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夏末】25:熊爸爸

    “暖洋洋,你那边怎么会有孩子的哭声?”

    舒然竖起了耳朵,问出这句话之后便仔细地听,却没有再听到了,而那边的甄暖阳也笑着说,“舒然,是不是你家美洋洋哭了?又或是你又幻听了?”<g上的女儿,女儿睡得好好的,并没有哭啊,难道真是她幻听?因为之前做了耳膜手术,舒然也知道自己耳朵时不时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在暖洋洋说她是不是幻听了的时候,她虽是狐疑但还是觉得,或许是自己真的听错了吧!

    刚一挂了电话,舒然还在想也不知道暖洋洋这么忙有没有时间去看看林雪静,林雪静那妞一去就是大半年了,最开始她以为林雪静只是出去散散心一段时间就回来了,可是没想到一去这么久,连过年都没有回来。

    舒然想着心里有些难受,前几天接到了魏妈妈的电话,电话里魏妈妈是一个劲儿地叹气,说不知道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出去那么久都不回来,尽管电话几乎是隔一天就联系一次,但是这都大半年不见人了啊!

    舒然也不知道该如何劝魏妈妈,林雪静告诉她,她在伦敦那边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她喜欢上了那个城市,想暂时就在那边住下,舒然对好友的决定也不好劝说,毕竟那是她的人生,如果换一个地方能重新让她振作起来,那么她的这个决定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用在回到这个地方追忆那段让人伤感的回忆,不用再见到那个让她伤心的人,更不用听到那些有关那个人的一切消息。

    其实,这样也很好!

    舒然还在感慨,就感觉胸口一阵发胀,她也是第一次体会这种感觉,感觉自己的胸口就像两只气球,里面有坚/硬的硬块儿正在鼓起来,此时就像是有人在努力吹气,她的胸口就跟涨起来的气球一样膨胀了起来,紧接着胸口便是一阵湿/濡,她都还没有来得及揭开睡衣的钮扣,胸口就湿了一片了。

    “这,这--”舒然一阵慌乱,抓扯自己衣服的时候欲哭无泪地喊了一声,“妈--”

    看,无论你是不是张大了你的生命里最缺少不了的还是你的妈!

    听到女儿发出求救信号的舒童娅从洗手间里出来,刚才女儿喝完了汤,她正在洗手间把那两只碗冲一下,就听见房间里一阵抓狂地叫声。<g帘子拉了起来,顺手取出一根毛巾来替妻子挡一下,结果他一时手忙脚乱地下手重了一些,毛巾贴上去没有拿捏住力道,把舒然疼得是全身直哆嗦,疼得她上气不接下气地重重躺了回去,两眼泪汪汪地瞪着拿毛巾的男人,天,你以为这是防洪抗灾啊,用毛巾堵上就没事了吗?你就不能下手轻一点儿,疼啊--

    尚卿文是完全不知道就因为涨奶硬块凸起的时候重力一压下去那种疼痛感是无法形容的,本来女人最疼的地方就是那儿了,结果他好心办坏事,刚才听见舒然尖叫一看到那奶水直飚,他就想着用毛巾擦拭一下,可是,他没控制好力道!又突然出于本能地想可能堵住就好了,所以他就二百五地这么做了!

    舒童娅快步小跑过来的时候看着女婿双手不空地用毛巾堵着女儿的胸口,而女儿因为疼痛疼得表情扭曲,连话都说不出来,她‘呀’了一声急忙从女婿手里把毛巾挪开,尚卿文还不知道自己是做错了什么,那边疼得倒吸气的舒然抬起一脚就朝他的腿上踹了过去,不踹难以泄气啊,啊啊啊尚卿文你个混蛋你难道看不到我求救的眼神你难道看不到我难受的表情你还这么用力地压着疼死我了啊我要杀了你----

    被踹了的新爸爸还是一脸的茫然,表情无辜极了,手里还拿着一条毛巾,这个,那个,我----

    舒童娅还是第一次看到女婿脸上有这种表情,前一秒她还在洗手间里听着这位新爸爸滔滔不绝地谈着洋洋怎么滴怎么滴,后一秒表情无辜又委屈,拿着毛巾茫然地站在那边,满脸都挂上了大问号,我哪里做错了哪里做错了?

    舒童娅看着女儿是又气又疼,脸都红了,想刚才女儿那气急攻心地顾不上伤口疼抬脚踹女婿一脚,也怕是实在疼得要命了才忍不住地踹出去的,便好心提点一下子变得木讷了的女婿,“这个压不得的,卿文,压着很疼的!”

    啊?

    尚卿文呆了呆,才知道自己刚才是把她弄疼了,看着舒然那微红的小脸上还挂着几颗泪珠子,不由得又是内疚又是心疼,觉得自己笨手笨脚地,他想安慰舒然几句,可舒然把脸别向一边完全是不想搭理他,他摸了摸鼻子只好拿着毛巾去了洗手间,岳母叫他打热水去。

    支开了尚卿文,舒童娅才开始细心地给女儿擦拭胸口溢出来的奶/汁,见女儿情绪还没有稳定下来便低声说着,“他一个晚上都没休息,坐在这边守着你们母女俩,你啊!”

    虽然也知道产妇的情绪不比孕妇的好,可以说生产之后女人的情绪会更加波动化更加情绪化,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产妇患上抑郁症之类的病了。

    舒然眼眶还是红的,之前生产的时候从阵痛开始到生出女儿,接近四个小时的阵痛,她已经疼得快疯掉了,结果刚才他那堵上来的毛巾又让她体验到了那种疼痛感,已经疼得快断气了他还来折腾她,舒然心里也是觉得委屈的,从来没想过生孩子会这么疼,怀胎十月对女人来说也是那么的辛苦,可是她这么辛苦生下孩子还要继续遭罪,一时间心理无法平衡了。

    舒童娅看着女儿那表情就知道女儿钻牛角尖了,唉,产妇的情绪确实不好控制,情绪化的表现就是以点带面,放大了痛苦。

    舒童娅知道此刻也不好劝她,如果她现在在她面前说女婿是多么的辛苦之类话说不定会适得其反,她想了想便从旁边的小chuang里抱起了洋洋,洋洋这孩子很安静,小小的人儿性子倒是像极了她的父亲,在刚才跟妈妈一起努力的时候她好像也是累极了,吃过一次配方奶之后便睡得很香,也不似其他婴儿那般的爱哭闹。<g帘外面的脚步声虽然很轻,但是却在周边转啊转,外面那个自知做错了事儿的新爸爸想进来却又不敢进来。

    “护士们都休息了,今天又是大年初一的,也不好去打扰他们了,我教你喂奶吧!”舒童娅说着便把孩子递给舒然,此时小洋洋也动了动,闭着眼睛咂咂嘴到处嗅嗅,好像是出于本能嗅到了奶香,小手便开始挣扎起来了。

    “她是饿了?”舒然小心翼翼地接过来,小家伙软软的,让她都不忍心太用力,生怕自己控制不住力道而伤了她,而在女儿入怀时,她之前心里的郁结之气也随即被风吹散了,抱着小小的宝贝儿,她低头仔细看小家伙的眉宇,小皮肤比刚生下来的时候要好了些,舒然想着在产房里她因为孩子太丑而痛哭一场,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的表现还真是哭笑不得,她的宝贝儿哪里丑了?很漂亮的!

    这眉眼,这小鼻子,这小嘴巴,咦,像谁多一点呢?

    像她的爸爸!

    舒然伸手摸摸女儿的小脸,见她小嘴也顺着她的手嗅嗅,她眯着眼睛的样子真的萌呆了,看得舒然都忍不住乐了。<g帘子外面的人是怎么都坐不住,同样坐在外面看书的冉启东看着坐立不安的女婿又想笑又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暗叹产妇的情绪确实不太好伺候,男人们也只能忍着了,他本想叫女婿过来咱爷俩下一盘棋吧,等女儿气消了自然就好了,结果冉启东才刚放下书来,就见女婿已经轻手轻脚地走到了g帘的缝隙处有两根手指伸进来,小心翼翼地拽开一小条缝儿,那钻进来的两根手指有些犹豫地停顿了一下,然后慢慢地轻轻地拉开,缝隙越来越大,粉色的chuang帘缝隙里便露出一只大大的眼睛。

    舒然是想都不用想也知道外面站着的人是尚卿文,那个刚才在她这里吃了闷亏的男人自知理亏不敢进来却又忍不住地想看,舒然低下头正好看到女儿睁开了眼睛,刚生出来的孩子即便是睁开眼睛也看不清东西的,她是靠听力来辨别的,那双眼睛清亮亮地顺着妈妈的说话的声音方向瞧了瞧,小手动了动,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明明嗅到了奶香却没有吃到东西而委屈,小宝贝憋着嘴就哇哇哭了起来。

    “我来我来--”在帘子外面的男人是站不住了,急忙走进来,听到宝贝儿哭,堂堂大男人便忍不住地走了进来,对视上舒然的目光时轻咳了一声,“我来看看宝贝是不是拉了!”

    舒童娅看着表情不自然的女婿忍不住地好笑,这家伙偷偷地藏在帘子后面,真当她们不知道呢?

    舒童娅起身告诉舒然待会进来教她怎么喂奶,说完之后便说要出去收拾一下,待会雅阳会带着冉爷爷他们过来,老两口是高兴得一晚上都没睡好,小洋洋出生的时间正是十二点钟,冉爷爷和冉奶奶也是等到曾孙平安出世才安心了的,说好了天一亮就过来。

    舒童娅走的时候还把外面看书的冉启东叫走了,把空间留给了这对小夫妻。

    小洋洋确实是拉了,怪不得才会哭闹,舒然看着尚卿文熟练地给孩子换下脏了的尿布,换尿布的时候还仔细观察了一下便便的颜色,确定比上一次的便便颜色要淡了些便松了口气,不过他虽然看样子是在给女儿换尿布,其实眼睛却忍不住地朝旁边的舒然那边看,刚把女儿用包被包好。

    “还疼不疼?”

    “疼不疼?”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开口,只不过因为字数不一,舒然的那多了一个字的一句话比尚卿文的要延迟了几秒,但是两人都同时怔了一下,给女儿系包被带子的尚卿文在听到妻子关切的话语时忍不住地手一抖,结果他这手一抖力道又没有控制好,人这一兴奋,想着妻子终究是舍不得他的,没控制好力道的手一拉,包被里的小宝贝哇的一声就大哭出声。

    “怎么了怎么了?”小洋洋这一声哭喊是自出世以来的第二次,第一次是刚出生的时候,第二次--

    谁说老爸是自己前辈子的*来着?嗷,老爸,你这是要勒死我啊!

    舒然急着要来看,而顿时醒悟过来的尚卿文赶紧把女儿抱在怀里,背过身去的同时手指奇快地将包被上系紧了的带子解开,心脏是狂跳不止,转过身来看着满脸疑惑的妻子嘿嘿一笑,低头看着哭得花枝招展的女儿,眉头一抽,吞了吞口水,心里直说道:“唉唉唉,对不起啊宝贝儿我下次一定注意了啊别跟妈妈说啊不然老爸又要可怜了!”

    “怎么突然哭得这么厉害啊?”舒然伸手,看着女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心疼极了,这么小的小不点,哭起来还真让人心疼。

    尚卿文皱紧的眉头机械地抽/了/抽,尽量淡定地揭开了包被,嘴上说的是不是宝贝又拉了其实是打开宝贝去检查女儿的小腿有没有被他刚才那束带子给伤到了,确定一点痕迹都没有他才松了口气,轻咳几声把女儿交到妻子手里。

    “她应该是饿了!”尚先生眼观鼻鼻观心,说谎说得溜口顺,而回应他的是女儿更加大声的哭声。

    我没有,我没有!你欺负我!

    坏爸爸,你是坏爸爸!

    看,每一个熊孩子之所以叫熊孩子,那是因为少不了一个熊爸爸。

    每一个孩子的童年里都有那么若干段的黑色记忆,被无良爸爸欺负了还不让告状的小洋洋发誓,她要代表全世界无辜的小宝宝们灭了这些熊爸爸!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希望能给大家带来一些童趣横生的欢乐氛围,呵呵呵,今天更新完毕了,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