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夏末】22:宝贝,宝贝(1)

    要生了?

    要生了吗?

    怎么可能啊?

    今天才2月18号,预产期是25号啊,比预产期早了整整一周时间,怎么,可能?

    前一秒还恨不得将肚子里的宝贝给一把拽出来的舒然,这一秒就呆住了,啊,要生了,天,之前看过的生产视频也开始像电影屏幕似地开始在孕妈的脑海里疯狂地旋转,紧接着便是舒然一声惊天地泣鬼神地尖叫声。

    “啊------”

    -------------------------------宝贝宝贝分割线---------------------------

    “吸气,对,深呼吸,慢慢地吐出来,别着急,慢慢的----”<g边的舒童娅学呼吸法,她的面部表情时不时地扭曲着,额头的汗水伴随着小腹一阵阵地发紧阵痛渗透了出来,打湿了额头的碎发,她呼吸时牙齿不慎就咬住了自己的唇瓣,疼得她唇角不停地发抖,一时间聚集在眼眶里的泪水又厚了一层。

    医生说宫口还只开了一指,而且阵痛还没有到最强烈的时候,要等到宫口大开之后才能生出来。

    天,这还不是最痛的时候!

    舒然感觉自己的后背都湿透了,虽然每一波阵痛间隔的时间是十分钟左右,但这痛一下,她的小腹就紧得她浑身的冷汗都出来了,尤其是刚才在来医院的路上,舒然是一直觉得尚卿文开车极稳,但是路上她被那车震动得疼得都快哭了,开车的尚卿文是急得满头大汗却又无计可施,他已经尽量开得很稳了,但是因为宝宝的突然袭击,弄得这位准爸爸一时间也慌了手脚。

    “毛巾来了!”打水过来的尚卿文将毛巾浸了水拧干了一些拿来给舒然擦额头上的汗水,正好赶上了又一波痛袭来临,他拿着毛巾的手被舒然一把抓紧,力道之大把他的手腕都捏出了红印。

    “然然,忍一忍,现在是每七分钟阵痛一次,待会这种阵痛间隔的时间会越来越短,忍忍啊,痛过之后就不痛了!”舒童娅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转脸过去看着冉启东也焦躁地在房间里面转着圈圈,是激动又焦躁,时不时地探过身来问舒童娅,“需要我帮忙吗?”

    “刚才医生不是端了吃的过来吗?把东西拿过来给她吃一些!”舒童娅说着,指使着冉启东去把吃的东西端过来,冉启东把一小盒子的蒸蛋羹拿了过来,“然然,你吃一些!”

    舒然直摇头,她是疼得什么都不想吃,阵痛刚过,她浑身都软了软,脑子里响起了滴答滴答秒钟跳过的声音,从来没有想过这几分钟是这么的让人感到轻松,但几分钟之后她的神经又再一次紧绷,迎接着又一波的阵痛。

    “你不吃待会会没有力气的!”舒童娅接过冉启东递过来的蛋羹,食物能补充体力,要是她现在就被这一波阵痛折腾得没有了力气,待会真要使力的时候哪来的力气?<g边一脸神色异常的尚卿文,眼睛里闪过一丝哀求来,“我能不能剖腹产啊?”

    虽然是来一刀,一刀痛过了也就算了,好过这样的凌迟啊!

    “傻瓜,为什么现在医生都建议孕妇顺产?顺产不仅对孩子好,对你的身体也是好的,别说什么‘来一刀痛快的’,那都是痛,怎么可能不痛就把孩子生下来了?当妈这么容易吗?只不过区别就在于,一个是先痛,一个是后痛,顺产的身体体质好的当天下午就能下g上躺三天,你想想吧,到底是前面痛一些的好,还是后面痛几天而且还要留疤的好?”

    舒然被母亲的话说得哑口无言,左右都是痛,压根就没有她选择的余地,现在她觉得之前的雄心壮志在现实面前是多么的离谱,啊,没有经历过是不知道啊!她想起了之前冉奶奶跟她说的话,说舒童娅生她的时候才十七岁,当时是在半夜,她一个人在家里从阵痛到生下她,连舒然的脐带都是她用剪刀剪断的,最后她自己叫的救护车,等冉爷爷和冉奶奶赶到的时候她已经在产房里给舒然喂奶了,冉奶奶在说的时候并没有说得多惊险,而舒然之前也是完全体会不到,觉得生孩子是如此容易,但是现在,她懂了,当时母亲孤身一人是如何熬过了这样惨烈的阵痛将她生下来?也是在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母亲是多么的伟大!

    舒然伸手抓住了母亲的手,这一刻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千言万语也难以表达她此时的心情,只是眼泪忍不住地滚出眼眶,这么多年她恨母亲的绝情恨她抛下她另嫁他人,恨她没有给她一个温馨的童年,恨她既然不爱她为什么还要把她生下来。

    原来她不是不爱,她已经把最深刻的爱给了她!

    “然然,是不是又痛了?”舒童娅看着女儿眼泪不停地掉以为是她实在是忍不住痛,除了最初在家里的阵痛让她叫出了声,来医院这么久她都咬着牙没再呻/吟一声,她的然然是个坚强的孩子,骨子里跟她一样,傲气得很!

    舒童娅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女儿的感染,突然想起了当年那个怀里小小的孩子即将为人母,从那么小一下子就长大了,一时间心里也是感慨万千,在看着女儿热泪盈眶的时候她也忍不住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就往门外走,在病房门外擦眼泪的时候被身后跟来的冉启东伸手轻轻地拉住,舒童娅转过身来就靠在他怀里,眼泪哗啦哗啦地流了出来。

    每一个母亲在此时都该骄傲,因为她的孩子也将为人母,也将更加能体会‘母亲’这个词的深刻含义,这个词饱含了太多太多的艰辛,从怀胎十月到分娩再到手把手搀扶着她走出人生中的第一步路,只有做了母亲你才能真正体会到这种一生都难以卸下的甜蜜牵挂。

    “童娅,你是一个伟大的母亲!”

    舒童娅满是泪痕的脸上终于溢出一抹笑容来。

    ------------宝贝,宝贝分割线----------

    原本以为阵痛会越来越强烈,而舒然也做好了迎接最痛的心理准备,但是五分钟一次的阵痛并没有持续多久中间间隔的时间又拉长了,有时候是十分钟,有时候是二十分钟。<g走走,但不要走得太远,就在房间里走,以防羊水突然破裂使宝宝有窒息的危险。<g多走,舒然深吸一口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哭过了,心态也跟着变了,大有‘你要痛是不是,来来,让痛来得更猛烈些!我跟你拼了!’的心态,舒然是不知道这其实就是母爱的力量,是这种力量让她的心更加的坚强,坚强地支撑着她耐心地等待着宝宝的到来。

    尚卿文扶着舒然在房间里走走停停,为了分散舒然的注意力,尚卿文开始讲起了笑话,要不就是东拉西扯说其他的话题,可是尚先生明显就不是这方面的天才,如果此时换成张晨初,估计在这方面会有卓异的表现,但舒然还是很给面子地笑了笑,在觉察到自己笑的时候尚卿文脸上有种松了口气的表情,她伸手握住了尚卿文的手,摸到他手心都是汗,而他都来不及把手心的汗水给擦干净,被舒然这么看着有些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以此来缓解自己的小紧张。

    准爸爸也很紧张,舒然痛的时候还能靠哭来缓解释放一下,但是这位准爸爸是急得浑身都冒汗水急得团团转可是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来帮助妻子缓解妻子的疼痛,在舒然深刻体会到舒童娅的艰辛而流泪的时刻,尚卿文也是前所未有地感受到了做母亲的不易,做妻子的不容易!

    男人,只有更加地爱妻子才能补偿!补偿妻子为你做出的牺牲!

    两人都没想到会在除夕夜等待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也万分期待着宝贝的到来,从八点左右到医院,随着阵痛的时来时歇,三个多小时的煎熬终于在晚上十一点的时候阵痛突然加剧,舒然在尚卿文的搀扶下还没有靠近chuang,一阵剧痛袭来,是之前阵痛的好几倍,双/腿/间有液体奔涌而至,淡黄色的羊水破了,小腹随着剧痛突然变得坚/硬起来,舒然的手指甲抠进了尚卿文的掌心。

    宝贝,终于等到你了!

    --------感恩我们的母亲!!------------

    ------这是第一更,第二更在下午,大概在四点钟之前-----------

    【ps】:亲爱的读者朋友们,茗香的其他两部作品列表里的作品是最早期的拙笔,其实没什么看头,而且中间还有被屏蔽掉的章节,断断续续的也接不上,大家没必要去看了,因为稍微文笔好一些的两部作品都被退稿了,暂时还出不来,不然大家看着会觉得文笔太差,那是最早期的作品,茗香是一步步练习着摸索着走过来的,大家看这一部就行了,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