汤来着,娟姐是昨天舒然出院回来的时候就来了的,特意过来照顾舒然坐月子,育婴师是朗润找来的,是个带孩子的好手,枚姐伤势虽然痊愈了但医生叮嘱不能太劳累,他们也不便再请枚姐过来。

    尚卿文欣然接受,也是希望舒然能坐一个好月子把身体调养好,毕竟带孩子可是一件苦差事!

    舒然也知道这是贺家老两口对她的关心体现,心里感激的同时也担心娟姐会不习惯,好在有冉奶奶在,娟姐跟奶奶相处得不错。

    舒然抱着孩子没有下楼,因为奶奶让她坐月子的时候尽量不要让关节骨太累,连孩子都不让久抱,说到时候手累,上下楼梯会累到腿关节,昨天回家的时候还是尚卿文抱她上楼的,想想自己现在这一百四十多斤的体重连她自己都为尚先生捏了一把汗,结果尚先生抱得是轻松自如,还在她耳边低笑说你要再长六十斤我也能抱得动。

    再长六十斤,两百斤!我是猪不成?

    舒然靠近楼梯间,怀里的小洋洋已经懒洋洋地睡着了,洋洋从出生那天起除了得黄疸的那几天哭闹得厉害之外,这个安静的姑娘回到家的这两天也没再折腾爸爸妈妈了,吃了就睡,醒了又吃,若不是她胃口极好体重又猛增,舒然险些还认为她的黄疸期还没有过,不然怎么老是睡不醒似的。

    两天观察,尚爸爸才得出一个中肯的结论,这孩子,懒!

    你看她吃奶懒得睁眼,便便嘘嘘也懒得睁眼,吃奶的时候那猛劲却跟她平时的表现完全不符合,让每半个小时就喂一次奶的舒然都忍不住惊讶,怎么可能消化得这么快?好像吃不饱似的。

    舒然把女儿换了姿势抱着,就听见底楼客厅有谈话的声音,仔细听便听到谈话的声音里有尚卿文的,还有就是司岚的声音。

    “开年第一个月应该能处理完吧?”尚卿文问。

    “恩,正在着手准备,计划是这一个月处理好!”司岚的声音有些沙哑,话语之间的停顿还有低低的咳嗽声,大概是受了些风寒伤到了嗓子。

    “去见过司叔叔了吗?”尚卿文轻声问。

    谈话的气氛是明显得停滞了几秒钟,还是被司岚的笑声轻轻打破,“看过了,他很好!”

    空气里有茶水在咕咕流淌的声响将这一份宁静取而代之,但随即又被楼梯间响起的婴儿哭声给搅和了。

    小洋洋突然醒来,不知道是不是被妈妈这么抱着睡觉让她觉得很舒服还是其他原因,她的小手被缚在了包被里,小身子扭来扭去挣扎不出来闭着眼睛就开始哭,把舒然是吓了一跳,抱着她在二楼边走边抖动着手臂轻声哄着。

    “然然,怎么了?”宝贝儿的哭声也引得底楼的人的注意,保姆快步上楼,这边尚卿文也起身走了过来,随后跟着的是司岚。

    “不知道是不是拉了,刚才才睡着的,还不到五分钟就醒了!”舒然看着跟着尚卿文上楼的司岚,面对面礼貌地笑了笑。

    “太太,先生,让我来吧!”保姆微笑着接过闭着眼睛哭闹的小洋洋,开始替她解开包被查看是不是拉便便了。

    “孩子太小,便便和嘘嘘次数都还没有形成规律,不过一般都是拉了之后就要吃,反反复复的一天吃好多次也拉好多次!”尚卿文这位新爸爸开始跟站在身边的司岚说起了初为人父的一些小小经验,司岚听了微微一笑,目光转向了正躺在婴儿g边看了一眼,孩子,真的好小!

    <g边的舒然听着两个男人的对话忍不住地想笑,司岚在小宝宝面前显得有些局促,跟之前的形象是完全不一样,舒然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局促的样子,印象中的司岚沉稳冷敛,跟尚卿文那温润的形象不同,他的冷是时刻都浮在脸上的,也跟朗润那种时不时会冒出一句冷笑话的性格不同,他给舒然的感觉就是,生人勿近,这种感觉是从什么开始的?大概是他的父亲出事之后,尽管他现在的花边新闻依然不断,女朋友也是换了一个又一个,但是给人的感觉,不同了!

    洋洋奇迹般地没有懒得直接闭眼再睡觉,而是睁大了眼睛四处看,尚卿文提议让司岚抱一抱,说这丫头平时都很懒的,你一来她就有精神了,你不抱都不行!

    舒然注意到司岚抱孩子时的表情,说不出的那种感觉,他跟尚卿文刚开始一样,不会抱,两只胳膊的姿势显得有些机械,人高马大的他跟怀里的小可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越发承托着宝宝的娇小玲珑。

    司岚抱孩子的动作很僵硬,若不是旁边有尚卿文在帮衬着,他可能都抱不住,他动作机械地把孩子抱在怀里,有那么一瞬间舒然觉察到他眼神的异常,是在他看向怀里宝贝的时候眼睛里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情绪,很快,一闪而过,洋洋却开始不配合了,开始挣扎着,刚开始还好好的,怎么司岚一抱她就作势要哭了,等司岚把宝宝送回尚卿文怀里的时候,他无奈地笑了笑,说我终究是不讨孩子喜欢的,你看洋洋都不喜欢我!

    司岚在半山别墅这边没有待多久,已经是年后初八了,公司的职员昨天就开始上班,他笑着说他这个老总可没有像尚卿文那么清闲着,他还要回公司去处理公务。

    等司岚一走,舒然便忍不住地低声说着,“如果,如果雪静的孩子还在,现在都该满月了!”她说着心里微微一酸,旁边的尚卿文伸手揽着她的腰轻轻抱着,长长一叹息。

    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

    小洋洋的百日宴是在两个多月后举行的,这一天阳光明媚,来参加孩子满月宴的人不少,尚卿文生意场上的那些合作伙伴都来了,那些因为其他事情来不了也托人送来了祝福。

    二楼房间里,保姆在忙着给小洋洋穿新衣,而舒然才接到一封快递包裹,取出来看了一眼,将里面的那块玉质吊坠握在了手心里,久久地凝视着窗口出了神。

    “当年你送我这块玉的时候吹得可是天花乱坠的,说这是高古玉有多值钱值钱的,喏,今天我就把这超值钱的礼物送给洋洋吧!”

    房间门口突然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舒然身子都震了震,转身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女子,一时间舒然是想笑又笑不出来,看着突然奇迹般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好友,千言万语只剩下了一句话。

    “你还知道回来!”

    --------------华丽丽结束线------------

    ---------啊嘞嘞今天的更新完毕了,明天会有加更,么么哒大家周末愉快哈--顺便说一声,有些读者朋友想看舒童娅特辑番外的,这个番外我现在构思还不成熟,想跟你们商量一下缓一缓,因为如果构思不好写出来也是在凑字数,所以我之前也在说排序也有可能会从新打乱,毕竟灵感这东西有时候是写着这里的便能一下子想到另外的,但舒童娅的番外我想了这么久还没有构思出来,所以先提前说一声,极有可能在正文番外结束之后便是【林雪静和司岚的番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