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夏末】24:春暖花开

    -------

    产房里的哭声还在继续,但是产房外面已经欢喜成了一团,舒童娅抱着清洗干净的宝贝儿小心翼翼地走出来,护士特意给宝贝用上了厚软保暖的大毛巾,小家伙躺在外婆的手里砸吧着小嘴唇做吸吮状。

    “啊,眼睛睁开了!”挤过来的张晨初低着头看着那个襁褓里的小东西,眼睛在那红皱皱的皮肤上溜转了一圈,像发现新大陆似地说宝贝睁开眼睛了。

    张晨初这一声呼声让走廊上的人加快了围上去的步伐,张晨初伸手要抱,说着啊宝贝我是你睁开眼睛见到的第一个男人哦来来来我抱抱,结果伸过去的手被人一拍掉,从产房里出来的尚卿文瞪张晨初一眼,你是什么第一个男人,她第一眼看到的男人是我,是我--

    张晨初的手被这位新晋升的爸爸一手拍掉,张晨初呀呀呀地叫了几声,看着小宝贝已经在尚卿文的怀里了,不由得皱起眉头,丫滴,我又不是跟你抢女儿!张晨初可以预见,尚卿文这个老男人将在未来会如何*他的女儿了,看这德性,果然女儿就是老爸上辈子的*,那孩子皱巴巴的像只小猴子,尚卿文还抱着一口一个‘我的漂亮小公主’,张晨初觉得‘*眼里出西施’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

    尚卿文看着站在旁边没有过来的三人,贺谦寻陪在两位老人身边,张晨初挤得快,他怕那厮伤到了他的爷爷奶奶,就站在那边一手扶着一个,爷爷奶奶年纪大了,可经不起张晨初那么用力地挤!

    贺奶奶神情很激动,尽管站在那边,但目光却紧紧地朝这边看着,想要过来却又有些犹豫,贺普华看着激动的妻子,又看看抱着孩子的尚卿文,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母女平安就好!

    舒童娅和冉启东去病房里照顾舒然了,把时间和空间留给了走廊上的人,贺谦寻看着尚卿文,几人见面气氛有些微妙,他在来之前给尚卿文打过电话的,只不过尚卿文没有接,而奶奶和爷爷又想过来看一看,他觉得在来之前是该跟尚卿文说一声,只是一来才知道尚卿文已经陪着舒然进了产房,他没接到电话。

    “我们--”贺谦寻轻咳了一声,目光落在尚卿文怀里的小宝贝身上,想了半天才挤出几个字来,“恭喜你!”他说着,看着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期待的爷爷和奶奶,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听到爷爷咳嗽了一声,他赶紧伸手替爷爷拍拍后背,而奶奶也局促地开了口,“卿文,我们过来是想来看看的,我们没有--”没有其他的意思!

    她和老头子听到舒然要生了的消息是在家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想了想还是来医院的,他们商量着看一眼就好,看一眼就走,结果这是到了这个时候,她又有些舍不得走了,别说是她,连老头子都没有要挪步的意思,尤其是在听到产房里面那一声响亮的孩子哭声,她看到老头子拄拐杖的手都激动地抖了起来。

    贺奶奶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在她决定还是先离开的时候,抱着孩子的尚卿文已经走了过来,在老两口发愣之际,尚卿文将怀里的孩子小心翼翼地递在他们的面前,“抱抱吧,她小名叫美洋洋,名字是她妈妈取的!”

    贺奶奶一下子就红了眼眶,,忙点点头,一声‘哎’的答复声音都有些哽咽,旁边的贺普华也急忙把拐杖递给身边的贺谦寻,但突然想了想,自己刚才咳嗽了两声,是不是感冒了?孩子才刚出生,身体太脆弱了,他还是不要抱的好,却还是忍不住地朝孩子看了过来,看到贺奶奶抱孩子时手抖了一下急忙提醒她小心一些别伤了孩子,贺奶奶本来就有些紧张,被他这么一说着急得抬脸瞪他一眼,尽添乱,没看到小宝贝已经睁开眼睛了吗?

    “哇,洋洋好漂亮的大眼睛啊,像然然!”贺奶奶满脸欣喜。

    “是是,你看她的眼神,迷茫了,哟,萌萌的!”贺普华也笑了。

    “额头倒是像卿文的--”

    “。。。。。。”

    贺谦寻看着喜不自胜的爷爷和奶奶,又看了一眼站在一边脸上流露出一抹淡淡笑容的尚卿文,忍不住地勾起了唇角,而尚卿文的目光也朝他看过来,两人目光一对视,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感动和释然!

    这个新年因为孩子的到来,更加温馨了,贺谦寻移开目光看着走廊外面的雪景,大雪之后,便是春暖花开!

    ------------我家有个美洋洋分割线--------

    舒然这一觉睡得那叫天昏地暗,她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大概是本来就累得不行,加上哭的那一场用尽了她身上唯一的力气,她精力亏损到只能靠睡眠来补充体力了,直到她听到耳边有孩子的哭声,而她自己也饿得肚子咕咕咕咕地叫嚣起来,她睁开疲惫的眼睛,视线里是柔和的灯光,开始有些模糊,慢慢地转为清明,思想力也在慢慢苏醒,在她总算是恢复了过来,有力气开口说话的时候,旁边守着的人也发现她醒了。

    “然然,是不是饿了?”尚卿文凑了过来,这位爸爸从孩子出生到现在已经有四个多小时了,现在是凌晨四点半,但他是一点睡意都没有,舒童娅和冉启东则在旁边的休息室里休息,而他却完全没有睡意,守在g上的小家伙,一会儿看看小家伙的伟大妈咪。

    这四个多小时,舒然是不知道他的心情,身边的妻子和女儿就是他的整个世界,这种感觉特别奇妙,内心深处满满的幸福让他一时间都体会不过来,只好坐在这边慢慢地想慢慢地感受。

    舒然看着眼睛里都冒出了血丝的男人,看着他的薄毛衣上有一小团淡绿色的东西,忍不住问那是什么?尚卿文笑,指了指旁边的婴儿小chuang,“洋洋刚才弄我身上了!”

    刚开始洋洋是醒来了哭闹了一阵子,尚卿文把孩子抱起来,他已经在护士长的亲手示范下极快地掌握了抱孩子的诀窍,结果手还没有来得及用棉质的尿布将她的小屁屁包起来,手心便是一阵暖软稀释的液体渗透出来,只不过女儿拉了还是其次的,尚卿文被掌心那淡绿色的物体给弄得手足失措,还要叫医生来看看是不是女儿肚子不舒服,因为刚才医生见舒然还在沉睡便用奶瓶兑了一点儿奶喂了十几毫升的奶,现在便便是这种颜色的让他很担心,他都顾不上那脏东西弄身上了,女儿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还是舒童娅被他惊醒了赶紧起身查看,听完女婿的焦虑忍不住地好笑地告诉他,这是胎便,胎便就是这种颜色的,孩子才出生几个小时,体内的胎便还没有排尽,不用担心。

    舒然听尚卿文兴致勃勃地讲述着孩子第一次便便就拉在他的手上,不仅毛衣上沾着有,连裤子上都是,还说洋洋的这份新年礼物确实别致,舒然听着听着就忍不住地笑了,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是那么的幸福,连她都能感受到了,能让平时稳重严谨的男人也变得这么多话,话里话外是透露着他作为父亲的幸福感和骄傲,让这个成熟的男人也体现出了他的另一面,这不就是女儿的功劳?

    “让我看看她!”舒然也在尚先生的讲解中忍不住地想看看女儿了,只是她现在浑身没力气,全身又动不得,转过脸去也只看到g褥,上面缀着几颗浅黄色的小星星,视觉效果是那么的温馨,从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裹着女儿的包被,尚卿文过来扶她,她暂时不能坐得太直,伤口还疼,便给她在腰间安置了一个软枕头。

    此时值班的医生也过来了,并给舒然带来了温好的汤,舒童娅和冉启东也醒了过来帮着忙活着,因为是大年初一,医院里虽然是值班医生,但是每个人都有家都在乎过年这个节日,所以舒童娅便提议观察两天就回家吧,毕竟是过年,再说医院里也没有家里方便,而尚卿文也联系了家庭医生,有什么事直接通知家庭医生就好。

    医生正在给舒然讲解要开奶母乳的细节问题,按理说舒然应该有奶水的,只是因为刚生产睡了一觉,又没有吃东西,便建议舒然先喝一碗鲫鱼汤吃些清淡的饮食,奶水很快就会有。<g头欣赏女儿那憨憨的睡姿,就接到了甄暖阳的越洋电话,尚卿文将蓝牙耳机戴在舒然的耳朵上,舒然压低了声音接电话,甄暖阳在电话里先道了一声‘恭喜’,接着便询问舒然的身体状况还有小宝贝的情况,又遗憾出声说不能亲自来看她,舒然笑了笑说都十几年的姐妹了说这些太见外了,得知女儿的小名叫‘美洋洋’,暖洋洋笑着说舒然,那你什么时候再生一个喜洋洋出来?

    甄暖阳是年前一个月去的英国,说是家里有些事儿要她亲自处理,走之前还来跟舒然说过的,两人聊了一会儿甄暖阳便让她好好休息,身体亏损要好好的养,在挂电话的时候,舒然敏感地听到她电话那边传来了一阵婴儿的哭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了妈妈的缘故,她对孩子的声音很敏感,随即便对着电话问道。

    “暖洋洋,你那边怎么会有孩子的哭声?”

    ------啊勒勒勒,这是今天的第一更,还有一更,大概在中午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