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夏末】23:宝贝,宝贝(2)

    ------------

    有人说孕妇顺产的阵痛极限可以达到几根肋骨同时断裂的痛,舒然是不知道这种痛该如何形容。

    痛得难以形容,痛得她连哭都快没有了力气,然而她却不能哭,更不能大声叫喊,因为医生说大声哭喊只会泄掉身上的力气让她根本无法使力,在被推进产房的那一刻,她已经痛得浑身都在发抖,若不是一直陪在她身边的尚卿文不停地喊她的名字,让她足够地清醒地认识到现在宝宝急需要她用尽全力,她真想就这么晕死过去!

    “尚太太,深呼吸,来,跟着我的节奏,深呼吸--”助产医生在旁边一遍遍地提醒着,舒然最开始时不愿意让尚卿文跟进来的,因为她记得书上说过顺产的时候因为要拼尽全力会大小便*,哪怕是最亲近的人她也觉得如果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会让她尴尬无比,她想叫尚卿文出去,可是自己却没有了力气去说话,因为一阵接着一阵的剧痛让她终于忍不住地喊出了声。

    如果此时尚卿文知道舒然之所以对自己又是抓又是瞪眼睛的真正原因就是怕自己大小便*而尴尬,那么尚卿文恐怕会不顾身份不顾气质地发飙了,都这个时候她还惦记着这个!就连她第一次流/产卫/生/巾都是他垫的,她全身上下他还有哪儿没看过?

    然而舒然也什么都顾不得了,因为痛让她已经什么都不想管了,她抓紧尚卿文的手,深呼吸一口气便用上了全力地使力,但这个过程却是那么的漫长,痛又是这么的真切,舒然额头上的冷汗不停地冒出来,而同样的旁边的尚卿文脸上的汗水珠子也跟着直掉,尤其是在随着医生喊的‘深呼吸,用力’的时候,他的另外一只手是用力地抓住了chuang沿,指甲在不锈钢的边缘划得嘎吱嘎吱的响。

    此时产房走廊上,跟产房里同样紧张的人也是一大群,接到消息赶过来的人不少,张晨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吃年夜饭,接到电话时从座椅上一下子蹦了起来,完全没有刚才那绅士的风度,惊喜地把面前的餐巾一扔,“啊,要生了啊,啊,我马上就来!等等我!”说完是两腿跑得似风火轮,跟在他身后的张妈妈不顾气质地一声大吼,“张晨初,生什么了?你给回来!”

    “艾阿姨刚才给我打电话了来着!”朗润比张晨初来得要早一些,因为朗氏集团今天晚上是除夕晚会,他过来的时候身上还穿着晚礼服,张晨初一靠近就嗅到了他身上有淡淡的红酒香气,隐约还有女人的香水气息,仔细看就看到朗润的衣角有沾上了一些红酒,加上他那郁结的表情,张晨初百分之九十九的肯定,这位被公认了的朗家继承人第一次以朗氏继承者的身份出现在朗氏晚会上就被人揩油了,哟,看看,想扑上来的狂蜂浪蝶肯定不少!

    张晨初先跟冉启东和舒童娅打了招呼,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朝产房那边看了看,听见里面穿出来的叫声倒吸一口气,真是替好友捏一把汗,这生个孩子还真不容易!

    “你听见没有?”朗润被张晨初忽视,直接一脚踹了过来,大概是在晚会上被女人揩了油心里不舒服,又或是身上残留下来的香水气息让他心里不畅快,在跟张晨初说了话没得到回应时直接一脚踹过来了。

    张晨初没料到润老二的火气这么大,躲闪不及挨了一脚,痛得他直蹙眉,皱眉时一阵咬牙切齿,“听到了听到了,我妈说什么了?”

    讨厌的润老二,别以为司岚和尚卿文都不在我就该让着你,你再踢一脚试试?没大没小了!

    “叫你马上滚回去!”朗润瞟了他一眼,“楚家小姐还在等着你呢!”这家伙跑出来时说了一句‘生了生了’让楚家那位小姐瞬间花容失色,而张晨初的母亲艾女士也黑了脸,这个小混蛋,乱/搞也就算了,居然在这种场合闹出这样的一幕,生了?连孩子都有了?

    张晨初的一口凉气吸得丝丝地响,看着朗润那瞟他的眼神,白眼一翻,行了,他还不就是借这个由头跑出来透透气而已,相什么亲?他张晨初还找不到女人?屁大点的事儿!张晨初想着便朝朗润挤眼睛,你丫滴还不是跟我一样,顶不住晚宴上的莺莺燕燕找机会溜出来了,你当我是傻子?哼--

    两男人互看一眼,移开目光时都在心里想着,呀,这孩子来得可真是时候,一出生就替他们解了围,看来这宝贝儿值得*!

    “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生呢?”舒童娅在走廊上来回踱步,焦虑得坐不住,那边冉启东还在接电话,是在家的冉奶奶和冉爷爷还有尚父打来的询问电话,一家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

    “我去拿些巧克力进去,让她吃一些,都这么久了她怕是也没什么力气了!”舒童娅折回病房去拿巧克力,转身就险些跟身后的人撞在了一起,也幸好对方急忙退了一步才避免了相撞,舒童娅看见来人愣了一下,走廊上又多了几个人。

    贺谦寻和贺氏老两口也来了!

    张淑华急忙从娟姐手里拿出了一盒巧克力放在舒童娅的手里,“我让娟姐带过来的,希望用得上!”

    舒童娅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道了谢便拿着那一盒巧克力往产房门口大步地走了过去。

    走廊上的人都是认识的,张晨初和朗润站起来要把座位让给贺普华夫妇坐,被他们婉言谢绝说站着等等就好,贺谦寻在替奶奶拍了拍肩头围巾上的雪花时,劝说她还是坐着等吧,,可能还要在等一会的,张淑华笑着拍拍孙儿的手,不累不累。

    是啊,等待的过程都是饱含喜悦的,哪里会感觉到累呢?

    冉启东陪着贺老爷子在一边站着低声交谈,说的也是舒然和孩子的事情,因为尚卿文的关系,两家现在也说不上什么敏感,只是因为尚宁昌的病情好转,两家的这一层关系也变得微妙起来,就像现在,贺家人不是去了半山别墅而是直接选择来医院,恐怕也是为了避免因为有尚宁昌在场的微妙尴尬吧!

    就在舒童娅进产房不久,在尚卿文的轻哄下吃下一颗巧克力的舒然再一次努力了,尚卿文的手早已被她抓得疼得快失去知觉,也就在他险些以为自己耳鸣地听到了窗外响起的新年鸣钟声时,一声‘哇’的哭声在产房里响亮得震开了。

    <g边的架子才不至于让他这个爸爸在见孩子第一面的时候以跪着姿态出现。

    而舒然也早已虚脱到浑身一软,身体里的力气被抽空,她是觉得好累好累,连睁眼都觉得没有那个力气了,但是在听到孩子一声响亮的哭声时,她也跟着要哭了。

    “恭喜尚先生,尚太太,是个小公主!”医生将宝宝抱过来,尚卿文是激动地伸出手可是又觉得是不是应该洗个手再抱宝贝,可他又忍不住地将宝宝接过来,他抱孩子的姿势很生疏,而且还是很僵硬地托着,小心翼翼的样子让护士们都忍不住地笑了,说尚先生你不要紧张,放轻松一些。

    他哪里能不紧张啊,虽然从她还在肚子里他这个父亲就每天都不忘跟她介绍自己,说我是爸爸,我是爱你的爸爸,但是这是第一次见面,宝贝的第一次太重要了,尤其是在亲眼看着她出生,他想冷静下来都控制不住。

    “然然,你看,漂亮的小公主终于来到我们身边了!”尚卿文托着孩子的双手还在打着颤,小心翼翼地靠在妻子的身边,让妻子看上一眼,抑制不住地喜悦让他都有些语无伦次地忘记了想要说的感激的话了,他想感激她,是她让她真实得体验到了为人父的喜悦感,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是他三十三年来最激动人心的一刻,让他感动得眼睛都湿润了。

    舒然费力地睁开眼睛看着抱着女儿亲了又亲的男人,看着他怀里的孩子身上都还没有清洗,身上还沾着一些没有擦拭干净的血渍,他也嫌脏得用脸贴贴孩子的小脸,当孩子递在她面前时,那一张被挤得变了形的小脸皱皱的,全身都是骨头,干瘦地四肢在费力地舒展,小嘴里还哼哼哼地发出一阵阵细弱的声音来,舒然的眼泪就跟着流出来了。

    好----

    好----

    好丑的宝宝----

    舒然的眼泪止不住地流,甚至哭声是越来越猛,把抱着孩子的尚卿文吓了一跳,急忙把孩子递给旁边的医生,以为尚太太是感动得哭了,便抱着她一阵细语安慰着说我的然然最英勇了最棒了,结果这样的安慰让尚太太哭得更加厉害了。

    英勇的尚太太在生孩子的时候都没有哭得这么汹/涌过,却在见到孩子的第一眼全线崩溃到大哭一场!

    英勇了--

    最棒了--

    可是,这么辛苦才生下来的孩子,怎么这么丑啊--

    哇--------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接下来就是美羊羊成长美好时光,么么今天的更新完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